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突然进入倦怠期,不想更文(只是卡文而已,不要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不过最近两个月三次元很忙,确实没心思更,只好把这篇文的晋江魔改版放出来混一波更,别打我!

    

        不知在黑暗中漂泊了多久,他甚至想不起自己生前的模样。对,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任谁被十几把枪打成筛子都活不了。他所在的世界医学可没发达到像电影小说里描述的那样——什么医疗仓、基因修补液、治愈异能、大复活术,统统不存在的。

        所以,他应该是死得透透的了。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遗憾和不甘,毕竟自己的一生已经极致精彩了不是吗?不是什么人都能像他一样不放过每一次机会,然后硬是从一片泥泞肮脏中挣扎出一条道路,不择手段踩踏着失败者的尸骸爬上权利的顶峰。胜利,他早已品尝过无数回,失败也同样如此,他可不是那么看不开的人,只是不知道那个自以为干掉他就能顺利接手一切的家伙是不是也能像他这样豁达?

        啧,可惜看不见那家伙由成功的巅峰跌至绝望深渊的表情,有些小郁闷呢!说起来上辈子太拼,早知道自己会英年早逝,他一定要把全副精力放在享受生活上。如果还有来世,这必须是他毕生的愿望——

        带着这个不知道能被记住多久的愿望,他沉向更深的黑暗之中。


        有点冷。

        突兀地冒出这么个念头,然后他发现自己又一次感知到了世界。

        由皮肤感知到的那种粗糙的触感让他有些沉迷,虽然不太舒服,但再一次拥有身体的喜悦压过了一切,如果耳边没有那种纷乱的嘈杂声就更好了。

        “啪”!

        干脆利落的一巴掌让毫无防备的他发出了“哇”的一声,才重启成功的大脑立刻陷入了死机状态。

        我是谁?我在哪儿?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就这样僵着手脚被人放进温水盆中清洗,经手这一切的人显然是个熟手,动作老练麻利。直到被人擦干包好并放在大概是他这辈子的母亲身旁,他才从之前的懵逼中彻底清醒过来。

        天啊!这种已经被用烂了的狗血重生套路让初生的婴儿脸有点瘫,虽然他的确期待过来生,但是,他并不想带着成人的记忆再体验一次婴儿的苦逼生活!

        这操蛋的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还能更糟糕一点,每天都在试图突破他的底限——如果他还有这玩意儿的话。

        因为有着成人的记忆,虽然他的身体和普通婴儿没什么区别,一样吃饱了睡睡醒了吃,连大小便也不受控制。不过只要他醒着,就会努力从周围那些人有限的对话中搜集情报。

        新的语言不算太难,很快他就从那个长得魁梧如同猩猩的壮汉和与他完全不般配的美丽母亲口中,知道了自己的新名字——扉间。

        那不就是门吗?扉间死鱼眼。

        不过这种不能言说之痛,在他见到这辈子的大哥后,终于得到了些许安慰——那个明显是一刀切的西瓜皮叫柱间。

        于是他开始猜测自己的新家庭是不是这个世界的农民建筑工,从取名风格到穿着打扮倒是挺符合,可是,每次父亲靠近时的那股就算泡了澡也去不掉的血腥味,最终让他划掉了这个选项。

        看来,这辈子他大概又要重操旧业了,小小的婴儿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深深叹了口气,想好好的享受一下新的人生,怎么就这么难呢?


        等他再大一点,房间和院子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于是,他果断出卖了自己所剩不多的节操。不管向他伸手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都会瘫着一张脸要抱抱。就算出去逛了再长时间,他也只是在有生理需求的时候哼哼两声以示提醒,决不会大声哭闹。如此乖巧可爱像天使降临的孩子,怎么能有人忍心拒绝他的小小要求?于是,只要是他小手所向,那前方就绝无敌手。

        所有带过他的人都说,这孩子从小就能看出家族豪爽热情的本质呢!呵呵!

        但是这种愉快的新世界探索旅程在某一天被他划上了休止符。

        他本以为自己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足够多的了解,比如他目前居住的地方不是乡下农村而是一个大型家庭聚集地,大家都有同一个姓氏——千手。(扉间好想吐糟,这个家族难道全是佛教信徒?只拜菩萨还不够,连姓氏都要取个极具代表性的?)

        比如千手一族大概是黑道世家,连小孩子都整日里拿着真刀打打闹闹也没个大人管管。

        再比如他穿越的这个世界如果按流行小说来分类的话,大概是古代低武一类,那他想过上好日子,也许得好好读书长大了去混官场?

        然而没过多久,以上的一切认知都被他在族中训练场上看到的玄幻一幕全部推翻——谁家的黑社会是靠掰手指放风刃和土墙啊!摔!那不是魔法世界的特有技能吗!!!(并不是)

        从那之后,本来已经浪到飞起来的扉间把自己关进房间,重新思索起自己的未来。


        出于安全第一的考虑,他首先对比了两个世界的危险度。然后发现如果把自己原先所在的世界设定为1的话,那这里至少也在6以上,这可不是毫无根据的猜测。

        训练场上那群人让他见识到了原来世界的人类根本不可能掌握的神奇力量,虽然刨去初见的震撼之后,他认为无论是施法速度还是技能威力,可能还比不上一把大口径手枪,但情报分析从来不是这么简单粗暴的事。

        他注意到周围人们对此的态度——

        习以为常。

        没人对那种不科学的力量感到惊异,甚至一些担任着教导职责的成年男子有时会露出不满或责备的神情,而被教导者最小的大概只有7、8岁,比著名的“塔利班童子军”还幼小,却已经是合格的杀戮者了。从那些在休息时间凑过来逗他玩儿的少年身上,扉间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淡淡的,沉淀进骨子里的甜腥味。

        这可不是正常的社会形态。

        就算是黑道世家或杀手世家,也不会像恐怖分子那样,把幼小的孩子驱赶到战场上,谁都知道孩子才是未来的希望。会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整个家族已到了穷途末路,要么……

        就是他以为的不正常,在这个世界才是正常的表现。

        如同养蛊一般,淘汰弱者、愚者、无能者,以及没有运气的家伙。最终留下的,才是能撑起一个族群未来的栋梁。

        说实话,如果有可能,他一定会在能跑的时候就逃得远远的。但是,要是有选择,那些比他不知道强大多少倍的族人,怎么会没想过要改变这种可悲的命运呢?前两天他就发现,一个常来看他的老伯在某天之后再没出现过,即使没人告诉他,他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个对待生命极不友好的世界,所以,也绝不可能善待他这个外来者。

        算算年龄,他猜测那个每天只能和自己打个招呼就不见了踪影,晚上再见时就滚得像个泥猴的大哥,大概已经开始基础的体能训练了。

        一想到这就是自己未来生活的写照,他几乎要丧失生活下去的动力了。可转头一想,他好不容易熬到现在,说什么也不能在还没来得及享受到的情况下,就把这白捡来的第二次人生还给老天爷。

        不过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他首先要达到一个目标。


        “扉间——”一个声音由远及近,却被摸着下巴思考人生的扉间无视了个彻底。

        “扉间~扉间~快看我抓住了什么?”随着聒噪的呼喊,一个比扉间高了半个头,双手正高高举起的西瓜皮突兀的出现在扉间的视线中,并以远超同龄孩子的速度逼近过来。

        看到来者,原本还一脸深沉的扉间忽然把眼睛瞪大,一股恶寒由心头升起。

        似乎对自己的奔跑速度也有些吃惊的西瓜头在找到弟弟的喜悦过后终于发现了不妙的预兆,他开始尝试着减速,但只要听到他嘴里发出的“诶?诶!啊啊啊——”,听不出是惊慌多一些还是兴奋多一些的吼叫声,就可以预见到事情的结局。

        果然,随着“呯”的一声,一黑一白两只小团子撞在一起又分开,同时瘫在地上起不来,而原本被西瓜头攥在手心里的一只雀鸟扑扇了几下翅膀,趁机飞走了。

        “唉呀,扉间你看到没?那只漂亮的小鸟是我刚刚抓住的,可惜被你放跑啦!”对于这起撞车事件导致的惨痛后果只有“小鸟跑了好可惜”这一点想法的西瓜头在半天没听见弟弟的回答后,才想起弟弟比他小,身板大概也没他结实的事实,于是大惊失色朝弟弟倒下的地方看去。

        “扉间,扉间你没事吧?”前一秒还一副眼泪汪汪担心的样子,后一秒熊孩子就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你怎么还没开始训练啊!每次你不小心受伤,挨打的都是我。要不,等你训练的时候我来……!”

        充满怨念的碎碎念在看到弟弟的表情后一下子噎住了,噫,弟弟的表情超可怕,是想干掉他吧,一定是想干掉他!

        就是这个,扉间原本就是红色的眼瞳此刻像是燃烧起来一样,想要改变这操蛋的命运,他首先得要成为这个家族的实际掌控者才行。所以眼前这个注定成为他绊脚石的便宜大哥,就是他第一个要干掉的目标!



评论(5)
热度(47)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