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18


        宇智波泉奈的疑问自然无人解答,只能靠自己追寻答案的他唯有选择继续看下去。

        在经过一段奇怪的间奏,不,与其说是间奏,不如说是喘息声更形象些,几个熟悉的面孔从画面中一闪而过——千手柱间、千手白毛、漩涡金毛和那个跟他像极了的宇智波后裔。看他们的表情,应该没有一个人是站在哥哥这边的。那么,哥哥果然是在与所有人为敌吗?

        为什么?

        “我不需要爱  无法承受  紧紧纠缠在一起吧”

        歌词开始了重复,而哥哥的身后则出现了新的面孔。他跟之前的哥哥一样,都裸着上半身,但与胸口上长了张人脸的哥哥相比,整个身体呈现半黑半白状态的他明显比哥哥怪异多了。

        真搞不懂,未来的哥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不论是他自己还是身边的人,看起来都那么不正常。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哥哥没能得到爱实现他愿望的缘故吗?

        “闭上眼睛  寻求呼吸  梦见一个谁会出现的梦吧,”歌词从这里发生了变化,“专注于寂寞的视线  我不会责怪望向别处的你  来更多的触碰我  用全身来欺骗我  不要从这个梦中醒来了  好吗”

        新的歌词并没能得到更多的关注,因为泉奈的目光已被同时出现在屏幕上方的一行红色字幕所吸引,“这个梦,无限月读,不要醒来不好吗?”。

        说实话,在这个不怎么正经的视频里连字幕也鲜少有正经的内容,他真没想到在最后居然会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无限月读……吗?”

        如果说是月读,他还有点印象,是听哪位长辈提起还是在某本典藉中有记载来着?总之是类似于故事传说一类的东西。大概,是与他们的眼睛有关的瞳术?幻术?不过,这个“无限月读”又是什么?普通月读的威力加强版么?

        他的猜想很快得到了证实,在整首歌都已结束的最后,他看到白发的哥哥飞到空中,额头裂开了一只血红的眼睛正对着月亮:“照亮世间,无限月读!”

        很显然,这是一个针对范围极大的瞳术,而施术的条件,必然是哥哥此时所拥有的特殊眼睛。

        在去除了歌声的干扰之后,宇智波泉奈终于发挥了他搜集分析情报的特长,回想起之前被他忽略的某些事情。

        第一,哥哥的眼睛在最初和最后,都出现了和因陀罗兄弟在一起的那个老者一样的圈圈纹路。他头上那只看起来就极为不详的血色眼瞳,更是除了圈纹之外,还排列着九枚勾玉。由此可以推断出,这种眼睛恐怕才是宇智波一族传自六道仙人的至高仙人眼。

        第二,哥哥甫一出现时,身体是布满裂痕的亡者之躯,可是,当他裸着上半身露出胸口的那张脸时,已经变成了会受伤会流血的活人之身,可同为亡者的千手柱间却没有变化,所以这恐怕是那双仙人眼所带来的力量。

        死者复活吗?

        对这种堪称神迹一般的力量,宇智波泉奈没有丝毫的喜悦或羡慕之意。死者复活,本来就是忌禁中的忌禁,无论是施术者或是受术者,恐怕都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这种力量,不该由人类掌握。


        播放完毕的窗口已经消失,但泉奈仍久久回不过神来,这个视频透露的信息着实不少,可留下的谜团更多,让他的脑袋到现在还是一团乱麻。显然,想要获得更多的情报,就必须继续观看视频才行。

        可是,泉奈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还不够坚强,因为他的手此刻竟重若千钧,无论如何也伸不出去,更别说点开视频了。

        就在此时,大门处传来家忍的通报声:“泉奈大人,千手族长千手佛间派人送来了挑战书,族长大人已经接下,现在请您立刻赶去议事厅。”

        泉奈一惊,哥哥不是说父亲已经命令族人们暂时退出两族正面对抗的战场了吗?怎么会?他急忙追问:“哥哥呢?”

        “斑大人方才回来,已经直接赶过去了。”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

        挥退了报信的家忍,泉奈把系统粗暴地塞进怀里,稍做整理后便转身向议事厅赶了过去。

        

        “父亲,为什么要接下这份战书?系,不,神器不是已经向我们揭示了两族真正的关系了吗?我们与千手……”

        “正因为考虑到这些,我才会接下这份挑战书,”宇智波田岛能理解斑身为人子的心情,但更希望他能明白身为族长的责任,“斑,你要记住,我们是忍者,可压抑自身忍耐痛苦只是达到目的的过程与手段,保障族群的生存与延续族群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个人的生死荣辱与之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你是要继承族长之位的人,更该明白这一点。”

        “我当然知道这些,可是那也不需要——”

        “听我说完,”田岛爸爸罕见的打断了儿子的话,“我们与千手一族结怨近百年,这中间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又岂是一个连记载都查找不到的神器所能化解的,恐怕连六道仙人亲临也无能为力吧。”

        “当初,你和千手家那小子互相隐瞒姓氏却又交换了名字,你们交好之后,是不是曾经觉得大人的世界很愚蠢?觉得和平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不用否认,我也是年轻过的。不过,你以为这百年来,除了你们就没有别人想过这样的事情吗?可是最终却无人成功,你认为这是因为什么?”

        “是……信任。”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对父亲说出心底真实的想法。

        “不,是代价。”宇智波田岛说道,“是因信任而付出的代价,对于这个,无论宇智波还是千手,都承受不起犯错的代价。信任这种东西,得来艰难,失去却很容易。有时,仅一句话语,一个眼神,就会让它从你手里悄悄溜走,再寻不回来。”

        说到这里,田岛爸爸忽然有些感慨地看向儿子:“你对千手家那小子不止是把他当做敌人这么简单吧,我的眼睛还没差到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父亲?”

        “父亲!!!”

        匆匆忙忙赶过来的泉奈一进门就听见这句话,脚下一滑,差点没摔个跟头。他的心里大声呐喊着:父亲,你真得看出来了吗?那为什么不阻止?可面上却一点表情都没露。

        同样听到这句话的斑却有点心虚,他可是刚刚才跟柱间分开,难道父亲这么快就知道了?

        扔了个炸弹把两个儿子都炸懵了的田岛爸爸却不自知:“你并没有把他从心底抹去,甚至直到现在,你还把他……”

        “我只把他当做敌人,”即使说出这话的人是父亲,宇智波斑的骄傲和自尊也不允许自己受到这种毫无根据的无端指责,“每次在战场上我都是抱着杀死他或被他杀死的信念战斗的!从无例外!”

        “这我不否认,不过,”田岛爸爸先是表示认可,随即话锋一转,“你仍然信任着他,是不是?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斑!”

        “……是的。”话说出口,宇智波斑甚至不敢抬头看父亲的脸色,可他并不后悔承认这个事实,“虽然是敌人,但我信任柱间,他的品格也配得上我的信任。单论这一点,他比我强。”

        “那就好,”没有等来意料之中的斥责,反而听到了赞同,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泉奈全都吃惊的瞪大眼睛看向自己的父亲,“记住你的话,即使三日后的挑战我战死当场,你也要遵从你的心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把希望带给宇智波。”

        “为什么?明明……明明只要说清楚,柱间,他会……”

        “可是千手不会,宇智波也不会,这两者之间,从没有信任的存在!”宇智波田岛再次打断了眼眶已微微泛红的儿子的话,“抱歉,我可能要食言了。不过,按照神器的说法,我们中任何一个人死去,那另一个也活不久吧!再没有什么能比事实更有说服力了,如果一个人不够,我会带上泰真、伽美、风津几个一起去的,嗯,还有……”

        “父亲!”兄弟两人异口同声的打断了父亲这种交待遗言一般的安排。

        可宇智波田岛依然选择把话说完:“没有感受过痛楚的和平,不会被珍惜;没有被鲜血清洗过的仇恨,只会被埋藏在心里越刻越深;最重要的是,不把我们这些属于上一个时代的遗留物全送走,你们的时代怎么能来临。”

        

        “扉间,为什么不拦着父亲?甚至还帮他做这些?”才回到族地就听说这个惊天噩耗的千手柱间几乎要出离愤怒了,他冲进弟弟的实验室,一把拽起他的衣领,“这一战无论是胜是负,父亲……父亲……”

        “那之前父亲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千手扉间冷着一张脸反问,不过在看见自家兄长眼中露出的痛苦之色,他又有些心软,“不过,就算你在也拦不住吧,在父亲决心已下的情况下。他和木造叔、良作叔还有香芽姨母自愿……”

        “怎么还有他们?”刚有些冷静的柱间又差点再把弟弟拎起来,因为这些人全是由于身体原因早早退出一线战场的老一辈。

        “他们偷听到的,虽然我是感知型忍者,但也没有在自己家里开感知的习惯。”白发的扉间今天格外心累,“我正在赶制一些能在战斗时采集他们身体数据变化的仪器,想要说服族人,没有证据是不行的。如果兄长你不能帮忙,至少也别给我添乱。”

        于是千手柱间再一次被一脸嫌弃的弟弟赶出了实验室。



        

评论(21)
热度(90)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