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



        看到瓦间鲜血淋漓满身狼狈在地上挣扎的模样,担忧、悔恨、后怕、庆幸交织缠绕着在扉间的心头翻滚,他轻轻抱住差点失去的弟弟:“抱歉,我来晚了。”

        瓦间只觉鼻子一酸:“没有,才不怪扉间哥!要不是……要不是……”

        这时他才感到恐惧与害怕,随着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之前被遗忘的疼痛顿时如同汹涌的浪潮一波波袭来。

        “好痛啊,扉间哥,血也止不住,我会不会死?”他吸着鼻子带着哭音问道。

        “不会。”

        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死在这里。

        但瓦间的情况确实不妙。

        骨折和刀伤对千手来说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扉间很快就完成了断骨复位与包扎;羽衣的那种秘药他虽然没有对症的解毒剂,但只要瓦间不再剧烈运动,血迟早也会止住。真正麻烦的是受了伤的内腑,那可不是单靠体质就能硬抗过去的。

        扉间烦躁得用手指敲打着上臂,退回安平小镇不可能,被瓦间逃走,羽衣对那个方向的防备必然是重中之重,而且他们迟早会发现被-干掉的那两个家伙,就算现在腾不出手,等干掉百草之后总会找上门来。但是带着瓦间就算他是超强的感知忍者也不可能躲过所有危险,再怎么说这里也是瞬息万变的战场。而柱间……天知道湿骨林究竟离这里有多远,当初通知他也不过是打个保险罢了。

        可恶,究竟还有什么办法……

        “扉间哥,你走吧!”不用猜瓦间也知道哥哥焦虑的原因是什么,虽然他也希望自己能活下去,但如果只有一个选择,那还是……

        “其实我只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就好,扉间哥你速度快,可以回族地找人来救我啊!”瓦间用笑容掩饰着内心的不安。

        就连他这种小孩子也知道,战场上哪有什么安全的地方,而且之前他差点撞破了羽衣的埋伏,二哥也干掉了对方两个忍者。这种情况下,羽衣胜,绝不会放过他这只捣乱的小虫子;羽衣败,更会把满腔愤恨发泄到他身上。如果被抓住,他不如祈祷自己死得痛快点。

        然而他的话却像是启发了扉间一样,向来冷着一张脸的二哥竟然翘起了嘴角,虽然那弧度很小就是了:“出了个好主意呢,瓦间。”

        诶?瓦间瞪大了眼睛。


        弟弟的话的确给了他一个很棒的提示,找人吗?他记得,之前还看到另一个闯入者来着。想必,那家伙也不想被羽衣干掉吧?说不定,他们可以联个手?

        他一手扶膝一手触地,全神贯注的寻找起那个曾与他擦肩而过的查克拉源。

        不在这……不在这……也不在这里……找到了!

        瓦间被哥哥和哥哥的影分-身架起来的时候还有点慒:“扉间哥,我们去哪?”

        “能把你藏起来的地方。”

        千手扉间当然没打算就这样把失去战斗力的弟弟直接带到不知底细的家伙身旁,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就停止了前进,开始搜寻合适的藏匿地点。最后,他把瓦间塞了一个由几块落岩构成的一个不大的缝隙中。

        “扉……扉间哥?”瓦间呆愣愣地看着二哥放在自己身边的一堆封印卷轴。

        “兵粮丸、清水、衣物,对了,还有最重要的……”

        ——蛞蝓仙人。

        “啊,你终于召唤我了,小千手。”

        “蛞蝓大人,”扉间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请问,我兄长什么时候能赶到?”

        “你可真是和你兄长一样的急性子,湿骨林离这里可是不近呐!小千手,”蛞蝓仙人好脾气的摆了摆触角,“不过,他带着我的一个分裂体,能快速恢复查克拉。只要他一刻也不停歇,明天日出时就可以赶到了。”

        也就是说,至少还有八-九个小时吗?

        他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又提出一个问题:“那您可以为瓦间治疗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蛞蝓仙人开始往瓦间身上爬,“做为契约者的你并不是医疗忍者,所以医疗查克拉只能由我这个分裂体提供,当消耗的查克拉不足以支持我继续停留在这里的时候,我就会自动返回湿骨林。这样,也可以吗?”

        扉间犹豫了一下,便放弃了这个要求,他通灵出蛞蝓仙人的主要目的可是为了给柱间指路用的。

        “那么,请您在这段时间保护瓦间的伤势不再恶化吧,我会把这里彻底封住……”    

        “等等,封住了我怎么出来?还有,扉间哥你自己呢?”瓦间急道,倒不是担心自己,只是看二哥这个架势,根本不是准备回族地的样子啊!

        “你乖乖等大哥来找你就好,”扉间伸手在弟弟颈后轻轻一捏,本来重伤又失血的瓦间顿时感到意识模糊起来,“至于我……总有一些身为兄长必须要做的事。”

        没错,对于那些伤害了他弟弟的混蛋,他可从没想过要原谅啊!反正已经解除了后顾之忧,也该给羽衣找点事做才行。他的影分-身之术,不正是为了这个目的而诞生的吗?正好,那些未完成的实验就以这次的实战来检测吧!

        他将卷轴里的起爆符全部交给了影分-身,然后看着那具长相身材与他完全一样的分-身向羽衣的埋伏地点疾驰而去。

        唔,看起来智力方面也完全没有问题,接下来就看任务是否能成功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做好两手打算比较好。至于现在,就先去见见可能会成为他临时同伴的另一个闯入者吧?


        扉间觉得,自己之前的打算恐怕是要落空了。

        因为是依靠查克拉来寻人,所以那些布置在洞口相当精妙的借位错觉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困扰。不过他还是对那个只凭借三两丛枝叶和几块土石,就把一个半人高的洞口伪装成荒废兔子窝的家伙产生了兴趣。

        只是他在洞口站了半天也不见里面有什么动静,那团查克拉更是连位置都没有移动过。该不会是没发现他吧,这样的实力有点够呛啊!不想再耽误时间的扉间最终选择了小心潜入。

        然后,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扉间捡到了一只看起来比瓦间还稚嫩的幼崽。

        而且,借着微弱的月光,他清晰的看到了那只幼崽衣服背心处露出的乒乓球拍(划掉)红白团扇。

        这真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捡到了一只活的宇智波!

        的确是活的没错,他再三感应,只是那只幼崽看起来像是中了什么术,完全失去了对外界的反应,无论扉间怎么刺激也宛如死去般安静。

        他这副样子,除了身上没有血,简直和瓦间倒下时一模一样,让扉间看了根本升不起补上一刀的欲望。

        啊,你没看错,的确是补上一刀而不是把他救醒。

        开玩笑,这可是宇智波,与千手势不两立的宇智波啊!

        从小到大,这三个字往往代表了邪恶的魔王、可怕的鬼怪,频繁出现在柱间编撰的各种故事里。他也就算了,胆子最小的板间可是真被吓得好几天睡不着,夜里哭着跑来找他。对于兄长这种恶劣的行为,他也找过父亲,希望借父亲的铁拳教训一下这个不懂得什么才是兄弟爱的家伙,然而父亲的反应却是看天看地唯独不看他。

        不用说了,他立刻明白这是有官方背书的行为。

        对此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战国百族,互相敌对抹黑的不知凡几,但干成他们千手这样的还真是非常少见。

        他实在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为什么,父亲却一脸沧桑的叹了口气。

        “你还小,没有与开了眼的宇智波对战的经历。一个宇智波,不管他之前实力如何,一旦开眼,战力必然会翻倍增加。可问题是即使对战了这么多年,我们还是摸不清他们的开眼规律和使用限制,年龄、力量、性别、健康,完全没有共通之处。”父亲这样说道,“所以你记住,如果遇上了宇智波,不想死的话,一定要抢先下手。”

        抢先下手吗?

        扉间看了看地上的幼崽,看起来完全没有必要啊!即使他不补刀,这小家伙也……

        大概是因为确认了没有危险的关系,他终于放下戒备仔细打量起来,真的是好小的一只啊!扉间伸出手,轻轻地拨开遮挡住面孔的发丝,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就这样突兀的闯进他的视线,还有那长长的睫毛,就连头发都是看着毛拉拉,实际却柔柔软软,和自己家那一帮子糙汉的板硬截然不同。嗯,哪怕瓦间板间是他心爱的弟弟,他也说不出这种违心话呢!

        啊,你说柱间,那个西瓜皮还是哪儿凉快去哪儿吧!需要他的时候永远派不上用场,就像现在……

        现在……

        扉间脸色铁青,自己是被迷惑了心智吗?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情,他明明是来找帮手的,那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

        不过,他的目光又往地上的小家伙身上瞟了一眼,这个……他究竟该怎么做?


评论(2)
热度(24)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