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在看到千手柱间喷洒着鲜血倒下的一幕时,宇智波斑的头脑霎时一片空白。他冲了过去,忘记了预定的目标,忘记了对方的身份,忘记了未完的考核,忘记了高呼的系统,只是一门心思的冲过去……

        过去……

        去…………

        ………………

        他恨恨地把手上抱着的家伙摔到地上,如果不是良好的教养束缚着他的洪荒之力,他一定会用脚把躺在地上的那坨玩意儿踩成一滩泥!

        混蛋,他的考核、他的系统、他的精神修炼图,全被这个家伙搞砸了。竟然流鼻血流到深度昏迷,被摔了也醒不过来。他真的是千手家的人吗?还是说,千手家全是这种不为人知的变态?他不禁打了个冷颤,决心以后的族战一定要好好保护可爱的弟弟,决不放任何一个千手变态靠近。

        不过,他又沮丧起来,不论是谁的错,这次失败终究是无可否认的……

        [斑,你好厉害,竟然是满分过关!满分耶!好棒,成功啦!]之前考核时,把自己透明化的系统此时又恢复了原样,把几根小触手甩成了一朵花,在半天得不到新任宿主的回应时,它终于探起了一根触手转向斑的方向,然后收获了一只表情不知是喜是悲、或喜或悲、悲喜交织的宇智波斑,[你怎么了,斑?]

        “我,我好像还没跳完?”恍恍惚惚间斑这样问。

        [在评委评分之后考核就自动结束啦!没关系哒!]

        “可是,柱间,他好像还没来得及……”恍恍惚惚间斑好像又听见自己这样问。

        [他评了啊,分数超高,再加上他是你敌对家族的成员,又是不容易受到诱惑的男性,这些都是加分项,所以总计下来,你的分数是有史以来最高哒!是满分啊!]系统用一种如梦似幻的声音诉说着,并在最后流露出浓浓的惋惜之意,[可惜,如果这个数据能够传回去,我获得的奖励积分可以换回多少语音性格与可换皮肤啊!]

        终于听明白可是又希望自己没听明白的宇智波斑不抱希望的追问道:“你说的打分,该不会是……”

        [当然是他的表现啦!去除语言会带来的扭曲遮掩、误导欺骗,身体的评判才是直白而真实的呀!你们这里难道不是这样吗?]

        不,我们这里真不是这样。

        然后,他听见系统说:[斑,你踩着的那个家伙已经醒了,可他为什么还不起来呢?]

        为什么,还不,起来,呢?

        宇智波斑只觉得一股邪气直冲脑门,然后某根神经发出绷断的声音。他面色阴沉形同恶鬼,瞪着一双冒着红光的眼睛,缓缓把头低了下去,正对上一张干笑的蠢脸:“斑……斑?啊,那个……你跳得真好看!”

        “去死吧,混蛋!”


        失魂落魄的千手柱间走在回族地的路上,一副衣衫褴褛灰头土脸,好像被十七、八个壮汉蹂躏过的模样。他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但却肯定自己并不是遇上了敌人。为什么?因为已经觉醒了木遁血继的他并非轻易可以战胜的对象,就算有,既然能把他揍成这副惨样,为什么不直接取走他的性命?

        而且,而且,总有个细微的声音在心底雀跃着,开心、开心、好开心的叫唤着。唔,感觉是个很熟悉很熟悉的人呢!他没有发觉,自己脸上隐约浮现的笑意。

        然后,他在族地大门口遇见了同样狼狈不堪风尘满面的千手扉间。

        啊,他就说好像忘了什么?原来是替他前往漩涡家致歉的弟弟吗?

        “扉间,你回来啦!”丝毫没有忘记弟弟的心虚感,身为兄长的千手柱间张开双臂,期盼着数十日不见的弟弟给他一个重逢的拥抱。

        “啊,兄长,我先去实验室,晚点再向你汇报。”说话和行动同样匆匆的千手扉间连停都没停一下,直接绕过他时不时就抽风犯病的兄长。可没等他走出两步,一只一百多斤的大型挂件就重重压上了他的肩头。

        还未痊愈的伤口在这大力的撞击下,又渗出一丝血痕。不过还没等他做什么,一股温暖柔和的查克拉已经从千手柱间护住伤口的双手间散逸出来。

        这时候千手柱间才显示出成熟可靠的长兄风范,他微蹙起眉头神情严肃:“怎么回事?非任务期间你也会受这么重的伤?是被伏击了吗?”

        之前因为伤口崩裂而有些发白的脸色,终于重新有了点血色,对于兄长的询问,千手扉间先是点了点头,表示确实如此,随后又摇了摇头:“情况有点复杂,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应该是中了幻术,被洗掉了一段至关重要的记忆。”

        他想了想,还是因为担心兄长会对某个危险人物缺少必要的警惕心而陷入险境,于是说出了本想暂时保密的内容:“我想,我应该是遇上了宇智波斑。”

        他说完之后就扭头看向柱间,有点担心一直把对方当作朋友的兄长会不会被这个消息打击到,可没想到,他看见的却是个面带羡慕之色的变态男人。

        我可能有个假兄长。

        今天,千手扉间也很心塞。

        “啊,幸好扉间你遇到的是斑,不然的话……哈哈,我就说他是个温柔的人吧!”千手柱间欣慰的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仿佛弟弟能平安回来全是托了宇智波斑的福,全然不顾千手扉间越来越黑的面孔。

        可随即,他又不知为何消沉的蹲到了地上:“可是我也失忆了,为什么就没遇到斑呢?”

        下一刻,还没来得及做出更多丢脸行为的千手柱间被弟弟一把揪住了衣领,硬生生的从地上拽了起来:“你说什么?你也被消除了一段记忆?“

        千手·操不完的老妈子心·扉间简直是咬牙切齿了:”什么时候的事?以你对幻术的抗力,怎么可能中招?“

        ”哈哈哈哈,不用担心啊,扉间,我觉得不是敌人呢!“他边笑边摸了摸下巴,”说起来我也觉得奇怪呢,明明连斑都没办法用幻术把我放倒,怎么这回就中招了呢?“

        随后他又蹲下身,继续不开心的碎碎念:“我第一次中了幻术,出手的居然不是斑,怎么可以这样?”

        “别再管什么可以不可以的了,快点到我的实验室来。”对于心大到没边儿的兄长,千手扉间已经不再试图让他明白被人在记忆里动了手脚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而是直接把人拖走。他觉得,自己如果不是天生一头白发,大概迟早也会被兄长气出来。

        在冰冷整洁井井有条的实验室里,千手柱间有些坐立不安,特别是当他看到弟弟拿了一份空白卷轴和笔放在他面前的时候。

        ”你那是什么表情?快点把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发生的重大事情写下来,记得写详细一点,特别是涉及到的相关人物,明白吗?“

        ”呼——吓死我了,扉间,还以为你是要我写遗书呢?“总觉得一进入实验室范围,本来就面瘫+严肃的弟弟会变得更加可怕,就好像……他咬了咬笔头,边写边想,啊,对了,就好像多了一个父亲的感觉!当然,做为心胸宽广从来不记仇的兄长,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在扉间第一次拥有独立实验室时候,他在里面实验新忍术然后炸了整个房间,最后赔上大半年的积蓄才求得了弟弟原谅这件事情。

        当扉间再次走进这个整间实验室里防护最好的隔离间时,欣慰的看到一份写得满满当当的卷轴,看来兄长也不是什么时候都不靠谱的,他将手上重新调制好的药剂递过去:”你先喝一半的剂量试试,如果感觉不对就告诉我。“

        ”这是什么?“千手桩间好奇把药剂放在灯光下,却惊恐地发现药液上方飘浮着一层可疑的黑气,”这是什么?!喝了会死吧?“

        ”你在胡说什么?“兄长对于自己研究成果的不信任让扉间的眼睛都气红了,啊不,是更红了,”这是我为了破解宇智波一族的瞳术特别研究出来的,虽然是失败品,可是对我们这种情况正好对症。你要不喝就给我,我自己来!“

        千手柱间巧妙的躲开了弟弟伸过来的手,打个哈哈,然后一口把药喝了个精光:”嘛,嘛,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扉间你就是太严肃了,一点幽默感都没有,这样迟早要变成……唔……“

        ”蠢货兄长,不是让你只喝一半吗?怎么样?要不要紧?“

        千手柱间已经顾不上回答弟弟的问题了,他只觉得周围的声音、光线都在离他而去,慢慢的连触感与记忆也模糊起来,然后,有什么东西被揭开了。

        一下子,他像是跃出了水面的鱼,冲破了无数的障碍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风声、花香、乐曲,还有,那个在漫天花雨中冲他摇动手指回眸含笑的……

        噗………………

        受到强烈刺激终于回过神来的千手柱间突然发现大事不好,他正在喷射鼻血,他正在弟弟的实验室里喷射鼻血,他正当着弟弟的面在他的实验室里喷射鼻血!怎么办?极度混乱中,柱间一眼看到了一份卷轴,是自己的字迹,太好了,不是弟弟的东西。

        他一把抄起卷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通挥舞,很好,非常完美,一滴也没有遗漏,全被挡住啦!

        他真是个体贴又能干的好哥哥!

        ……

        …………

        ………………

        ”千-手-柱-间!!!“



        




小剧场:

        当千手·心累·扉间终于把那份沾满了自家兄长鼻血的卷轴想办法用药水洗干净后,他打开一看:

X月X天,XX带着XXX来家里,和我谈了一会儿,留下XXX自己走了。

X月X天,XXX带着XX来家里,和我谈了一会儿,留下XX后自己走了。

X月X天,XX和XX带着XX来家里,没有交谈,直接留下XX就走了。

………………

…………………………

最后,扉间把这份相亲记录一把火烧掉了,并为自己开发不出火遁能力而深感遗憾!



评论(43)
热度(121)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