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


        从那次谈话发现了自己的失误之后,扉间决定回归正途,先经营好千手族长次子这个身份,努力提高自己的生存机率再说。可没想到,父亲这回却像吃错了药一样,只要有机会就把他带在身边。这举动在不知情的族人眼中,说不定都以为他是想换个族长继承人了。

        扉间死鱼眼,有这种想法的人大概不知道他们族长实际上有多满意那个傻乎乎的西瓜头,倒是他,如果不是能确实地接触到族务,怕是真以为自己被当成挡箭牌了。不过无论是出于外因或发自内心,千手扉间都不可能拒绝这种送上门来的机会。

        比如现在,扉间就跽坐在会议室门外,从那扇紧闭的大门也挡不住的争执甚至是殴打声中整理出有用的信息,补充自己的情报。在此期间哪怕有人两次被打出门外,都没能打断他的思路,毕竟见多不怪嘛!初见到这种情况时,他还以为是有人想要武力夺权,至于现在?

        呵呵,这样的千手迟早要完!

        

        捏着手里的任务登记卷轴,扉间终于打破缄默的原则,不管怎么说,几个小家伙不过是受了自己的牵连。

        他眉头微蹙:“父亲,这个任务……”对他们来说太早了。

        “啊,你看到了,”佛间揉了揉额角,坚毅的脸庞终于染上了一丝疲惫,“没办法,这事儿之前我也跟你说过吧,因为他们的任务完成度高,族里已经加大了他们的任务分成。这么一来,他们也不好再跟其他族人抢一些低级任务,你应该明白,即使是我们千手,也有很多吃不饱饭的家伙。”

        “可这是个战争任务!要不我再找找,总会有其他可以代替的……”

        “没有其他任务,”佛间的大手直接压住了卷轴,“我说,没有!”

        他一字一顿:“人都有惰性,一旦发现有捷径可走,就会忘记隐藏其间的风险。你难道要为他们挑选一辈子任务吗?这可不是你们玩的游戏,人生也没有第二次重来的机会。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如果这次他们能活着回来,大概再也不会忘记,能保证自己在这个乱世存活的,唯有‘实力’二字。”

        他深深地看了扉间一眼:“你也一样,别让我失望。”

        “我知道了。”


        然而这场教学并没能持续多久就被迫中断,因为,母亲三枝去世了。

        他们的母亲,有着一副与她的名字截然不同的精致容貌,特异的白发红眸也不知遗传了哪位先祖的血脉,不过性格倒是相当有千手特色,拥有完全不输男子的豪迈气概。可惜,早年还能在战场上驰骋,结婚后却被接二连三的生产引发了积年旧伤,最终只能缠绵榻上。可即使如此,也没能挽救她的性命,最终被留下的,只有他们父子五个。

        对,是五个,除了暴君父亲、傻瓜大哥,他还有一对双胞胎弟弟。说起来,他在小时候发现自己和便宜大哥无论是发色还是瞳色都完全不同时,曾一度以为大哥是抱养的(因为他是亲生的没错)。不过在老四板间出生之后,他只能承认自已和那个西瓜头是亲兄弟了,毕竟那半黑半白的发色,一看就是柱间和他的组合!真是太糟心了!

        而更糟心的是他的兄弟们那停不下来的哭声,两个小的也就算了,大哥你哭得比弟弟还大声真的好吗?还有父亲,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小儿子们是不能用兵粮丸打发的?

        算了,算了,今天就放纵他们一次吧!

        扉间默默退出房间,亲自动手操持起全家的晚餐。在灶火的映照下,他的心情也像脸色一样晦暗不明。上辈子未曾体验过的母爱,陌生而灼热,让他一直不敢靠得太近。后来母亲大概也习惯了他的独立,便把所余不多的精力全放在了两个更需要照顾的小家伙身上,拥有成人灵魂的他自然不会有什么想法,反而觉得这样也不错,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的话……

        一直啊……

       他好像有点后悔了呢!


        不,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万万没想到,一次心软,遗恨终身!

        “扉间啊,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厉害!以后,大哥的命就交给你了!”千手柱间神色郑重的将双手搭在弟弟肩上,如果忽略那高高腆起的肚子,倒是挺有一族继承人的模样。

        扉间几乎想用眼刀将那双手从他肩上戳下去,以为这么说他就会原谅夺饭之仇吗?还以后,现在就把你的命交出来啊!混蛋!

        “扉间哥,以后还是你做饭吧!我不想再吃生的或者糊的了!”

        “啊,我也不想吃到虫子了,大哥和父亲的手艺实在是太糟糕了。”

        被弟弟们围住哀求又是另一番滋味,从未经历过这种阵仗感觉就要顶不住的族长次子不由得将求救的目光投向父亲,可他看见了什么?

        那个在孩子面前永远强势的父亲竟然把脸扭开了,扭开了!

        扉间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不行吗?”看出他的不情愿,最小的板间的情绪一下子低落起来,“对不起,扉间哥,我不该强人所难,明明你也是很辛苦的,还要出门做任务。”

        “没关系,板间,”只比板间早一刻出生,却自觉承担起哥哥职责的瓦间摸了摸双胞胎弟弟的头,“我会努力长大,然后照顾你的。”

        “算了,”扉间一下子泄了气,跟两个小孩子计较些什么呢,“我来做饭,你们只要负责长大就可以了。”

        “欧耶!”

        “扉间哥你真好!”

        被两个弟弟的糖衣炮弹击中,扉间并没有发现身后柱间对双胞胎们竖起的大拇指以及父亲满是赞赏的眼神。


        逝者已去,活人的生活还要继续,没有太多时间让他们沉湎于悲痛之中。很快,他们的生活就恢复到正常节奏,只有扉间更忙了。早起训练,一日三餐,照顾幼弟,还要跟着父亲学习处理族务,以及接取各种任务。

        相比同龄人甚至他大哥,扉间的任务合格率简直高得可怕。曾发生过雇主为了压低酬金故意给予错误情报的事情,他就索性将计就计直接抽身而退,然后以此要挟,最后不但从吝啬的雇主手中敲到一笔数目不菲的补偿金,还逼得对方不得不提升酬金并重新将任务发布给千手一族。在这之后,他更是一力承担起情报分析,后勤支援以及战场配合,让接手这个任务的族人第一次感受到全方位碾压敌人的畅快感。

        这次事件甚至被族中收录为教导小忍者们的经典案例,并由此引发了一波争论狂潮。扉间的行为是否正确?是否允许?是否提倡?对千手家的影响是好是坏?任务是否可以放弃等等等等,而这一次,千手佛间保持了沉默。

        就在这种吵吵闹闹中,瓦间板间也到了出任务的年龄。


        “啊,啊,扉间哥你好啰嗦!”瓦间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忍具包不是你帮我装的吗?怎么可能会有东西落下。”

        他伸头往屋里张望了一下:“你还是去照顾板间吧,本来还想带他一起做任务呢!我走啦,板间,你要快点好起来呀!”

        他扯着嗓子向弟弟打了个招呼,不等回答转身就跑,生怕扉间抓住他再唠叨些什么。嗯,对小孩子来说,再也没有比板着一张脸的二哥更可怕的生物了。

        看着弟弟跑远的身影,扉间皱了皱眉,总觉得有些放心不下。也是,几年下来,除了那个总想让人打死他的大哥,这两个弟弟已经被他划分在保护范围之内了。不过,孩子总是会长大的,他也该放手让他们学着飞翔了。

        喂板间吃完药,依然心神不宁的他索性跑到资料室,用大堆的情报分析缓解一下内心的焦虑。然后,刚刚送来的一份情报让他变了脸色。


        “父亲,”他把那薄薄的一页纸拍到刚探视完受伤族人回来的佛间面前,“请下令召回瓦间,我刚得到情报,羽衣前线溃败,我们之前给他规划的行进路线已经沦为新的交火线。一旦被发现,交战双方恐怕都不会介意留下一个千手的性命。”

        拿起情报仔细阅读了好几遍的佛间闭上眼,沉默良久后终于做出决断:“不行。”

        他好像一下子老了好几岁,向来挺直的背脊都有些佝偻:“我们没有人手,之前的几个任务需要的人员太多,现在还留在族内的,不是还未康复伤病员就是没有经验的新手,就算派出去也只有送菜的份。而我……”

        他咬了咬牙,长吸一口气:“可不只是瓦间一个人的父亲。”

        他眼神凶狠的瞪视着扉间,似乎想以这样的方式阻止次子继续动摇他的选择。然而扉间却像是没看见一样,直起身,语气轻松:“啊,我知道,所以我准备自己去。”

        佛间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放心,我没打算一个人去,我已经传讯给柱间告诉他汇合地点,让他快点完成任务来帮我。说起来他最近实力涨得挺快,大概值得期待一下?所以,”他俯身行礼,言语恭敬而决绝,“您不会阻止我吧?”










评论(11)
热度(83)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