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忍者这种职业容不下半点心软与犹疑,在确认弟弟眼中没有恐惧唯有满满的坚定与傲然之后,千手柱间不顾自己的满身疲惫,也不理会瓦间的反抗与挣扎,背起他转身就走,连一秒也没耽搁。与此同时,千手扉间的本体也从反方向快速撤离,原地只留下了水分身与两人携带的全部起爆符。

        扉间没有说出全部实话,这个暂时被命名为水分身的遁术其实还没有正式完成,在他原先的设想中,这个术成功后应具备如下功能:消耗小待机长(什么鬼),有简单的智能和部分攻击能力,即能在缺少人手的时候提供辅助,也能在危急关头迷惑敌人,更因其本质不过是查克拉,即使被破除也不会影响本体。

        但现在,这个半成品不但耗费了他大量查克拉,还随着距离拉远产生了操作延迟的现象。不过,他的嘴角拉出一个微小的弧度,应付眼前已经足够了。

        他一边快速奔跑一边仔细观察四周,试图寻找出一个适合的隐蔽点。

        这个计划和他制作的水分身一样都属于粗制乱造的伪劣品,根本经不起细细推敲,只是他也不需要就是了。

        瓦间一看就是个误入战场的菜鸟,会被派来做清扫工作的家伙自然也不是什么精英,反倒是他和柱间的行为更惹人注目。不过他早就提醒柱间不要穿戴会暴露身份的服饰刀铠,一来可以避免被人寻仇,二来,在所有目击者都被灭口的情况下,他们往外传递的情报大概顶多会是有两名不明身份者闯入,其中一人有一头白色短发之类的吧。

        这样,他大可以把自己的水分身当作诱饵,完全不需要考虑什么智力武力,反正那个分身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当所有追击者齐聚时,放上一场盛大的烟花!

        他的微笑陡然转为狰狞,对于伤害了他弟弟的混蛋,他可是从没想过原谅啊!


        眼角扫过的景象似乎有什么不对,他几个纵跃,换了个角度重新观察引起自己注意的地方。嗯,相当精妙的借位错觉。凭借三两丛枝叶和几块土石,硬是把一个半人高的洞口伪装成荒废的兔子窝。如果不是他之前所在的位置能察觉到一丝微妙的不和谐,恐怕就要错过这个好地方了。

        是的,我们心黑手黑的扉间同学已经准备鸠占鹊巢。至于原先的主人,笑话,真当他的感知力是摆着好玩的吗?只冲那几乎构不成循环的查克拉流动和极淡的血腥味就能猜到,里面的人不是刚死了,就是快死了。

        话是这样说,在潜入的时候他还是保持了最高警戒,同时小心维持了洞外的设置。因为接下来他将在这里渡过最困难的一段时间,不过对原主来说,这大概是个不幸的消息吧。只是相比自己的性命,他也只能对那个可怜的家伙说声对不起了。

        唔,眼前的景象并未出乎他的意料,或者应该说,完全被猜中了。而他唯一没料到的是,躺在地上的,竟是一只比瓦间看起来还要稚嫩的幼崽。

        而更了不得的,是那只幼崽的衣服背心处隐隐露出的红白色乒乓球拍团扇图案,对方竟然还是一只宇智波!


        请原谅他在这里用了“只”这个量词,倒不是口误。实在是因为从小到大,“宇智波”这个名词在他耳边出现了太多次。

      代表了完全的贬义,行走的邪恶,它频频出现在睡前故事,幼忍训练以及战前动员等各种场合。如果不是知道这只是一个姓氏,他险些要以为那是某种类似于深渊恶魔不可言说的存在了。谁让那帮小子总背着他偷偷摸摸说些什么红色眼睛好可怕之类的,当他没听见吗?还有他那个总是讨打的大哥,老是用一些不实谣言和荒诞传说编成故事吓唬弟弟。他也就算了,板间可是真的被吓得好几天睡不着,夜里哭着跑来找他,最后逼得他不得不使用强硬手段才重正了家风。

        为此他也找过父亲,希望制止族中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愚蠢行为,然而父亲对此也很是无奈。

        这种抹黑敌族的行为确实并不光彩,哪怕各个忍族背地里都这么干,可是干成他们这样明目张胆撕破脸皮的,还真是非常少见。

        可谁让千手总是对上宇智波?

        明明大家原先最多是抢抢任务,打打群架,也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忍界开始流传一种说法,“能敌宇智波者,唯有千手”!话都传成这样了,任务对撞时他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好不好!

        为了保住千手的名头,他们死撑一口气,硬是从正面肛上去!可问题是人家有“写轮眼”,而他们屁都没有


        上一次还被你打得像狗一样,下一次说不定就是你被打成狗样;辛辛苦苦练成的绝技,只要不是血继,人家眼睛一闭一睁就学到手了;难得碰上个非战争任务,你自己掏钱出力有危险还挣不了多少,别人只靠脸就骗吃骗喝情报还主动奉送……

        “当然,这并不是主要原因。”记得当时父亲这样说时,那咬牙切齿的模样连作为旁听者的扉间都忍不住为之侧目。

        不过真正的理由还真不是上面那种牢骚话的程度,虽然关键还是在于“写轮眼”。

        “作为武器,那双眼睛实在太过可怕,尤其是在未使用的时候。”注意到儿子疑惑的表情,佛间叹了口气,“对手只要使用了,总是会有痕迹留下,那怕任务失败或当事人死亡,我们至少可以通过人员调整避免下一次发生更大的伤亡。可是,如果这双眼睛一直被隐藏着呢?”

        扉间试想了一下,如果真有这样一个开了写轮眼的高手专门截杀族中新人,那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放心,放心,他们要真敢这么干,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家崽子的!”近几年越来越少见到儿子变脸的模样,佛间有时候也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同为忍界豪族,这点气度和默契我们还是有的!”

        可随后他就叹了口气:“问题是我们不明白他们的开眼机制与使用限制,只知道是和内心或肉体的痛苦有关。但是作为忍者,痛苦对我们来说不是和家常便饭一样吗?这种情报简直就是屁话。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早点培养下一代的警惕心比较好,谁知道出现在你面前的那个宇智波有没有开眼呢?”

        “别想太多,真在战场上遇见了,不要犹豫,捅死再说。”


        不要犹豫,捅死再说吗?

        不过看起来,就算他不捅,那只幼崽也是一副活不长久的模样。他索性合上眼重新感知了一遍,没错,对方的查克拉比刚刚又虚弱了一些,如果不是距离够近,连他都快要无法感知了。

        确认了藏身地的隐蔽性与安全性,扉间总算能松下之前绷得紧紧的神经,能做的已经全部做完了,接下来,他需要的只是等待。

        可不知为什么,他的目光总是不自觉的落在那只幼崽身上,看到他呼吸渐渐微弱,终于忍不住靠了过去。

        真的是好小的一只啊!扉间伸出手,轻轻地拨开遮挡住面孔的发丝,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就这样突兀的闯进他的视线中,还有那长长的睫毛,就连头发都是看着毛拉拉,实际却柔柔软软,和自己家那一帮子糙汉的板硬截然不同。噢,你说柱间,那家伙虽然是西瓜皮,可是头发根根又粗又硬,摸起来一点也不可爱好吗?

        对了,忘了说,我们的扉间同学还是一个隐形的绒毛控,喜欢一切柔软的、无害的、毛绒绒的小可爱。

        而现在,那不为人知的爱好不合时宜的冒了个头。

        他的目光四下游移了一下,又转了回来。嗯,说起来,他的水属性查克拉会不会也有治愈功能?也许,他该试试看?








评论(19)
热度(90)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