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这是晋江魔改与乐乎初稿的合二为一版,好消息:大家终于不用追两个版本,我也不必写两个版本啦,现在只有一个坑!坏消息:存稿全部用完,这个坑目前还没能填平!(哈哈,表打我,我会努力哒!)


十八


    

        不过心塞的不止扉间一个,千手柱间也同样心塞的不得了,毕竟对他来说,结盟可是实现理想的第一步,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

        他沮丧的蹲在地上画圈圈:“可是我想和斑喝交杯酒,想告诉所有人,斑是我的兄弟,我的天启……”

        然后他就被自己的兄弟or天启一拳砸进了地里:“闭嘴吧,谁要和你做兄弟?我有泉奈就够了!还什么天启……这么肉麻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斑果断的举动总算安抚了差点被抢走弟弟宝座的泉奈,连一旁的扉间也没对挨打的兄长表露出半分同情——活该,让你放着三个亲兄弟不要,偏要跟那只凶暴的宇智波做兄弟!

        “可我说的全是事实,”千手柱间挣扎着拔出脑袋,“我们有着同样的心愿,也面对同样的困境,如果不是每次在战场上还能感觉到斑你依然没有放弃我们那天真的梦想,恐怕我早就坚持不住了。毕竟,七年真的太漫长,而我身边除了扉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支持者。不过幸好……我还有你!”

        一看到千手柱间这副感慨颇多的模样,扉间就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留下来了。这家伙,跟自己讲还不够,现在居然丧心病狂到连当事人也不放过了吗?

        可这时候再撤退已经来不及了,暗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开发出瞬移忍术的千手扉间,只能板着一张生无可恋脸被迫收听自家兄长重播了一百零一次的战国大型情感连续剧“柱密欧与斑莉叶”。

        凭良心说,千手柱间自幼就是一个讲故事小能手,别说瓦间板间,就连扉间自己有时候也会被柱间口中那些结合了实际经历和神话传说,再经由他那深不可测的脑洞艺术加工而成的小故事深深吸引。

        谁让这个病态畸形的世界几乎没有娱乐生活可言呢——所有的生产资料全向军事方面倾斜,民生娱乐却极度落后匮乏,这种情况从千手扉间曾一度把情况分析当做八-卦新闻来看就知道了。

        所以千手柱间才能凭借这项技能,常年占据族中“最受欢迎”和“最想打他”两大榜单榜首的位置。没看连那个总是瞧他不顺眼,一直想把他从哥哥世界里屏蔽掉的终极兄控宇智波泉奈,这会儿也听得津津有味吗?当然,也不排除这是两个斑吹碰撞之后偶然产生的共鸣。


        可惜,这些都打动不了铁石心肠的千手扉间。

        谁让这部一开始就没过审的广播剧只有他一个听众呢!

        自南贺川分别,整整七年间,他们几个除了战场再也没有私下相见的机会。不同于宇智波兄弟的决绝,与曾经的小伙伴挥刀相向这件事对千手柱间来说实在是太难接受,可他又找不到可以倾诉心中苦闷的对象。父亲第一个被排除,年纪小容易说漏嘴的瓦间板间也不行,最后被迫充当兄长心灵垃圾筒的自然只有身为半个同谋的千手扉间。

        一个故事再感人再有趣,也总有听腻的一天。更何况,千手柱间你口中那个温柔可爱别扭又害羞的家伙是谁啊?你看看我,看看板间,再问问这些年曾经不幸在战场上与他狭路相逢的所有族人同不同意这句话!你这个蠢货就不能把滤镜摘下来再说话吗?

        不过对另一个当事人宇智波斑来说,这场幼年相识相交的一幕幕与自己印象中并无二致,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事情从小伙伴口中说出来却格外让人觉得羞耻。特别是当柱间一时嘴快说出了无删节版的“背后止流”事件,这妥妥的黑历史终于让宇智波斑忍不住再次挥出了拳头。

        不过他的反应与自己弟弟相比确实称得上温柔,因为泉奈扔出的那枚手里剑可是直奔着柱间脐下三寸去的,别说是柱间本人,就连旁观的扉间都觉得胯-下一凉。

        “嗷,好疼啊!斑,就算害羞也别打那么重啊!啊,好危险!扉间,快帮忙拦一下泉奈!”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几个人终于停下了手,看着颇为狼狈的柱间,宇智波斑“噗”地笑出声来:“想不到,那时候的事你还记得那么清楚!”

        “那当然,怎么说那也是我和斑交换了理想的约定之地!当初说好了,要在那里建个村子把弟弟放在里面保护起来,你该不会忘记了吧?”

        “怎么可能!”


        宇智波斑的回答显然给了千手柱间极大的鼓舞,他激动的握住了挚友的手,脸上满是欣喜之色。可随后他又想起自己的提议已经被否决的事实,于是忍不住用委屈巴拉的小眼神偷偷瞄向弟弟:“可是,扉间不同意我们结盟,村子肯定是建不起来了……”

        呵呵,你忘了你挚友也没同意吗?千手扉间冷漠脸。

        “哥哥和我都没同意!你忘了吗?”刚才的夺兄之仇泉奈可没忘记,就算不能真把这皮糙肉厚的家伙怎么样,可只要有报复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虽然白毛人品有问题,但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如果说刚才的委屈还有五分是装的,那现在挚友弟弟的话就不啻往柱间心口上撒了一把盐,顿时这只人形蛞蝓就以极快的速度脱水风干了。

        “泉奈……”宇智波斑无奈轻叹,自己的弟弟明明乖巧又可爱,为什么每次对上柱间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再想想当年发生的事情,他不由把锐利的目光转向了扉间。

        哼!一定是那个千手白毛带坏了他。

        刚才还准备高举反对柱间的旗帜再战一百回合的泉奈听到哥哥的叹息,立刻不情不愿放弃了原先的立场:“哼,结盟又不是我同意就能结的……好吧,我不管了,反正白毛心眼那么多,说不定能想出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这话说出口,连泉奈自己都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刚才被他们打上“心脏”标签的扉间。

        呵呵,你们这帮家伙,用得着人的时候就不嫌我心太脏了吗?要是能干得过这帮家伙,扉间才不愿意理会他们。

        一个两个,明明是想平定天下,愿世人安好的伟大理想,可为什么总是和“村子”过不去?这种说出口就带着一股浓浓大碴子味的目标,简直low到家了好嘛!

        “为什么……非得是村子?就不能是其他吗?”扉间到底还是没能忍住。

        “其他?”三个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还是千手柱间猜到一点点弟弟的意思:“那个……除了村子,别的我们也不能建啊!我们是忍者,又不是贵族或商人,城、镇、町之类的都不行啊!”

        “不,最关键的是你更喜欢村子的模式吧!大家坦诚相待,不存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

        这种说法连柱间自己都没想过,他微微一怔:“诶?是这样吗……也……可能真是如此。扉间,你可真了解我。”

        可这个回答却让扉间皱起了眉头:“那等村子建好,你会就此满足吗?只保护千手和宇智波的孩子们?”


        他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竟让之前的气氛变得沉重起来。

        宇智波斑眯了眯眼,心头微有不快:“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好了,何必问那么多?难道你还不了解自己的哥哥,柱间也许有很多毛病,性子太过温和又爱消沉。可是他的心胸比任何人都宽广,他想保护的从来不止千手和宇智波,如果有足够的力量,他更希望能结束世上所有的纷争!”

        噢,一直以为只有兄长会吹斑,倒是头一次发现情况还有反过来的时候,千手扉间不得不怀疑兄长的那副滤镜,面前的宇智波斑可能也配了。

         看着自家兄长又趁机握住了宇智波斑的手一副感动万分的模样,扉间突然觉得泉奈的嫉妒也是有理由的,谁家的好朋友是这么表达友谊的深厚来着,就不能学学他和泉奈这样的正常人吗?

        他深深叹了口气:“所以,你是想凭借两族的力量,强迫其他忍族加入吗?”

       “怎么会是强迫?”别说柱间,连斑和泉奈都有些吃惊,不知道千手白毛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如果不是强迫,难道你准备把村子交到他们手上?军事、财政、人事、后勤、医疗,你敢把哪一项交出去?想必你也清楚,就算村子是由千手和宇智波创建,失去这些权利一样会失去对村子的控制力,到那时还有谁会听你们的。”

        看着对面三人一副张口结舌的样子,他冷冷一笑:“还是说你想把村子未来所获的利益分配给他们?那我也想代不在场的父亲和族人们问一声,你这是还没当家,就准备把家产全败光的意思吗?”


评论(17)
热度(55)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