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二十一


        什么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时隔八年,最先的那份计划早不知被修改了多少遍,扉间只要一想起来,就想发明一个时光回溯的忍术,把当初信心满满忽悠说服了兄长还拖着宇智波两兄弟一起搞建村试验的自己打死。

        村子是那么好建的吗?

        特别那会儿他们几个人里年纪最大的柱间也不过十八岁,一无权二无钱空口白话的,谁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跟他们冒险!

        也亏了那时候他们年轻气盛,越失败越不服输,硬是接下一个又一个的高强度任务,努力攒下了第一桶金,才把扉间指名的那几块地……中的三块买到手,而剩下的钱,只够做一些基础建设。


        “扉间,也许你是对的,”体会到与战斗之后的疲惫完全不同的劳累,千手柱间躺在地上喘息着,心情却像是头顶那片碧蓝的晴空没有一丝阴翳,“如果一开始就依靠家族,也许会轻松很多,但是这种亲手种下幼苗并期待它长大的乐趣也同样会减少很多吧?”

        可随后他就垮下了脸:“不过扉间,所有的基建工作都让我一个人来干就太过分了吧?斑和泉奈就算了,为什么你也不来帮我?”

        扉间一点也不想吐糟为什么斑和泉奈不来就可以接受,却偏偏不肯放过自己的亲弟弟,他冷酷无情的拒绝了兄长的无理取闹:“我也有很多工作好吗?本该由你批改的那部分族务、情报整理分析、我进行的各种实验研究和忍术创新,现在还要加上建村计划以及重做一份能够打动那些商人,让他们痛快掏钱的商业规划书。”

        从弟弟口中吐出的这一长串话让千手柱间在头晕之余更觉得有些心虚,不过接着他就听到了一个好消息:“放心好了,你的帮手一会儿就到。”

        果然,扉间还是爱着我这个大哥的,柱间心里流着感动的泪水。

        但这份感动在看到赶来的“帮手”时死掉了。

        “这样不好吧?”看着眼前一群由瓦间板间带队,最小可能才七八岁的小萝卜头,千手柱间抽着眼角委婉拒绝,“你不是说别把家族牵扯进来吗?”

        “什么时候千手一族能被这么几个小不点代表了?”扉间才不管自家兄长乐意不乐意,有免费的劳力他就知足吧,“这里处于千手和宇智波两族族地边缘,一般不会有其他忍族闯入,而宇智波也暂时和我们达成任务外休战的默契,再加上有我们俩个看着,他们的安全绝对不成问题。所以,我就把他们训练的场地换到这里来了。”

        他盯着自己的兄长,一字一顿:“这样你就可以在履行指导职责的同时尽情地使唤他们,开心吗?兄长!”

        才……才不开心咧!再一次看到自己刚打好的地基被几个打偏的忍术搞成一团糟,千手柱间差点就想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接下来的几天,也许是他们闹得动静有点大,宇智波那边派出了一小队哨探来观察情况。

        “千手柱间!还有,千手扉间!”

        在族地边缘发现了敌对忍族少族长兄弟的踪迹,而且看样子对方也没打算掩饰,这是想干什么?带队的宇智波溯人还没拿定主意是试探一下还是暗中观察或是先派人回去报告,身边某个莽撞的家伙就一头冲了出去。

        “去死吧!千手柱间!”爆烈的查克拉随着一排手里剑直奔千手柱间而去。

        虽然气势很足,可这种攻击对在战场混了七年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的柱间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他的身体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晃了一下,那几把手里剑便落在了他的手中,无一遗漏,而攻击者本人则被他的木遁束缚在原地。

        这算什么?炫耀自己的实力吗?宇智波溯人眯了眯眼,虽然不满吉太的擅自行动,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同伴落入敌人手中。他举起手,正要下达全员攻击的命令,却突然听到一阵欢呼。

        “大哥好厉害!”

        “柱间大人真棒!”

        “居然偷袭,宇智波好卑鄙!”

        这时他们才发现,在场的除了那对兄弟,居然还隐匿了一群小鬼头。

        没人会带着这么一群拖油瓶上对头家搞事的,溯人的手僵在了半空。

        “你们刚才的气息隐蔽做得不错,不过也是因为对方太过大意而且被兄长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的缘故,这点你们尤其要引以为戒,”这句点评简直像一巴掌,直打的他脸上火辣辣的疼,然后那个有卑劣之名的白毛转头看向他们的藏身之处,“怎么?有胆量偷袭没胆量现身吗?”

        “我们的任务是探查,真要偷袭也不会一个人上。”示意其他人原地待命,溯人独自上前,虽然不知道千手兄弟为什么会带着孩子来到这里,不过看起来他们并没有战斗的意思,那是不是意味着场下休战依旧有效?溯人决定试试看,毕竟那天他可是亲眼看见斑大人和千手柱间,还有泉奈大人和那个白毛之间诡异的相处方式来着。

        “可以放开吉太吗?千手少族长,他只是过于激动……”

        “住口,溯人!为什么不攻击,你真相信那个什么见鬼的场下休战协议吗?动手呀,他们还带着崽子……”原本只是被封住了行动能力所以还能说话的宇智波吉太一下子被突然爆发的木遁裹成了一个球。

        “哈,抱歉,一时激动就……”千手柱间干笑了两声,然后爽快的解除了木遁,“不过我看他的情绪不太稳定,还是这样保险一点对大家都好。”

        看着猛然间被吸干了查克拉,眼下除了能喘气几乎连站都站不住的吉太,宇智波溯人完全找不出指责对方的理由,只好准备先行撤退。

        临走之际,他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像吉太这样有亲友被千手杀死的人很多,你们……最好早点离开。”

        “你们有人被千手杀死,我们又何尝不是?你们眼前的这群孩子,几乎人人都被宇智波杀死了父兄,所以我才会带他们来看看未来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模样!”

        扉间的话让所有的宇智波都有种荒谬绝伦的感觉,未来的敌人?他们的目光落在那群孩子的身上。就这群连血都没见过的小鬼?要不是有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在,这些小家伙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只是现在既不是任务中也不是战场上,最重要的是虽然称他们为敌人,可那些幼小千手眼中燃烧的更多的却是熊熊战意。

        要跟这样的"敌人"战斗吗?宇智波们犹豫地把目光投向队长溯人的身上,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了他们中最强的一个。

        “……”而溯人则深深的看了枉间和扉间一眼,还是选择了撤退。


        在确认宇智波全部离开后,千手柱间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扉间,谁允许你用孩子们来做这么危险的试探?如果……”

        “没有如果,只要兄长你还希望两族和解,在新建的村子里看到孩子们共处一堂,这种情况迟早会遇到。与其措不及防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还不如在有准备的时候……”

        “有准备?”千手柱间立刻从弟弟的话中找到了关键所在,“难道……”

        “是的,大哥,”瓦间板间之前一直没敢开口,直到这时才为自己的二哥辩解道,“这个计划扉间哥征求了我们所有人同意再由父亲批准的,如果我们在规定时间里没有向指定地点传递安全信号,救援队会立刻出发。”

        这与当年极为相似的一幕让千手柱间变了脸色,他慌乱的站起身:“怎么回事?难道父亲还没放弃当初的打算?那斑……我又该……”

        扉间毫不犹豫把这个一提起宇智波斑智商就会直线下降的家伙脸朝下摁进了地里:“冷静点,这不是圈套而是考验!刚才那个叫吉太的反应你也看见了,这种情况你让族人们怎么相信宇智波会放下仇恨?只凭那个脆弱的场下休战吗?必须得有更多的事实证明才行!这不是你和宇智波斑两个人的事情,耐心等待结果吧,兄长!”

        “相信你的挚友在这七年中和你一样努力。”

        宇智波没有去而复来总算让千手柱间松了一口气,可随后他就听见弟弟宣布:“大家今天辛苦了,明天我们再继续!”

        诶?还来?千手柱间只觉得眼前一黑。

        第二天,他们果然又等来了那只哨探小队,不过这回带队的人换成了宇智波斑。

        还没等大喜过望的柱间扑上去,就看见从斑的身后转出了一个小小的宇智波,扬着小脸望向这边的一群小千手。




评论(31)
热度(73)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