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十四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便过去了五年。

        在南贺川这个引发所有事情的起始之地,两个人正快速的过着招。能力稍差一些恐怕连他们的影子都看不清,只能听到连成一片的拳脚声。每招每式都毫不留情的对准要害,发出的杀气更是连旁观者都只能选择避开。可正在交手的两个家伙却仿佛乐在其中似的,打了半个小时也看不出有收手的迹象。

        “我说你们够了啊!”一直静立在树下的白发青年终于忍无可忍,“兄长,你说有重要的事情想和斑面谈,我才挤出时间陪你,要是你想让我看的是这个,那我先回去了。”

        “等等啊,扉间,我是真的有事要说,”已经由西瓜皮进化成了黑长直的千手柱间用力将再次攻过来的挚友格挡开,然后跃出场外表示游戏到此结束,“只是好久不见,斑有点热情过头而已。”

        呸,明明上个月你们还在战场上碰过头,骗鬼去吧!

        同样不开心的还有没过足瘾的宇智波斑,如今他那头黑短炸也变成了黑长炸,却不像柱间的头发那么顺滑,不扎也老老实实的披在肩后。完全和主人一个脾气的炸毛仿佛刺猬一样根根向外翘起,扉间背地里不止一次吐糟如果哪天忘了梳头,大概都没人能看清他的长相。

        现在四个人里只有扉间还是短发,连不在场的泉奈也将脑后的发尾留长,像根小尾巴一样,让扉间总有种管不住手的蠢蠢欲动。

        他轻轻搓了下手指:“泉奈呢?”

        宇智波斑的脸色更阴沉了:“我让他留守族地了,你有意见么?”

        完全不明白自己又戳中了这个弟控哪根神经,但见识过宇智波式“说翻脸就翻脸”这一技能的千手扉间只能让自己不要计较太多。


        啊,是的,我们的扉间同学对宇智波的恐惧已经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真是说多了都是泪!

        五年前那场分手开眼事件,让柱间、扉间以及斑和泉奈,都认识到他们还太弱小,别说改变什么,连自己的未来都掌握不了,而那场让扉间和泉奈赌上性命的冒险,也远不足以打动两位族长兼父亲。

        但他们的行为也不算完全失败,尽管气恼于孩子的叛逆,可千手佛间和宇智波田岛还是选择了轻轻放过,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默许的态度。

        他们当然不想放过这唯一的机会。

        但首先,他们要获得父亲与族人们的信任与认可才行。带着这种决意,他们踏上了战场。

        关于那段过往,已经成长为帅气男子汉的千手扉间表示拒绝回忆。他可不像他那皮糙肉厚的兄长,不说轻伤,等到后来连重伤也能做到无印自愈,查克拉量更是远远超过了大部分族人,也亏那个宇智波斑能和他打得不分胜负!

        幸好他的固定对手是泉奈!幸好……幸好个鬼啊!

        除了最初的时候,他仗着上辈子的智慧与经验把只开了一勾玉的小家伙压制得死死的,可这胜利的滋味还没尝够,泉奈就开了二勾。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世人对“写轮眼”会如此忌惮。这种实力上的增长根本不是加法而是乘法,至于他那个哥哥怕不是在做乘方。_(:з)∠)_

        不得以之下,扉间踏上了忍术开发这条不归路。

        “起爆符的多种实战用法”——触发式、定时式、致盲式、催泪式、气味刺激式、大型陷阱式……

        “分身术的实战开发”……

        ………………


        然后,“千手卑劣”之名彻底在两族阵地上打响。

        混蛋啊!宇智波就算了,自家人也这么黑他?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干得!

        总算他心胸宽广不爱记仇这点像个真正的千手,才没让这些说他坏话的家伙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卑劣”!

        倒是那对宇智波兄弟让他见识了人类精分的极限。一上战场就像疯狗一样咬着他和兄长不放,偶尔有人伤在他们手上,却多是受到波及或只是因为挡路。而下了战场只要不是任务冲突,就算遇上自己也最多只是嘴上说些狠话。连一些受伤落单的族人也能从他们手上捡回一条性命。

        “那时候还以为死定了,没想到他们居然走了。”不止一个人说过这样的话。

        放在以往,这种送上门的猎物哪个家族不是顺手干掉。一开始还有人笑他们犯傻,但等时间一长,这种声音就渐渐消失了。

        甚至有一天,有人犹犹豫豫的找上扉间:“只是个没开眼的孩子,我……我没追上去。”

        对于族人的变化,柱间在欣喜之余也曾向弟弟表示过不解,这让扉间更加确认自家兄长大概是把所有的技能点全点在了武力值上。

        “千手和宇智波已经当了太久的敌人,脑子全僵化了,有句老话叫‘百言不如一行’!说的再多,还不如让他们亲身体验一次来得有用。”看到千手柱间似懂非懂的样子,他连忙转移话题,“不过我倒没想到,那两个坏脾气的家伙居然能忍得住。”

        “那当然,我跟你说,斑可是……”

        完全不想听兄长花式吹斑的扉间表示自己想静静。


        “……所以,我们结盟吧!”

        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沉浸在回忆的扉间打了个冷战,他立刻抬起头:“兄长,麻烦你再说一遍,你想干什么?”

        “我说,我们结盟吧!”

        “……还不行”这是还没想好有些犹豫的温柔挚友。

        “我反对!”这是专横霸道一点情面也不留的弟弟。

        虽然口吻不同,但这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显然是在这件事上达成了一致,这个结论顿时让千手柱间消沉得快把自己埋到土里。

        于是明明也投了反对票的宇智波斑狠狠瞪了扉间一眼,而早就习惯这种双标待遇的扉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退开两步,把安慰兄长的任务交给对方。

        “斑啊,扉间就算了,为什么你也不同意!”

        对上柱间的狗狗眼,字典里从来没有“犹豫不决”这个词的宇智波斑在顿了一下之后,可疑的移开了目光:“虽然这几年我们两族的关系有所缓解,但只限于不牵扯利益的情况,而结盟还需要更多的族人达成相互理解与信任,现在远不是时候。这种事,父亲和长老们都不会同意的。你也该明白,他们能默许我们这样私下交流,就已经是极限了。”

        柱间当然知道挚友说的全是事实,可眼见幼年的梦想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却不能再进一步,总让他觉得心有不甘,于是他转头看向弟弟:“扉间……”

        “这种事我可不会同意,”扉间对宇智波斑斜睨过来的眼神视而不见,“你就没考虑过吗?结盟要真是成功了,代表了什么?”

        “嗯……大家都成了一家人?然后我们再一起建一个村子,把年幼的孩子全保护起来,让他们能快乐的长大!”一说起这个,柱间的眼睛就闪闪发光。


        “不,一旦结盟,就意味着两个家族只能用一个声音说话!先不说谁听谁的,光只是单一的立场就足以让很多事情变得复杂。”
        看到两个人由欲言又止变得若有所思,他又接着说道:“说句不好听的,我们现在不结盟,名义上还是敌对家族,只要继续保持暗地里的交流,就能做到很多事情。甚至,连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也能迂回操纵,更别说给其他不长眼的家伙下套……”

        他越说越嗨,等回过神来,却发现那两人看着他全是一言难尽的模样。

        “心真脏!”最先听明白的宇智波斑给白毛下了评语。

        “心真脏……”别以为压低了声音他就听不见了啊,混蛋兄长!

        “心真脏!!”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三个一起扭头看去。

        “泉奈!”弟弟大了不听话,让斑浑身的气压一下子低到了极点。

        一个身影灵巧的从稍远处的枝叶中探出头来,冲哥哥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凑了过去。

        斑无奈的戳了戳他的额头:“不是叫你别跟来,还有离白毛远点的吗?”

        “白毛?哪儿有白毛?”泉奈捂着额头装傻,然后在哥哥身上蹭来蹭去的撒娇。

        从未体会过这种兄弟爱的千手柱间难免有些意动,他转头看向弟弟:“扉间……”

        “别想,”扉间才不想让自己纯洁的心灵受到这种伤害,但兄长沮丧的样子又让他有些心软,“实在想的话,等回去你可以找瓦间板间他们试试……但是离我远点。”

        于是,地上又多了一颗人形蘑菇。



评论(30)
热度(91)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