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为了年幼弟弟的安危,无论是千手柱间还是千手扉间都竭尽了自己的全力。然而他们却忽略了一点,这一次的战争,可不是他们熟悉的两个忍者家族的战斗。

        在千手的援兵及时赶到后,百草终于堪堪守住了千疮百孔的防线,但人员损伤惨重,不得不收缩阵地,将大部分防守区域交给了千手。而同样受创严重的羽衣也不甘的将主战场让出,使得本就是老对手的宇智波和千手再一次对上,前线的战事顿时呈现白热化胶着状态。

        一小队人马安静而快速的由茂盛的枝叶间穿梭而过,每个人都注意在落脚时分毫不差的踩在前一个同伴的脚印上,没有留下半点多余的痕迹。

        突然,带队忍者向身后示警,紧随其后的几人在瞬间分散隐蔽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片刻后,穿戴着百草一族标志的忍者从树下走过,显然是在巡视防线。

        以有备对无备,哪怕百草巡逻队的人数更多,依然连示警的讯号都没机会发出。唯一一个在发现情况不妙时就选择逃跑的家伙,也不过多活了几十秒。当他的尸体顺着倚靠的树干滑落时,一个属于青少年还未长开的纤细身影从他身后显露出来,从那头熟悉的黑短炸就能认出,来人正是宇智波斑。

        “斑大人。”带队忍者的态度绝不因对方的年纪而有所轻忽,因为无论是身份或实力,这个少年,不,这位大人都是一族中最为优秀的。

        而被郑重以对的斑也一点儿都看不到之前和弟弟在一起的模样,此时的他表情严肃而冷漠,对族人隐晦的询问与关心只微一点头:“没有问题,继续任务。”


        斑极少接受敌后潜伏破坏及暗杀的任务,倒不是害怕危险,只是以他的性格,对这类需要隐蔽于阴暗之中耐心潜伏,最后在悄无声息中结束的任务是半点兴趣也无。

        所以,这回他主动要求加入的行为惊掉了不少人的下巴,不过,斑肯定不会向人解释自己的理由。

        这次同时出发的队伍有三支,两明一暗,目标直指先前几乎被打残了的百草。

        比千手更早一步进入战场的宇智波,不但在之前的战斗中摸清了周围的地形,还大量清除了同样甚至更加熟悉这一带的百草族人。虽然千手的及时救援避免了百草全灭的结局,但于仓促间接手阵地,缺少向导指引,之后又直接投入战斗,哪怕被称为“森之千手”,他们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掌握防线之内整片森林所有的隐秘通道。

        而这正是宇智波取胜的关键所在。

        以小队形式潜入敌后,烧毁粮草物资以动摇军心,向来是结束一场战争代价最小的方法,而强强对决先翦其羽翼更是战国时代的常识,只要彻底将百草击溃,千手一族再强也无法对抗宇智波、羽衣的联手攻击!

        不过粮草补给的防守向来都是重中之重,如何调开守卫也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之处。原本族里是打算以一支至少也是由一勾玉组成的强袭队为诱饵,在突入百草防线后冲杀一番,强行把守卫调动起来。可有了斑的主动加入,一切就变得简单多了。

        还有什么比不知天高地厚、贪功冒进、深陷敌手的宇智波一族未来继承者更诱人的“饵”吗?

        当然,为了不会真的把斑搭进去,退路是早就准备好的,正是被千手们忽略了的大后方,一条极为隐蔽直接绕过了前线防守的小路。

        而这,也是斑的目的所在。

        是的,他之所以会参与这次任务,为的就是这个可以突入千手大后方的机会。

        他一直对那个“对敌狠对己更狠”的千手白毛救下泉奈的事情心存疑虑,但却苦于找不到证据,只得咬牙承下这个人情。原本还在烦恼怎么还回去(弟弟都说那只白毛是他的了),幸好那家伙说过他还有个刚接任务不久的弟弟。

        介于两家对新手的安排都差不多,正常情况他们应该没机会碰上,不过现在嘛……

        斑觉得,如果他做到这种地步也没碰上,就算那小子运气好,只能以后再说;如果这次碰上了,就只能说——那小子的运气实在太好啦!


        千手板间从没想过自己的运气会差到这种地步,在防守严密的营地后方碰上三个宇智波,不,也许更多。随着枝叶的轻微起伏,又有两道身影停在他面前。

        五个人,四双鲜红的写轮眼全盯向了他,令他毛骨悚然。而唯一一个没开眼,看起来也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少年却更加可怕,全身散发出一种“终于抓住你了”的感觉。

        板间没想过逃跑,能摆脱五个宇智波围捕剿杀的实力绝不是他所能拥有的。他只能祈祷对方会像父亲说的那样,“让他像个忍者般死去”,而不是落得大哥讲的鬼故事里的那种下场。他一点也不想被隐藏在“猩红之眼”里的恶魔吃得只剩下几根骨头。

        看着步步逼近的几双与自家二哥相似却又完全不同的红色眼睛,板间握着苦无的手越发颤抖起来。他慢慢向后退去,直到被一块巨石挡住去路。在死亡甚至比死亡更可怕的臆想笼罩下,他终于没能忍住恐惧的泪水。

        啧,宇智波斑嘴角轻撇,这个小鬼真会是那家伙的弟弟吗?说外貌的话,其实除了白毛红眼这明显的特征之外,那家伙的模样他是真的想不起来了。眼前这小鬼的头发半黑半白,眼睛也不是红的,性格更是软的一塌糊涂,无论怎样看都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但就冲他撞破了自己一行人的踪迹,他们也不可能放过这个小鬼头,眼看其他四人已经拔出武器围了上去,斑终于开口。

        “把他交给我吧,正好,我有些事情想确认一下。”

        似乎没想到一路都很配合,任务也完成的十分完美的斑会在临结束时提出这种要求,带队忍者皱了皱眉开口提醒道:“也许这小子是无意中发现这条路的,但也有可能不是,每多耽搁一分钟我们就会多一点危险!所以,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快点干掉他撤退比较好。”

        “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情,”宇智波斑向来不是容易被左右的人,但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族人承受不必要的风险,于是他想了想说,“你们先撤。”

        他挥手示意队长先别打断他的话,继续道:“不是让你们抛下我,我是说,既然觉得这条路已经无法保证安全,不如你们先探查一遍,守住紧要之处,我也会尽快赶上来。还是说,你认为这么一个小鬼我会应付不过来?”

        再看了面前这个泪痕未干的千手少年一眼,带队忍者终于认可了斑的说辞,只留下一句“快点”,便带着其他人迅速离开。


        大概是因为在恐怖故事里扮演大魔王的几双写轮眼离去,板间总算能握紧手中的武器。

        而看到板间重新摆出抵抗的架势,宇智波斑一边觉得这样的对手终于不会太过无聊提起了一点兴趣,一边又有些被轻视了的恼怒:“怎么,以为只剩下我一个就觉得能逃过一死吗?”

        “当……当然不是,”大概是对方的气势太过强盛,竟让板间一时忘了双方敌对的身份,乖乖回答起来,“你很厉害,这个就算是我也能看出来。”

        他在斑愈发冷冽的目光中咽了口吐沫:“不过就算被你杀死,就算你看起来更可怕一点,可……可你现在还是人吧?你……你不是还没开眼吗?肯定不会吃掉我吧……”

        板间的声音随着斑越来越恐怖的表情小了下去,直至停了下来,他瑟瑟发抖恨不能缩小成一团:“难道大哥是骗我的?没开眼的宇智波也吃人吗?”

        “胡说八道!”终于听不下去的斑爆发出惊人的杀气,“这是谁在造谣抹黑我们宇智波!是你大哥……”

        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双手结印,“砰”的一声,站在板间面前的人已经变成了他极为熟悉的白发红眸。

        “扉……”板间吃惊的瞪大双眼,不过马上反应过来的他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巴,决定死也不会再开口了。

        但仅凭板间的反应宇智波斑就确认了造谣诽谤他们一族的罪魁祸首,果然,那个白毛对他们一族怀有极大的恶意,早知如此,当时就该不顾泉奈的反对直接砍下他的头来。

        怒气值已经突破极限的宇智波斑解开变身术,对着板间露出险恶至极的笑容:“本来想要放过你的,不过果然……”

        他举起手中的长刀:“替你哥哥受死吧,千手小鬼!”





评论(34)
热度(76)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