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以为可以一发完结的我真是太天真了,请大家当我什么也没说过。食言也不会肥的我决定先继续写下去,咱们暂时先不提完结的事,就这样。PS:接下来几天很忙,更新时间不确定,请谅解!


20


        虽然跟老对手处于暂时休战状态,但千手扉间并没有取消感知模式,依然小心戒备着宇智波泉奈的一举一动。所以,他是第一个发现不对的。那个突然弹起意图攻击的黑影在被眼睛看见之前,完全避开了他的感知捕捉,这种情况通常只意味着一件事——危险!

        所以,在还不确定它袭击的对象究竟是谁之前,忍者的本能已经让扉间挥刀迎上,等到反应过来之后他不由在心里狠狠地“啧”了一声,见鬼!

        刀锋并没有刺中实体的感觉,但那个不知道能不能算是生命体的东西却顺着劈下的刀尖直接分成两半,一部分继续扑向一脸讶异的宇智波泉奈,另一部分则转而袭向自己,它甚至还狡猾地选择了自己难以抵御的死角,糟糕……来不及了!

        不过,在一阵天旋地转和异常熟悉的巨痛中,千手扉间成功的躲开了这次攻击。虽然依他的本意可能宁愿不躲开,也不愿意被人用这种丢脸的方式拯救。不过话说回来,以千手家出了名的皮糙肉厚和恢复快的体质,到现在他还觉得自己的屁股隐隐作痛,宇智波泉奈,你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真的不是蓄意报复吗?如果不是被身后的石头阻住了去势,他还不知道会滚出去多远!

        不过,他躲开了,泉奈呢?


        可还没等他看清泉奈如今的情况,一声焦急的呼唤夹杂着阴冷又暴虐的查克拉如同惊雷般在他耳边炸响:“泉奈!”

        被这一声震得双腿一软险些跌倒,最后总算扶着石头稳住了身形的千手扉间,一转头便看见了正向这里飞奔而来的宇智波斑,他那如血色一般的眼瞳里出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危险图案,而自家兄长也正追在斑的身后同样急行而来。

       看到明明应该是互相敌对的两个人一先一后的赶来,千手扉间没有像往常那样责怪兄长忘了自己的身份,反而不知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仿佛只要有他们在,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他再次转头寻找起泉奈的身影。没想到却看见了堪称神奇的一幕。无数根细如查克拉线的东西从宇智波泉奈的胸口喷涌而出,如烟似雾,可效果却像盾牌一般,牢牢将那个可以任意扭曲变形的黑影挡住。离得够近又擅长感知的千手扉间甚至能感觉到细丝和黑影之间,其实并未直接接触,而是隔了一层肉眼无法看见的未知能量。

        那是什么?


        同样发出这疑问的还有那个黑影,当初它听说宇智波家得到了六道仙人遗留下来的神器时,心中很是不以为然。作为本身就是从那个时代遗留下来的生命体,还有什么它不知道的秘密?六道的确有几件不错的东西传了下来,但是那些东西的下落他知道的一清二楚。而宇智波家的这个,根本只是以讹传讹吧!

        之后,它发现自己一直看好的因陀罗查克拉转世者已经开了万花筒,不禁感叹自己一连串的设计果然没有白费,如果没有把斑屡屡逼进绝地,他怎么可能在这种年纪就开启万花。可还没等它想出该如何让转生者的弟弟再开启第二双万花筒的时候,就听说宇智波一族听从神器的指示,单方面退出了跟千手一族的战争。

        这怎么可以!

        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冒牌货,居然敢这样胡说八道。它到底明不明白,写轮眼这种东西,必须是在精神受到强烈刺激以至于突破了脆弱身体的束缚,才有机会开眼或进化。而能够完美达成这一条件的,只有在充满了血与火、泪与痛的战场上。如果缺少了这种磨砺,被和平与幸福的假象腐蚀了战斗本能的话,宇智波的写轮眼必然会退化,别说进化成它迫切需要的轮回眼,能侥幸出个万花筒就已经是极限了。


        为了救出母亲,它已经谋划了近千年,中间不知道做过多少次实验。与外族通婚,生育力强可血脉不纯精神力过低,生下的后裔有时甚至一生也无法开眼,失败;血亲通婚,血脉过纯以致肉体无法承担,生下的孩子总是会出现各种缺陷,甚至无法长大,失败;最后它只能让开不了眼的分支远宗与外族通婚,而本宗无论娶嫁都只能在宇智波族内进行。在经历了无数的尝试与失败后,才终于让宇智波一族顺利地迎来了新的查克拉转生者。

        而谁又知道它在之后付出了多少心血,下了多少功夫呢?为了让查克拉转生者早日成长起来,它手段尽出,监视、蛊惑、欺骗,危险的时候还要附在别人身上冲上去挡刀,真是说多了都是泪啊!本来这次它也计划得很好,为两族的野心不满分子牵线搭桥,甚至借大名之口许下了诸多看似丰厚却根本不可能兑现的承诺。接下来只要两族族长同时死在对方的阴谋算计之下就可以了,仇恨会被继承,战争自然也不可能停止。

        而它则会让转生者最宝贝的弟弟死在宿敌千手的手上,只要在那个叫泉奈的小子死前激发他的生命力,自然可以得到第二双万花筒。之后它有的是办法让这一代的转生者换上弟弟的眼睛,这样一来,永恒万花筒也到手了。只要它再小心策划,轮回眼也迟早会落入它的掌心。

        可它没想到的是,本该完美的计划在最初就发生了偏差。

        

        它想袭击的对象宇智波泉奈的身周,包裹着一层看不见的遮蔽物,无论它转移到哪个角度,都没有办法悄无声息的附在他身上。可预定的计划已经启动,它只能发起强攻。

        然而它并不知道,导致它完美计划功亏一篑的幕后黑手最大功臣——“冒牌神器”系统,此刻也是惊喜交加的。

        它缺乏能量很久了,如果换成人类,大概早就饿死了。这种模拟出来的饥饿感,根本不是新任宿主所提供的那点精神力量就能满足的,可鉴于宿主生存环境的恶劣,它根本不敢多抽取一分一毫。可是现在它看见了什么?一个与宿主属性非常相似的美味大餐精神能量聚合体!

        不,不行,这是一个生命体,作为一个合格的智能系统,它的核心程序里永远有一条“所有生活辅助类智能系统,均不得主动攻击、伤害或捕食精神类生命体。”

        可宿主的弟弟正在遭受攻击,我只是被迫自卫的。终于找到理由说服自己的系统想要开动时,才发现食物太大,它吞不下去。

        这真是一个悲伤到极点的故事。


        宇智波泉奈被偷袭后,除了一开始,之后竟完全放弃了攻击只一昧的躲闪。这当然不是因为他被敌人那不似人类的模样吓到了,而是因为他听到了系统的警告——[对方是纯阴属性精神能量聚合体,请小心精神控制、污染与同化,不要与之产生身体接触。]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最重要的一点泉奈还是听懂了。既然不能跟它发生接触,泉奈就索性把战斗交给了系统,而自己则仔细观察起面前的敌人。对方不是人类这点可以确定,可明明是初次遇到,为什么他却觉得这个黑漆漆仿佛是恶意集合体的家伙曾在哪里见过?

        究竟是在哪里呢?

        黑色的、充满了恶意的影子、还能通过身体接触控制别人……有什么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忽然想起来了,在那个极不正经的视频里曾出现一个半边身体黑半边身体白的怪人,黑的半边虽然和现在略有不同,但只要联想一下系统的警告不就完全明白了吗?

        唯一让他感到疑惑的是,既然这个家伙曾经偷袭过自己,哥哥为什么还会允许它站在自己最为敏感的背后呢?哦,对了,那不是自己的世界,也许那个世界的哥哥并没有得到系统。这样就说得通了,他看了眼正拼命向自己这里赶来的身影,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居然会被这种连人都不是的怪物欺骗,哥哥果然还是太天真了。不过没关系,只要自己还在,就不会给任何人伤害他的机会!


        在看到宇智波斑冲上来的身影时,黑影就知道这次的计划失败了。虽然有些遗憾,它的目的一个也没达成。但是没关系,它的生命还有很长……很长。它已经等了很久,也不在乎继续等下去。人类总有死去的一天,而它却能进入休眠,直到下一轮转生者出现。

        可让它惊恐的事情发生了,它居然脱离不了战斗状态,那个和它战斗的东西,好像在它周围布下了一个奇怪的力场,自己的能力居然被限制住了,这种从未有过的情况差点让它忍不住尖叫出声。

        不过,先出声的却是发现黑影想要逃跑的系统:[斑,快想办法,这是拥有与你相同纯阴属性的精神能量聚合体。它可以污染同化人类的精神,甚至还能以附身的形式控制他人,如果这次不能抓住它,被它盯上的目标包括你弟弟就危险了。]

        早已明白宿主的逆鳞是什么的系统自然不想放过难得的“美味”,它的话果然点爆了弟控的怒火:“想要我的精神力量?可以,只要能消灭这个东西,保护好泉奈,你想要多少都可以!”

        [不,以你目前的精神力强度,无法彻底消灭它,我需要的是那种与你相反的力量来配合。]

        “不行。”

        “做梦,不管你们想干什么,都别把我兄长牵扯进来。”

        在场唯二两个听懂了系统言中之意的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可是跟宇智波斑的断然拒绝不同,习惯性多说了两句话的千手扉间,反而让原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千手柱间神奇的抓住了话中的重点。

        “诶?是需要我的力量吗?我该怎么配合?至少该告诉我这个吧,斑!”


评论(17)
热度(107)
  1. 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