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28


       系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怀念自己的宿主,果然,世间之事就是如此,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以后再也不嫌弃宿主脾气太坏、眼神太凶、嘴巴太毒了。

        千手柱间看着乖巧无比毫不反抗把自己团成一团,任由这个世界的[宇智波斑]把它拨来拨去玩弄的系统,吃惊得嘴都合不拢:“系……系统?”

        你不是神器吗?你的风范呢?骨气呢?

        系统表示,那是什么?能吃吗?而且,它会落到这个地步,不全是千手柱间你这个猪队友害得?

        “系统?还真是一个稀奇古怪的名字?居然把这种连查克拉都没有的废物当宝贝一样随身携带,也难怪你们会弱成这样。”[宇智波斑]本来还对能让千手柱间寄以希望的“系统”怀有一丝期待,可在亲手探查过后,他对这个胖成了圆球连一丝查克拉也无的东西已经失去了所有兴趣。

        “斑一点也不弱,他已经得到了新的眼睛,如果不是我也觉醒了木遁血继,整个千手家根本没人能在战场上抵挡住他。”即使做出这番评价的是[宇智波斑]本人,他也不想听到这种贬低挚友的话,至于他本人倒是完全无所谓。

        “新的眼睛?”[宇智波斑]一惊,他明明记得自己开万花筒并没有这么早,难道这就是两个世界的差异?那他这双眼睛……泉奈……不会吧?

        他急切地抬手抚上“自己”的眼睛细细探查起来,直到再三确认这双眼睛并不是曾经陪伴了他几十年,唯一属于弟弟留给他的遗物后,他的神情又重新变得冷静(冷漠)起来:“不过是迟早都会走上末路的力量,有什么可值得骄傲!不过这回总算还来得及,在瞎之前来了这里,还附带了新鲜的‘柱间细胞’,看来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是我赢了!”

        “柱……柱间细胞?”这是什么鬼名字?难道在这个“斑”的眼里,我连人也不是了吗?千手柱间差一点又要陷入消沉模式,总算他还惦记着另一个更让他关心的消息,“斑的眼睛……会瞎?”

        [不会。]

        “放心,有你在就不会了。”

        “嗯?”[宇智波斑]低下头,看向刚刚发出声音的圆球系统,“不装死了吗?那么,说说你的身份、企图,还有你对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都知道些什么?”

        他伸出一根手指在系统圆滚滚的身体上点了点:“这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很熟悉但是又有点不太一样。我能感觉到,你是用从我身上吸收到的精神力量来隔绝这东西和外界的联系吧。那你猜猜,我能不能切断这种精神供给呢?”

        一旁的千手柱间仿佛看到系统随着[宇智波斑]手指的轻点颤抖了几下。

        “明白的话,就别试图欺骗我。”他面带微笑,眼中却没有丝毫温度的提出了警告。

        看到系统委屈的伸出一只小触手表示服从,旁观的千手柱间终于忍不住为它说话:“稍稍客气一点吧,斑,这好歹也是六道仙人时代流传下来的神器啊!”

        [宇智波斑]终于忍不住露出了讥讽的笑容:“这种话也只有你会信了,千手柱间。自从……为了寻找让世间和平的方法,我踏遍了这片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怎么会不知道六道仙人遗留下来的神器都有哪些?你也太好骗了吧,居然相信这种连查克拉都没有的东西会是神器!”

        “可是,正因为我们两族的族人都相信系统是六道仙人留下的神器,所以才能在我和斑离开之后,遵照系统的引导放下仇恨重新结成兄弟之盟啊!我相信,只要我们两族联手,迟早能迎来天下和平的一天,因为泉奈和扉间都是不输给我们的优秀继承人。何况系统已经留下了宇智波一族正确的开眼及进阶方式,还帮你们改善了查克拉运行路线。这么厉害的系统,就算它不是什么神器,也应该对它尊重一点啊!虽然扉间没说,我也看得出来,他对当初没能得到系统一直感到遗憾来着。”

        “什……什么?”这种与自己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发展实在是让[宇智波斑]难以接受,一时之间他都不知道自己该问些什么,“两族……结盟?泉奈(还好吗)……主导者(又是谁)……”

        “父亲们还在,主导者怎么会是泉奈他们?斑,你……你是不是有点老糊涂了?话说我一直没问,你现在究竟有多少岁啊?是不是……唔……”再一次嘴贱的千手柱间终于被回过神来的[宇智波斑]一脚踩进了土里。

        这回他终于正视起这个被自己当作是无用之物的系统:“看来我们的世界有了相当大的区别……这些,全是因为你吗?”

        “如果确实如此,那我为我的无礼那你道歉,”他的眼里有什么亮了起来,“仔仔细细地向我说一说吧?你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另一边,在阴暗潮湿的地洞里,宇智波斑终于在自己被气死之前,从那两个自称为绝(白绝和圈圈绝)的东西口中,得知了一个惊天的阴谋秘密——“月之眼计划”。

        当然,他听到的并不只有这么一点内容,但全都被他下意识的屏蔽了。

        什么泉奈在建村前的两族战斗中被千手扉间偷袭重伤,死前还把眼睛换给了他(胡说八道,泉奈明明还活的好好的!而且,我也不会要泉奈的眼睛!忍住,情报还没有搜集完毕,不能把它们打死了。冷静,冷静一点,这不是我的世界,这不是我的世界)。

        什么建村后他被人排挤因此明了人心的阴暗永无止境,于是离村寻找新的和平之路也就是现在的月之眼计划。但是在他骑着九尾回村跟千手柱间提出分手,却被千手柱间从背后捅死了,他们当初的决战之地就是木叶现在的著名旅游景点——终结谷,那里还雕刻着他们两个的分手像。(前面说的还有点可信度,后面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哼,哼,等套完情报,一定要把这两个东西打死!)

        至于明明死掉的他为什么又会回过来还躲在这个地洞里,那两个越说越不靠谱的人形简直是手舞足蹈的为他表演了一场戏剧。

        因为对人世还有异乎寻常的留恋,已经落入黄泉的他以一只眼睛为代价,施展被封印的禁忌之术“伊邪那歧”重新回到了人间,并留下假尸体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战败身亡。之后,他便躲在这里准备了几十年来实施自己的计划。可惜实施这个计划的条件在他年轻时未能满足,一直拖到现在他都快老死了才全部凑齐。于是,他只好给自己的计划找了个继承者,也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被救的小鬼,而绝们将被赋予重任监督这个小鬼在斑未能再次复活前继续执行这个计划。

        “呐,事情就是这样了!对了,对了,今天说得好过瘾!要是以前,一定会被叫‘闭嘴’,所以说,果然还是傻了的斑更让人喜欢啊!”

        “没错,没错,我也是这么觉得。”

        时间不长就已经慢慢习惯了这两个鬼东西说话方式的宇智波斑再一次感叹自己的好涵养:“说了这么多,你们还没告诉我,我究竟是为什么才会选择实施这个‘月之眼计划’?”

        “唔,其实我也很好奇。”听到斑的问题,那个圈圈绝用手指顶住面颊的位置,歪着头看向他的同伴。

        “据说是因为想要世界和平——”对于这种公式书一般的标准回答,圈圈绝大声呼喊着“不信”、“不信”,然后斑就看到白绝那完好的那边人脸上露出一个极猥琐的笑容,这让他突然没有了听下去的欲望,“我也不信,我倒觉得,你想实施‘月之眼’的原因是那个。”

        宇智波斑顺着白绝伸出的手看了过去,在一面石壁上,一个极为熟悉的赤裸人体就这样探出墙体。

        “柱……间……”



评论(24)
热度(83)
  1. 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