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


十五


        “另一种可能?”这句话听在千手佛间和宇智波田岛耳中,简直再可笑也没有,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道,“别做梦了,千手(宇智波)和宇智波(千手)之间,绝不存在第二种可能。”

        “你们这不是挺有默契吗?”扉间轻声吐糟,然后他提高了声音,“关于这个,能先收一下杀气再说吗,我们快站不住了。”

        终于,这场对话由河面转移到了河岸,松了口气的扉间和泉奈一下子瘫坐在地,柱间和斑则紧紧护在各自的弟弟身旁。不过他们的眼睛虽然一直紧紧盯着自己的父亲,耳朵却同样伸得老长,想听听扉间怎么讲。

        两位父亲此刻也歇了战斗的心思,毕竟对人家崽子下手也就没防备的时候好使,这会儿继续的话,能不能得手先不提,就看那四个小混蛋的样子,自己的攻击还不知道会打中谁!于是两人远远站开,即表明不再攻击的意图,又确保自己离自家孩子的距离更近一些,他们就这样边保持着戒备,边想着回去该怎么收拾不听话的孩子。至于扉间的话,哈,这年头哪家没两个不知天高地厚,中二病发作的崽子,打一顿不行的话,那就两顿,总是能掰回来的!

        扉间只觉浑身一凉。

        他斜眼看了看两位父亲的方向,认为那恐怕不是自己的错觉。

        为了小命着想,扉间首先申明自身的立场:“父亲,还有宇智波族长,不论之前我和泉奈做了什么,都不代表我们会忘记自己出身的姓氏,或做出损害家族利益的事情。”

        “我也同样如此,父亲。”即使还没能从那种可怕的杀气洗礼中完全恢复,泉奈也在第一时间向父亲做出了保证。

        “可你们的行为本身就是对家族的背叛,”觉得小儿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乖巧的宇智波田岛认定带坏泉奈的一定是眼前这个千手白毛,秉着就算不能从肉-体上干掉也要在口头上把他驳倒的原则,田岛爸爸冷笑着应战,“千手……扉间,是吧?我不知道你对泉奈承诺了什么?以至于让他忘了族中的教导轻易把性命交给了一个千手,可谎言终究不会变成现实。还有你,千手柱间?想和斑成为朋友?这种念头,等你上了战场手里染上宇智波的血时,再试试能不能说出口!”

        说完,不再理会那两个看了就让他血压升高(?)的臭小鬼,转而朝向另一方:“斑……泉奈……”


        面对自己的儿子,田岛爸爸又换了一种画风。

        他们可是继承了六道仙人仙人眼的宇智波,与崇尚暴力教育的粗鄙千手不同。想要成功开启那双拥有“映射心灵之瞳”之称的写轮眼,对孩子就不能一味的使用打击否定的手段。不然就算因为畏惧死亡而打开了写轮眼,自卑懦弱的家伙也注定无法成为强大力量的支配者。

        自信坚毅志向远大,他的继承人明明如此优秀,怎么就被千手家的土鳖勾走了?还有他可爱的小儿子,果然,千手家就没一个好东西!

        不过,他可不是千手佛间那个蠢货,居然连自己的崽子也搞不定,田岛爸爸带着迷之优越感睥睨了老对头一眼。宇智波可是天生擅长引导的教育者,想让两个孩子重归正途,他只需要把那层掩盖在真实之上的美丽谎言揭开就好。

        “作为一族之长,我不会原谅你们的行为,”宇智波田岛一句话就让斑垂下了头,柱间紧握着双拳克制住自己想要拥抱好友给予他安慰的冲动,“不过我并非不能理解你们的心情,是因为觉得那两个小鬼回报给了你们同样的真诚,对吧?”

        看见斑双眼黯然却又隐含期待的模样,田岛在心底嗤笑,到底还是孩子,竟会被那种随时会熄灭的微光所吸引,却看不透更远处的真实。

        “可那不过是孩子的任性罢了!斑,你迟早要长大,从我手中接过宇智波族长的位置。那时你要考虑的是整个族群的存亡与延续,与这份沉重相比,你依然认为你们之间的‘情谊’更重要吗?你又能保证千手家的继承人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吗?如果不能,那这份许诺和谎言又有什么区别!”

        这些话不必高声,也不必夸大,因为本就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他们是千手,是沾染了你兄弟和族人鲜血的一族,而我们也同样杀死了他们亲人,背负着他们的仇恨。这一点,只要你们还承认自己是个宇智波就无法否认。难道,你们宁愿舍弃宇智波的骄傲,忘记亲族的血仇,也不愿斩断这份注定无法长久的虚假情谊吗?”


        “我……”宇智波斑的目光由曾经以为会永远并肩而行的挚友柱间,不,是“千手柱间”身上掠过,从那个救了泉奈也被他们放过的白毛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了自己弟弟身上,“在我决定之前,我想听听你的选择,泉奈。”

        自己的确将柱间的友情视作无可替代的宝物,可作为宇智波斑,他的选择注定只有一个。那么,泉奈呢?

        “他们是敌人,从一开始我就这样说了,哥哥!”所有人都被这句一点犹豫也没有的回答惊呆了,只除了一个人。

        “是啊,这份仇恨我们可没打算忘记,”千手扉间附和道,完全不看自家兄长瞠目结舌的蠢样,“当然,恩惠也一样。”

        “恩惠?”刚刚还口若悬河的田岛爸爸一下子有了不祥的预感。

        “没错,”扉间作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让另外两个当事人宇智波斑和泉奈顿生呕吐之感,“您的儿子救过我和我弟弟的命呢,这份恩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宇智波田岛的眼睛一下瞪到最大,看着两个儿子噎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宇智波斑再也顾不得其他:“不,父亲,明明是他先救了泉奈……”    

        这回轮到千手佛间开始瞪眼:“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扉间——”

        “这是事实,我并不想辩解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面对暴怒的父亲,千手扉间不管心里有多虚,表面上还是稳稳撑住了架势,“对于一个看起来和板间差不多大……”

        泉奈在背后小声拆台:“我比你弟弟大多了,蠢白毛!”

        自当没听见的扉间继续说:“连这样的孩子也必须背负着千手的仇恨吗?”

        “兄长的梦想是希望孩子们都能平安长大,不必在幼年死于战场。而我们,不过是想看到这梦想实现罢了。”


        “你们那不过是孩子气的梦话,除了传说中六道仙人所开创的和平时代,真正的现实哪有这种东西存在!”要不是怕被宇智波田岛钻了空子,佛间爸爸恨不能冲上去把两个儿子一起打醒。

        “不,父亲,请看看我们,这难道不是兄长梦想的小小缩影吗?板间和我能活着,不也证明这确实可行吗?”

        并不擅长说教的千手佛间顿时有些词穷,他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不对的地方:“可那小子刚才还说你们是敌人来着。”

        “这也是事实不错,还是以我们目前的力量无法改变的事实,千手和宇智波之间的仇恨远大于和解所带来的利益,这是一族的决意,即使是身为族长的父亲也不能违背吧?”

        千手佛间被问的一慒,点了头之后才发现不对:“我为什么要违背?谁想和那群红眼兔子和解!”

        扉间表示同意:“我知道,父亲您的态度从兄长编的那些鬼故事就能看出来了。”

        正被之前发生的一堆神转折搞得稀里糊涂的千手柱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身体就这样僵在当场,连转头看看好友的脸色都不敢,只觉得半边身体都快被斑的目光戳烂了。

        他心里嘤嘤嘤的流着泪,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得罪了弟弟。

        黑了兄长洗白自己的扉间把用完的柱间扔到一边,继续自己的话题:“可即使如此,也不意味着您真的希望自己的儿子、孙子,未曾得见的后代,永远重复这种生活吧!一边告诫孩子忍者是武器不该拥有感情,一边又把仇恨延伸到血脉之中,把这种可笑又可悲的命运终结在我们这一代不好吗?就算我们做不到,只要把这个梦想埋在孩子们的心中,一代一代传下去,总有一天,千手和宇智波的仇恨会消失。”

        “当然,在拥有足以改变一切的力量之前,我们和宇智波只是对手,是敌人,在战场相遇的话,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听到这句话的柱间再也忍不住了:“等等,扉间,我不同意!”

        “我同意!”宇智波斑的声音坚定而决绝,“柱间,从此以后,你是千手柱间,而我……是宇智波斑!”

        腥红的一勾玉从他眼底浮现:“我期待着在战场与你交手的日子,在这之前,你可别死在其他人手上。”



评论
热度(31)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