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十五


       在这个不必顾忌他人眼光也不必顾忌自己形象的地方,无论柱间、斑还是泉奈或扉间,全都暂时卸下心中的重负,难得放纵起来。

        这种时候,柱间是必然要吹一发斑的。

        于是,第一百零一次被迫收听大型情感广播连续剧“柱密欧与斑莉叶”的扉间瞬间眼神死。

        凭良心说,他的兄长自幼就是一个讲故事小能手,别说瓦间板间,就连他自己有时候也会被柱间口中那些结合了实际经历和神话传说再经由他那深不可测的脑洞艺术加工而成的小故事深深吸引。

        可别小瞧这个技能,即使在原先那个制度健全的社会,明星大腕也会受到粉丝们的狂热追捧,更何况这个畸形病态的世界——一切生产资料全向军事方面倾斜,民生娱乐却极度落后匮乏的时代。

        即使不做忍者,大概也能撑起文娱世界半边天的千手柱间正是凭借这个爱好,常年占据了族中“最受欢迎”和“最想打他”两大榜单榜首的位置。没看那个总是看他不顺眼,一直想把他从哥哥世界里屏蔽掉的终极兄控宇智波泉奈,这会儿也听得津津有味吗?当然,也不排除这是两个斑吹碰撞之后偶尔产生的共鸣。

        可惜,这些都打动不了铁石心肠的千手扉间。

        谁让这部剧一开始就不过审呢!当初他们几个全被勒令把事情烂在肚子里,别人还好说,只有柱间这家伙每次心里难受的时候,都想找人倾诉一番。父亲在第一时间被排除了,瓦间板间年纪小容易说漏嘴,最后只有身为半个同谋的扉间沦为兄长的心灵垃圾筒。

        一个故事再感人再有趣,也总有听腻的一天。更何况,千手柱间你口中那个温柔可爱又害羞的家伙是谁?麻烦你看看我,再想想那些同样被你荼毒,信了“宇智波斑是个温柔的人”这句话的邪,等下了战场只想找你索要精神损失费的族人们再开口说话好吗?

        今天,千手扉间也很暴躁呢!


        明明说得都是事实,可不知为什么昔日他们相识相交的故事从小伙伴口中说出来却格外让人觉得羞耻。特别是当柱间一时嘴快说出了无删节版的“背后止流”事件,这妥妥的黑历史终于让宇智波斑没忍住发痒的拳头。

        不过他的举动和泉奈相比已经温柔多啦,他弟弟扔出的那枚手里剑可是直奔着柱间脐下三寸的位置去的,别说柱间本人,连旁观的扉间都觉得胯下一凉。

        “我说的可都是事实,就算你害羞也别打我啊!斑!”柱间的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闭嘴吧你,还说什么‘天启’,简直……简直……”他吱唔了半天,只觉得自己都快像柱间一样无需结印也能放个火遁,才勉强想起转移话题这招,“别说的好像只有一个人的功劳一样,想在那山崖之下建立一个能保护弟弟的村子,难道不是我们共同的愿望吗?"

        “斑……”柱间激动的握住挚友的双手,满脸都是得到肯定的欣喜之色,但随即他就用委屈巴拉的小眼神偷偷瞄向弟弟,“可是,扉间不同意我们结盟……”

        呵呵,你忘了你挚友也没同意吗?千手扉间冷漠脸。

        “哥哥也不同意!你忘了吗?”果然同样看不过眼的人把他选择性遗忘的东西重新翻出来,还不忘再踩上一脚,“虽然白毛人品有问题,但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刚才的委屈还有五分是装的,但挚友弟弟的话却不啻在他心口撒上一把盐,顿时这只人形蛞蝓就以极快的速度脱水风干了。

        “泉奈……”宇智波斑无奈轻叹,弟弟明明像天使一样可爱,为什么每次对上柱间就会化身为小恶魔?他将锐利的目光盯向扉间,一定都是白毛的错。

        “好好,建村就建村,反正白毛心眼那么多,想个主意应该不难吧?”就像斑拿泉奈没辙,泉奈也同样不愿伤了哥哥的心。

        于是你们就一起来伤害我吗?扉间死鱼眼。


        说起来,明明是想平定天下,愿世人安好的伟大理想,可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跟“村子”干上了?这种说出口就带着一股浓浓大碴子味的目标,简直low到家了好嘛!

        “为什么……是村子?不能是其他吗?”扉间到底还是没能忍住。

        “其他?”三个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还是柱间猜到一点弟弟的意思:“那个……除了村子,别的我们也不能建啊!我们是忍者,又不是贵族,城、镇之类的都不行啊!”

        “不,最关键的是你更喜欢村子的模式吧!大家坦诚相待,不存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

        这种说法大概连柱间自己都没想过,他微微一怔:“诶?是这样吗……也……可能真是如此。扉间,你可真了解我。”

        可这个回答却让扉间皱起了眉头:“那等村子建好,你会就此满足吗?只保护千手和宇智波的孩子们?”

        他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竟让之前的气氛变得沉重起来。

        宇智波斑眯了眯眼,心头微有不快:“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好了,又何必问那么多?难道你还不了解柱间,他的目光可不像你那般短浅,他想保护的又何止两族,而是整个天下才对!”

        噢,一直以为只有兄长会吹斑,倒是头一次发现情况还有反过来的时候,这个斑怕不是假的。

        突然觉得眼睛有些不舒服,扉间伸手轻按额角:“所以,你是想凭借两族的力量,强迫其他忍族加入吗?”

       “怎么会是强迫?”别说柱间,连斑和泉奈都有些吃惊,不知道千手白毛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如果不是强迫,那你是准备把村子交到他们手上?无论是军事、财政、人事、后勤、医疗,你敢把哪一项交出去?想必你也清楚,就算是千手和宇智波,失去了这些权利就意味着失去了对村子的控制力,谁也不会听你们的。”

        看着对面三人一副张口结舌的样子,他冷冷一笑:“还是说你想把村子未来所获的利益分配给他们?那我也想代不在场的父亲和族人们问一声,你这是还没当家,就准备把家产全败光的意思吗?”





评论(33)
热度(103)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