终焉之谷(番外)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

原创人物出没

狗血ooc

注意避雷

穿越四战






一、

  黑发的孩子咬着食指看远处遮天蔽日的怪物。

  这是迷路了……?千手卯木忖度许久,得出了这个结论,毕竟刚刚他才带着妹妹跑到村口的店铺买豆皮寿司,转头就看到一望无垠的黄沙和熙熙攘攘的人群,而他一手牵着胧,另一只手上还拎着寿司。

  他没有沉浸在作为一个忍者居然迷路了的打击当中,倒不是他才刚刚12岁,正常的孩子这个年纪忍校才毕业,他还有大把的时光去打磨这个缺点,而是小祖宗一脸委屈地扯着他的衣角,摸着肚子向他散发着饥饿的信息。

  卯木看了看手里的寿司,蹲下来往她嘴里塞了一个。其实他也有点饿……卯木开始后悔迷路前没能买一份零食了。而就这么想了会儿的功夫,小祖宗已经吃完了三个寿司,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一口咬上手里的三色丸子。

  他站起来拍了拍手,牵着胧往前走了几步。下面一大堆人正和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对峙着,他眼力很好,一眼就看到那东西上面站着的两个人,然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哥哥?”胧扯扯卯木的衣角。

  “………………”卯木捏捏她的小手,转身原路返回,“我感受到父亲的查克拉了,我们去找他吧!”

  胧高兴地欢呼了一声,反牵着他的手在前面跑着。卯木哭笑不得,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他明明记得解决了黑绝之后,两位父亲已经和好如初,平时甜蜜恩爱闪瞎一众忍者的眼睛,怎么现在又一言不合召唤十尾怼起了木叶?哦好像还不止木叶……

  卯木倒是没有哄骗胧,虽然还有些距离,但是柱间的查克拉他的的确确感应到了,并凭借着飞雷神之术飞快地赶到了那股查克拉暂停的地方,木叶忍村影岩的所在地。

  “一、二、三、四、五……哥哥,怎么多出了三个啊?”小祖宗不解地咬着被她吃掉一个的三色丸子上固定的棒子,歪着头问他。

  “……哥哥也不知道,等会儿问父亲吧。”卯木紧皱着眉,哄了哄怀里抱着的妹妹,干脆利落地把锅甩给了柱间,然后轻轻蹬地跃上影岩。上面站着不少人,还有一个少女扑倒一个少年身上不知道在说什么。

  卯木通通无视,放下妹妹,胧开心地叫了一声,冲着人群里的柱间跑了过去,和往常一样在距离柱间两步远的地方一个飞扑,看到两个陌生的孩子正云里雾里的柱间赶紧蹲下去接住这个孩子,胧娇气地环住他的脖子,亲昵道,“父亲!”

  柱间吓得魂飞魄散。

  “哟~”卯木上去伸手冲柱间打了个招呼,一脸嫌弃,“你又干了什么让爸爸报社去了?”

  “……啊?”

  “难道不是你?”看着柱间一片茫然的表情,卯木稍微惊愕了一下,然后把矛头转向扉间,“是你?”

  “年轻人,你在说什么?”扉间皱眉,“你认识斑?”

  “……”这回轮到卯木云里雾里了,他指了指赖在柱间怀里的胧,又指了指自己,冲柱间和扉间问道,“你们不认识我们?”

  大蛇丸忍不住插嘴,“我看着这孩子跟初代目挺像的。”

  卯木眨眨眼,又问了一遍,“真不认识?”

  扉间摇摇头,问道,“你们到底是谁?”说着想到远处就是战场,又叮嘱了一句,“外面太危险了,你带着你妹妹回家呆着,不要出来。”

  那边的胧看看哥哥,又看看父亲,什么也听不懂,就揪着柱间的头发拉了一把,奶声奶气地撒娇,“我要爸爸~我要吃爸爸做的丸子~”

  “乖……”柱间歪着头任由小祖宗拉着他的长发,轻声哄她,“你爸爸是谁啊?”

  “爸爸就是爸爸啊。”胧眨眨眼,有些疑惑。

  卯木没理扉间的叮嘱,托腮思考了片刻,在人群里扫视了几个来回,眼睛转到香磷身上,忽然灵光一闪,恍然大悟,脸色冷了下来,凉凉地看向柱间,“你跟漩涡水户什么时候定亲的?”

  柱间不太明白这有什么关系,但是直觉这很重要,老实地回答了,“木叶七年。”

 “不……我是问,你们定亲的时候,宇智波斑离村了没?离村了的话大概过了多久?”

  大蛇丸又忍不住插嘴,“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和宇智波斑难道有什么关系吗?”

  “哼,他先回答我我再告诉你们!”卯木双手环胸冷哼一声。

  “……漩涡一族来到木叶商定盟约的时候斑刚刚出走半个月。”柱间看了眼怀里小丫头和斑有几分相似的小脸,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一个猜想,回答完卯木的问题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们和斑到底是什么关系?”

  猜想被证实了,卯木的脸更加冷淡,“和你那个斑没关系。”然后他冲妹妹伸出手,声音柔和几分,“胧,来哥哥这里,我们去找爸爸。”

  小祖宗盯了卯木片刻,她的两个父亲时常和她玩这样的游戏,她又实在太小,不懂环境的差别,只当哥哥和父亲在同她游戏,就摇摇头,咯咯笑着把脸埋进了柱间的肩窝里。

  手里抱着对方宝的贝妹妹,柱间立刻有了几分底气,笑着后退了几步,半个身子带着胧藏在扉间后面,探出个头来看卯木,“乖,告诉我真相。”

  事情的情况急转直下,佐助几个人猝不及防,一时间也不急着赶去战场,站在旁边围观起这个忽然出现的孩子和木叶初代目火影的恩怨纠葛来。

  卯木熟知父亲天然黑的性格,也不太生气,清了清嗓子把自己的猜测分析讲了出来,“我叫千手卯木,我妹妹叫千手胧,我们的父亲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

  短短几句话简直是掷地有声,一个字一个坑,他话还没说完,一群人就围了上来,大蛇丸和扉间赶在最里面,把柱间怀里的胧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小祖宗也不怕生,搂着柱间让他们打量了一会儿,估摸着他们打量完了,就抬起两只小胖手捂着脸缩回了柱间怀里。

  “这孩子真可爱,看着和宇智波斑有点像啊。”对宇智波有着无穷兴趣的大蛇丸啧啧了几声,感慨道。

  “这是宇智波的血脉,为什么姓千手?”佐助皱眉不满。

  “她……这也是大哥的孩子,为什么不能姓千手!”本想讽刺几句再找出些漏洞反驳卯木无稽之谈的扉间听到佐助的这句话,立刻不满地回道。

  “宇智波被木叶害得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为什么不能姓?”佐助冷笑几声。

  “她这么亲大哥,明显就是自己愿意姓千手的,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扉间同样冷笑几声。

  被无视的卯木:…………

  “你们……让那孩子先说完?”柱间叹气,伸手推开跑偏杠起来的两个人,对卯木说,“你继续吧。”

  卯木言简意赅地概括了一下5岁那年发生的事情,顿了顿继续自己的分析,“我猜这不是我们那个世界,这里拥有轮回眼的我根本没有降生,爸爸终焉之谷复活之后就安心蛰居了起来进行那个月之眼计划,没有机会引出那个鬼东西,他一直被蒙在鼓里,一心想着和平,才发展成现在这样。至于为什么我没有降生……”他停下来看了柱间一眼,“我们那里我5岁了漩涡一族才来商谈,我猜这里的爸爸大概是听说了联姻的事情,不想我背着私生子的污名,没有阳遁之力,我称不上是一个生命,爸爸舍弃的时候应该也没有什么不舍……”

  他说着说着觉得有些难过,又冲妹妹伸手,“乖,过来。”

  察觉到哥哥和父亲低落的情绪,胧这次乖乖地下来跑回了卯木身边。

  “斑他居然,还经历过这么痛苦的事情……”怀里一空,柱间低落地垂下双手,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然后消沉地蹲了下去,头上的阴影几成实质,似乎是在惋惜那个还没萌芽就被扼杀的生命。

  “既然不是我们的那个世界,我和胧不打扰你们了,请便吧。”卯木继续冷着脸冲一干火影和鹰小队点点头,礼貌地退开。

  大蛇丸打量了两个孩子许久,笑着开口,“这真是太有趣了,世界线稍微偏离一点原有的轨道,结果就会大不一样啊……你们那个世界,宇智波和木叶能和平相处了吗?”他想了想,又说得具体了一点,“我是指,木叶警备队的事情。”

  “木叶警备队?你是说二叔在弄的那个吗?”卯木思索了一会儿,“我听说是从各族抽选精英组成队员,然后漩涡一族会派来天资聪颖的忍者来木叶学习,长大后直接担任队长或者副队长的职位。”

  “果然不一样了啊,宇智波一族的悲剧也该有所改变。”大蛇丸不出意料地点点头。  

  扉间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卯木那声“二叔”喊的是自己,又听到原本隔离宇智波的警备队计划面目全非,终于相信了这孩子的话,在另一个世界,千手和宇智波真正放下了隔阂,和平了起来,他感觉有些微妙,就想说些什么。

  柱间直起身来,抢在弟弟面前开了口,“虽然很无礼,还是想请问一下,能帮我们去安抚斑吗?那个黑绝的事情,还有将斑蒙在鼓里的月之眼的事情。”

  “不要。”卯木摇头,“这是你们这些大人的事情,我和胧还要找办法回去呢。爸爸今天说好了亲自下厨给我和父亲做蘑菇杂饭的。”

  “还有丸子!”胧拉拉卯木的衣角,不甘心地补充。卯木拍拍妹妹的小脑袋权当安慰。

  充满了烟火气的事情跟宇智波斑联系起来,这让柱间和扉间的表情微妙了一下,随后恢复正常,柱间的声音更加温和,“你这么小,时空间忍术不是你能掌控的东西,不如来帮我们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我让扉间帮你研究好不好?木叶也能给你支援的。”

  这是大实话,卯木的确没有接触过这一类的忍术,他有些犹豫,低头看了看安静地靠在他腿边的妹妹,点点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双手摆开架势,飞快结印,一个木遁分身从他身上分离出来,宛如双生子的木分身同时手上结印,嘭的一声之后,穿着宇智波长筒族服,头上戴着木叶护额的斑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对柱间说道。

  “我开眼是因为看到你杀了爸爸,要不你再捅爸爸一次,我看看能不能开万花筒。”开了万花筒就能使用轮回眼的时空忍术,就能回家啦!








原著世界没有发生正文发生的事,其实只是卯木以己度人,然后柱帝被带跑了

这两天出门在外,没办法码字,就把本来只是单独投喂给基友的番外放出来,当做是这两天的更新了……

因为是投喂基友,所以写得很糙,大家凑合着看吧……

评论
热度(245)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