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17


        对于这一次新出现的“大筒木”几个字,泉奈无论在记忆中怎么查也没找到丝毫线索,只好先把它放在一边,全神贯注的观看起视频中那如同用水墨直接泼洒出来的大气画面。

        当看到始祖因陀罗兄弟互相对峙的一幕,他的脑海中不只为何闪过了“接下来就该是哥哥和千手柱间了”这样一个念头。等推断成真时,神情麻木一脸冷静的泉奈觉得自己已经能接受这种反目的兄弟、世仇的宿敌是天生一对的设定。

        啊呸!怎么可能!

        宇智波泉奈简直不能理解做出这种视频的人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始祖那对兄弟时间隔得太久他不好说,可哥哥和千手柱间,宇智波和千手,完全就是那种哪怕不是在敌对任务中遇到,也要千方百计给对头添堵找麻烦的死敌啊!好吧,这么干的只有自己,而受害者也仅限于千手白毛一人。不过让人火大的是那家伙居然坑回来了,自己到底也没占着便宜。哼,真是越想越气!

        不对,他想说的不是这个。他想说的是,他想说的是……

        明明是宇智波一族,为什么哥哥身上却穿着跟千手柱间同款的战甲!虽然因为画质的关系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还是能分辨出套在哥哥身上的绝不是宇智波一族常备的半身轻甲。倒是他手里的那把武器泉奈有点印象,好像是封印在神社里某一代族长专用的武器?可是因为太重,所以只在每年祭祀的时候抬出来接受族人的瞻仰与供奉。

        原来哥哥在未来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吗?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怎么办?哪怕看到哥哥大发神威,操纵着一只长着好几条尾巴的怪兽与千手柱间斗在一起,他也高兴不起来。总觉得那两个人之间有种让人插不进去的古怪气场,天啊,他一定是被这些视频洗脑了才会这么想!

        重新变回正常的视频在婉转的歌声中不断转换着画面,由未来的鸣佐两人变成幼年的始祖兄弟,然后出现了那个在泉奈记忆中也有着极为深刻印象的镜头——两块写着字的石头与苦无短刀一起沉入了南贺川深处。

        “阳光微凉,琴弦微凉”,隐隐昭示着什么的歌词让观看视频的泉奈再也保持不住心绪的平稳,甚至一度生出停止播放的冲动。可最终,想要了解一切的理智战胜了想要逃避真相的本能。

        “你在尘世中辗转了千百年,却只让我看你最后一眼,火光描摹容颜燃尽了时间,别留我一人,孑然一身,凋零在梦境里面。”

        画面转换得很快,但拥有写轮眼的泉奈仍看得一清二楚。与弟弟分道扬镳的因陀罗离去的背影渐渐变成哥哥背着武器孤身远走的模样,两个人的身影几乎重叠在一起,而最后,出现的却是宇智波的后裔“佐助”临海远眺的剪影。这种变化配合歌词意味着什么,泉奈一点也不想知道。但在他没有明确要求停止的情况下,视频依旧有条不紊的播放着。

        下一幅画面里出现了哥哥结印施展火遁的样子,虽然因为角度的关系没看到正脸,但只凭着那副常年戴着的黑手套、与性格一样桀骜不驯的黑长炸以及那套明显跟宇智波审美不符的大红战铠下穿着的宇智波族服,泉奈一眼就能认出他来。不知这时候的哥哥是什么年纪,单看容貌似乎没什么变化,可实力却不知增强了多少倍,发出的火遁瞬间布满了整个屏幕。可这浓烈的火光转瞬就被阴沉的暗色所取代,只见灰色影子般的佐助被一片墓碑包围着,看不清面目。之后,是立于清冷月光下的因陀罗,眉峰冷傲,白衣胜雪,可他的身边已寻不到另一个人的身影。

        而最后出现在画面里的,是方才还以一敌百大杀四方的宇智波斑。他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满身狼藉,一脸疲惫,连一直倔强翘起的头发也全都披散在地上,再不复之前的狂放与张扬。

        “哥哥!”泉奈忍不住叫出声来,待到那双早已失了神采的双眼缓缓闭上,一行血泪终于沿着他的面颊无声地滑落下来。

        [你的眼睛……]早就领教了宇智波有多宝贝自己的眼睛,宿主又有多宝贝他这个弟弟的系统,忍不住瑟瑟发起抖来。

       那对之前已隐隐有了变化的三勾玉终于连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崭新的图案。

        “不用担心,”泉奈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声音平静,“我只是得到了能够保护哥哥的力量而已。”       


        重新梳洗完毕的泉奈没有听从系统的劝告停下休息,反而在思考片刻之后提出了要求:“从这些视频里找出只有哥哥……只有柱斑出场的部分,可以做到吧?这样我的眼睛也不必那么劳累,你说对吗?”

        系统当然不敢说不对,于是之前的窗口消失,取而代之的虽然不像最初那样遮天蔽日般震撼人心,但依然是密密麻麻不少于五六百的一大片。

        “啧,这么多认同者吗?”轻哼出让系统完全不明所以的话,泉奈随手点开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视频,“那就让我也来看看吧。”  

        不过,这个视频的名字有些古怪呢!什么叫“柱斑、抖起来”,后面的一行字更怪“创作:李小二打怪”,这都是什么啊!

        一边腹诽一边按捺自己看下去的泉奈被开头的音乐声震得抖了一抖,身体仿佛过了电般酥酥麻麻,他想他大概明白之前那名字的意思了。可随后一阵低沉男声发出的诱人鼻音,又让他觉得自己可能猜错了方向。

        他从来也没想过在外人眼中冷血狂暴的哥哥竟也会有被人调戏侮辱的一天,别以为他没听过就不知道了,这种曲调、这种曲调……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愤怒多一点还是佩服多一点了,不过如果这个视频制作者有幸落在自己手中的话,他一定会好好招待这个家伙的!  

        不过既然已经点开,泉奈也不打算就这样关掉,反正他也想看看这种视频到底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不过才下了决心的泉奈立刻被画面里哥哥的模样吓了一跳,黑色的眼红色的瞳,再加上那一脸的裂痕,无论如何也不像是活人的样子。

        难道哥哥是因为心愿未了执念难消,所以在死后不能安息,最后又从黄泉重新杀回了人间吗?从视频里看好像的确如此,可随即屏幕下方的歌词就将满满的恶意糊了他一脸。


        “啊啊  真是  不愉快啊  崩坏着的日常  晕眩  那表情  那视线  还有声音……”

        随着慵懒且性感的歌声,出现在屏幕里的竟是千手柱间与白毛两兄弟那同样布满了裂痕的面孔,特别是那根木头,即使不是活人之姿,却依然像活着的时候一样直冒傻气。

        “最讨厌了!”

        泉奈:“……”

        “命运?奇迹?怎么可能存在?已经放弃去期待了”

        伴随着歌声,泉奈看到哥哥结了个自己从未见的印,之后,蓝色的查克拉冲天而起。他还来不及对哥哥威武的模样发出惊呼与赞叹,下一句歌词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噎回了他的嗓子眼里。

        “不是第一位也没关系  怎样都无所谓了”

        “所以快抱紧我!”

        画面不知何时由未来的战场变成了哥哥与千手柱间还活着时发生的一场夜斗,可原本激烈的战斗,配上这样的歌词曲调,竟在变得诡异的同时也该死的异常合衬。

        “我不需要爱  无法承受  紧紧纠缠在一起吧  ”

        “闭上眼睛  寻求呼吸  梦见一个谁会出现的梦吧”

        假的,假的,全部是假的!!!

        哥哥才不会喜欢上千手家的那根木头,他们明明是死敌不是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可是,泉奈忽然想了起来,哥哥第一次开眼,的确是因为这家伙呢。而且,说句实话,如果这段视频不是他从头开始看,一定猜不到眼前这个秀发飘逸丰神俊朗的男人就是之前那个永远只会咧着嘴发出“哈哈哈"傻笑的家伙。

        原来在哥哥眼里,千手柱间竟是这副模样吗?这得多厚的滤镜,才能把一个傻大黑粗过滤成俊美帅气啊!

        哥哥,你的眼睛还好吗?

        画面再次转变,重新回到了不知名的战场,哥哥与千手柱间狭路相逢。可随着歌词“丧失感之类  无聊透顶”的出现,手执宇智波团扇的哥哥竟像是忘了这件武器一样,真的一脸无趣的坐在了地上。

        敌人就在眼前,哥哥却连战斗的欲望都消失了,这……怎么可能?

        “无论哪里都带我一起去吧  请发出感慨  让我深深感受到你”

        哥哥有没有发出感慨泉奈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大概是发不出什么感慨了,就连那从未见过的包裹着哥哥的蓝色查克拉巨人都不能让他提起半点兴趣。

        哦,这回连千手柱间也踩着一个巨大的木人出现了,看来,未来的战斗完全没有身为普通人类的自己插手的余地呢!唔,一直没找到自己的身影,大概,他们也不希望自己插进去?

        “啊啊  真是  麻烦无比  扭曲的现实  世界”

        歌词还在继续,不过,战斗的画面总算正常了起来。

        “宽阔的背脊  细长的手指  即使无法成为我的也无妨”

        好像,终于正常起来了呢……呵……呵!


        “卑劣?嫉妒?怎么可能存在  我是无法变成那个人的  这些我都明白  所以”

        “不要这样看着我!”

        “我不需要爱  无法承受  必要地放纵开吧  闭上眼睛  寻求呼吸  梦见一个谁会出现的梦吧  罪恶感种种  难以理解  无论哪里都带我一起去吧  请发出感慨  来感受这肮脏的我吧!”

        突如其来的心酸感瞬间淹没了正为这些话语感到一丝迷茫的泉奈,尤其是当他看到视频中半裸着身体的哥哥胸口露出的那张熟悉的人脸,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的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只是简单的一句停止播放的命令想说出口竟变得如此艰难。当他好容易清了清嗓子想要开口时,以前从未出现过的一幕让他停止了一切动作。

        视频里随着哥哥的结印,巨大的怪物先是出现在他身后,之后又被吸进了他的体内,而哥哥的模样也在这一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黑色的长发瞬间转为雪白,与因陀罗兄弟款式相近的白袍凭空出现在他身上,一同出现的还有停留在他身后的几个小黑球和他手中的一柄黑色锡杖。对了,他的额头也生出了类似护额一样的奇怪东西,还长着两只小角,简直就像,就像,曾出现在因陀罗兄弟身边的那个老头一样。

        哥哥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评论(34)
热度(100)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