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其实一开始扉间并没有听清那个突然闯进山洞,紧接着又向他发起攻击的家伙说了什么。

        一场意料之外的生死搏杀再加上水分身突然解除所带来的副作用,让他本就疲劳的身体完全处于超负荷运转的状态,而最后的死里逃生更是催化了这种由紧张到放松的剧烈变化。绷紧的神经突然松懈之后还能撑着不倒下,已经是他意志顽强体质超人了。

        所以说他能在这场突袭中保住性命,除了要感谢自己用两辈子时间磨炼出来的反射神经以外,最重要的还是被他压在身下的小宇智波顶出的那一膝。

        可惜他一点也不感动。

        在被重重一膝顶翻的时候,他只能咬紧牙关以免把自己的内脏全吐出去,就像旁边地上躺着的那个一样(不,人家那不是吐的)。他几乎是一头从小宇智波身上栽下来的,之前被踢的胸口、现在被顶的腹部、还有受伤的下巴全都隐隐作痛起来,就连左脸好像都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可就算这样,他也不敢有片刻停顿,真如来者所言一路滚开好远,才躲过了那一片密集如雨落的手里剑。

        然后?然后他没看见,翻身而起的小宇智波对着来人作出一副撒娇认错的模样,于是对方在片刻的呆滞后爆发出一阵更为猛烈的杀气。只是这一次,他的手里剑大概终于用完了,只能赤手空拳的扑上来。


        直到这时千手扉间才看清对方的模样,那是一个穿着和小宇智波同款族服的少年,衣服下摆缩得更短,背后肯定也少不了那个标志性的球拍团扇。一头黑色短发倒像是他家孩子,全都张牙舞爪的向四周炸开着。只是表情太过凶狠,一副要将他碎尸万段的模样。

        讲道理,是我救了你家的崽子好吗?扉间心塞不已。然而面对一只暴怒的宇智波,单凭道理恐怕拯救不了自己。

        所以在看见对方没有武器居然还冲上来准备和他拼体术的时候,扉间反应迅速的抓住了最后一线生机,毫不犹豫的挥拳迎上。

        只是结果好像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在被对方掐住脖子摁倒在地的时候,扉间的脑海里大概不只一群草泥马在奔腾,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技巧宇智波,体术千手强?父亲你真不是驴我?刚才的交手中,对面那个宇智波走得完全是千手风格,铁桥硬马不带虚招,出手更是又黑又重,他浑身的骨头也不知还剩下几根完好?

        还有大哥,说什么教我一套新招式,深得快准狠三味,肯定无人能敌!这才出手就被看破下一招的玩意儿,你也好意思拿来唬我!


        随着扣住脖颈的手用力收紧,他眼前顿时一黑,连吐糟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隐约听见那只小宇智波在说些什么,大概是在为他求情?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靠人来救,啧,还是一只敌族幼崽。

        “救了你?”被弟弟拽住衣袖,还用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看,黑短炸少年终于忍不住收了收手上的力气。看的出来,弟弟的确是得到过妥善的照顾,伤口不但被清洗上药还作了包扎,人看起来也挺精神。相比之下,他手下那只白毛才更像是被人追杀的模样,灰头土脸伤痕累累,连脸上都破了相。少年嫌弃的撇开眼,全然忘了这里面还有他的功劳。

        不过他马上又转回来,面带不虞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救了你?那你知道他的身份吗?”

        随后他用满怀恶意的语气,抛下一个惊天炸弹:“这家伙可是个千手哦!泉奈,看清楚,他是敌人!”

        刚能喘口气就被两道杀气锁定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更糟的是身份突然掉马,这是天要亡他吗?还有那个宇智波到底是怎么确认他身份的,明明他也没露过什么马脚啊!摔!


        “千手?!”这个身份显然超出了泉奈所能承受的底线,让他的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

        扉间没有回答,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半点动摇,完全不像是被人揭穿了身份的模样。现在他也只能赌一把了,看看在他不主动承认的情况下,那只小崽子会不会心软放他一马。

        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那个宇智波少年突然松手,站起身双手环抱,自上而下的俯视着他,眼神带着说不出的讥讽。

        “我一路追着泉奈的暗记赶过来,”他竖起拇指向身后指了指,“然后看到……那个方向,放了一朵好大的烟花。”

        千手扉间的瞳孔猛得一缩,原来,破绽在这里?

        “哦,看来你还记得啊!”扉间的反应似乎愉悦到了他,接下来的话语便带上了一丝独属于少年人得意,“刚好有只虫子逃到我面前,本来只想顺手收集情报,却没想到会有意外惊喜。我这么说,你还不想承认吗?”

        千手扉间当然不想承认,在战场上暴露了家族身份的可不是他。可之前也正是他刻意混淆了羽衣一族的情报,才让自己在阴差阳错之下顶了弟弟的缸。到了现在的地步死撑着不承认又能如何?千手、白发、少年、被围杀,这几样加在一起,让他根本混不过去。

        “啊,没错,我是千手。”他闭上双眼,终于放下所有侥幸。


        冰冷的锋刃恶劣的紧压着他左脸的伤口,逼得他不得不再睁开眼睛,闯入眼中的果然是那个名叫泉奈的小宇智波。

        不过现在他的表情可一点也不可爱,两眼更是通红一片,幸好不是写轮眼,让扉间不必愧疚因为自己的缘故给敌方了增强的实力。

        “你是有意接近我的吗?”

        这是要对他进行审讯?不过扉间回答的倒是异常爽快:“不是,没听你哥说,我也是在逃命吗?”

        “不许反问,好好回答,”刀刃又往下压了几分,本已凝结的伤口又重新裂开,“为什么要救我?”

        为什么?只是一时起意?想开发一下自己的医疗能力?还是,那只幼崽当时看起来太无害?

        他想,大概,是因为……

        “……太小了,”在泉奈警惕的眼神中,他慢慢用手指比出一小段距离,“看起来比我刚接任务的弟弟还小的样子……就这样死了话,太可惜了。”

        那把刀似乎轻轻抖动一下,马上又恢复了稳定。


        “很会说嘛!”身为兄长,他自然看出了弟弟的动摇,“这么诚实,不如我们来谈谈千手家的情报?”

        “那个不行。”扉间拒绝的毫无转圜余地,“别说我还没接触到家族机密,就算接触到了,我也是有身为千手的荣耀。”

        他斜睨着眼向上看去:“想要刑讯的话,可能时间会不够?”

        宇智波少年当然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本着打击他的目的免费奉送了一条情报:“你是想用羽衣来威胁我吗?可惜,为了顺利带泉奈回家,我没有留下那只虫子的性命呢!”

        两个人的眼神几乎要擦出火花来。

        直到宇智波少年又察觉到身后传来轻微的拉扯,他轻啧一声,终于放弃了与扉间的对峙。

        “既然如此,先报上你的名字。”这一次,审讯者又重新换成了小宇智波。







评论(32)
热度(86)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