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报上名字?

        如果他照实说了的话,事情大概会变成这样吧——

        『哈?扉间?取这名字是期待你的脸能像大门一样结实吗?原来千手家的取名风格是这样的?听说你还有兄弟,要不把他们的名字也说出来让我乐一下?』

        光只想象就足以让他浑身一阵恶寒,为了避免恶梦成真,他的回答就变成了:“只是千手,名字……不想说。”

        自然,这种拒不合作的态度激怒了身为审讯者的小宇智波,这个名为泉奈的幼崽低下头,仔细端详起扉间那张惨不忍睹的脸,然后把刀对准了他目前还算完好的右脸。

        “看起来不太对称,要不我帮你一把?”

        “随你喜欢。”

        刀尖几乎是在他回答的瞬间就划了下去,扉间面上是一片木然,心里却在拼命的盘算:水分身解除带来的副作用持续时间比预计要长,一场接一场的战斗更是没给他半分喘息之机,不过就算是身体处于最佳状态,同时对上两个宇智波?呵!

        那句广为流传的话是怎么说来着?“一对一,转身逃,二对一,掏后心”?这个二对一,是指两个人对一个宇智波,他再自信,也不认为自己在一对二的情况下还有机会逃出生天。

        特别是后来的这个黑短炸让他觉得格外危险。

        个人武力强大也就算了,可扉间更忌惮的是他的头脑,追踪救援的同时不忘收集情报,这是谨慎,得到消息立即灭口,这是果决。如果这些优点出现在自家大哥身上,佛间爸爸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可放在敌人身上……

        完全让他更绝望了好吗!

        目前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方显然对千手家下一代的资料掌握不足,否则以他的外貌特征,哪怕表现出来的实力再差,也早该引起对方的怀疑。可如果让这场玩弄意味更浓的闹剧再继续下去,说不定他就会成为首个活着进入宇智波族地的千手了。说实话,到时候哪怕他自杀,大概也保不住脑子里的那些东西。

        没办法了……

        他努力调动起体内最后一丝查克拉,与其拖累他人,还不如……就死在这里!

        “秘术·黄泉返!”   

        如果自己只能走到这里,那未来之事再怎么担心也与他无关,唯愿瓦间板间能平安长大,至少,也要帮那个傻瓜撑到下一代成长起来才行!

        只是可惜了自己攒的私房钱,早知道,就该先用掉的,免得全便宜了柱间那个坑货……早该用掉的,买个……

        毛绒绒、暖烘烘、小小的、可以带在身上……不会咬人的那种……

        他慢慢地合上眼睛,任由疲惫将自己早已摇摇欲坠的神经冲垮,主动把意识沉入那片曾无比熟悉的黑暗之中。


        一时不察竟被敌人抓住机会施展出忍术,这种许久不曾发生的错误让宇智波兄弟一边反省自己,一边准备战斗。可他们等了半天,地上的那个白毛都毫无动静,而且无论怎么看……

        “死了吗?”眼见那个曾经跟他说话,为他包扎,与他一同战斗,救过自己,自己也救过他的家伙,现在就躺在那里,胸口不见一丝起伏。泉奈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好像也没那么想要置他于死地,只是……

        骗子!

        果然,千手就没一个好人,太讨厌了……

        “不,还有一口气,”听到这句话,泉奈的眼睛忽然一亮,“哼,知道跑不了,自杀就是了,会使用这种没听过的秘术,想必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要做吧?”

        作为兄长,宇智波斑比弟弟见识过更多的东西,对付这种情况自然也有一套简单粗暴的办法:“不管他想干什么,砍下脑袋带回去就好!”

        他向弟弟伸出手,这种事,怎么也不好让弟弟动手。可平时早就主动把刀递上的泉奈,这回却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

        “泉奈?”

        从来没有在大事上违背过哥哥的泉奈第一次表示拒绝:“哥哥,他救过我。”

      他直视宇智波斑的眼睛,认真表达自己的意思:“他是敌人,我知道,我会亲手杀死他,不过是在战场,而不是在这里,也不是依靠哥哥。”

        “泉奈?!”如果说之前的那句是疑惑居多,那么现在这句就是恼怒居多,“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要是被人知道你放过了一个千手……”

        “只要哥哥不说,谁会知道?”凭着对哥哥嘴硬心软的了解,泉奈怎么会听不出这就是变相的答应了,他忍不住抱住哥哥蹭了蹭,小声说,“其实是他先放过我哒。”

        于是这一天,宇智波斑被弟弟从头讲述的真相刷新了三观。他脸上的表情由一开始的不以为然变成怀疑,再到吃惊,最后定格为一片无语。

        在可疑的洞穴发现敌对家族成员处于昏迷之中,不但没有趁机干掉对方,反而又是治疗又是携手共战?

        他当然没有听信弟弟的一面之词,泉奈到底还小,不识人间险恶,被人骗了也很正常。所以他在搜寻遗留的痕迹还原现场时,没有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可最终得出的结论却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怀疑自己的眼睛!

       他忽然想起,关于为什么会救泉奈这个问题那个千手是这样回答的:“太小了,看起来比我刚接任务的弟弟还小的样子……就这样死了话,太可惜了。”

         原来,并非虚言吗?

        他神色复杂的看了扉间一眼,如果他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这个术不完全,即使自己放过他,那个千手大概也没机会醒来了。

        不过……弟弟吗?他记住了。


        千手扉间是被一阵如魔音贯脑的哭嚎声吵醒的,不,也许是那种被重物死死压住进而产生的窒息感憋醒,又或者是被那股由心口处传来如涓涓溪流却一直没有停歇的查克拉暖流所救醒的。

        是柱间那个蠢货……

        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劫后余生的惊喜随着胸口微弱却清晰的鼓动传遍全身,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他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

        转动微微发涩的眼珠,只一眼他便确认自己还是在山洞中。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竟然赌中了那百分之一的机会,被两个宇智波给“弃尸”了吗?

        本来按他的推算,被当场分尸泄愤的可能性高达89%(其实他觉得这个数据可以直接调高至99%),被砍下脑袋带走或补上致命一击的可能性有8%(这个术针对的就是这种情况,模拟他降生前的特殊状态,将灵魂强行封闭,以防被人使用秘术提取大脑记忆),觉得情况可疑把他还剩一口气的“尸体”带回宇智波的可能性有2%(这个可能性不大,他可不觉得就自己表现出来的低微实力会让那只黑短炸费那么大力气),而最后一个突发意外让那对兄弟不得不放弃他的选项,他心知肚明,其实连0.1%的可能性都没有。

        所以,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哇啊啊啊——”努力把只剩一口气的弟弟救活了,让柱间忍不住喜极而泣,可发现弟弟自醒来就像傻了一样连人也不认识,喜顿时变成了悲,他哭得越发伤心起来,“扉间,对不起,我来得太迟了。”

        唔,刚刚脱离假死状态,身体依然僵硬,让他连捂住耳朵也做不到,真是太糟心了。

        “闭嘴!”

        声音虽小,可这熟悉的呵斥声让身为兄长的千手柱间身体一颤,慢慢止住了哭声,随后他猛然抬头,眼中几乎要发出光来:“扉间,你……”

        话没说完他就对上了弟弟嫌弃的眼神,整个人顿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我刚救了你啊!扉间,做人不能这么没人性的。”

        不等弟弟做出回应,他就凑近扉间的耳边,像做贼一样悄声询问:“你是不是碰上宇智波的人了?”

        扉间心里一跳,倒是没想到自己那个蠢货兄长居然还有这种观察力:“嗯。”

        “那……他们没杀你,该不会……我,我是说,”柱间先是斯斯艾艾,一副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待见到弟弟冷下来的脸时,终于一口气把话全说了出来,“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如果情况危急,扉间你稍稍透露一些东西也没关系,只要不会涉及到其他人的安危,就算财物或者其他方面一时受损也没有关系。”

        “这些东西,我会帮你还上的!”他竖起拇指指向自己,咧出一口白牙,“只要你能活下来就好!”

        明明是一副傻得不能再傻的模样,却让扉间胸口一窒,有种酸胀的感觉,他垂下眼,调整了一下呼吸,若无其事的开口:“放心,我对自己施了术,什么情报也不会……”

        话声一顿,他总算想起有什么不对了:“你怎么来的这么快?瓦间呢?你把他送回族地没?”

        之前还是可靠兄长的柱间开始左顾右盼起来,直到弟弟的眼神越来越严厉终于拖不下去之后  , 他才打着哈哈说:“脱离战场之后,我发现瓦间的伤口有缓慢愈合的迹象,大概是我对这种能力掌握更熟练的关系,你能被救醒也有这个原因。”     

        “别想岔开话题,瓦间呢?”

        本着早死早超生的原则,柱间闭上眼,飞快的回答:“我向猿飞一族发布了任务,让他们一边代我照料瓦间,一边通知族地派人来接,快的话,他们大概已经汇合了。”

        “你……你这个,混蛋!!!”



评论(18)
热度(83)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