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23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并不知道,他们的携手离去引发了千手和宇智波两族的修罗场(仅限于弟弟们之间)。不过即使他们知道,现在也没有余力去关心这些了。因为这一路无论他们往哪个方向突破,做了多少误导动作,追击他们的空间裂缝都不会追丢目标,而且数量越来越多。

        “这样下去不行。”千手柱间借着擦汗的动作偷偷瞄了斑一眼,再一次确认,与随着时间推移状态越来越好的自己不同,斑的精神在经过一系列高强度的追逐后越发的糟糕了。

        “能判断出它们是凭借什么来精准定位的吗?明明连眼睛都没有。”

        身为罪魁祸首的系统试图装死蒙混过关,却被斑一把抓住:“恐怕是因为你肚子里的那个东西吧?”

        系统努力把自己从宿主的手里挣脱出来:[现在就算把它吐出来也晚了,对方不会放过我们的,而且,把它放出来,你就不怕……]

        “谁说要放它出来了?敢对宇智波一族下手,就该有死的觉悟,这和它袭击的是泉奈没有关系。”

        对于宿主的这番说辞系统识趣得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它只是乖巧的把自己的发现全部说出来:“天上的那个‘月亮’,经过我的探测,里面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生命体。”

        期间千手柱间发出“哦,真的吗?居然有人生活在月亮上?一定是传说中的仙人吧?”这样一连串的感慨,还夹杂着宇智波斑略为不爽的问话“非常强大?能有多强?”之类的。

        系统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回答宿主的疑问比较好:[你们之间的差距,大概就像从这里到月亮这么远吧?]

        ……


        得到这个答案之后,宇智波斑一直黑着一张脸,连千手柱间都不太敢搭话,系统更是委屈到极点。这种情况直到斑险些因为精神后继无力,导致失误而受伤才有所改变。

        千手柱间紧紧将挚友搂在怀中,唯有这种真实的触感才能安抚他方才那颗险些因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天启”而陷入狂乱的心。他无视怀中之人的挣扎,禁锢住所有的反抗,然后,义无反顾的向那几道裂缝间的空隙处跃去。

        “你疯了,我们过不去。”

        “安静!把一切交给我就好。”千手柱间的神态、语气,无不说明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并不容置疑。看到这样的柱间,斑忽然觉得自己或许应该相信他一次,因为这个敢于将性命交托给宿敌的男人本身就代表着奇迹,不是吗?

        起跳、横滚、单手撑跃,他们两人如同动作优美的舞者,配合默契的像一个人,突破了一道道障碍,终于到达最后一关。

        “抱紧我!”失去退路的宇智波斑爆发出骨子里的凶狠,他摆出与千手柱间交颈相拥的姿势,可手上的力道却让柱间怀疑如果不是自己还穿着铠甲,恐怕连肋骨都会被勒断。

        两个人同时脚下用力,向后仰跃跳起。头安全的通过了,只要肩也能过,后面就没有问题。但这道裂缝实在太窄,斑的眼神暗了暗,轻轻抽了抽被夹住的左手,可实在太紧完全抽不出来。

        千手柱间灼热的呼吸喷吐在他的脑后,让他不习惯被人碰触的后颈处的头发几乎都要竖起来了,可那平和声音又很好的安抚了他:“相信我,斑。”

        那一瞬间,宇智波斑身上所有的桀骜似乎都顺服下来。


        他们终于突出包围,暂时脱离了险境,代价是千手柱间险些废去一只左手。

        宇智波斑脸色阴沉的注视着千手柱间鲜血淋漓,几见白骨的伤口,原本保护左臂的护肩与护颈早已不见了踪影。只差一点,这只手臂就会跟他的主人彻底分别,一想到这点,斑心里烦躁的就像是一口火遁没喷出去反而憋在了胸口。

        “别担心,你看,已经快好了呢!”千手柱间的确没有说大话,只片刻的功夫,那道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

        但宇智波斑的脸色依然不好,他不是没上过战场也不是没见过受伤流血的毛头小子,就算他自己也有不少次身负比这还要严重得多的伤势。他只是从未想过,竟会有傻瓜为了救“敌人”而不顾自己的安危。

        “蠢货,你就不怕自己的手断掉吗?”斑真想一拳把这家伙打醒。

        “以我的恢复力,说不定断了也能长出来?”想要活跃一下气氛却最终失败的千手柱间万分沮丧的抱膝蹲下,“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陷入危险而袖手旁观吗?斑果然没有把我当作‘配偶’,之前大概也只是单纯的利用我吧?还是扉间说的对,我真傻!”

        “不,不是的,你当然不傻!”宇智波斑还是无法像柱间那样轻易的把“配偶”两个字说出口,他举着拳头不知道是砸下去好,还是放下来好,“我没有利用你的意思,你救了泉奈和我,我其实……“

        他话还没说话,人就被扑倒了:“我当然知道,斑最温柔了,只是太过害羞。”

        “放……放开我,你这家伙!”


        被敲了一头包的千手柱间安静如鸡的跪坐在地,同样安静的还有把自己撑成一个大圆球的系统,宇智波斑则抱臂斜睨着他们两个。

        “一个两个都那么不着调,有时间不如想想怎么该解决眼前的局面!”这话明显指得是千手柱间,系统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斑的矛头就指向了它。

        “到现在一句话也没有,可真不像你啊,该不会……你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却不想说?”话音未落,千手柱间已默默起身,与斑巧妙地将系统夹在中间,“怎么,难道一定要强制命令你才肯说吗?”

        为什么当初会选择这样可怕的宿主,系统觉得一定是自己沉睡了太久,程序没能及时更新的缘故,可无论如何腹诽,在宿主明确的命令下,它都无从隐瞒。

        [月亮中的那个存在大概可以被称作母体,她正是凭借之前被我捕获的那个精神体来定位的。也就是说,只要我肚子里的黑球一天没有被消化吸收,我们就无法躲开来自母体的追击。而唯一的解决方法,办有彻底切断精神体与母体之间的精神联系。]

        “那切断的方法呢?你一直想隐瞒的就是这个吧?”宇智波斑立刻抓住了重点。

        [是离开这个空间,只要离开母体所存在的世界,她就再也无法追踪我们了。]

        “也就是说,  只要-把-你-扔-掉-就可以了吧!”

        [QAQ,不要啊!宿主大人!]


        就在系统以为,自己那个除了弟弟和宇智波,或许还有他的“配偶”千手柱间以外谁也不爱的宿主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扔掉自己的时候,斑却突然向它提了几个问题。

        “离开这个世界,母体无法追踪,那留下的人会有危险吗?”

        [不会,因为母体并不能从月亮里出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明显是处于被囚禁状态。至于现在的情况,完全是因为她的本能在驱使她夺回被我吃掉的这部分精神能量!只要作为刺激源的我们……好吧,是我……消失,她也会陷入沉睡的。]

        听了系统的解释,斑不知考虑了些什么,好半天才再次开口:“最后一个问题,离开这个空间后,你还有办法回来吗?”


        这时,抛下两位正在密谈的父亲和一干不明真相的族人,泉奈正协同(胁迫)死敌千手白毛追踪自家的哥哥。

        “你怎么这么慢?还没算出来吗?真是废物!”

        对于宇智波泉奈的毒舌,千手扉间觉得自己已经有了极强的抵抗力——才怪!

        “你行你来啊!不行就躲开,别打扰我的计算!”他如此反击。




评论(20)
热度(96)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