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29


        “柱……间……”

        其实在这个名字脱口而出的时候,宇智波斑就已经发觉不对了,墙上这个人像的面目虽然与千手柱间有几分相似,但明显不是挚友本人,可惜话已出口无法收回。不出所料,他的身后传来了令人糟心的窃语声:“看,我就说吧!明明连我们都不记得了,却还记得那个从背后给了他一刀的家伙。还骗我说什么宿敌,明明就是小说里写的……”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叫‘爱之深,责之切’!”

        “错了,错了,按他们的情况,应当叫做‘爱之深,恨之切’才更符合啊。”

        “诶,对、对、对,就是这个,我还知道有个词也很适合他们——就是‘相爱相杀’。”

        听到背后那两个家伙聊得热火朝天,宇智波斑忽然有点鄙视这个世界的自己,这是混得有多落魄,才会指望这么两个不靠谱的东西替他监督计划的实施啊!

        不对,如果“月之眼”真是自己谋划了一辈子哪怕死了也要完成的计划,以他的性子,甚至都安排了自己复活的后手,又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到两个要实力没实力,要智力没智力的鬼东西手上。想到这一点的宇智波斑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也有被那两个看上去只会卖蠢的玩意儿给忽悠的一天:“我命令你们两个来监督‘月之眼’计划的实施?嗯?你们是不是还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没告诉我?”

        “咦?”两个绝似乎没想到谎言竟然这么快就被揭穿,顿时面面相觑起来,“他不是傻了吗?怎么还会发现我们不是真正的监督者?”

        “怎么办?要告诉他实话吗?可恶,难得我们有这么帅的出场机会。”

        听清了这番对话,突然间觉得心很累的宇智波斑简直想就这样放下一切,一觉睡到黄泉,这烂摊子谁爱管谁管去吧——如果制订出这个计划的人不是这个世界的“自己”的话。

        他大概能猜到这个世界的发展为何会与自己的世界如此不同,想必一切都是因为系统的缘故吧!想想也是,如果没有系统,宇智波不会得到新的查克拉运行方法,父亲也不会考虑重新定位宇智波和千手的关系,而他们更抓不住那个隐藏在暗中不知目的何在却明显针对两族的黑影。

        这里的自己,恐怕没能抓住这扭转命运的唯一机会。而在失去了弟弟与挚友之后,便在命运的歧途上就越走越远了。

        “月之眼”……梦中的和平……

        宇智波斑想象不出,究竟要经历怎样的绝望,才会让自己将余生投入到这种断绝一切可能的虚幻之中!

        不过,既然他已经顶替了这个斑的身份,自然有责任把一切导回正途。至于灵魂意外交换的问题,总是会有办法的。

        这个时候,白绝的一句话吸引了宇智波斑全部的注意力:“除了我们两个,其实还有一个人也是你这个计划的监督者啦!”

        圈圈绝紧接着说道:“他叫黑绝。”

        “黑绝?”

        “听名字跟我们很像对不对?可实际上他的性格和能力比我们差远了,明明我们才是更高一级的人造人,可你却更相信那个黑漆漆像滩泥一样的家伙呢?”

        “没办法,谁让那个东西是斑自己的意志呢!”

        “什么?!”


        “这个是……黑绝?!”


        虽然内里的芯子换了,可对于系统来说,这个[宇智波斑]和自己的宿主就某方面来说是完全一样的,他们起于同源,自然也拥有相同的权限。所以,对于[宇智波斑]的命令,它是无法拒绝的。

        于是,它把自己和宇智波斑自相遇之后所发生的一切,以全息投影的模式播放了出来。可是相比播放的内容,这种与幻术类似却又截然不同的力量体系明显更吸引[宇智波斑]的注意力。

        真正认真观看这段内容的反倒是一旁的千手柱间,然后,他也知道了代他去漩涡一族退婚的二弟扉间,究竟是怎么失去那一段记忆的了。

        “幸好……”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的千手柱间忍不住轻声感叹。

        幸好斑遇到了系统,幸好遇见扉间的是斑,幸好扉间开发出了破解写轮眼封印术的药剂,幸好恢复了记忆的扉间说服了父亲……幸好他没有停下追逐挚友的脚步,让他像这个[宇智波斑]一样孤独。

        这声感慨顿时招来了[宇智波斑]和系统有志一同的注视,被盯得越来越不自在的柱间忍不住干笑了两声:“哈,哈,怎……怎么了?”

        “这些有什么可值得‘幸好’的?”

        “啊?呃,因为斑很温柔,并没有真的伤害到扉间。”有些事一两句话解释不清,千手柱间索性举了个最简单的例子,“你们虽然是两个人,但本质上却是一样的,所以……”

        “不,我们不一样,”[宇智波斑]打断了他,神情中首次带上了真切的杀意,“我此生唯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能在你弟弟还活着的时候,亲手杀死他。”

        “这样的我,你也想用‘温柔’来形容吗?”

        “那么我呢?”千手柱间只微微一楞,便提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啊?”

        “我是问,这个世界的‘我’呢?有没有死在扉间之前?”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见过拥有这种认真眼神的千手柱间了,[宇智波斑]微微晃了晃神:“‘你’的确死在了他的前面,因为与我之间的那场战斗伤势过重,于壮年病逝于床榻之间。”

        然而听到这些的男人却松了口气,微笑起来:“总算没有食言,说好了的‘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保护好扉间’,这可是兄长的承诺呢。”

        他转头看向那个自称造成他死亡的罪魁祸首,神色有些复杂:“可是直到想要保护弟弟的‘我’死去,你也没有对扉间出过手。”

        看着沉默不语的[斑],他忍不住问了一句:“会让你这么恨他,这个世界的扉间究竟干了些什么?”

        提到这个问题,[宇智波斑]的神色便更加阴郁起来:“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尽了一个千手的本分而已,我所痛恨的,不过是连弟弟也保护不了无能的自己。”

        “是……泉奈?”千手柱间差点捯吸一口冷气,斑对弟弟的爱护之心更在自己之上,扉间居然没被这个[斑]干掉,连他都觉得难以置信。

        “等等,我们那里扉间可是保护了泉奈啊!”千手柱间猛然想起了那个导致他们误入这个世界的导火索,“泉奈的事情可能有蹊跷,系统,把你捕捉那个东西的影像放给斑看看,也许能发现什么新的情况!”

        没想到在异时空来客的视频里看见了被当作自己意志的黑影,[宇智波斑]第一次变了脸色。

        “黑绝——”



评论(36)
热度(94)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