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千手扉间向来是个说♂干♂就♂干♂的男子汉,既然已经找到了借口理由,又怎么能犹豫不决白白错过!反正对方也不能反抗

        那么实验的第一步——先上药吧!

        别这么看他,他也是有人性的好吗!不先上药,这么宝贵的幼崽不小心死了怎么办?这可是难得见到的活的宇智波啊!

        他掏出卷轴又清点了一遍:由于自己事先准备充分,除了起爆符被全部清空,其他不论是苦无、查克拉线还是伤药绷带,就连食物和饮水都一样不缺,余下的物品也没有会暴露他千手身份的东西。所以就算这个实验品中途醒来也没关系,他完全可以推说自己是在救人!

        简直完美!

        随后他取出干净纱布,手指微动,用最少的查克拉结出一个小小的水龙弹。唔,还要尝试结合精神力量,看能不能让水龙弹自带消毒和麻醉的效果。

        一旦集中精神,他便真的沉浸其中,只机械的重复几个动作:清洗、上药、包扎……清洗、上药、包扎。

        直到再也找不出一个伤口,他的动作才停了下来。


        “奇怪,伤口比想象中还少,”扉间皱了皱眉,有点疑惑,“那怎么还醒不过来?难道是中了什么忍术?”

        他再次将目光投向那张因为失血失温而显得格外苍白的小脸,一路从洁白饱满的额头、小巧挺直的鼻梁,滑落到那张刚刚被他用湿纱布轻轻擦拭过,而显得有些红润不再干裂的嘴唇,居然还是可爱的小肉唇……

        不,等等,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他使劲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的思路重新回到治疗上来。之前的实验其实挺失败的,他制作的微型水龙弹无论是在气味或是功用上,好像都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不过,也许是内服和外用的区别?柱间不是已经成功了吗?没道理他不行的。

        不如再试试?

        他鬼使神差的将手指轻轻伸进小宇智波的口中,然后让混合着他的查克拉的微型水龙弹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滴入进去。

        一颗,两颗,三颗……

        他忽然怔了一下,刚才指尖的触感,是舌头?难道……

        成功的喜悦让瘫了几年的冷硬面容也在这一刻变得柔和起来,可下一秒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他抽出手指的动作迅速而猛烈,甚至让整个上半身都向后仰了一下,然后空气中才传来“嘚”的一声,那是上下牙齿用力咬合而发出的声音,在这个半密闭空间里,显得格外清脆而响亮。


        “原来不是猫咪,而是狗崽吗?”好半天背后的冷汗才退下去的扉间慢吞吞说道,然后发现那只自从醒来后就不复乖巧可爱,而是伸出爪子想要狠挠他一把的小宇智波正在努力想要向他发起攻击。

        曲膝上顶,然后借助腰部力量翻身抽刀,左手在此期间一直护住头脸胸腹要害,目光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自己的双手。可以说,虽然看起来比瓦间板间还幼小,但不论是战斗意识还是实战经验都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只是可惜……

        “噗——”扉间面无表情的嗤笑出声。

        战斗意识是很棒,可身体反应却跟不上,现在这个小宇智波就是这种情况。膝盖刚抬起来一点点,背部施力想要扭腰翻身,结果却翘起半个屁股,左手才举起就无力的落在胸口,至于右手,根本摸不到任何武器好吗?

        发现自己出了大糗的小宇智波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僵在当场,直到听见这声嗤笑,才将满腔怒火转向罪魁祸首:“你对我做了什么?”

        “……急救?”扉间犹豫了一下,依然坚持这个回答。

        可惜这个答案,即使对方还是个孩子也不会相信:“那你刚才喂了我什么?”

        “是我新开发的医疗药水,平邪化瘀,通经顺脉,可惜还不成熟,治愈能力差了点,”顶着对方怀疑的眼神,扉间一本正经的诉说着想象中自己新开发的水系异能应该具备的能力,“看我做什么?你之前不是被人封锁了查克拉经脉?要不是我,你怎么可能醒过来?”


        也许是扉间板着脸的样子太过正经,那只小宇智波脸上的怀疑渐渐淡去,最后竟然还舔了舔唇,像是在回味什么:“可是,药水不应该是……甜的吗?你这个,怎么没味?”

        不,药水应该是苦的才对,你们这些宇智波邪道。扉间辛苦的咽下这句话,默默移开眼神。

        但他的反应显然又在哪里刺激到了这只敏感的小兽,对方立刻炸了毛:“你是骗人的,对不对?你喂我喝的一定是毒药,不然我怎么动不了?”

        “噢,你没发现吗?那个,是因为我的包扎手法啊!”虽然在医疗上只是个可悲的半吊子,但扉间同学依然发挥了自己善于钻研的长处,学会了仅用一条医用绷带,就能让每个患有多动症的千手伤员们老实卧床的秘诀,“在包扎的时候,巧妙抽紧发力的肌肉群,这样一来,即不影响血液流动,又能避免剧烈活动造成的二次伤害。”

        再高大上的解说词也掩盖不了这种“绷带束缚术”的鬼畜本质,小宇智波看他的眼神已经由遇到敌人的警惕变成了遇到变态的惊恐。所以当看见扉间突然靠近的脸时,他的反应居然是用双手紧紧挡住自己的胸口。

        “你有毛病吗?”扉间斜眼。

        “你才有毛病!变态,死白毛,离我远点——”


        和小鬼一起时间长了,连自己也变得幼稚了吗?扉间叹了口气,单方面终止了这场无意义的争吵。

        “回答我,”他低声询问,之前的轻松已消失无踪,“有人,在找你吗?”

        没有回答,但那一闪而过的惊喜没能逃过扉间的眼睛:“看来是有的。”

        “你想干嘛?”那只呲着尖牙,挥着利爪的小兽又出现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遗憾的扉间认命的起身,拉开那份封印了苦无和查克拉线的卷轴,快速布置起陷阱来。

        “你想干嘛!!”小宇智波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看起来马上就能把束缚住他的绷带全部震断,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看到那副再不给他解释马上就要拼命的模样,扉间只好一边抓紧时间布置,一边努力顺毛安抚:“你没忘记自己是怎么受伤的吧?”

        小宇智波慒了一下,气势一下子落了半截。

        “你以为身上的术被解开,找过来的就一定是自己人?”犀利的问题让他再次瑟缩了一下,“你逃过来的时候没发现这里已经是羽衣和百草的战场了吗?什么防护也不做,是嫌自己命太长?”


        顺利依靠口遁(不是)成功KO掉宇智波幼崽同时,陷阱也差不多成型,千手扉间对自己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打打杀杀,依然还能保持住当年身为学霸的计算速度表示欣慰不已。

        不过躺在地上,亲眼目睹这个所谓的陷阱不过几条绷得过紧,连涂黑伪装也没做的查克拉线时,小宇智波的唇嚅动了好几下,内心在“太好了,这种粗陋的陷阱不可能会伤到哥哥”和“这么糟糕的陷阱真的能起到保护作用吗”之间挣扎了一番,终于忍不住委婉的提出自己的建议。

        “你还是把我放开吧。”

        “诱饵闭嘴!”他的语气不耐,可话语中隐隐透出的一丝温柔,还是让小宇智波乖乖听了话,“伤员就好好躺在那里认真祈祷好了。”

        然而躺在地上的人却看不见,背对着他的千手扉间眼中俱是一片漠然。

        小猫崽当然有趣又好骗,可如果来的是只老虎……

        真可惜,他其实还是挺喜欢这个小家伙的,可谁让活的不好养。要不,以后还是弄个能随身携带的好了。


        不过在做好最坏的打算,却发现实际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的时候,千手扉间竟隐隐松了口气。不,不,这口气还不能松,敢对宇智波幼崽下手还追着不放的家伙肯定不好惹。

        他手持苦无,放低身体,小心遮挡住对方可能的进攻路线,做出保护的姿态,而被当成目标的小宇智波则躺在地上假装昏迷。

        “嘿,真有意思,”那个追踪而来的忍者一眼就看破了他们的伪装,“小小年纪居然能破了我的忍术,还跑到这么远的地方,真不愧是忍界闻名的宇智波,连崽子都这么厉害!不过现在你也动不了吧?还是你以为这个白毛小子能挡住我?他不是你的族人吧?我想要的也不是他,怎么样?要是你自己跟我走,我说不定会放过他哦?”

        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千手扉间不由后悔之前没跟小家伙交代清楚,要是他真信了这些鬼话,那自己才是死定了。原本还想等那家伙自己走进陷阱,现在看来只能拼命了。

        啧!

        直到看见扉间一言不发冲上去拼命,这只实际上名叫泉奈的宇智波幼崽才终于放下心中最后一点怀疑,随后,他从自己发尾小心的捏出一截钢丝,轻轻将绑住身体的绷带一划而开。

        虽然之前那个不知道是哪族出身的菜鸟白毛一直没有对他表现出敌意,但身负“写轮眼”的血继,哪怕还没开眼,也经常是忍界一些魍魉觊觎的目标。这次大概是他有生以来遇到最危险的一次。好在他逃跑时也没忘留下暗记,想来,哥哥应该也快赶到了吧!

        可刚放下心来的泉奈却突然发现,才眨眼的功夫,之前那个满口大话说要保护他的白毛居然像是傻了一样站在原地,仿佛没看见那迎面劈来的一刀!


        糟糕!

        分身居然在这个时候解除了!明知道敌人就在眼前,可他却连牵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整个人疲惫得像是一个星期没有睡觉,眼皮好像下一秒就会合上。千手扉间死死咬住下唇,浓重的血腥味在口中弥漫开来,却也只能维持住自己不当场跌倒。眼看着如雪的刀光朝自己当头挥下,他拼命向后仰身,却已来不及避开。

        刀尖刺入下颌顺势往咽喉划去,对方显然没打算留什么活口,死亡已不可避免。但扉间心里冒出来的却既不是恐惧也不是后悔,而是“亏了,以后都摸不到了”这类糟点满满的遗憾。

        然而下一秒,猛烈的撞击由胸口传来,顿时把他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全部抽飞,剧烈的疼痛甚至让他怀疑自己肋骨还有几根完好,一时间倒也分不清到底是下巴更痛还是胸口更痛。

        等缓过一口气,他才看清那个一脚把他踹离险境的,显然就是之前还装出奄奄一息模样的小猫崽,不过,现在看他在战斗时那副凶狠却不失灵动的模样,却更像是只幼虎。

        不过再怎么厉害,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扉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埋下查克拉线的地方,差不多,就是这里!

        他强忍疼痛,猛然跃起,却在敌人惊愕的目光中,扑向无人的角落,手中的苦无猛然斩落,口中同时喊道:“跳过来!”


        泉奈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相信一个外族人,究竟是因为对方救了自己,还是因为看见他差点死在自己眼前,这个问题可能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那一刻,他确实连一秒的犹豫都没有,连眼前的敌人也不顾,直接往那个白毛身上跃去。

        然后,发生了什么?

        在一阵天旋地转之中,好像“咻”的一声,有什么从脸颊旁擦过,之后等他再努力抻着脖子向外看时,那个差点要了他们俩性命的家伙,竟不知被什么武器分割成了好几块,鲜血内脏流了一地。

        大概是他脸上的表情太傻,那个白毛居然摸了摸他的头发,对他说:“是查克拉线哦!”

        “怎么可能?”他的眼睛瞪得好大好大,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两个人的姿势不对,他轻轻抬腿一顶,“死白毛,快滚下去!”

        而同时,还有一个更加愤怒声音也响了起来:“混蛋,快从我弟弟身上滚开!”






评论(24)
热度(97)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