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




        可是才闭上眼不久,扉间又不得不努力再撑开一条缝——谁来解释一下,刚才那一刀是怎么从脖子偏到右脸上的?

        动手的宇智波泉奈得意的朝他笑了笑:“抱歉,手滑了,不过现在两边总算是对称啦!”

        噢,你开心就好。

        这一回,千手扉间连吐糟的力气都没有就又合起了双眼,无法抵挡的疲倦终于冲垮了意志的防线。一时之间,他甚至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睡着了、昏迷了还是死去了。只隐约听见那只幼崽喊了什么,可身体却像是落入水中,随着轻轻的晃动……渐渐沉入寂静的黑暗之中……

        有点可惜啊——

        弟弟……看不到……长大……

        他的钱,还藏在……该用掉,买个……

        小小的……毛绒绒……暖烘烘……

        可以带在身上……不会咬人的那种……


        扉间的异样,是斑首先发现的。虽然把那个白毛的处置权交给了弟弟,但他却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哪怕对方看起来无力反抗也是一样。之前的教训,一次已经足够了。

        经他再三检查,终于得出一个结论:“查克拉濒临枯竭。”

        能把一个千手的查克拉消耗到几乎枯竭的程度,那个术该不会是禁术吧?宇智波斑咂舌,原本还想拷问出来自己试试呢,现在还是算了吧。

        不过,宁可留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战场施展这么危险的术也不离开,斑看了看躺在地上几乎看不出气息起伏的白发少年,轻声自语道:“你……在掩藏什么呢?”

        “哥哥?”从这声熟悉的呼唤中,斑似乎听出了一丝迷茫。

        他立刻把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扔在一边,走到弟弟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泉奈。”

        他当先向外走去,却在洞口停下脚步:“那家伙……交给你解决,别让我等太久。”

        “……不要。”

        斑抬起的脚步又放下,猛地扭头看向突然间学会了叛逆的弟弟,然后把冒火的目光转到那只白毛的身上:“那就我来——”

        “我说不要,哥哥。”从未在大事上违背过哥哥的泉奈第一次表现出强烈的抗拒之意,“就这么把他扔在这儿,不行吗?”

        “你以为你不动手他就能活吗!查克拉枯竭症就算是千手也不见得能抗过来。更何况,他之前毁了羽衣的计划!现在羽衣的人肯定在到处找他,这样你也要放过他吗?”宇智波斑第一次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对弟弟说话,心里却忧郁着自己该怎么才能保护好天真的弟弟,“与其让他痛苦的死于查克拉枯竭或是无名之辈手中,还不如让他死在你手上,至少那样不算辱没了他!明白吗?泉奈!”

        “我明白,”泉奈点点头,可斑还没来及感到欣慰,就听见弟弟继续说,“我们是宇智波和千手,本来就该死在对方手中。”

        “不,泉奈,让他死就好……”斑试图纠正弟弟话中的错误。

        然而泉奈并不在意哥哥说了什么,他直视哥哥的眼睛,还显得稚嫩的脸上却满是认真:“他是千手,也是敌人,我会杀死他的。”

        他顿了顿:“但不是在这里,在他一无所觉的情况下。”

        “泉奈?!”斑一边恼怒于弟弟的固执,一边又庆幸这话没有被第二个人听去,“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要是被族人知道你放过了一个千手……”

        “只要哥哥不说,谁会知道?”凭着对哥哥嘴硬心软的了解,泉奈怎么会听不出这就是变相的让步了,他忍不住抱住哥哥蹭了蹭,“他一个千手都能放过当初昏迷的我,难道我们反而没有这种气量吗?”

        “等等,泉奈,这话你之前可没说过,”作为一名资深弟控,斑首先注意到的却是弟弟向他隐瞒了曾经遇到的危险,他瞪了泉奈一眼,“现在,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说出来,什么也别漏下。”


        然后,宇智波斑被弟弟的描述洗了三观。

        一个会救助、保护、信任宇智波的千手……他左手重重捶上了右掌心:“哈!我们怕不是遇上了一个假的……”

        “他自己都承认是千手了,好吗?”泉奈幽幽打破了哥哥的自欺欺人。

        斑的目光飘移了一下,最后又转回那个白毛身上,脑海中却回想起自己曾问过他,为什么会救泉奈?当时那个千手是这样回答的吧——“太小了,看起来比我刚接任务的弟弟还小的样子……就这样死了话,太可惜了。”

        原来,并非虚言吗?这家伙也有个……弟弟啊——

        “等等,泉奈你在干什么?”他回过神来,却惊恐地发现弟弟正在给尸体输送查克拉。噢,好吧,那家伙还有口气,不算是尸体。

        “你不是医疗忍者啊?泉奈!”

        “啊?我知道,可他也不是医疗忍者啊!”泉奈没注意自己跳跃性极大的回答让哥哥的脸都扭曲了,他正惊喜于自己的发现,“我想起来了,这个白毛就是这样救醒我的,用他的查克拉溶进水里给我喝,还骗我说是药来着!哼哼,骗子!可惜我的火遁没法给他喂下去……”

        他边说边遗憾的看了眼依然昏迷不醒的扉间,没注意自己的哥哥已经悄悄摸到自己的背后,扬起了手刀。

        宇智波斑从没想到那个白毛的死对弟弟的打击那么大,居然妄想用宇智波暴烈的偏阴属性查克拉给人疗伤,这明显是精神出现了问题吧?

        他正想不顾一切把弟弟打晕带走,突然听到一声欢呼:“成功了,哥哥你看,伤口在愈合诶!哥哥……你想干嘛?哥哥!”

        宇智波斑立刻放下手,蹲下,用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看着躺尸中的白毛,然后用干巴巴的语气说:“可他好像留疤了。”

        “才不是疤!”泉奈用手搓了两下证明那的确不是疤,“而且这个印记不是挺衬他的吗?”

        “噢,那我们能走了吗?”

        “再等一会儿吧,哥哥,他的脸看上去好脏啊!”

        “那现在好了吗?”

        ……

        …………

        ………………

 

        千手扉间是被一阵如魔音贯脑的哭嚎声吵醒的,不,也许是那种被重物死死压住进而产生的窒息感憋醒的。

        之前,他一直感到有股温暖且带着勃勃生机的查克拉源源不断地由胸口处传来,大概是柱间那个蠢货吧。

        太好了,终于不是那种阴冷暴虐让他即使在昏迷中也会做恶梦的查克拉了……

        奇怪,他哪儿来的这种记忆?

        扉间费力的睁开眼,劫后余生的喜悦随着胸口微弱却清晰的鼓动传遍了全身,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他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

        转动微微发涩的眼珠,只一眼他便确认自己还是在山洞中。照理说,他当时的状况应该不至于让人把他当成死尸扔掉吧?

        难道,是那只小宇智波……

        “哇啊啊啊——”努力把只剩一口气的弟弟救活了,这让柱间忍不住喜极而泣,可随后他就发现弟弟自醒来就像傻了一样一句话也不说,喜顿时变成了悲,他哭得越发伤心起来,“扉间,对不起,我来得太迟了。”

        唔,刚刚脱离假死状态,身体依然僵硬,让他连捂住耳朵也做不到,真是太糟心了。

        “闭嘴!”

        声音虽小,可这熟悉的呵斥声让身为兄长的千手柱间身体一颤,慢慢止住了哭声,随后他猛然抬头,眼中几乎要发出光来:“扉间,你……”

        话没说完他就对上了弟弟嫌弃的眼神,整个人顿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我刚救了你啊!扉间,你怎么能这样?”

        不等弟弟做出回应,他就凑近扉间的耳边,像做贼一样悄声询问:“你是不是碰上宇智波的人了?”

        扉间心头一跳,他真是小看了自己的蠢货兄长,没想到他还有这种观察力:“你怎么知道的?”

        “洞口有他们一族特有的幻术结界,”一说到这个他就气愤不已,“有蛞蝓仙人指路,我先找到了瓦间,因为他的伤势严重,我来不及再找你只好先把他送回族地。”

        “结果回到族地我才确认你没有回来,就猜你可能遇上了麻烦,再赶回来找你,可却因为这个破结界耽误了好久。我说,扉间……扉间……”

        千手扉间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呢?

        被保护了啊……

        “打伤你的……是宇智波?他们拷问你了?你还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吗?”柱间一边为弟弟的遭遇心痛,一边为情报的泄漏忧心,“别担心,扉间,宇智波的幻术拷问的确很难抵挡,不会有人在这一点上指责你。但我必须了解情报泄漏到了哪种程度,还有没有办法补救,毕竟,有可能牵扯到族人的安危……”

        “没有。”

        “啊?那太好了,只要不会危及到族人的性命安全,危急时刻就是透露些情报也不要紧。至于造成财务或其他方面的损失,我会跟你一起赔偿的!”他竖起拇指顶了顶自己的胸口,笑得像个傻瓜,“再怎么说,我也是大哥啊!”

        再一次被保护的感觉让扉间胸口一窒,一股酸胀的感觉冲上心头,他垂下眼,调整了一下呼吸:“我是说,没有拷问……打伤我的是羽衣。”

        “诶?那……那宇智波?”

        “我那时昏迷了,没看见什么宇智波,也许,是你看错了。”

        “怎么可能?!”


评论
热度(34)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