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十二


        “跟踪兄长?”千手扉间没料到自己痊愈之后的第一件任务居然是这个。

        其实在父亲的命令没有下达之前,扉间就已经发现了兄长不对劲的苗头,不过,他没有放在心上。倒不是他还对柱间的身份耿耿于怀不愿接受,而是,比起将大半精力全放在家族与任务上的父亲,也许他才是最了解千手柱间的人。

        他的兄长,远不像外表那样老实好糊弄。

        虽然按照这个世界的分类,他,千手扉间是个感知型忍者,和他大哥完全不同。但实际上,扉间觉得他兄长从某方面来说,也是感知型的,只是他所感知的不是查克拉,而是人类的情绪。

        他好像天生就能辨别他人的内心,如果不是扉间从小试探多次,几乎要以为那个看起来蠢蠢的西瓜头会读心术了。要不然,他怎么能每次作死的时候,都稳稳踩住最后的底线,不至于被人直接打死。

        这样的兄长,虽然骗人可能差了点,但也绝不会被人骗去。

        不过,父亲可不是在跟他商量,既然是命令,那他也只好对不起大哥了。反正兄长也坑过他无数次,偶尔被坑回去一次,应该不会介意吧!


        但在看到兄长身边那个黑短炸的时候,扉间的第一反应却是——兄长竟然也有被人骗的时候?

        请原谅他的反应实在有些过激,但任谁被打到差点回归黄泉的地步,看到当初那个几乎要了自己命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但很快他就被那两人相处的方式晃瞎了眼。

        谁来告诉他,那个粘着宇智波黑短炸不放,前前后后拼命搞怪逗人的家伙不是他家那坑货兄长?还有那个动起手来又黑又辣的宇智波,你面前的也是个千手啊,干嘛笑得那么开心!难道真是为了套取情报忍辱负重?看起来根本不像好吗?你的人设全崩了啊!

        千手扉间完全抑制不住自己隐藏的吐槽属性,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个分开时一个赛一个精明的家伙,一遇到对方,眼睛就像糊了(哔)——一样,对那么明显的事都视而不见。那个宇智波也就算了,千手柱间你个蠢货,我不是已经跟你形容过当初跟我动手的那个宇智波的模样了吗?虽然当时因为从头被打到尾,头昏眼花以至于记忆模糊不清没法用变身术直接显示出来,但那个发型、那个气势、那个……

        好吧,要不是因为亲身体验过对方的凶残,恐怕连他也没法认出眼前的人……OTL


        到目前为止,父亲交待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对方已确认是敌对家族下一代中的翘楚,名为“斑”。接近兄长的目的虽然不是为了套取情报,但等他告知父亲之后,这个少年的下场不会有什么不同,身为一族之长的佛间不论是为了洗脱长子通敌的嫌疑还是顺手除去一个潜在的威胁,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可是,看兄长的样子……

        这真是个麻烦的任务啊!

        千手扉间有些走神,为了不被跟踪对象发现,他只在最初的时候看了几眼,等确认之后他反而停止了一切活动,脑子里却不知为什么想起了那只同样喜欢粘着哥哥不放的小宇智波。

        “泉奈……啊!”

        他要是知道他的哥哥因自己的出卖而送命的话,一定会扑上来把他活活咬死吧!扉间伸手摸了摸自己脸颊上早已愈合却留下永不褪色红色的伤痕,那里似乎又隐隐作痛起来。

        说起来,那个小家伙怎么没跟出来?

        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两眼一睁,再次静下心来,就以躺着的姿势,并拢双指以查克拉细细感知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感知的极限地带,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查克拉源终于被他搜索了出来。而且没过一会儿,那个小小的查克拉源就开始慢慢向外移动了起来。


        不能让他跑了。

        扉间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同步开始往外撤离,等到了绝对不会被那两个被监视对象发现的地方,他立刻结出改良之后的水分身印,两面包抄向还没发现他的宇智波泉奈追去。

        很快他就看见了那个依然毛绒绒的幼崽,并欣赏到了一场相当高明的隐蔽术示范——不使用查克拉,完全依靠行动时的身体移动,借助遮蔽物与视线死角,纵跃折转间轻灵的如同一只猫。

        这一手放在成年人身上也足够让人惊艳,更何况使用者不过一介尚且年幼的忍者,可还没等扉间收起眼中的赞赏,就对上了一道凶狠的目光。

        骗子!

        那目光里只有这明晃晃两个大字,随后,那只幼崽没有丝毫犹豫返身就往回跑,还张开嘴试图出声示警。

        幸好在这要命的时刻水分身及时赶到,并趁他不备从背后突袭,捂住了那声很可能会把事情搞到最糟的呼喊。

        可扉间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泉奈的反击就到了。完全不在意自身的安危,一招一式只为挣脱钳制,最后也不知是那重重的反脚一踢还是那足以把活人手臂咬穿的一口立下了功劳,可怜的水分身在“砰”的一声中消失无踪。

        不过,片刻的耽搁已足够扉间赶上,他再没给泉奈挣扎的机会,直接将人扑倒在地,不但用腿绞住了可能的反抗,还用泉奈自己的手捂住了他的嘴,直接避免了再次挨上一口的可能。


        然而在看到被他死死压制住的小宇智波当着他的面由黑眼睛变成带着一个逗号的红眼睛时,扉间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该庆幸对方是第一次开眼吗?不然为了自保他说不得要狠下辣手。

        “别瞪了,这不是陷阱,我也不是来埋伏你或者你哥的,”仗着对方还不熟悉这双眼睛,他索性近距离观察起来,完全没有要闪避的意思。

        泉奈对这个白毛的话全然不信,自从认识这家伙,他什么干不出来,隐瞒、欺骗、装死,现在连背后偷袭也干得如此麻利,真不愧是千手一族。

        扉间当然知道泉奈的目光代表了什么,可为了自己的蠢货兄长,他只能选择继续说服:“我可以放开你,也会向你解释,只求你别叫,听我把话说完,可以吗?”

        然后他也不等回答,慢慢松开手,心里默数着“1、2……”

        果不其然,还没等他数到3,泉奈已经将他重重掀翻在地,并以肘尖抵住他的咽喉,力量之大差点让他以为自己的喉骨都被压碎了。

        放弃到手的大好优势,把性命交给别人,这乍看和发疯没什么区别的做法,却成功的让之前快要发狂的宇智波泉奈重新冷静了下来。

        当那双鲜红的写轮眼再次变回黑色,千手扉间就知道自己的选择没错。看来除了多疑敏感,宇智波大概还有个心软的毛病。


        他当然没打算真的把自己的性命交出去,在查克拉量充足的情况下,他也不认为泉奈拥有对他一击必杀的能力,换做他哥来还差不多,不过这一点就不必让人知道了。

        他咳嗽两声,终于让喉间的压制稍稍放松:“我说,你的任务大概和我是一样的吧?”

        噢,不必问了,泉奈扭曲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咬牙切齿道:“你会出现在这里,说明那个西瓜皮也是千手喽?”

        “啊,那是我大哥!”扉间把自家兄长卖了个彻底,“看来不论是你哥哥还是我兄长,都犯了极其愚蠢的错误呢。”

        “别把那个西瓜皮和我哥哥相提并论,”泉奈习惯性的呛了一声,放下狠话,“我会回报给父亲,和哥哥在一起的家伙是千手派来的间谍。所以,今天就先放你一马,明天再让我们堂堂正正以性命为赌注来一场厮杀好了。”

        “好啊!我们想到一块去了。”扉间毫不犹豫的表示赞同,但紧接着他又开口,“这样做的确能洗清他们通敌的嫌疑,可有一个问题……”

        他盯着泉奈的眼睛认真问道:“先不说明天的战斗不管是我们的兄长、父亲或是我们本人,都可能受伤甚至死去,单只是哥哥的心情,你有考虑过吗?”

        这个问题泉奈当然考虑过,可是除了眼前的一条路,他又能有什么选择呢?

        他只好再用那双隐隐泛红的眼睛,瞪向这个总是用言语来动摇他决心的混蛋:“那你说……该怎么办?”



评论(23)
热度(83)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