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十三


        与小伙伴告别并约定了下次再见,千手柱间带着满心的欢喜与雀跃往族地赶。可这好心情在被弟弟拦住去路的那一刻,统统消失不见。

        “兄长,父亲有话对你说。”

        ……

        …………

        而在宇智波族长大宅,也发生了同样的一幕。

        这一夜,无人能够入眠。

        无论是心思纠结的哥哥们,另有打算的弟弟们,还是拿定了主意的父亲们,几乎都是睁着双眼直至天明。

        摸着怀中代表了某种信念的石头,千手柱间迈着沉重而又急切的步伐,向约定好的河边赶去。这一刻,他忘记了跟在身后不远处的父亲与弟弟,只剩下一个念头——“想见他”。

        不过出乎他们的意料,本以为暴露的是自己,危险的是伙伴。可没想到,双方家族不愧是老对头,连“捉奸”这种事都极有默契的选在了同一天。他们俩互相扔到对方手里的水漂石上有着同样清晰的字迹,“快跑”和“有陷阱,快走”。

        两个人谁也没有质问对方的意思,他们再也没有如此清楚自己此时的处境——跑,必须快跑!

        只要没有了他们俩这个借口,父亲们即使赶到也不会轻易出手,这场必杀之局,他们……还有机会!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告诉他们,机会远比任何一种猎物都狡猾,每当你以为紧紧抓住的时候,才发现它早已从指缝间溜走。

        与自己擦身而过的两道身影稳稳落在河中央,和对面的来人两两相峙,父对父,子对子。而手持武器站在对抗第一线的,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弟弟。

        宇智波斑的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事情似乎都不受控制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眼看弟弟与那个千手白毛兵刃相交,他甚至连后悔的念头都来不及升起,一双眼只看得见那把向弟弟头顶落下的苦无。

        “住手!”

        随着这声怒吼,他的身体本能的扬手后探,摆出标准的投掷手里剑的姿势,指腕肩腿绷成一线蓄势待发,下一秒,那块被他紧攥在手心里的石头就会被扔出去。

        可没想到,有人的反应比他更迅速。

        一把长刀打着旋击中了那柄苦无,然后双双落入水中,斑顺着长刀飞来的轨迹将不可思议的目光投向白发的千手少年。

        “快躲开!扉间!”

        这一次,惊怒之下呼喊出声的人换成了千手柱间。


        打着同样算盘的千手佛间和宇智波田岛几乎是同步起跃,把对方的孩子作为袭击目标,只为在对手露出破绽的刹那夺取此战的胜机。为此,他们甚至做好了牺牲一个孩子的准备。可当长子的惊呼声传入耳中时,自认铁石心肠的两人仍不免被牵动了一丝心神。

        于电光火石之间,两位父亲充满警惕的对视一眼,随后便有志一同的分神向下瞥去,可没想到……他们看见了什么?

        先是千手家的白毛小子不顾自己头顶的危机,甩出手中唯一的武器救下了泉奈,再是宇智波家的小鬼不受半点影响继续挥刀直取扉间。可不等田岛在心底喊出“赢了”二字,泉奈的刀尖就险险擦着白色的发梢挑飞了自己扔出去的短刀。

        眼前这一幕差点让身体正处于巅峰状态的宇智波田岛原本运行平稳的查克拉为之一窒,幸亏死对头也是一副心神巨震的模样,同样错失良机的两人顿感胸口一闷,齐齐跌回河面。要不是基本功扎实,说不定都忘了该怎么踩水。

        等他们终于稳住心神抬头看时,才发现那两个欠收拾的小崽子已经抢先一步,远远退出了自己的攻击范围,而另外两个更欠收拾的大儿子,则肩并肩挡在了弟弟们的面前。

        这瞬间逆转的形势,让饱受打击的父亲们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混账小子!”

        “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千手佛间和宇智波田岛大概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站在同一阵线,虽然也感到万分的不自在,但此刻汹涌的怒火早已压倒了一切。于是,对面的四个不孝子第一次明白与火力全开的父亲对抗是种什么感觉。

        与平日的对练完全不同,杀机、战意、怒火没有半点收敛,几乎化为实体向他们扑来。如果没有宇智波斑和自家兄长挡在前面,千手扉间都不确定自己和泉奈是否能挡下。

        “我们当然知道!”

        “哈?”田岛用冰冷的眼神将他们几个从头到尾扫了一遍,无论表情、动作还是那声冷哼,都将宇智波式的轻蔑向那个胆敢与他答话的白毛小子表达无疑。

        不过扉间的双眼始终看向自己的父亲:“我明白,父亲今天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给兄长一个教训,好让他认清现实,不是吗?”

        佛间简直要气笑了,他的脸色连早就习惯被父亲用拳头教育的柱间看了都忍不住腿软:“说得很好嘛,扉间!可你都做了什么!”

        “我只是给您看了另一种可能,父亲。”


        千手柱间一脸钦佩的看着头一次和自己一起跪祠堂的弟弟,直到扉间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真没看出来,扉间你好厉害,父亲明明那么生气也没动手打你,只是罚你跪祠堂!”

        “所以你的重点是最后一句吗?”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扉间真想给他一拳,也不看看自己是为了谁才会跪在这里。

        可随后柱间就萎靡下去:“不过再厉害也只是让我们逃了一顿打,别的用处根本没有嘛!斑还是决定斩断和我的情谊,甚至为坚定信心开了眼……QAQ怎么这样?”

        看着柱间身后几乎化为实体的阴影,扉间扶额:“坚定信心是没错,但谁跟你说他斩断了情谊?”

        “诶?”正沉浸在分手带来的悲痛中的千手柱间抬起头,一脸茫然,“可他不是说了,虽然与我相处的很愉快,可是从今日起,他会忘记柱间,只记得身为敌人的千手柱间,而他,也只是宇智波斑吗?还叫我不要死在他以外的人手上,这话你不是也听见了?”

        “就你这种抓重点的能力,将来怎么批改族务文书啊?”扉间简直要绝望了,“那家伙的话不是还有一个前提吗?”

        “你是说……”柱间恍然大悟,“‘在我获得超越父亲的力量之前!’”


        宇智波斑和弟弟泉奈也没逃过惩罚,不过相较千手兄弟罚跪三天,他们只是被关了禁闭还有抄写族规而已。

        不过泉奈还是为自己连累了哥哥而感到懊悔不已,不光如此,对于自己擅作主张与千手老二合伙串通一气的事,比起父亲他更担心会让哥哥生气。

        看到自家弟弟一副小心认错的模样,斑叹了口气,招手让他过来然后用力戳了戳他的额头:“以后离那个白毛远点,哼,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功夫全在嘴上。这次就算了,如果今后在任务中碰上,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确认哥哥并没有真的生自己的气,泉奈开心之余哪还记得什么白毛,他吐了吐舌头:“我知道,不听他说话,不让他靠近,不跟他学坏。哥哥,你放心好了,以后我只当他是死敌。”

        “不过,哥哥你最后说的话父亲居然会默认?”

        “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斑的笑容隐隐透着桀骜,“只要我足够强大,总有实现愿望的一天。”



评论(11)
热度(74)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