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


十七


        与敌对家族成员共处同一家店就已经很让人紧张了,更何况这还不是普通的对家族人,而是战斗力超群(一个可以干掉三五个自己没问题)的对家族长继承人,这实在是一件很惊悚的事情。然而更惊悚的是,自家的少族长居然也出现在这家店里!

        这家店为什么还没毁灭?!

        明明每次在战场上自家少族长都会像吃了春-药一样死追着对家的继承人不放,誓要把对方斩于刀下(?),哪怕如今两族关系稍有缓和也没能让他们的战斗有所收敛。所以大家一直认为,这个完全靠双方自觉约束才得以实现的战场下休战的默契,是不可能被那两个战斗狂人两位大人承认的。

        所以,现在自己看到的这一幕一定是宇智波(千手)设下的幻术陷阱!太卑鄙了,宇智波(千手)果然不可信,会上当的自己真是太蠢了!不过,这个幻术做得虽然精致,可情节方面也太不讲究了吧?一眼就能看破……

        千手族人齐齐结出破除幻术的解印,而宇智波们则亮出了单勾玉或双勾玉,可坐在那里的人依然坐着。

        这一下,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眼睁睁看着那个“幻术斑”一脸阴翳的转出了三勾玉——

        不知道现在写遗书还来不来得及?

        “斑,”一只手搭在宇智波斑的肩膀上,阻止了这场惨剧的发生,“我们换个地方再聊吧!”

        于是两族人全都安静如鸡的看着自家少族长拖着对家继承人离开了这家不是一般二般幸运的小店,也是这时候,因为少了那两个吸引了所有人眼球的家伙,大家才看到坐在不远处的另外一对命中敌手。

        嗯,这回应该是敌手没错,自家二把手一脸杀机,刀都拔出了一半,对家的白毛几乎把半个身体全压上去才制止了后续动作。

        不过,为什么要用身体压上去,您的武器呢?忍术呢?至少也可以用体术吧?

        噢,不知为什么,这姿势看久了让我们的眼睛有点疼!难道又是什么新型忍术吗?不愧是有“千手卑劣”之称的人啊!


        当扉间通过查克拉感知,和泉奈赶到南贺川这个引发所有事情的起始之地时,他们各自的兄长正快速的过着招。那两个人的动作迅猛而有力,每一击都毫不留情的直指要害,再加上爆发出的杀气,也难怪族人们会觉得他们每次战斗都是一场生死搏杀了。然而正在交手的两人却仿佛乐在其中似的,打到现在也没有收手的迹象。

        “我说你们够了没有!”别说泉奈,连他也快忍无可忍了好嘛,“兄长,你说有重要的事情想和斑面谈,我才挤出时间陪你,要是你想让我看的是这个,那我先回去了。”

        “等等啊,扉间,我是真的有事要说,”七年过去,当年的西瓜皮已经进化成了黑长直,将再一次攻过来的挚友用力格挡开后,千手柱间跃出场外表示游戏到此结束,“只是好久不见,再加上刚才在店里有点不快,斑需要发泄一下而已。”

        呸,什么好久不见,明明上个月你们还在战场上碰过头,骗鬼去吧!

        虽然没过足瘾,但被弟弟扑了个满怀的宇智波斑此刻早忘了先前的不愉。他正支楞着那头和自己一个脾气根根向外翘起的黑长炸,和只把脑后的发尾留长像长了根小尾巴的泉奈,头顶着头靠在一起悄声说着什么。

        当初的短发四人组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了,这让扉间觉得有些寂寞,可背后传来的灼热视线顿时让那种伤感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扭头看去,正对上柱间跃跃欲试的眼神:“扉间……”

        从小到大哪个弟弟也没对他做出这种依恋的模样啊——by非常想亲身体验一次的千手柱间!

        “别想,”扉间才不想让自己纯洁的心灵受到这种伤害,不过兄长沮丧的样子实在很伤眼,他犹豫了一下,果断出卖了弟弟们,“实在想的话,等回去你可以找瓦间板间试试……但是,离我远点!”

        顿时,地上多了一只人形蘑菇。  


        不过千手柱间一点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发霉催生蘑菇上,他很快振作起来,将藏在自己心里好久的想法说了出来:“斑,我们用了七年的时间,总算让族人们不再把恩怨带到战场下,又或是报复在孩子身上。可是,只是这样还不够,我还想让我们两族更亲密一些,不再厮杀,彻底化解祖辈的仇恨……所以,我们结盟吧!”

        这突如其来的提议打了扉间一个措手不及,他难以置信的问道:“兄长,麻烦你再说一遍,你想干什么?”

        “我说,我们结盟吧!”

        “不……现在还不行,太早了。”在千手柱间眼中温柔的挚友犹豫着选择了拒绝。

        “你做梦!”挚友口中天使一样的弟弟唯独对他如同恶魔。

        “我反对!”自己的弟弟今天也是一点情面也不留呢。

        虽然口吻各不相同,但三个人没有一个站在自己这边,得出这个结论的千手柱间简直消沉得要把自己埋进土里去了。

        于是明明也投了反对票的宇智波斑略过自己弟弟,狠狠瞪了扉间一眼,对这种双标待遇早就习惯了的千手扉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直接退开两步拉住又想扑过去分开哥哥和那个黑长直的泉奈,哪怕被踩了一脚也没松开。

        “斑,泉奈和扉间先不说,为什么连你也不同意!”

        对上柱间的狗狗眼,字典里从来没有“犹豫不决”这个词的宇智波斑在顿了一下之后,可疑的移开了目光:“虽然这几年我们两族的关系有所缓解,但那还远远不够。别说两族仍有仇恨阻挡,彼此间更缺少最基本的理解与信任。这种事情可不是一声令下就能改变的,我们还需要时间来争取更多族人的支持。再说两族结盟会牵扯到许多人的利益,现在父亲和长老们是不会同意的。你也该明白,能默许我们这样私下交流,已经是极限了。”

        柱间当然知道挚友说的全是事实,可眼见幼年的梦想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却不能再进一步,还是让他觉得心有不甘,于是他又转头看向弟弟:“扉间……”


        千手扉间在宇智波斑转头之前就放开了泉奈,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心虚,想必是这些年跟宇智波对战打出了心理阴影吧!

        不过论及正事,他果断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抛开:“这种事我不可能同意。”

        他直接忽略了宇智波斑那极不友善的表情:“你就没考虑过吗?结盟要真是成功了,代表了什么?”

        “嗯……大家都成了一家人?然后我们再一起建一个村子,把年幼的孩子全保护起来,不会让他们在年幼时踏上战场,更不会让他们互相残杀。对了,我和斑曾经说过,还要建一所学校,教他们学习更多的知识,再给他们分派绝对在他们能力之内的任务,让每个人都过上幸福的生活!”一说起这个,柱间的眼睛就闪闪发光。

        这样的梦想的确很让人向往,如果他没有见识过更多的话,扉间垂下眼:“别急着谈论你的梦想,先听听我反对的原因吧。首先就是两族间的仇恨,这个问题不解决,哪怕你当上了族长,武力上可以压制全族,也没办法把人心捏在一起。再说,原本各自独立的两个家族一旦结盟,就意味着从此以后只能用一个声音说话!你说,无论选择谁成为新的首领,另一方真的能心服吗?即使你能把上述问题都解决,还有最麻烦的一件事,那就是立场的单一化会让我们在很多方面变得被动。”

        看到三个人的表情渐渐变得若有所思,扉间又继续说了下去:“说句不好听的,我们现在不结盟,名义上还是敌对家族,只要继续保持这种暗地里的交流,可以做到很多事情。比如,要是有人想趁我们交战来捡便宜,那下场几乎是注定的;再比如,适当的交换情报,不但可以避免危险还能多接一些对自己家族更有利的任务;甚至,连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我们也能通过战场胜负来迂回操纵。这些,可是结盟也做不到的事情。”

        见三人听得认真,扉间也不免把这些年在自己脑子里翻来覆去想了很多遍的东西一股脑全倒了出来。结果等回过神,却发现其他三个人都一言难尽的看着他。

        “心真脏!”宇智波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看错过这个白毛并决定以后都要让弟弟离他远点。

        “心真脏……”即使是自己的弟弟也不妨碍千手柱间做出公正的评论。

        “心真脏!!”还有泉奈,明明听得两眼发亮,嘴里却一定要说些口是心非的话。

        千手扉间今天也很心塞!


评论(17)
热度(63)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