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郑重声明,此为晋江乐乎二合一版本,原乐乎第十五章可以直接跳至此集。


十九


        看到面前三人全被他说得哑口无言,扉间突然获得了极大的成就感。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就不提了,这两只人形怪兽从来都是可以在武力上碾压他的存在。而那个小时候还毛绒绒软乎乎的小崽子也和他哥一样,越大越凶残。体术、刀术、忍术、幻术,还有那bug一样的写轮眼,要不是自己开发忍术的速度够快,恐怕根本看不到两族关系缓和的这一天!

        千手扉间抹了一把心酸泪,可关系缓和了又怎么样呢?除了可以近距离鄙视一下他的身高,自己还敢还能做什么?没看连柱间都惹不起这个有亲哥护着的小祖宗?

        可是现在这帮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家伙全都被他打倒了(并没有,快醒醒),果然,知识就是力量!决定了,以后如果真能实现天下和平的愿望,他就要去当老师,不,当校长!教出一堆日天日地的学生,让他们看见自己全部立正问好,如果那群学生里能有面前这三个家伙,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重重的一拳把扉间从白日梦里打醒,他怒目而视,就见自家那个黑长直大哥正讪讪将差点砸到他脸上的另一拳放下,打着哈哈对神色不善的他解释:“抱歉啊,扉间,谁让你说着说着就突然癔症了一样,连看我们的眼神都变得……嗯,怎么说呢,就是那种让人看了特别想一拳打过去的表情。幸好被我抢了先,不然等斑动手说不定会直接喷个火遁,那可就糟糕了。”

        “所以我还应该谢谢你?”扉间咬着牙问。

        “啊!这个就不用了,反正我也很想打你来着。”柱间就这样大喇喇说出了内心的想法,随即一偏头避过了弟弟的反击,脸上的表情在扉间看来同样超级欠揍,“扉间你不能因为自己心思多就把别人全想成这样啊!”

        呵呵,心思多是吧?(ノ`Д)ノ水遁……•••*~●

        “——水断波!!!”

        怒火中烧之下,这个忍术连正在旁观千手兄弟自相残杀的两个宇智波也没放过,于是……

        “火遁·豪火球之术——”*2


        这次的动静可比之前那玩笑般的打闹大多了,等他们终于停手,这一带已经像经历了一场小型地震,树倒草伏蒸汽缭绕。三个人里扉间无疑是最狼狈的,如果不是他大哥在又给了他一拳之后就把斑引走,他被烧掉的绝不止一条毛领子。

        可还是很心疼啊!他恋恋不舍的把被烧得半焦不白只剩下一小截的毛领子卸了下来,耳边只听见那只小恶魔在说:“每次上战场都看见你戴着这条白毛领,跟留了长头发似的,我早就想烧烧看了!(*^_^*)”

        混蛋!千手扉间恨恨地把手中的残骸扔到罪魁祸首的脚下,对着另两个把打架当游戏的家伙喊道:“之前的话我还没说完,你们还听不听了,想听就换个地方!”

        几个人都是忍者,很轻松便找到了另一处尚未受波及的地方,重新坐好后,扉间首先把炮火对准第一个朝他下黑手的兄长:“会说出我心思多这种话,看来父亲还是没把你教育成一个合格的族长。兄长,我想问问你究竟明不明白,柱间、千手柱间和千手族长的区别?”

        柱间撇开了脸。

        “噢,看来你还是明白的嘛!”千手扉间双臂环抱语带嘲讽,“当你是柱间的时候,你可以和斑嬉笑玩耍坦诚相待;但当你成为千手柱间,就不得不在战场上和宇智波斑厮杀了七年;那么等你们各自成为两族族长的时候呢?你以为就轮到你当家作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吗?”

        看到柱间回望他的眼神摆明就是——对啊!就是这样没错!

        千手扉间顿感一股邪气直冲脑门:“做梦去吧!蠢货兄长!”

        如此的兄弟相处模式惊呆了另外那一对兄弟,尤其是宇智波斑,他从未如此庆幸自己生在宇智波,还有泉奈这么一个再贴心不过的弟弟。他投了一个怜悯的眼神给自己的挚友,然后扭头对泉奈说:“以后记得离白毛远一点,千万别跟他学坏了,知道了吗?”


        先不说泉奈是怎么跟自家哥哥撒娇保证的,单说扉间这边,冷静下来之后他很快明白了柱间的打算:“哼,难怪你想结盟,该不会以为结了盟两家共同进退就不会产生矛盾了吧?”

        “那样的话,我只能说你实在是太天真了,兄长。只要你还姓千手,斑还姓宇智波,你们就不得不为一族的利益换个战场厮杀。不止是你们两个,还有那些因为我们两族结盟或主动或被迫融入这个新生村子里的各个忍族。所有人都想为自己的家族夺取更多的利益,可当作为村子缔造者的千手和宇智波太过强大根本无法对抗的时候,你们猜会发生什么?”

        “无非是一些污龊的手段,有什么可说的,”听到这里,宇智波斑扬起一个危险而锋锐的微笑,“难道我还会怕了这种小人不成?”

        “那你的族人呢?你会为了顾及他们而做出让步吗?”

        这回连泉奈都忍不住了:“你是看不起宇智波吗?白毛!谁会对那种家伙让步!”

        扉间了然的点点头,也不说话,又转头看向自家兄长:“你又怎么说?兄长。”

        “如果发生那样的事情……一定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好,”千手柱间盘膝坐下,低头苦苦思索了半天,终于想通了什么似的微笑起来,“如果我能让每一个人都认同村子,发自内心的把村子当作自己的依靠与归宿,是保护他们也需要他们保护的地方,那大家一定会摒弃本族至上的陈旧观念,不分彼此的融为一家。那时,扉间你所担心的内部纷争自然也就不存在了吧?”

        有一瞬间,扉间觉得坐在地上仰头说话的那个人,大概是站在极高的地方,心怀悲悯地俯视着整个世界——所以才能说出这番话来。

        也许他真的不如宇智波斑了解自家兄长,或者说那两个人眼中对方的模样都与其他人所注意到的全然不同。

        他放下手臂,同样在自己兄长面前坐下:“没有仔细理解你的想法,是我太过自以为是了,非常抱歉,兄长!”

        弟弟的郑重道歉让柱间有些不知所措,他正想随便打个哈哈混过去,却突然反应了过来,急切地握住弟弟的手眼中满是期盼:“那……那扉间你是同意了吗?”

        “并没有!”

        “诶?扉间?”


        “兄长,你的理想非常了不起,胸怀也的确如斑所说的那样远非我所能及,但是,”这大概是扉间第一次想要用更婉转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太急切了。”

        “急切?”大概是扉间反对的理由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就连不怎么插话的泉奈也不由好奇的问了出来。

        “没错,就是急切。”扉间点点头,“我们都是家族忍者,当然也该记得所有家族都会在孩子三四岁的时候开始进行族学启蒙的事情吧?这其中,除了学习语言、文字、基础体术、基础结印、基础兵器的相关知识外,还有一项最重要的……”

        “各家忍族的家族传承!”

        “没错,孩子们从小就通过学习了解家族、信仰家族、服从家族,不要说像我们这么大的,就算是瓦间板间他们这个年龄的孩子,也不会因为畏惧死亡而背叛家族吧!所以,你想要让那些加入的忍族认同由我们两族创建的村子,至少要等到两代人以后。可这样的话,你又要耗费几个七年?”

        扉间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时间,又继续道:“兄长,你还记得父亲所说的话吗?”

        “永远不要把自己的性命,寄托于他人身上。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这种情况,无论是千手一族也好,宇智波一族也好,甚至是你希望联合的其他忍族也好,那些统统不是你现在能完全掌控的力量。既然如此,与其之后再费力清除这些隐患,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让他们参与进来。你们的理想,就该用你们自己的双手去开创!”

        柱间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连话都说不利落了:“可……扉间,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这……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倒是宇智波斑似乎被扉间的话挑起了兴趣:“为什么不可能?我们今年才18岁,可已经胜过了族里大部分的族人,就算是父亲也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忽视我们的意愿。而我们还能更强大,那个时候,说不定我一个人就能做到呢?”

        这话听得扉间一头黑线,他撇了撇嘴:“你倒真是自信的不得了呢,斑!不过我可不是叫你们一个人去做,力量再强也不是这么干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说清楚一点!”




评论(15)
热度(74)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