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


十四


        即使还没长开,皮肤白皙容貌精致的宇智波泉奈也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不过现在,从那张超级可爱的脸蛋上投射过来的目光却凶狠至极。

        “骗子!”即使没说出口扉间也知道那只幼崽想表达什么,两个在下谷之战中意外配合默契的家伙此时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必须把他留下!

        然而甫一交手,两个人全都大吃一惊,对手的实力远比自己印象中更强。不同于很快修正了自我认知的扉间,泉奈却狠狠地磨了磨牙:“居然隐瞒了实力吗?”

        “怎么可能,”扉间的眼角抽动,一点也不想回忆起那个倒霉的夜晚,“那是因为术的副作用,不然对上你哥我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也许那晚不行,但是现在,掌握了两种新忍术总算让他有了更多的底气。

        “是嘛!”泉奈歪头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扉间手下一顿,却见那只幼崽深吸了一口气随着手中结印,张嘴就要喷个火遁出来。

        扉间手疾眼快扯开快要完成结印的双手打断了查克拉的流动,一边庆幸火遁印数够多,一边以膝对膝保住了自己还未成长的余生幸福。

        可还没等他喘口气,就看见那只幼崽又张开嘴,露出两排整齐的小白牙。扉间顿时提高警惕,生怕他火遁不成再生咬人之心,却没想到泉奈眼见情势不妙,拚着放弃任务也要向哥哥报警。如果不是一双手及时由他背后伸出把那声呼喊掩住,事情说不定会直接变成最糟的结果。

        扉间抹了一把冷汗,幸好他的影分-身及时赶到了。

        不过现在的情况也谈不上多美妙!

        看着即使被影分-身牢牢禁锢住也挣扎不休,恨不能与他同归于尽的泉奈,千手扉间忍不住扶额。这么大一个烫手山芋,留,留不得,放,放不得,杀?别人刚放过自家幼弟,他总不能恩将仇报吧。

        不过再苦恼事情也是要解决的,也许这次意外会是个契机也说不定。扉间四下环顾,这里可不是谈话的好地方。他索性干起绑架的营生,和影分-身一起把泉奈带到了远离柱间与斑所在的南贺川下游。


        “我要说这只是个意外,你会相信吗?”只看快要从泉奈眼中满溢出来的警惕与愤怒就知道这绝无可能,可接下来的事情,不消除这份敌意是做不到的。

        真是,没办法了……

        形势瞬间逆转,刚刚还占据上风的扉间现在被泉奈以双臂锁喉的姿势死死压倒在地。就算在解除影分-身时他对这样的情况已有准备,也明知手无寸铁的宇智波泉奈缺少对他一击必杀的能力,但被人充满杀机的锁住咽喉要害,还是让他差点控制不住想要反击的本能。

        “那,咳……现在你能听……咳,听我……说话了吗?”喉间有些腥甜,扉间咳了两声艰难的开口,没想到原本像是要碾碎他喉骨的力量竟小小放松了一下,这份意外让扉间微微睁大了眼睛。  

        “你想说什么?”虽然不知道白毛在搞什么鬼,但身体的本能快过了思维,直到确认对手没有反抗的意图,泉奈才有心思听他的解释。

        对于这个牺牲了到手的优势才换来的沟通机会,扉间一秒钟也不想浪费直接进入正题:“今天我会来这里是接了跟踪兄长的任务,要求查明与他交往者的身份,我猜你的任务大概与我相同,那你也该明白之后的发展会是什么吧?”

        “原来是你的哥哥,”泉奈思考的重点显然和扉间没在一条线上,比起之后的发展他更痛恨那个险些害哥哥担上通敌罪名的西瓜皮,一想到自己现在正掐着那家伙的弟弟,他就想再加把力气,“只要你回不去不就没问题了吗?”

        扉间直接一盆冷水浇熄了泉奈的念头:“别做梦,如果杀了我,事情只会搞大,你是生怕你哥的事情没人知道吗?”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泉奈甩开手站起身,眼神蔑然,“今天我们各自回去交付任务,等下次见面,我们再一决生死好了。”

        “可我并不想与你战斗,我们的兄长大概也不想与对方刀刃相向。”

        “那是因为那家伙骗了我哥,要是知道他是千手……”泉奈愤怒的反驳被扉间打断。

        “你们在布置幻术结界时就知道我是千手了,你哥哥在放过我四弟时也知道他是千手了。”这些事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扉间大概也不相信千手和宇智波还有机会走上另一条路,“我兄长说,斑和他一样,厌倦了战争,只想保护好弟弟。难道只因为我们的姓氏,就必须成为仇敌吗?”

        这些连泉奈也是第一次听说,受到不小冲击的他连眼神都有些迷茫起来:“可……宇智波和千手从来只是仇敌!”

        “哪怕会死,你也坚持这种想法吗?”

        这句话又让泉奈的防备升到最高,直到看见扉间依然躺着没动才慢慢放松下来。

        “如果按你说的,我们各自交付任务,那么下次再见时,千手这边大概是我和父亲出动,你那边应该也一样,毕竟想要护住 ‘私通敌族’的儿子就只能自己动手了。”

        “这样一来就是三对三,”他突然坐起来看向泉奈,“你有几分把握能活下来?”

        还没等露出冷笑的泉奈回答,他又补了一句:“从我父亲手中。”

        “为什么是你父亲……”泉奈愣住,三对三,不应该是他们俩个互相厮杀吗?

        “不明白?”扉间的语气变得森冷起来,“只有先干掉最弱小的我们,才能让更加难缠的对手露出致命破绽!”

        “所以,你准备好了吗?面对自己、兄长甚至是父亲的死亡?这样的结果,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泉奈沉默良久,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那你说……该怎么办?”


        这大概是扉间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场谈判了,所以在族地门口堵到开心得几乎要蹦跳着走路的千手柱间时,他很是恶劣地打破了自家兄长的好心情。

        “兄长,父亲有话对你说。”

        ……

        …………

        而在宇智波族长大宅,也发生了同样的一幕。

        这一夜,无人能够入眠。

        无论是心思纠结的哥哥们,另有打算的弟弟们,还是拿定了主意的父亲们,几乎都是睁着双眼直至天明。

        等到了捉奸(划掉)伏击的那一天,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当着双方家长的面互相通风报信,并企图以撤退的方式打消父亲们继续战斗的念头,种种拙劣的手法看得扉间只想捂脸。不过这也证明了他和泉奈谁也没有插手其中,完全是哥哥们自己的选择。

        所以在跟着父亲冲出了藏身之地落在南贺川河心处时,他不等站稳便伸手扶住水面,抬头看向自己对面的宇智波泉奈,用眼神与他确认。

        可没想到却看见了一张莫名得意的笑脸:“原来……是扉间啊!”

        扉间这才想起自己一直没把名字告诉他,所以,这家伙是特意去查了吗?在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嘲笑他的名字,宇智波都是这么不靠谱吗?

        也许他选错了合作对象,扉间死鱼眼的架住泉奈向他砍来的长刀。

        不过当两边的河岸同时传来“住手”的大喊时,泉奈终于做出了决定:“别让我后悔!白毛!”

        “绝对……不会!”


        扉间当初的猜测一点也没冤枉千手佛间和宇智波田岛这两个老对手,几乎是同步起跃他们早把对方的孩子当作了袭击目标,只等对手露出破绽时夺取此战的胜机。为此,他们甚至做好了牺牲一个孩子的准备。可当长子的惊呼声传入耳中时,自认铁石心肠的两人仍不免被牵动了一丝心神。

        于电光火石之间,两位父亲充满警惕的对视一眼,随后便有志一同的分神向下瞥去,可没想到……他们看见了什么?

        原本看起来打得还挺激烈的两个小家伙,竟在哥哥们的惊呼声中迅速交换了位置,违背常理的将后背交给了敌人。这样一来,原本掷向对头家孩子的暗器反而朝着自己的孩子飞去,岸边的惊呼声陡然变大。不过好在平常父子间也做过类似的训练,虽然这次出手没留余地,但他们做出的应对没有一点差错,就算没有最后飞来的两颗鹅卵石,那两个小子也死不了。

        千手佛间和宇智波田岛同时吁出一口气,刚才那出人意料的惊险一幕让他们原本运行平稳的查克拉都为之一窒,身体再也无法在半空滞留齐齐跌回河面,要不是基本功扎实,说不定都忘了该怎么踩水。更心塞的是,等他们终于稳住心神,才发觉自己错失了取胜的良机。

        事情到了这一步,原本视对方为死敌只想把人干掉的两位族长兼父亲,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停战的念头。不先把自家崽子收拾妥当,根本没心思对付外敌好嘛!

        然而这时他们才发现两个欠收拾的小崽子早就抢先一步退出了自己的攻击范围,而那两个更欠收拾的大儿子,则肩并肩挡在了弟弟们的面前。

        这瞬间逆转的形势,让饱受打击的父亲们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混账小子!”

        “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这与平日的对练完全不同,父亲们的杀机、战意、怒火没有半点收敛,几乎化为实体向他们扑来。如果没有宇智波斑和自家兄长挡在前面,千手扉间都不确定自己和泉奈是否能挡下。

        “我们知道,并且也不打算违背。”

        “哈?”田岛用冰冷的眼神将他们几个从头到尾扫了一遍,无论表情、动作还是那声冷哼,都将宇智波式的轻蔑向那个胆敢与他答话的白毛小子表达无疑。

        不过扉间的双眼始终避免与那双三勾玉对上,他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家父亲身上:“我明白,父亲今天只是为了让兄长认清现实,不要再抱着那会害死他或族人们的天真想法,不是吗?”

        佛间简直要气笑了,他的脸色连早就习惯被父亲用拳头教育的柱间看了都忍不住腿软:“说得很好嘛,扉间!可你都做了什么!”

        “我,只是用您的方式,给您和宇智波族长演示一下另一种可能,父亲。”


评论
热度(35)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