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不提留在山洞里的千手兄弟,这时已经返回族地的宇智波斑,在把弟弟送到负责医疗的长老处并确认他并无大碍后,才向族里汇报此次事件的始末。然而他只草草叙述了弟弟遇险和自己及时救援这一过程,并上交了死去忍者的头颅,对遇到并放过了一个千手少年的事一个字也没提。

        只是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的千手白毛,这种事情根本无关紧要,重要的——这可是泉奈长大后第一次向哥哥撒娇,必须要满足他啊!

        不过,泉奈的态度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他歪了歪头,回想起当初那一幕。


        手里剑扔出去的时候是很爽,可一个一个捡回来重新封印却不是一般的麻烦!以前泉奈都会帮忙,可是现在,斑回头看去,弟弟还是不厌其烦在捣鼓他的查克拉。

        “泉奈,我们宇智波的确很强大,但并不是万能的,偏火属性的查克拉只会让人痛苦,起不到治疗作用,知道吗?”所以,你可以放开那个死白毛,来帮哥哥收拾好不好?

        “我知道啊!”嘴上虽然说着知道,可泉奈手上的动作根本没停,反而操作更加精细起来, “好了!”

        他终于停止查克拉输送,转头向哥哥伸手讨要:“哥哥有带伤药吧,给我用用呗!”

        拒绝不能的宇智波斑索性停下自己的事情,走过来看弟弟究竟在搞什么鬼。

        等看到弟弟把上好的族内密药像不要钱一样往白毛脸上抹时,他终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再次试图阻止:“先不说给一个可能再也醒不过来的死人上药有没有必要,就是你的治疗过程也完全不对啊!是谁教你急救先用查克拉刺激伤口再上药的,这么干,就算是千手的体质,可能也要留下印记啊!”

        “印记?我就是要留下印记!”泉奈终于露出积蓄已久的怒火,咬牙切齿地说道:“才不会让他有机会跑掉,先做个记号,哪怕去了黄泉,就算我老了记不住他的模样,也能凭这个找到他,再狠狠教训他一顿。”


        厉害了,我的弟弟!虽然同为宇智波,斑能够理解泉奈对于敌人的执着,可是,是不是执着过头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为弟弟感到烦恼的斑不知该向谁诉说,长辈和族人都不是合适的倾吐对象。对了,他忽然想起前一阵子认识的小伙伴,虽然发型和穿着都很老土,性格也糟糕透顶,但却是难得能对等跟他分享一切的家伙,无论是战斗还是食物,也许,来自弟弟的烦恼也……

        可他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宇智波便开始了战前总动员,除去没上过战场的妇孺、伤病残和必要的留守人员,其余人包括斑在内全体开拔奔赴战场。

        战斗目标:百草

        联手对象:羽衣


        柱间和扉间也平安回到了族地,让一直牵挂着长子次子安危的佛间爸爸终于放下了一颗心。天知道他在猿飞一族上门却只带来三儿子重伤的消息时,内心有多焦虑。现在,他们总算回来了,哪怕三个躺下了两个也没什么,只要人还活着就好。

        他欣慰的拍了拍长子的肩膀:“干得好!柱间,终于像个大人的样子了,现在先去休息吧!”

        而难得被父亲表扬的千手柱间却只能用傻笑来掩饰自己的心虚,谁让他和扉间也隐瞒了一些无关大雅的事情。这个,既然扉间说不用提,那就应该没关系……吧?

        他虽然不知道扉间是出于什么原因选择隐瞒,但于自己而言,对虽然把他弟弟揍了个半死还在他脸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的两个宇智波,他其实是心存感激的。因为如果对方真有杀心,那补上一刀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更别提对方还给扉间上了药,洞口也留下了用于保护的布置。

        不过感激归感激,如果要是在战场遇上了,他可不会手下留情。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合格的大哥,弟弟挨打的仇,他是一定会报回去的。到时候就哥哥对哥哥,弟弟对弟弟好了!


        没想到两天之后,他就得到了这个机会。

        “出大事了!扉间,”一得到消息,柱间是片刻也没有耽搁,直奔弟弟的房间,“羽衣背后的雇主秘密雇佣了宇智波,结果才两天,他们就大败百草,把战线又重新推回到南贺川上游的伊原一带了。”

        “哦,”被勒令卧床休养一个月的扉间一脸冷漠的继续手上的推导公式,试图完善之前那个有点坑人的水分身之术,“那又怎么样?”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就没过上一天安稳日子,大小战争也算是见识了许多次,亲自参与也不止一回,怎么比他更大经历更多的柱间还是一副毛毛糙糙的样子。

        “因为我们也接下了雇佣,现在是羽衣加宇智波对百草和千手……还有,板间,”柱间喘息声中也带着浓浓的不安,两个弟弟的险死还生终于让他没办法再像原来那样轻易说出“我会保护”这样的话来,“板间,也在动员之列!”


        他这伤受得可真不是时候,扉间眯了眯眼,如果他也能上战场,板间的安全也能多一层保障。

        真是……     

        他狠狠地瞪了柱间一眼:“慌什么?板间就算上了战场,也只会留在后方做一些联络跑腿的工作,不可能有敌人会特意针对他。唯一会遇到危险的可能,就是有人突破了防线,出于灭口或顺手的原因干掉他。”

        “所以,”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想要保护板间,你要做的只有两件事,一是不要被人杀死,二就是努力杀死敌人,别让一个人从你身边突破!懂么!”

        柱间似乎被那双战意惊人的红瞳吓了一跳,但马上他就明白了弟弟说这番话的意思,原本不安的心又充满了勇气,自信的笑容也重新回到他的脸上。

        “放心,我会和板间一起努力活下来的!”




小剧场:

毛领子        

        扉间养好伤,终于想起上辈子最后的心愿——享受人生,于是,他用攒下的私房钱买了一条心水了很久的毛领子。

        当然,中间发生了很多,比如他哥想跟他借钱,却被无情拒绝的事。

        于是,等过了一段时间,板间有天晚上又来找他。

        板间:“扉间哥,我这几天又做恶梦了,一闭上眼就就看到一片一片的写轮眼,太可怕了。”       

        扉间:“所以呢?”

        板间:“能把你的本体借给我吗?”

        扉间:?本体?什么鬼?

        板间(不好意思):“我现在大了,就算害怕也不能老跟扉间哥你一起睡,不过如果是那么小的毛领子就没关系啦!”

        扉间:“所以,谁跟你说我的本体是毛领子来着?”

        板间:“是大哥!他还说扉间哥你其实是大妖怪来着,所以以前我跟你睡就不会做恶梦。”

        于是板间借到了毛领子,一夜好眠。

        第二天,扉间揍了柱间一顿。






评论(15)
热度(80)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