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对不起,在三次元忙碌告一段落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不会写文了。QAQ  接下来还会断更,希望这篇文能写完。


二十二


        要不是看到斑身后的那个孩子,千手柱间差点就要忘乎所以的扑到挚友身上了。不过万幸的是,他总算想起现在并非他们私下间相处,于是开心的招呼声在嘴边打了个转后变成了:“斑……好巧,你也带孩子出来啊。”

        ……

        这句问候的杀伤力巨大且不分敌我,千手扉间伸手扶额,完全不想看出现在小千手或宇智波们脸上那种仿佛见了鬼般的表情。就算这里不是两族正面厮杀的战场,也麻烦兄长你搞清楚状况好吗?昨天我们才放话说要“看看未来的敌人”,今天人家就带着自家后辈出场,一看就是准备挑场子的,你居然还用这种已婚妇女的口吻跟人打招呼,这神经未免也太粗壮了吧!

        而宇智波斑显然也被这句出乎意料的话噎了一下,就连那张战意昂然的脸也不由空白了一瞬,不过这种极少出现的表情很快就被狰狞所取代。

        “废话少说,”他今天可不是来看这个家伙卖蠢的,要不是担心他们的计划会被不了解情况的族人搞砸,他根本不必亲自带队过来,不过现在看来他的担心确实是对的,柱间这家伙一点儿也不靠谱,“不是说要见识宇智波的力量吗?那你还等什么!千手柱间!”

        “诶?等……等等!这话不是……”

        然而在路上就决定要好好发泄一番的宇智波斑才不会给千手柱间拒绝的机会,他直接跃过河面发起了攻击,而一开始被迫应战的柱间也很快燃起了斗志。他们两个就这样一边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一边在所有人面前表演了一场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的体术格斗。

        “好厉害!”

        小千手们看得目眩神迷,一个个都张大了嘴说不话来,只有年幼时曾经和宇智波斑有过“交手经验”的板间才发觉到对方的战力比当年又不知强了多少倍:“真难以想象,能在体术上和大哥平分秋色的人居然是个宇智波……”    
        对板间的感慨心有戚戚的扉间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再怎么说他也是唯一能和兄长正面硬杠的家伙,就连查克拉量也远远超过我们这些普通的千手,输给他们这样的怪物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板间。”

        看着每年都能开发出两种以上新忍术的自家二哥,板间沉默了两秒:“不,扉间哥,我觉得你对普通这个词大概有什么误解。还有,你刚才说的怪物,是把大哥也包括进去了吧?”

        “……”扉间扭头不语。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很快结束了这场连热身都算不上的比试,然后直接进入了正题。

        今天要一决胜负的可不是他们两个,而是那几个跟着他们出来的年幼族人,带队的斑和柱间,以及押阵的扉间和那支宇智波小队都是为了防备老对手而准备的保险。毕竟这次碰头不同于往日柱间和斑几个人的私下相会,也不单纯是昨天吃了亏的宇智波想要报复回来的意气之争,或许说是在两家高层默许下进行的半公开约战更恰当一些。

        这是一次试探,也是一个契机,这些年来,身为两族未来统率者的柱间与斑用自己坚定不移的行动,向父亲和其他族老们证明了两族的未来绝非只有对抗这一条路。不过如果想要说服更多的族人,他们就必须抓住这次机会。

        换作以往,这些年幼的忍者们只会因为某个任务或家族的敌对立场就与素不相识的敌人厮杀战斗直到他们长大成人或半途夭折,根本不可能与对手进行这种不以杀死对方为目的恍若儿戏般的比斗。虽然目前的参与者还只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年幼子弟,但无论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的柱间,只相信亲眼所见的斑,还是对自己或哥哥满怀信心的弟弟们,都一致相信只要有了成功的开始,那横亘于两族间的仇恨迟早有消融的一天。

        不过,这些内幕无论是带队的瓦间板间还是新来的宇智波少年都不清楚,对于他们来说,胜过对方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于是,一对多与小千手们群战得胜却在对瓦间板间的单挑战中连续败北的宇智波少年,不服气的叫上了小伙伴进行了第二场约战。之后的日子就在这种打打闹闹中过得飞快,等柱间、扉间、宇智波斑终于敢放手这一摊的时候,这种切磋意味更浓厚的约战已经有年轻的忍者加入进来,而两边的监督者也变成了两位少族长各自的支持者——千手桃华和宇智波火核。

        还没有被仇恨洗脑的年轻人以这种奇特的方式重新认识了自己的敌人,虽然矛盾依然存在,但所有人都感到似乎有什么和以前不同了。连投向对方的目光,也第一次带上了除去敌视以外更多的东西。不过另一方面,这种约战的方式越来越受欢迎,发展到后来他们甚至不再把对手局限于对家,本族的一些强者也成了他们挑战的目标。

        参与者越来越强,围观者越来越多,被不了解情况的外人看见,一准儿以为这是两族又爆发了大战。至少那几个好不容易被忽悠来准备与两族下任继承者展开合作的商人,就差点被这个场面吓跑,如果不是宇智波泉奈为他们描绘的前景更加诱人的话。

        有了商人的加入,他们总算开始了建村的第一步,不过很快他们就遇上了最常见也是最大的困难,那就是普通人对忍者的排斥与畏惧。

        无论千手或是宇智波们,并不是没有见过普通人,毕竟在他们的族地里就生活着为数不少提炼不出查克拉的族人。可即使无法参与战斗,他们也努力充实着自己,用丰富的学识、精湛的技艺或其他能力帮助回馈本族。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唯有本族强盛才能在这个乱世庇护住自己。

        而对于外界普通人的印象只停留在执行任务时打过交道寥寥无几的那些人,可是他们却忽略了一点,能与忍者产生交集的家伙,本身就已经是普通人中的佼佼者了。而现在他们所面对的,却是普通人中最粗鄙无知又愚昧但同时也是人数最多的那一类。

        显然,等待他们的,是一场坚苦卓绝的另类战斗。


        建立一个可以将弟弟们保护起来的村子,这个由千手柱间提议,宇智波斑赞成,千手扉间制定最后再加上宇智波泉奈一起执行的计划,最终在第三年父亲们插手之后,初步成型。

        在接到父亲递过来的几张地契时,扉间的内心和表情一样懵逼,特别在他翻检之后,发现那全是他们想买却因为资金缺乏而不得不暂时放弃的一些紧要之地。

        看着地契上完全没听说过的陌生姓名,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是千手的间谍?这么高调的买地行为会不会暴露他们?”

        “不,”父亲佛间神色郑重态度坚决的否定了扉间的猜测,“他们不是千手也不是间谍,而是每一代族长更替时,家族为延续血脉而留下的最后一条退路。”

        在看到被意外惊喜砸中连一双红眸也变得更加鲜亮的二儿子,千手佛间决定泼盆凉水给眼看就要陷入白日梦的扉间降降温:“当他们选择放弃千手这一姓氏的时候,家族也不再对他们有约束力了,哪怕有一天千手灭族,他们也不会为此出头。所以,这些地契依然要交回他们手中,可不是留给你的。”

        然而扉间只是微微一楞,完全没有被这个消息打击到的样子:“那又怎么样,我完全可以向他们租赁,相信在条件相等的情况下,他们一定会优先考虑千手吧?”

        “而且,”他的眼中满是自信与希望,“这可是承载了兄长理想的村子,不拘一家一姓,能让所有人安居乐业的地方。如果我们成功了,谁又知道有朝一日这里会不会成为他们的退路呢!”

        “不过,父亲,”扉间皱了皱眉,“即使加上这些,也只有我当初计划的一半,剩下的那些地是否能请这些人继续……”

        听到这里,佛间的脸突然变臭了:“那一半……你忘了那些红眼兔子了吗?”

        于是,千手扉间的脸也跟着臭了起来。

        可不管如何,在得到了另一半地契之后,建村的条件终于齐全了。


        第五年,在这个新建村落里,终于能够看到普通人与忍者共处一室谈笑不拘的景象。村子里的居民们经过这么多年的近距离接触,自然也不会再相信那些流传的所谓“忍者是凶器,是灾祸之源”的无稽之谈。他们更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管千手和宇智波这两个姓氏在外界代表了什么,他们只知道,这个如同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正是因为这两个家族才能存在的。

    




评论(22)
热度(73)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