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今天这章写得好艰难,写了删删了写,发晚了,抱歉!


        ”所以说,兄长你找回了记忆,却因为私人原因不愿意告诉我,是吗?“千手扉间斜着眼睨视正笔直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兄长。

        “非常抱歉,扉间,”千手柱间深深地将头低下,毫不介意行礼的对象是自己的亲弟弟,他只想用行动来表明自己决心已下,不容动摇,“但是我可以用性命担保,我所隐瞒的事情并无对家族不利之处。”

        “我明白了,所以,请抬起头来吧,兄长。”千手扉间明白,能够让自己的兄长如此坚持的,从来只有一个人,“是宇智波斑?即使他对你使用了瞳术你也坚持这种说法?”

        千手柱间没有回答,但这种态度本身就已经表明了一切。

        “随便你吧,反正过几天,父亲就要回来了,你可以自己想办法向他解释。看我也没用,这么重大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帮你隐瞒下来的。别忘了,被封印了记忆的可不只是你,我可不觉得斑会跟我有什么极为私密不可告人的事情发生。他会选择封印我的记忆,而不是当场格杀,一定是有什么原因!”话虽这么说,可一直被兄长用那种可怜巴巴如同被遗弃的小狗一样的眼神盯着看的扉间终于顶不住松了口,“就算我现在答应你也没有用,还得先看看我解开的记忆里都有什么?如果真的跟你没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向父亲多嘴。所以,现在……”

        “快点把你服药后的感觉告诉我啊!我可没有你那种怪物一样的恢复力,万一剂量过大,对脑细胞造成了无可逆转的损伤就麻烦了!”

        “诶?是我就没关系吗?扉间,你对大哥的智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样真的是太过份了!“

        试图用这种方式向弟弟撒娇顺便再趁机提些过份要求的千手柱间被弟弟毫不留情的镇压了,之后才老老实实说明服药后的感觉。

        扉间边记录边分析:”即使服用了超倍剂量,也对身体无害吗(保留意见:兄长的身体数据无法做为衡量标准,而且即使是兄长也出现了头晕目眩鼻血不止的副作用,建议减半服用,最好可以进行人体试验)?被封印的记忆解开,但相应的,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忆反而有些模糊(之前的假设正确,药剂的效果是腐蚀,但无法分辨正常记忆细胞与封印,剂量过大危险性也会增加,需要再次追加人体实验) 。”

        直接沉浸在研究欲望中的扉间在笔记上写写划划了一阵,忽然发现自家兄长居然还在实验室里,立刻发挥了翻脸无情用过就扔的本质:“你可以走了,接下来我要尝试一下解开自己的封印,你别留在这里给我添乱。对了,我去漩涡家办的事情很顺利,汇报卷轴就在桌上,你拿上就可以出去了。嗯,不用担心我,我准备好了兵粮丸。”

        说话间,他已经把每次来他实验室总会闯点祸的兄长和卷轴一起关在了门外,并没有注意到千手柱间那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而随着实验室的关闭,千手柱间也把之前想说的话全部咽进了肚子里——会对着挚友流鼻血这种事,也许只是他的个人体质问题?还是不要用这种小事打扰扉间吧,实在不行就再找斑试试,也许多看几次就好了。

        嗯,这个办法也许不错~


        而另一边,第一次对千手柱间使用幻术成功的宇智波斑在快速查阅了宿主功能与权限之后,心情却不怎么美妙。

        “光有精神力运转经脉示意图却没有配套的修炼功法,那我要它有什么用?”斑周身的查克拉随着躁动的心情不受控制的波动起来。

        [那本来就是八级以上文明才通用的功法,不对低级文明开放也很正常,而且我一直想问你,这种不能用的东西斑你要来干什么?]系统显然对这个问题好奇很久了。

        “谁说没用,我不是已经靠它获得了新的力量吗?这种力量如果能被宇智波一族所掌握,那我就再也不必担心像这次的事情发生在弟弟或族人们身上,拥有了写轮眼的大家也不用害怕自己会在某天以那种悲惨的姿态死去,而早晚会成为忍界最强的宇智波就再也不必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委屈求全的活着!”一口气说出心中野望的宇智波斑越发激动起来。

        [……等等,等等啊,斑,你不会是忘了吧?给你调整修炼方法也好,帮你获取新的力量也好,那都是我做的啊?是我程序自带的健康护理助手模式啊!不是这个精神力运转经脉示意图啊!]

        “……!"

        忽然,一种迷之尴尬在一人一系统之间弥漫开来,就在系统想说点什么来打破这种沉默时,宇智波斑抢先开了口:“系统,从寄生模式退出!”

        接收到宿主指令的系统立刻把自己所有的附肢全部收了回来,包括原先埋入人体内部无法以肉眼识别的那些。之后,把自己团成一个球,滚入宿主张开的右手。

        宇智波斑抛了抛手中的小球,查克拉的顺畅流动告诉自己,系统的确毫无折扣的完成了自己的命令。随后,他猛地踏前一步,用力将手中的系统扔了出去!

        [啊——啊——你在干什么!]

        一路发出惨叫的系统直到飞出很远,才堪堪改变了路线,划了一个大圈往回飞来。迎接它的,是发泄过后终于又恢复了冷静的宇智波斑。

        ”总之,在我回到族地之前,你还是快点给自己编个合情合理的来历吧!否则,我的父亲可不会像我这样通情达理。“

        

        斑是否通情达理,系统暂时不想吐糟,但自家宿主所说的“并不通情达理”的族长父亲现在就坐在它的面前,用审视的目光注视着它。系统很想伸出一两根触手给自己壮壮胆,但一想到斑给自己设定的来历,它就只能保持无知无觉的模样,团成一团飘浮在半空,倒也成功唬住了宇智波田岛。

        田岛爸爸当然不会想到,自家儿子竟然会主动帮一个外来物种掩饰来历,还为它编造了一个大到不能再大的来头——六道仙人时期遗留下的不知名神器!

        “这个?真的是六道仙人……”从未在任何记载上出现过的不知名神器,与惊喜相比,宇智波田岛心中更多的自然是怀疑。

        “啊,父亲,还有件事忘了跟你说,在得到这件神器后,我获得了新的力量!”对于父亲的疑虑,宇智波斑把早已准备好的杀手锏扔了出来,与普通勾玉截然不同的花纹从眼底浮起,“也正是因为这双眼睛,我才能确认它的来历。”

        在四目相对的一瞬,宇智波田岛的全部心神就被那双似乎带有无上魔力的眼瞳所夺走,对于儿子之后说了些什么根本一点儿也没听见。

        “这是……万花筒!”

        父亲知道却从没告诉过自己,这个认知让斑颇有些被隐瞒的不快。但很快,他又对这个从未听说过的名字产生了兴趣。

        对于这个问题,宇智波田岛稍稍犹豫了一下,再三确认了斑眼中那崭新的图案,终于承认儿子已经成长到无需自己庇护的程度,不,应该是以后都将由这个年轻的继任者来庇护整个族群才对。

        想通了这一点,宇智波田岛终于把这些属于老一辈人的秘密说了出来:“这才是我们宇智波一族的最强瞳力——万花筒写轮眼,远非三勾玉可比。但是,就像千手家的木遁一样,已经很久没有人得到了,为什么呢?”

        田岛注视着斑的眼中划过一丝沉重:“在族中的记载里,想获得这力量,当以至亲至爱为祭。非如此,不可得。这种方法有损人伦,而且,成功率低得可怕。当年在雷之国,宇智波族地就险些因为内斗而被群聚而来的外族攻破。虽然最后全歼了来犯之敌,但同样元气大伤的宇智波已经无力应付其余各族随后而来的试探与报复。不得已之下,我们放弃了雷之国的祖地,迁往火之国修养生息,至今已近百年。吸取了那时的教训,也为了避免族人再次走上追求力量的邪路,族中的老人们自觉封印了这种进阶方法。到如今,年轻的一辈已经不知道‘万花筒’之名了。”

        “可是,我并不是……”头一次听到这种族中秘闻宇智波斑先是大吃一惊,想要辩解却突然发觉不对,他抬头看向父亲,发现一向以态度温和亲切而颇得族人爱戴的父亲,此刻眼中已满是杀意。

        “看来你也想到了啊,斑!与记载中完全不同的开眼进阶法,究竟是哪个出了问题呢?”

        宇智波斑张了张嘴,最终却只能选择闭上。现在的他已经骑虎难下,难道要向父亲坦白系统根本不是什么六道仙人遗留的神器吗?不过,传说中的六道仙人,怎么会给后人留下如此残忍的开眼方式,果然还是哪里有问题吧?

        ”斑,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跟我去一趟族地神社,有些东西,需要你用这双眼睛确认一下。“ 

        ”明白,父亲。“斑垂首应答。





评论(44)
热度(122)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