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



        扉间本以为自己只是暂时接手厨房,等过段时间父亲自然会安排人手接替自己,毕竟他将来可是要上战场的忍者,怎么能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

        可没想到,在吃过一次他做的饭食后,父亲顶着柱间、瓦间、板间几个急切期盼的目光,对他正色道:“扉间,你记住,体忍幻遁才是一个忍者强大的根本之道,这方面的锻炼绝对不要放松!”

        “是,父亲!”扉间暗暗松了一口气,背后年幼的瓦间板间则露出失望的神色,只有柱间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不过,”父亲可疑的停顿了一下,黝黑的脸色竟露出一丝微赫,顿时让扉间有种不妙的预感,“身体健康对忍者而言也很重要,尤其是瓦间板间这样还没长大的孩子,所以……这个……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父亲!”在背后传来的小声欢呼声中,扉间磨着后槽牙应下。

        于是接下来的两年,扉间忙成了狗。比起同龄人只多不少的各种训练、只要不出任务就必须负责的一日三餐、回答弟弟们提出的十万个为什么、仅有的空余时间还要跟父亲学习如何处理族务。

        是的,他竟然在长子还未接受族务教导的情况下,先一步接触到了这些。要不是对父亲有足够的了解,他恐怕也要像不明真相的族人一样以为族长终于打算换继承人了。

        其实几年相处下来,他对这辈子的父亲兄弟已经有了真正的感情,也认同了自己出身的千手一族,并且决定放弃和那个傻瓜大哥争夺族长的位置。不过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机会,他也不打算拒绝就是了。

        然而等他真的跽坐在会议室门外旁听族内会议时,不禁露出了久违的死鱼眼。话说,那个年龄小不能进会议室只能在门外旁听真的不是怕我进去会受伤吗?听着会议室里传出乒乒乓乓的摔打声,扉间开始默算里面的桌椅大概能有几张完好。但显然他计算的速度跟不上破坏的速度。只听一声巨响,紧闭的房门直接飞出了走廊,幸好扉间发现苗头不对提前调整了坐姿。出手的人似乎也是刚想起门外还坐着一个孩子,连忙探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没事,便摸着头提醒他:“小心别踏出安全范围啊!一般你那边是不会受到波及……”

        话还没说完,旁边伸出的一个拳头就把他轰到了房间的另一边,然后一个人影快速的追了过去:“跟你说别做梦了,这种事老子不同意!”

        看着房间里热火朝天的“会议”过程,千手扉间终于明白为什么族会不允许实力不足的年幼忍者们参加了,因为参加了也没用,根本不可能有说话的机会啊!

        这样的千手迟早要完!

        不过哪怕再艰难,扉间还是依靠他聪明的头脑收集到了许多在他保密等级之上的情报。

        比如说,诸多雇佣千手的贵族有统一压低千手雇佣金的嫌疑,之前失败的任务有几件是因为雇主提供的情报问题而导致的,酬金的减少让族中抚恤难度又有所增加该如何应对等等……

        又比如,有人发现了某种草药的新用途,于是原本无人问津的一座荒山如今成了同时邻近此处两家贵族的必争之地,估计很快就会打起来,不过应该和千手无关。

        再比如,隔壁家的宇智波又如何如何……

        等等,那个……不是柱间给他讲的鬼故事么?


        “星月无光的夜晚,枝桠纠缠在一起的山间小道上,赶路的旅人又饥又渴,突然看见不远处有间守林人的小屋。于是上前敲门讨碗水喝,没想到,敞开的大门里看不见人影,只有一双如同鲜血凝固而成的眼睛从黑暗深处幽幽亮起……”

        尽管千手扉间是用毫无平仄起伏的语调把上面一段内容叙述出来的,但显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两个弟弟同时脱口而出:“是……是……宇智波!”

        看到胆子更小的板间紧紧抱住瓦间,眼泪都快流出来的模样,扉间了然的点了点头,看向永远奋战在作死第一线的兄长:“看来你已经给瓦间板间也讲过了。”

        “那当然,我讲的故事大家都很爱听呢!”不过自吹自擂后才发现弟弟们的表情好像并不是爱听的样子,连忙撇清关系,“是板间胆子太小!忍者怎么能有这种弱点,必须要多听几遍克服掉才行啊!像扉间你那个毛病不就是……”

        发觉不对的柱间立刻捂住了嘴试图混过这个话题,但扉间是什么人,只几个字就足够他推测出全部的真相。

        “所以说,三个月前我枕头边的那一大瓶鼻涕虫是你放的。”这是肯定而不是疑问。

        “不,等等,扉间你听我说,是因为……对,我们家的通灵卷轴可是蛞蝓仙人留下的,扉间你迟早要签。所以……我是在帮你克服弱点啊!”看到弟弟的表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可怕,柱间几乎是惨叫出声。

        “克服弱点?”扉间若有所思的模样终于让千手柱间长出一口气,全身都瘫软下来,“好像有点道理?”

        他似乎想通了什么,转身在兄长和弟弟不明所以的目光中走出房间。

        片刻之后,扉间又端着一盘柱间最爱的蘑菇杂饭走回来,僵着五官露出一个让人背后发凉的笑容:“说起来,身为忍者居然还有口腹贪欲,真是一个可怕的弱点啊,兄长!”

        他一字一顿道:“这个,就让我来帮你克服吧!”

        “不,等等,扉间……别这样,蘑菇它是无辜的啊!”

        之后整整一个月,千手柱间都没能从扉间手上得到任何一点食物。别说两个弟弟,连一家之主的佛间都没敢挑衅次子的忍耐力给大儿子偷渡些吃的,只是在儿子婆娑的泪眼中把从前家里剩下的兵粮丸默默递了过去。

        “忍者,就是顽强忍耐的人啊,柱间,”父亲语重心长的开导肩负着一族未来的长子,“你弟弟迟早会消气,不会把你真饿死的。”

        不,父亲,你确定这包过期的兵粮丸真的还能吃吗?我会不会被毒死?扉间,大哥错了,求你再原谅我一次!QAQ

        经此一事,千手扉间在家中的权威得到了有效的树立,唯一的后遗症,就是板间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敢看他的眼睛。


        日子就在这种吵吵闹闹中飞快地流逝,好像没过多久,家里最小的双胞胎们也到了该出任务的时候。本来两个小家伙商量好了一起做,可不巧板间生了病,虽然不严重,但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已经有资格参与小忍者任务分派的扉间索性以权谋私了一回,给瓦间挑了个近点的送信任务。

        “别不高兴,这个离得近,等你回来板间也好了,你们不就可以一起再接任务了吗?”对于两个弟弟,扉间还是耐心十足的,他比着自己制作的地图对瓦间解释,“你去的时候从这里走,回来可以绕一下安平镇给板间带点小礼物,然后直接穿过下谷,最多两天就能到家了,怎么样?”

        刚才还因为任务太简单而不高兴的瓦间一下开心起来,一把抓过任务卷轴边跑边回头大声喊道:“谢啦!扉间哥,我会尽早赶回来的!板间就交给你啦!”

        看着弟弟跑远的身影,扉间总觉得有些放心不下,也难怪,比起那个总是撩拨的别人恨不能打死他的大哥,瓦间和板间可是听话的很,竟让上辈子到死还是一只单身狗的扉间体会了一把当父亲的感觉。当然,这话绝不能让佛间爸爸知道的。

        于是他匆匆结束手头的工作,直奔情报室而去。这个习惯也是上辈子养成的,每当心烦的时候,多翻翻八封杂志之类的东西就好。

        然而当他把整个情报室整理了一遍总算让心情恢复平静之后,一封加急送到的情报让他变了脸色。

        “荒山之争,羽衣溃败,百草追击,战线由伊原推进至下谷一带。”

        而下谷,正是扉间之前给弟弟安排的回家路线。

        事关瓦间生死,扉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脑飞快地转动起来。

        现在的情况是父亲带走了大部分精英忍者参与一个大型战争任务,他肯定是指望不上的。兄长柱间前一阵子本来有些停滞的实力突然间猛涨,大喜过望的长老们安排他去了湿骨林随蛞蝓仙人修炼仙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他。而求见长老提出要求,别闹,自己现在才九岁,就算是族长次子,那些老成精的家伙也不会把自己放在眼中。何况等他们做出决定,瓦间大概……

        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瓦间才不会有事呢!

        不过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妙,族里的高级忍者他无权调动,自己认识的那些,实力却不够,就算别人肯帮忙,那种追击溃兵的战场可不是谁都能闯一闯的。

        果然,父亲说的没错,希望是不能放在别人身上的。可是,自己的话……

        他是感知型忍者,小心一些应该能避过大部分敌人,再加上先前正在研究的分—身之术,虽然还没完成,但确实可以试试。唯一的问题是,就算找到了人,凭他的实力却没办法护着瓦间通过战场。

        所以,问题又绕回来了,他……还能找谁?





评论
热度(26)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