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


十二


        板间从未像现在这样绝望,谁能想到在防守严密的本阵后方送个信,也能发现宇智波的踪迹。不,不是他发现的,而是对方特意现身在他面前。五个人,四双写轮眼,慢慢将他包围起来。

        死定了。

        即使对结局已有定论,板间仍无法克制自己的恐惧,不止是对生的渴望,更多的……大概是源自大哥给他讲的鬼故事吧。明明二哥也告诉过他,那些全是假的,妖魔鬼怪这个世上根本不存在。

        可如果不存在,世上为什么还有巫女僧侣这种职业呢?大哥也曾偷偷把族里的秘藏卷轴拿来给他看,那可是传说中六道仙人留下的,既然仙人是真实的,还有传说中在各地肆虐做乱的大怪兽……

        所以,那只是二哥在安慰他吧!

        一旦确认了这一点,板间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他紧紧握住手中的苦无,想遵照父亲的话,以一个忍者的身份战死在这里,可身体却不听使唤的向后退去,直到……再无可退之路。

        憋了许久的泪水终于从脸颊滑落下来,他……他……他一点也不想被红眼睛妖怪吃掉!

        泪眼模糊中,他似乎看到唯一没有对他转出写轮眼看起来和大哥差不多大的少年说了什么,然后那四个像是要当场把他吃掉的家伙竟就这样转身离开了。板间一下瞪大了眼睛,原来,这个看起来最小的才是妖怪中最厉害的那个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那几双令人毛骨悚然的写轮眼离去,总算让板间重新鼓起了勇气。他盯着斑的眼睛再三确认,对方看他的神眼虽然古怪还带着一丝嫌弃,但绝没有想吃掉他的意思。

        板间心里松了口气,如果只是战斗的话……他俯身,重新摆开应战的架势。

        死也不会让千手因他而蒙羞!

        然而那个宇智波的目光却一直在他头顶打旋,直到他快沉不住气开口的时候突然问道:“你的头发……怎么和哥哥不像?”


        关于自己与众不同的发色,族里也时常有人拿这个逗他,反驳惯了的板间甚至没反应过来眼前这家伙身份的不同,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有哥哥以及哥哥是指谁的时候,一段话就已经脱口而出:“我和(两个)哥哥很像哒,父亲黑发母亲白发我是黑白发有什么不对吗?”

        所以,还真是那家伙的弟弟?宇智波斑的心情有些微妙,看着刚才还哭得稀里哗啦转眼又恢复了勇气,似乎还准备跟他打上一场的小千手,心里顿时有些被小瞧的恼怒。

        “怎么,以为只剩下我一个,就觉得自己有机会了?”

        “不……不是,”板间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他们之间的差距简直一看即知,“你比我大,一看就知道……”

        糟……糟糕,说错话了,在对方愈发冷冽的目光中,板间咽了口吐沫急忙改口:“不,我是说,你的同伴肯放心留下你一个,不就是因为你够厉害吗?”

        刚才因为害怕而没注意到斑是用什么理由支走同伴的板间再次回答错误,斑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生怕再说错什么刺激的对方直接开眼,板间只好老老实实的承认:“你们几个我哪个也打不过,可如果能选的话,我宁愿与你战斗,虽然你看起来更可怕一点,可……你还没开眼吧?”

        “那又怎么样?”如果不是战斗经验丰富的精英族人,普通的新开单勾玉才不是他的对手。

        “听说宇智波开眼即意味着血脉觉醒?”板间小声的确认着。

        这个说法倒也没错,反正不牵涉族中机密,宇智波斑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这下板间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和你战斗输了只会死,可是和血脉觉醒了的妖怪战斗,输了一定会被吃掉的!”

        宇智波斑的眉毛一下子竖了起来,妖怪?还吃人?那个白毛,原来在背地里是这么编排宇智波的吗?亏泉奈为他说了那么多好话,害得自己冒着风险准备还人情给他。

        果然,千手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他狞笑着握紧了拳头:“竟然当着我的面说出这种话,小子,你应该已经有了死的觉悟吧!”


        当宇智波斑快速归队后,一行再无波折。直到踏出千手阵地范围的那一刻,他们回首眺望,只见百草方向已沦为一片火海,看来这场冒险的计划已完全成功。

        这场漫天大火烧毁的不止是粮草补给,更百草一族仅余的斗志。当余烬将熄时,只有十几个仓惶如败犬的身影逃离了这个对他们来说如同噩梦一般的战场。可以预见,一族的败亡即在眼前。

        不过,宇智波也未能如愿取得最终的胜利。

        成为阻碍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临时盟友——羽衣一族。

        一直监视着宇智波行动的羽衣,在看到那场代表了胜利的大火燃烧起来之后,终是无法忍受要将大半功劳与酬金拱手让给后来者的结果,在深受刺激的族长带领下倾巢而出,意图借这场大火直接冲破千手的防线。

        只可惜,他们空有野心却无与之相匹配的实力,被早有防备的千手迎头痛击。之后,抱着与他们先前同样想法的千手们,直接踏平了羽衣的阵地。

        最终,留在战场上的只剩下唯二的胜者——宇智波与千手两族。

        这时,两族的阵线已经由两条正面相对的平行线,变成了略微扭曲的斜线,双方各有一部分族人深入敌方的势力范围,这诡异的态势反而让人不敢轻举妄动。而等前线的战报传到后方雇主耳中后,战局更是陷入了彻底的僵持。

        大概是这种敌人随时可能会派遣刺杀小队来夺取自己性命的危机感,让双方雇主在短短三天内就做到了近两个月的激烈战斗也没能达成的理解与共识。之后,参战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七天的两族,为这场虎头蛇尾的战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带着丰厚的报酬离开了这片吞噬了无数鲜血与尸骸的土地。

        除了百草和羽衣,似乎没人对这样的结局有所不满。


        但实际上,千手扉间简直不满透了。他再没有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所谓的贵族对忍者所抱持的轻蔑。需要他们时召之即来,不需要他们时挥之即去,冷眼旁观各个忍族为他们的利益打生打死,却在自己的小命受到威胁时立刻握手言和,敢情是把他们全当成了一场笑话不成?

        千手柱间显然也是不满的,这次板间的遇险生还他在庆幸之余更多的是后怕,如果弟弟真的死在了这场战斗中,为了这种毫无尊严的战斗付出生命,有什么意义!他如此质问父亲,自然,除了拳头再没得到其他回答。

        不过,扉间却从父亲的暴怒中看到了其他一些东西,那是不满与无可奈何。看来,即使到了父亲这种程度,也无法与这个畸形的社会对抗啊!所以为了整个氏族的延续,就要把反抗的苗头直接掐灭在萌芽中吗?

        可他觉得父亲这回怕是打错了算盘,自己选的继承人,难道不知道柱间骨子里最不缺的就是坚定和顽强?怎么可能挨一顿打就改变想法?比起那个生命力堪比杂草的西瓜头大哥,在后方却不幸遇袭的板间才更需要他的安慰。那小子,平时听柱间讲鬼故事怕得要死,这回看到真的宇智波,也不知道晚上会不会做恶梦?

        然而扉间却没想到,在他眼里胆小需要安慰的板间,竟敢撒下这个弥天大谎。难怪之前他就觉得板间讲述的这场遇袭有哪里不对,现在想想,那不就是瓦间下谷遭遇的改编版吗?

        他表情不善的眯起了眼:“干嘛不说实话?”

        原本低着头表示认错的板间抬头看了看他的脸色,悄声道:“我总不能跟大家说,因为那个宇智波可能认识大哥,所以才放过我的。”

        柱间,认识宇智波?什么时候发生的?这种要命的事,他怎么不知道?扉间顿时黑了脸。

        大概是因为自己知道了二哥也不知道的秘密,板间的兴致一下子高涨起来,但还记得压低声音:“那家伙问我的头发为什么和哥哥不一样?明显是见过面的样子,我们兄弟几个,只有大哥之前和宇智波在战场上有过接触,那人说的不是他是谁?”

        “而且他虽然看起来很凶,动起手来也狠得要命,连族医婆婆也说我能活下来简直是奇迹。可实际上,他要真想杀我,我根本逃不到陡坡再摔下来逃走,他当时一直在上面盯着我看呢!”

        扉间突然觉得脸又有点痛,他木然问道:“那家伙,长什么样子?”

        板间想了想:“头发短短炸炸的,一看就很扎手,像刺猬一样。”

        “扉间哥,你说会不会是因为他欠大哥人情,所以才会放过我啊?要是那样的话,我可能给大哥惹麻烦了。”

        扉间看了板间一眼:“呵,你还能惹什么麻烦?”

        “我给他讲了柱间哥说过的那些鬼故事,然后他就生气了……”

        “……”



评论(2)
热度(37)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