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



        千手扉间的话顿时逗乐了对方,那家伙就这样站在洞口哈哈哈的笑个不停,等再开口的时候身体还有点打颤:“二对一?宇智波可从来没有与外族人联手的先例,更何况当你说出刚才那番话,就别想洞里的那个小东西再相信你了!”

        “他们……可从来不会把信任交给随时可能背叛的家伙!”那人说完,又露出一个极恶劣的笑容,“还是说,你想把我骗进去?用机关对付我?别以为我会上当啊!”

        他猛地把藏在背后的双手甩到面前,指缝间夹满了千本:“就算我不进来,也能把你们扎成刺猬……当然,我会给你们留口气的。”

        宇智波泉奈在他亮出千本的时候,就一跃跳到了离洞口最远的地方,俯身戒备起来。扉间却站在原地没动。

        “噢,看不出来你像自己说的那么厉害啊!”明明是平常的语气,可话里的嘲讽之意连三岁的幼儿也能听出来,“对手不过是个孩子,却连光明正大的交手也不敢,还要用秘术暗算,哪怕成功也要确认秘术起效才敢追过来的家伙,真以为一对一就能吃定我了吗?”

        扉间看都不看那个涨红了脸的家伙,继续道:“而且,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随时冒出来一队羽衣忍者也不奇怪,你的千本能对付几个?再说了,宇智波一族的恶名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这小子都醒了,你以为其他人几时能到?会不会附赠几个你最想要的写轮眼?”

        千手扉间每说一句,对面忍者的面色就黑上一分,最后,他僵着脸慢慢向后退开:“小子,但愿以后你别有机会撞到我手里。”

        这一次扉间再没有开口,他提起全副心神,慢慢往洞口走去。

        行走间,由握着苦无的姿势可以看出,无论是身前还是身后,他都抱以同样的警戒。而从洞中那个小宇智波身上爆发出的杀气,也让洞口的忍者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他在心中冷笑两声,决定先解决这个更麻烦的白毛小子。

        不过短短几步路,眼看扉间就要突破对方的封锁逃出生天,突然有三枚手里剑从洞中旋飞而出向他的背心袭来。

        而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的忍者也同时冲了上来,不过刚才憋了一肚子火,现在自然要嘲讽回去:“没想到吧,小子,的确是二对一呢!只可惜对的是你!”

        扉间的苦无被对方用数根千本紧紧锁住,在互相角力的情况下,甚至连松开武器的机会都没有。

        “不,是我们俩对你一个。”扉间突然抬头,月光下绯色的眼睛流露出锋锐的杀机,原本射向他背心要害的三枚手里剑突然撞击在一起,组成一枚巨型的手里剑,斜斜向上飞去。最终,擦着扉间的发梢直取对方的头颅。


        两人配合意外地默契,竟然险些阴死一名成年忍者,但也只是险些而已,凭着成年人的力量,那名忍者终于在最后关头推开了扉间,瞬身闪了开去。

        “真没用啊,白毛,”虽然两人联手都没能偷袭成功,但泉奈一直飘在半空的心却反而沉定了下来。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并自称救了他的白毛,泉奈从未放松过警惕。直到刚才对着自己射出的三枚手里剑那家伙也全然信任的没有避开,泉奈这才真正将他视作伙伴。要知道,自从他练会了这一招,除了哥哥,连其他族人也不肯把自己的背后要害交给他当靶子呢!心情不错的泉奈嘴上却说着嫌弃的话,“早跟你说用四支手里剑才更保险,以我的技术肯定没问题。”

        “是,是,有问题的是我的身高,不能让你那枚超豪华旋风手里剑顺利通过真是太抱歉了啊!”

        “混蛋,你就不能蹲下来吗?”要不是敌人还在,泉奈几乎想先把这只嘴毒心又脏的白毛干掉。

        “你们……你们……”同时被两人忽视的忍者气得浑身发抖,“别太小看我啊!你们两个混蛋!”

        他飞身跃起,手中的千本如雨落下,一直追着扉间泉奈躲闪的身影。当两人终于停下,那人也持刀在手向他们冲来。泉奈将手搭上刀柄,正要冲出去应战,却被扉间喝止。

        “他在激你,别过去。”借着月光,扉间发现那家伙指间隐有血色,他可不记得自己有伤到过对方,“对付我的时候他没用,见到你却准备再玩儿一次偷袭……”

        “那个秘术,如果不是对我无效,就是……只对宇智波有效。”

        “了不起的观察力,也不知道哪个家族能教出你这样优秀的子弟,但是,”那名忍者第一次正视眼前的白发少年,眼中满是可惜与杀意,“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的。”

        那名忍者的疑问也在泉奈心底盘旋,他细数了几个跟宇智波冲突不大的家族,却并不觉得以那种小家族的底蕴能教出这么一个家伙。不管是言谈举止还是体术忍术,单是那种揣测人心的手段,就必然是大家族出身。

        可是,除了同为瞳术世家的日向,其他几家对宇智波可没那么友善,特别是千手。但白发红眸,跟哪家也对不上啊?

        扉间拦下泉奈,自然是为了尽快结束战斗。当初他分出一具影分-身,导致体内只余下一半的查克拉,就算眼前的家伙算不上什么高手,但仅凭这点力量肯定不够。不过幸好,那家伙总算被他扰乱了心神,大概已经不把那一看就是粗制滥造的陷阱放在心上了。扉间脚下一个踉跄,再次往洞口方向退了一步。

        他的状态可不是骗人,对方自然也没有疑心,而是直接踏上一步挥刀砍下,扉间反握苦无向上格挡。而就在这一刻,远处的夜空下,突然爆起一团巨大的火光,连他们这里都闪亮了一下,然后才传来一阵如雷鸣般的回响声。

        扉间的动作随着这声轰鸣微微一顿,红色的双眸忽然失去了神采。这种不正常的状态自然瞒不过对面的家伙,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机会绝不能放过。那家伙顿时加大手上的力量,恨不能将眼前的白毛连人带苦无劈成两半。


        扉间也没想到影分-身解除的时机与带来的后遗症会这么糟糕。

        体内所剩不多的查克拉瞬间消耗完毕,肉-体的疲惫也达到了顶点,哪怕看见了迎面而来的刀光,他的眼皮依然下一秒就要合上。他努力抬手格挡,却在一击之下连苦无带手臂重重砸回胸口。好在随着喷出的鲜血,无法移动的身体总算恢复了活动能力。可时机终已错过,就算他努力仰身避让,却仍是躲不过这致命的一刀。

        刀尖深深刺入他下颌,顺着他后仰的姿势直接往下划去,对方完全不必费力,只需等着他将要害自行送上即可。先是咽喉再是胸腹,扉间猜自己的尸体恐怕和被剖开的鱼没什么一样。眼见死亡已不可避免,扉间最后的想法除了安心计划成功,不必担心瓦间的安全之外,竟然是——

        “可惜,居然只摸了一次……”这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古怪念头。

        然而下一秒,猛烈的撞击由胸口传来,顿时把他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抽飞,剧烈的疼痛让他怀疑自己肋骨还有几根完好,一时间倒也分不清到底是下巴更痛还是胸口更痛。

        等缓过一口气,他才看清那个一脚把他踹离险境的,竟是一手持刀一手执鞘的小宇智波。显然,为了避免与对方有身体接触从而中招,小家伙把宇智波家传的身法发挥到了极致,凶狠而不失灵动的模样,比起猫崽他这会儿更像是只幼虎。

        可惜再怎么厉害,年幼的身体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不过,他已经成功完全了扉间未竟的任务。在看到那个家伙终于踏入洞中的时候,扉间用眼角余光确认了自己埋下查克拉线的地方,便猛然跃起,在敌人惊愕的目光中,扑向无人的角落,手中的苦无猛然斩落,口中同时喊道:“跳过来!”

        泉奈从未想过自己竟会对一个初识的外族人信任到如此地步,在听到呼喊的那一刻,他确实连一秒的犹豫都没有,连眼前的敌人也不顾,直接往那个白毛身上扑去。

        然后,发生了什么?

        在一阵天旋地转之中,他好像听见无数空气被鞭开的“咻咻”声,接着一种他常在战场上闻到古怪腥臭气在洞中弥漫开来。看来是成功了?他用力想把身上压着的白毛推开看看那家伙下场如何,可没想到却被死死按住了脑袋。

        “死白毛,放开!”他挣扎着想要起来,却顾忌着对方的伤势不敢有太大动作。

        “没什么好看的,反正那家伙死了。乖点,我这会儿没力气起来。”扉间说着又趁机在他头上摸了一把。

        这下小猫顿时炸了:“谁准你摸的,快滚开!”

        而同时,一个更加愤怒声音也响了起来:“混蛋,快从我弟弟身上滚开!”


评论
热度(24)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