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晋江魔改版



        大概是内疚自己下手太重,又或是为快要出任务的扉间提前践行,这天的晚饭居然是难得的大米饭。几人围着不大的餐桌盯着压得瓷瓷实实的饭碗,年幼的弟弟们更是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随着父亲的一声“开动”,所有人都放弃了餐桌礼仪,连扉间也顾不得全身还隐隐作痛的骨头,直接扑了上去。果然他还是最喜欢米饭啊,看上去白花花,闻上去香喷喷,吃起来……

        咔嚓!

        他小心的吐出半粒砂子,但是已经咬碎的就只能和饭粒咽下去了。他面无表情的把目光投向坐在主位上的千手佛间。噢,看来今天是父亲下厨做的饭。

        随着又一声微不可闻的“咔嚓”声,他发现同样中奖的父亲竟连眉头也不皱,直接把满嘴的饭一口咽下,然后三口两口结束了用餐。

        “我吃饱了!”他放下饭碗,转头看向次子,稍稍犹豫了一下,“本来想让你这几天好好陪陪美枝,可现在……”

        扉间立刻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大概是母亲的病情又有了恶化。

        他们的母亲,有着一副与她的名字截然不同的精致容貌,特异的白发红眸也不知遗传了哪位先祖的血脉,不过性格倒是相当有千手特色,拥有完全不输男子的豪迈气概,据说早年在战场上驰骋的时候还打败了不少对手。

        可惜,在这个世界,为了保证优秀的血脉不至断绝,女忍们婚后的生活几乎除了生孩子就是生孩子。母亲再也没能上过战场,平均两年一次的生育终究为她的身体健康埋下了隐患。而谁也没想到,她最后一次怀上的居然是双胎,产后大出血,如果不是千手的医疗确实出色,她根本撑不了四年之久。

        对于这样的母亲,他是心怀敬意的,他把碗放在一边,向父亲正色道:“瓦间板间交给我好了,母亲就拜托您了。等我出任务回来,会好好陪陪她的。”

        目送佛间离开饭厅,扉间再伸手端起自己的碗……嗯……竟然干净的像被舔过一样?不,就是被舔过了吧!

        他恶狠狠地瞪向干出这种事还腆着脸朝他笑的千手柱间,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把碗扣在那个永远挑战他忍耐度的熊孩子脸上,可那个西瓜皮却反而凑过来搂住他:“嘛,别生气啊!扉间,我只是以为你吃不下才想帮帮你,这么珍贵的大米浪费了多可惜……”

        他回味的舔了舔嘴角,却发现弟弟的脸色反而更难看了:“对不起,对不起,吃掉了扉间的饭是我不好,不过今天我也有保护你啊!虽然不是很成功……”

        感觉这句话似乎让弟弟周身的黑气散了一些,他立刻摆出印象中最帅的姿势,一脚踏上饭桌,伸出拇指顶着自己的胸口:“安心好了,以后我会变得更强!可以把扉间、瓦间和板间你们全都好好的保护起来!”

        他咧开嘴露出一口闪闪发亮的大白牙:“我一定会像父亲……不,我一定会比父亲还厉害,成为一族之中最强的那个,站在你们还有所有族人的最前面……只要我还活着,就绝不会让你们死掉!”

        “噢,知道了!”扉间一脸冷漠的起身,牵起两个几乎要为大哥的表演鼓掌欢呼的弟弟,然后一个扫腿铲飞了那个大放厥词还弄脏了餐桌的傻瓜,“那就麻烦兄长你从洗碗开始,保护你的弟弟们吧!”

        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新一代偶像千手扉间都完爆了他的兄长,弟弟们毫不犹豫地把敬佩的目光转到了自家二哥身上。

        “二哥,你好厉害!”

        其实除了自己黏上来甩也甩不掉的柱间和不得不面对的佛间,扉间对母亲和两个弟弟并不太亲近,大概是这种他上辈子也不曾拥有的感情太过陌生灼热,让他连靠近的勇气也没有。所以,这还是弟弟们第一次用这种亲昵的语气跟他说话。

        “别叫二哥,”二什么二,他一点也不二好吗?对这个字一点好感也没有的扉间突然发现刚才还情绪高涨的两个小家伙,这会儿又变得沮丧低落起来,不由伸手在他们的脑袋上使劲揉了揉,“叫我……扉间哥就好。”

        “扉……扉间哥……”

        “扉间哥,扉间哥,我晚上可以和你睡吗?”

        “我也想和你睡,扉间哥,我跟你说……”


        之后几天,瓦间板间彻底化身为扉间的小尾巴,恨不得一刻也不离开,直到扉间要出任务,他们才眼巴巴的央求哥哥早点回来,这股黏糊劲儿倒是让扉间第一次从他们身上找到和柱间的相似之处。

        唔,说实话,在这对双胞胎未出生之前,要不是佛间爸爸没有换继承人的打算,他还真怀疑柱间是捡来的呢!(他肯定自己是亲生的,所以发色和瞳色与他完全不同的柱间应该是捡来的才对),不过在最小的板间出生后,他就不得不承认他和那个西瓜皮是亲兄弟了,因为那孩子一头半黑半白的发色,一看就是柱间和他的组合!

        糟糕,有点想吐的感觉!


    -------------------------------------------------------------------------------


        可是当扉间努力完成任务赶回族地的之后,迎来的却是一个噩耗——母亲美枝过世了。

        他不但没能看到母亲的最后一面,连葬礼也没能赶上。

        看着供在佛龛里的牌位,扉间觉得自己心口仿佛空了个洞,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感觉传遍了全身,不痛……却很难受。

        本以为,还有机会的,本以为……还有……

        然而,耳边传来一阵高过一阵的哭声却硬是把他从这种情绪中拽了出来,他忍了又忍,终于向噪音源头望去:“瓦间板间也就算了,兄长你哭那么大声干什么?”

        “母……母亲不在了……呜呜……”

        看着连眼睛都哭肿了的西瓜皮,扉间难得升起了些许同情,放低了声音:“嗯,我知道,但是你……”

        “父亲这些天也很难过……呜……做饭也心不在焉,还把糖和盐……弄混了……”

        “……”

        “今天他被族老们叫去开会了,晚饭还没做,家里……家里只有兵粮丸……”

        扉间默默收起多余的同情心,换成一张冷脸:“那你又在做什么?兄长!”

        柱间的目光游移起来。

        “以前……我好像见扉间你偷偷做过什么东西,”他歪头看向弟弟,用阴测测的口气说道,“然后,一个人吃掉了……那味道很香呢!可惜我一口也没能尝到。果然,扉间你很讨厌我吧?所以才一个人吃独食……”

        这家伙,大概把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用在这种地方了吧!扉间无奈扶额。

        “知道了,知道了,晚饭我做就是了。”

        等忙完一切天都已经黑了,差点累瘫的扉间顾不上吃饭,只想先躺下好好喘口气。不过虽然辛苦,可看到柱间和弟弟们吃得狼吞虎咽的模样,他却一点也不后悔。


        不,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万万没想到,一次心软,遗恨终身!

        “扉间啊,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厉害!以后,大哥的命就交给你了!”千手柱间神色郑重的将双手搭在弟弟肩上,如果忽略那高高腆起的肚子,倒是挺有一族继承人的模样。

        扉间几乎想用眼刀将那双手从他肩上戳下去,以为这么说他就会原谅第二次的夺饭之仇吗?还以后,现在就把你的命交出来啊!混蛋!

        “扉间哥,以后还是你做饭吧!没想到蘑菇也能这么好吃!比肉还好吃!”

        “是啊,扉间哥,父亲和大哥的手艺实在是太糟糕了。米淘不干净就算了,前天的菜居然是甜的,好难吃啊!”

        扉间努力让自己不要露出动摇的神情,天知道他对这种毛绒绒软呼呼的小幼崽最没有抵抗力了。可是……家庭煮夫什么的……绝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不行吗?”看出他的不情愿,性子最软的板间虽然失望却先开口道起歉,“对不起,扉间哥,我不该强人所难,明明你也是很辛苦的,还要出门做任务。”

        “没关系,板间,”只比板间早一刻出生,却自觉承担起哥哥职责的瓦间摸了摸双胞胎弟弟的头,试图安慰他,“我会努力长大,然后照顾你的。”

        “算了,”被这两个小家伙这么一搞,之前筑起的防线瞬间坍塌,扉间只能认命的叹了口气,“今后还是我来做饭吧,你们只要负责好好的长大就可以了。”

        “欧耶!”

        “扉间哥你真好!”

        忙于招架两个弟弟送上的糖衣炮弹,扉间完全没发现在他身后,千手柱间对着双胞胎们竖起了两根大拇指。





评论
热度(31)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