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


十一



        侥幸捡回一条性命的千手扉间被族医勒令卧床静养两个月,因为他的情况比同样重伤的瓦间可要严重多了。

        这一下,不能再参与族务及情报整理的扉间彻底断绝了消息来源,于是他除了在回族地的路上从柱间口中确认了下谷之战的结果——羽衣大败之外,并不知道后续还发生了什么,自然也没想到,这场因他而改写了结局的战斗竟把千手和宇智波这两大忍界豪族也拖下了场。

        才三四天,扉间就恢复了大半精神,可依然不能起床更别提动用查克拉,不想真的把自己当猪养又找不到其他事可做的扉间便找人要了笔和纸,开始重新计算影分-身术的推导公式。没办法,之前那个版本太不实用,分分钟坑死施术者。

        然而他才算出点眉目,就听见柱间的大嗓门由远及近一路大呼小叫的直冲了进来。

        “出大事了!扉间,”一得到消息,柱间是片刻也没敢耽搁,直奔弟弟的房间而来,“羽衣背后的雇主秘密雇佣了宇智波,结果只两天,他们就大败百草,又把战线重新推回到南贺川上游的伊原一带了。”

        “哦,”这种事情与他何干,蠢货兄长能不在他面前提起宇智波吗?就算隔了这么多天,一听到那三个字,脸上明明早就愈合的伤口还会隐隐作痛,“这又如何?我现在很忙,没事别打扰我。”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就没过上一天安稳日子,忍者这个职业像是与血腥死亡绑定了一样,连他这个年纪都参与了数次战争任务,明明比他岁数更大经历更多的柱间怎么还是一副毛毛糙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他真该感谢佛间爸爸不在场,不然一定会再用铁拳让他体会一下“千手式爱的教育”。

        “因为,我们也接下了雇佣,现在的局面……是羽衣加宇智波对战百草和千手……还有,板间……”柱间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安,两个弟弟的险死还生终于让他没办法再像原来那样轻易说出“我会保护”这样的话,“板间,也在动员之列!”

        指间的笔“啪”的一声断成两截,他这伤受得可真不是时候,扉间眯起了眼睛。

        虽然知道才七岁的板间多半会留在后方做些跑跑腿传递消息之类的任务,可身为兄长还是难免担心。其实这个阶段他们自己也经历过,战场征召听起来危险,但实际上基本不会有正面对敌的可能。因为这些小忍者全被保护在后方活动,除非前线彻底溃败,不然不会有人特意来斩除他们,这大概是忍界诸族唯一的默契与底线了。要不然大家专门截杀对头家的孩子,就算忍者再多再厉害也迟早死绝。

        不过,如果是碰巧遇上,大概没几个人能忍住吧?像他自己和那两个宇智波兄弟的行为才是悖离了这个时代主流思想的异端。扉间刚自嘲了一把,就听到一个更不符合主流思想的问题。

        “扉间,你说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纷争呢?有什么矛盾不能坐下来谈,一定要付诸战争?而且为什么到了最后,明明是与我们无关的野心与利益,却总是由忍者流血牺牲来承受?因为我们生来就是为战而死的吗?”千手柱间蔫蔫地抱膝坐在弟弟身边,把脸埋进手臂中。

        狗屁的为战而死,扉间简直是嗤之以鼻,这种说法根本就是胡说八道,不过现在可不是开解这家伙的时候,马上就要上战场还带着这种想法,简直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他一把揪住柱间的衣领:“我也觉得这个世界极不合理,人们的想法需要改变。但是,如果你在这场战斗中死了的话,这一切对你还有什么意义?死人是什么也改变不了的!千手柱间,你可还有弟弟需要保护啊!这些不合时宜的念头,等你带着板间一起活着回来再说!”

        “扉间?”被弟弟揪着领子也不是第一回了,可这次柱间的眼睛却亮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你会帮我,对吧!”

        扉间把手一松,别扭的转过头:“都说等你活着回来再说了,听不懂吗?”

        “是是是,我一定会努力带板间一起活着回来。放心吧,扉间。”


        接下任务的千手一族以超乎扉间想象的速度扑向了伊原战场,其中作为主力的族长千手佛间更是带着族中精英从刚刚结束的另一个战场直接赶来,连修整都来不及做。

        不过也幸亏千手援兵赶到的及时,才让被宇智波重创的百草一族堪堪守住了的防线,但还是因为人员损伤惨重,只能将大部分防守区域转交给千手。而在下谷一战被扉间坑得不轻的羽衣更是早早被占据了优势力量的宇智波挤出了主战场,于是本就是老对手的两族再一次对上,前线的战事顿时呈现白热化胶着状态。

        但这一次,宇智波一族并不想和老对手打成消耗战,提前两日进入战场的他们,早就取得了先手。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虽然身为忍者的他们没听过这句话,但道理都是相通的。

        宇智波在两天的激战中不但摸清了周围的地形,还大量清除了同样甚至更加熟悉这一带的百草族人。虽然千手的及时救援避免了百草全灭的结局,但于仓促间接手阵地,缺少向导指引,之后又直接投入战斗,哪怕被称为“森之千手”,他们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掌握防线之内整片森林所有的隐秘通道。

        而以小队形式潜入敌后,烧毁粮草物资以动摇军心,向来是结束一场战争代价最小的方法,强强对决先翦其羽翼更是常识,只要彻底将百草击溃,千手一族再强也无法对抗宇智波、羽衣的联手攻击!

        不过粮草补给的防守向来都是重中之重,如何调开守卫也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之处。原本族里是打算以一支至少也是由一勾玉组成的强袭队为诱饵,在突入百草防线后冲杀一番,强行把守卫调动起来,再由暗中潜伏的另两队人马执行破坏任务。但有了身为族长继承人宇智波斑的主动加入,让这一切变得简单多了。

        还有什么比不知天高地厚、贪功冒进、深陷敌手的一族未来继承者更诱人的“饵”吗?

        一小队人马安静而快速的由茂盛的枝叶间穿梭而过,每个人落脚时都分毫不差的踩在前一个同伴的脚印上,没有留下半点多余的痕迹。宇智波斑跟在最后,同样完美重复了每个动作,这让暗中观察的带队忍者总算放下了一半的心。

        原本对于这位年龄最小又没开眼的族长继承人主动要求以诱饵的身份参与这次行动,他是拒绝的。如果实力不够,饵可是会被吃掉。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孩子,不,这位大人不论身份还是实力,都足以当得起优秀二字。

        只是不知道极少接受类似潜伏破坏任务的斑大人这次为什么会破例?

        突然,带队忍者向身后示警,紧随其后的几人在瞬间分散隐蔽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片刻后,一小队穿戴着百草一族标志的忍者从树下走过,显然是在巡视防线。

        以有备对无备,哪怕百草巡逻队的人数更多,依然连示警的讯号都没机会发出。唯一一个在发现情况不妙时就选择逃跑的家伙,也不过多活了几十秒。当他的尸体顺着倚靠的树干滑落时,斑从他身后转了出来。

        “要休息一下吗?”这已经是他们歼灭的第三支百草巡逻队了,想必百草的守备不可能还没发现他们踪迹,那么接下来,估计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不必,我没有问题。”

        当百草一族最后的守卫被调动起来之后,做为诱饵的任务就完成了,接下来他们只要能活着返回己方阵地就算胜利。而这一次,为了保证斑的安全,他们更是早早规划了退路。

        那正是被千手们忽略了的大后方,有一条极为隐蔽直接绕过了前线防守的暗道。

        看着眼前被他们团团围住的少年千手,宇智波斑觉得也许这才是自己选择加入这次任务的原因吧?

        『太小了,看起来比我刚接任务的弟弟还小的样子……就这样死了话,太可惜了。』

        弟弟吗?

        以那个白毛的伤势,就算活着也不可能参加这次任务,但他的弟弟恐怕会被征召吧?

        “你们先走,这小子交给我。”他看向面露不虞之色的带队忍者,“我们需要情报,以确保这条路的安全,我现在的体力不足以支持作战,但基本拷问还是没问题的。你们正好把前路探一下,我很快就能跟上来。”

        带队忍者稍稍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道:“尽快,小心。”



评论
热度(27)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