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这个版本也卡住啦!目前只更到这里,完全没有信心继续写下去,就是不知道如果两边的读者一起殴打我,我还有没有机会活下来?哈哈——)


十六


        对于千手柱间来说,当初在南贺川发生的事情简直堪称史无前例的壮举,如果干出这种事的人是自己,结果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不痛不痒的被罚跪祠堂五天。

        “真是好运啊!扉间。”

        看着身边不断冒着黑气的不明物体,千手扉间的眼角都忍不住抽动起来:“所以你的重点就是我没挨打吗?”

        “虽然也有一点,可我更不明白的是既然你没挨打,不就应该代表父亲他们被说服了吗?但为什么……”黑气渐渐消散,露出极度萎靡的千手柱间一只,小伙伴不顾他的意愿执意与他分手甚至为此开眼的事实,给他造成的打击远胜于父亲的惩罚。

        “明明只要再坚持一下……”

        “那不可能,”扉间直接打断了兄长的痴心妄想,“父亲没动手并不意味被说服了,你做好心理准备,恐怕用不了多久我们双方就会在战场上碰头。毕竟比起被人逼迫,让我们自己放弃才是最好的办法。”

        他把手搭上柱间肩头:“所以接下来能不能实现你的梦想,就全看你和那个斑的默契与毅力能走到哪一步了。”

        “不过首先你还是确保自己能从他手底下活下来再说吧!”

        “扉间——”QAQ

————————————————————————————————————————————

        宇智波斑和泉奈自然也没能逃过惩罚,不过相较千手兄弟罚跪五天,他们只是被关了禁闭还有抄写族规而已。

        不过泉奈还是很心虚,暗地跟踪还能推到父亲头上,可是跟对头家的白毛串通还瞒着父亲跟哥哥,就完全是自己的决定了。父亲也就算了,可是……

        他突然发现,自从认识了千手白毛之后,自己已经离“听哥哥话,帮哥哥忙”这个目标越来越远。话说,这样的自己,是不是被哥哥讨厌了?不然哥哥为什么还不跟自己说话?

        看到自家弟弟一脸患得患失也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的样子,斑就忍不住叹了口气。招了招手让弟弟过来,然后用力戳了戳他的额头:“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怎么那么大胆跟那个白毛干出这种事?别说父亲会生气,就连我……”

        泉奈扑进哥哥怀里,把头埋进斑的胸口,半晌才闷声道:“白毛说,哥哥的愿望是保护我,可是,我也想保护哥哥啊!无论你还是父亲,哪个我也不想失去。”

        他像小时候那样在哥哥怀里赖了半天,才心满意足的爬起来:“那么接下来我的训练就拜托哥哥了,日后和千手对战,我可不想再输给那个异想天开的家伙了。”

        “异想天开?”宇智波斑握了握拳,这是一双属于少年人的手,有力却纤细,“也许吧,但迟早有一天……”

        “哥哥?”泉奈有些迷惑,父亲不是已经否定了那条路的可行性吗?哥哥开眼不也是因为认清了这个事实吗?怎么好像……

        “哥哥还没有放弃吗?”

        “保护弟弟的梦想,可不是柱间一个人的!”斑轻声道,“不过现在我们还太弱小,只靠说的,根本什么也做不到。想要改变这一切,必须要有力量,比父亲,不,是比所有人都强大的力量才行。”

————————————————————————————————————————————

        接下来的发展的确如扉间预料的那样,他们四个人相见的机会大大增多,几乎每隔三四个月就能见上一面,可惜,都是在两族的战场上。

        虽然一开始为了照顾他们,两族各自给他们安排了小队,可只要他们在战场上相逢,宇智波兄弟俩就会率先冲过来,柱间扉间也会默契的迎上去,进行一场互不留情的战斗。而两队的其他队员就只好各自寻找对手,完全发挥不出小队作战在隐蔽性、灵活性方面的优势。最后,在自家族长的暗示下,索性把这几个家伙踢出了队伍。

        失去了队员的掩护,他们遇上的危险越来越多,但同样,实力增长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特别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用扉间的话来说,这就是两个开了挂的家伙。先是开了单勾玉的宇智波斑略占上风,柱间吃了几次亏竟意外觉醒了木遁,这可真是让佛间爸爸做梦都要笑醒。结果不到一年,斑又开了二勾,于是木遁开发了新术,等斑再开三勾,柱间跟蛞蝓仙人修练出了仙人体。

        自认是普通人的千手扉间对此只有一个感想,幸好他的固定对手是宇智波泉奈!幸好……幸好个鬼啊!

        开了单勾玉的宇智波泉奈他还能凭借大量的查克拉和各种忍术形成压制,可很快,随着对写轮眼能力的熟悉,这种优势在缩小。

        等到泉奈开了二勾玉,千手扉间才明白,为什么世人对“写轮眼”会如此忌惮。这种实力上的增长根本不是加法而是乘法,至于他那个哥哥怕不是在做乘方。_(:з)∠)_

        不得已之下,扉间踏上了忍术开发这条不归路。

        “起爆符的多种实战用法”——触发式、定时式、致盲式、催泪式、气味刺激式、大型陷阱式……

        “影分-身术的实战开发”——诱饵、自爆、多重影分-身……

        “强力攻击型水遁”……

        ………………

        然后,“千手卑劣”之名彻底在两族阵地上打响。

        混蛋啊!宇智波就算了,自家人也这么黑他?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干得!

        总算他心胸宽广不爱记仇这点像个真正的千手,才没让这些说他坏话的家伙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卑劣”!

————————————————————————————————————————————

        如今距离当初南贺川事件已经过了七年,身为兄长的千手柱间已经成长为英姿勃发的青年,外表成熟稳重、性格温和爽朗,再加上战场上除了宇智波斑外鲜有敌手,在千手一族早就不单是同龄人追随的对象。

        隔壁的宇智波也是类似的情况,甚至因为崇拜强者的本能,使斑在族中几乎有了不弱于族长父亲的威望。

        而无论扉间还是泉奈,也早就坐稳了二把手的位置。

        这时,两族间终于有了一些不同以往的变化。

        再一次接取了与千手对战的任务,宇智波由族长继承人斑带队,而千手兄弟却被拖在了另一件任务中,于是这场战斗的胜负不问可知。

        最后,作为胜者的宇智波开始打扫战场,没想到却发现了一个重伤未死的千手。本来想直接补上一刀的家伙被同伴拦了下来,看到同伴以眼示意的方向,他顿时明白过来。这次任务可是少族长带队,就算要杀也该由少族长下令才对。

        于是他走到斑的面前,恭敬请示:“斑大人,发现了一个重伤的千手,请指示……”

        “扔掉!”

        ?!他猛然抬头,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什么?

        宇智波斑眼也不抬,自顾将手套戴好:“直接扔掉就好,反正他们查克拉量大恢复也快,根本用不着管。”

        “还是说,你想帮他包扎一下?”

        对上斑大人看过来的眼睛,前来请示的宇智波一个激灵,拼命摇了摇头,完全忘了自己想说的话。

        自从那次之后,他们所敬畏的斑大人就好像是打开了一个奇怪的开关,越来越多的“东西”(千手)被他扔掉了——完整的尸体、重伤的俘虏。还有,他从不对十岁以下的孩子动手,哪怕对方手持武器也一样,一般都是打晕扔掉。

        这种行为当然不可能被所有人认同,不过反对的声音还没来得及掀起风浪,一件事情就把这些声音全压了下去。

        千手把一个被其他忍族袭击的孩子送了回来,当然,是在离族地很远的地方让孩子自己回来的。经过详细的检查,眼睛完好,身体轻伤,没有被下过任何忍术或封印的痕迹。

        经此一事,斑的这种行为终于得到了族内高层的默许。两族的仇恨虽然未能消除,但争斗基本已被限定在战场之上。

        对于这点变化,最高兴的非千手柱间莫属了。说实话,他能老老实实的憋这么些年不出妖蛾子,连千手扉间都觉得意外。

        在两族默认战场下不再争斗这条规则不久,大家就见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在战场上是真的以命相搏,除了对方眼里根本看不见别人的两个人,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竟然安静的坐在一家店里吃饭!

        噢,不对,还有两个人也在,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这两个人打起来也是不输他们兄长的凶狠,但是现在也同样安静的坐在另一边呢!





评论(23)
热度(57)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