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这个也不行吗?斑!]

        “不行,要我说几次,看他身后的随从打扮就知道是出来鬼混的贵族了,这个绝对不行!”

        [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你这样要挑到什么时候!]系统无精打采的摆动了几下触手,他们已经在这个角落站了七、八个小时,只为从小镇最繁华、人流量最大的地段选出合适的人选,但无论系统提议哪个,最终都会被否决,[啊——你选择的标准究竟是什么?还是说你其实谁都不想选。]

        宇智波·其实就是谁都不想选·斑有些心虚的移开眼神,但立刻又转回来为自己辩解:“你懂什么?贵族是绝对不能选的,别以为他们真的只带了几个随从,按他们对自己性命的重视程度,暗中不雇几个厉害的忍者跟着或是在身上留下保护的术式,他们连大门都不会迈出一步。如果选择他们,无论事后是使用写轮眼还是……“他含糊了一下,接着说,“万一被别的忍族发现,宇智波在火之国的处境一定会更加艰难。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给大家添麻烦,你也一样,明白吗?”

        其实并不太明白的系统懵懵的点点触手:[那之前的女人呢?她不是贵族吧?]

        “女人就更不行了,胆小又软弱,而且那只是个普通人,她可能一辈子也没见过忍者是什么样子,更说给我打分,不直接昏倒就不错了,我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好吧,我明白,老人也是一样的,孩子当然也不行……那现在朝这里走过来的男人呢?]小触手突然激动起来,[就是那个衣服和你差不多,应该不是贵族,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气质很不错,一看就是有涵养懂艺术具备正常评判能力的,怎么样?怎么样?]

        宇智波斑抬眼看去,立刻把身体往阴影里缩了缩,然后屏息垂眸,将一身凌人的气势连带查克拉收敛得半分不露,左手更是把不安分的小触手们紧紧按住。直到那身影远去,他才轻呼一口气松开手。

        [不用说了,我明白,那个也不行,对不对?]只看宇智波斑那前所未有的反应就知道没戏,不过系统真的很好奇对方的身份,[那是谁?]

        ”……是我父亲。“宇智波斑沉默了半晌才回答,他真的一点儿也不想挑战一手将他和泉奈拉扯大的老父亲的承受力。

        不过既然能在这里遇到父亲……他急忙拽过一根触手拉到自己眼前,无比郑重的交代:”记住,凡是穿着那种和我同款高领族服,背后还有这种团扇标志的,无论男女都不能选。“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点,”另外,和那个千手白毛一样,衣物上带着双头叉标记的也是无论男女都不能选,他们和我们是敌对家族,就算我跳得再好,他们也不会给高分的。“

        这时,斑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个小镇正因为坐落于千手与宇智波两族相界邻的缓冲地带,无法被其中一家吞下,为了不便宜对手,这里被两族一致默认为停战区,并保护小镇不受其他忍者的侵害。久而久之,安全、和平的小镇吸引了不少贵族来此游玩。这也导致了,会在这里出没的大部分都是两族的忍者,而剩下的除了贵族就只有普通人了。

        [是我的疏忽,斑,]面对斑提出的诸多限制,系统忽然语气沉重的自责起来,让斑有些摸不着头脑,[没想到得了自恋症的你居然还患有选择恐惧症这种毛病,这么长时间让你一直处在无法选择的痛苦中都是我的错。你放心吧,选人这种小事交给我就可以了。只要之后来的人不是贵族、不是女人、不是老人、不是孩子、没带团扇或双头叉标记,我就直接选他做为评委,不用你再左右为难了。]

        ……

        …………

        我并没有你说的这种毛病,还有,不要随便替别人做决定啊!白痴系统!

        宇智波斑今天也很暴躁。


        然而让斑更加暴躁的还在后面,因为下一个出现的人赫然是没穿族服的千手柱间,看他前进的方向,明显是街道尽头那条暗巷里的赌场。

        “你没选那个家伙吧,虽然穿着的衣物没带家族标记,可他是那个千手白毛的哥哥!”宇智波斑并不知道,他的警告来得太晚。

        [非常遗憾,我的运行速度是同类产品中最快的。]系统的道歉毫无诚意且带着让宇智波斑愤恨不已的小骄傲,[所以,在检测到他完全符合你提出的要求后,我第一时间确认了人选并提交了考核申请。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有半个小时来完成表演并只有获得高分评价才能通过考核,没有第二次重来的机会哦。]

        哦?哦你个鬼啊?话说你的动作为什么会这么快?

        “你不问我怎么就能确定他不是贵族?”

        [因为他穿得土呀!]

        哦,真得是好有道理且无法反驳,啊,摔!


        今天,千手柱间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摆脱了族中的那些老人,独自溜了出来的。这些日子,没有扉间帮他在前面顶着,什么七大姑八大姨三叔公都会找机会来和他畅谈人生理想。啊,当然是带着晚辈、弟子一起来的。美其名曰年轻人有共同语言,然后就让他和漂亮的姑娘共处一室,自己走人。

        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知道族里嫁不出去急待相亲的姑娘有这么多!直到他看到了已经和他表哥定下婚期的红芍也出现在他面前,那个曾经笑得明朗作派豪放,一巴掌能把他拍个踉跄的女性,现在竟摆出一副温柔得体未语含羞的模样,让他的汗毛全竖了起来。

        而等带领的人前脚一离开,她就原形毕露,揪着他的衣领叫他赶快随便找个人嫁了,不要再来祸害好人家的女儿。随后,这个好人家的女儿就从他家墙头接进了他那翻墙的表哥,两个人互诉别情,把他这个正主轰出了家门。

        于是明明有家却归不得的千手柱间就在不知不觉之间走到了这里,如果不是有种被猛兽盯住的感觉,他可能要等走进赌场才会清醒过来。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每每与宇智波一族对战,他都会被这样注视,那目光是如此炽烈,像是想把他整个吞吃入腹。

        他抬起头向目光传来的地方看去,果然有一只凶猛的、强大的、易怒的,却长着一双美丽眼瞳的兽正看着他。

        “斑……”

        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凑到了许久不见的挚友身边。嘛,战场上的见面当然不算,就算挚友只是他单方面的认定,只要他没出小镇,斑就不会对他动手,宇智波还真是出乎意料的遵守规则呢。

        可随后他就发现了挚友的不正常,面色狰狞是常态,但同时又有点脸红就不正常了,他伸手向宇智波斑的额头探去,不出意料被打了下来。唔,看起来并不是生病呢!

        “千、手、柱、间……”斑非常艰难一字一顿的说道,而被念到名字的人则歪着头耐心地等待,“我,我有个委托……”

        只短短一瞬,宇智波斑就想到了完美的解决方法,只要把这事当做普通的委托,让千手柱间接下不就可以了?虽然是敌对家族,内容又有些怪异,但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不是吗?然而他伸进怀里取钱袋的手突然僵住了,因为一个写满了血红字体并不断向上翻滚的屏幕突然出现在他眼前:[警告,警告,任何企图用金钱收买评委或使用催眠、暗示、强迫、威吓、引诱等种种违规手段的考生,一律会被取消参与资格。 警告,警告……]

        “闭嘴!”斑真的很想把系统的触手一根一根拔下来,感受到这非比寻常的杀气,萎下来的不只是系统,还有一只名为千手柱间的大型犬。

        “我可什么也没说,干嘛凶我QAQ!”

        唉,宇智波斑觉得自己可能把一辈子的气都叹完了:“没,我不是在跟你发脾气。”

        他终于决定实话实说,大不了……反正这世上没有他这双眼睛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有个任务有点棘手,不涉及你我家族,你……能来帮我吗?”想通了的宇智波斑坦率的可怕,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冲千手柱间摆了摆头,“这里不方便,你跟我来。”

        便一马当先走在前头,完全不在意对方是否会跟上来,然后,他小声的询问:“之前你警告我的时候,柱间好像什么都没看见?”

        [是的,那是直接作用在你的视网膜上,其他人是无法看见的。]

        “很好,那现在立刻给我播放那段视频,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一定要成功!”


        “斑,我们去哪儿?“追上来的千手柱间大大咧咧的问,完全不担心这是个阴谋的可能性。

        宇智波斑转过头来,目光的焦点却没有落在他身上:”离这里最近、最偏僻、风景最好的地方,你带路。“

        这怪异的要求让柱间愣了一下,但随后他就开开心心的应承下来。可心里却想着,难道,斑终于愿意和我好好谈一次了吗?这想法简直让他欣喜的不能自抑。

        他以最快的速度把斑带到一片光秃秃的树林里,然后一脸的求表扬。可四下环顾了一圈,斑不由得感到困惑,这里的确是很近又偏僻,可是无论如何也谈不上好风景吧?

        千手柱间的回答是从未见过的结印与蓬勃外放的巨量查克拉。

        接着,是如同梦幻一般的景象。

        仿佛被天上仙人惊醒,无数的嫩芽争先恐后的冒出头来,生长、抽条,含苞、怒放,一阵风刮过,漫天的花瓣落下,如星、如雨、如诗、如画。

        而站中落花中的宇智波斑冲他露出了一个恣意张扬到极点的笑容,然后比出个口型:“睁大眼睛,好好看啊!”

        这一刻,恍若天上的仙境真的降落人间,更有一阵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飘渺之音,而他的挚友,则在这乐声中舞动了起来。

        激烈紧张的节奏与现下流行的舞乐截然不同,他的挚友举手投足之间更见神采飞扬。白晳纤细双手此刻完全看不出那夺人性命的可怖,还有同样细洁白嫩的双脚也是……

        千手柱间猛得捂住鼻子,什么时候?他是什么时候中的幻术,竟没注意脚下的土地已经变成了清浅的水面,随着斑赤-裸的足尖轻点,泛起阵阵涟漪。他好奇的伸脚踩了踩,不,还是泥土的感觉。

        是什么新奇的幻术吗?真不愧是斑啊!

        他边感慨着,边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宇智波斑的身上,却发现挚友竟然开了写轮眼。鲜红炽热,没有战场上的杀气凛然,却多了一丝妩媚诱人的感觉。他急忙移开目光,生怕被发现心中所想,开了眼的宇智波可不是一般的敏感,要是被斑察觉了,他的下场一定不妙。

        可没一会儿,他又忍不住把目光转回去。死就死吧,斑的舞可不是什么时候想看就能看的。

        然而他却没想到,只一扭脸的工夫,斑竟然又换了身衣服。黑色的浴衣与他常穿的宇智波族服不同,除了依然宽大的袖子,其他地方都紧紧贴在穿戴者身上,隐隐描绘出结实有力却比例极佳的轮廓。再加上那片露出来的胸口,他的鼻子隐隐有些发热,身体更是紧张到有些僵硬。

        千手柱间一直以为自己非常了解这位曾经的挚友,也曾见过他无数的不同模样,开心的、失落的、得意的、郁闷的、坚定的、决绝的,还有,充满骇人杀机的!

        然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美丽而诱惑的……        

        正当他莫明感到有些失落的时候,一蓬毛绒绒的雪白狐尾从眼前一晃而过,他猛得抬起头来,正看到头顶狐耳还甩着尾巴的宇智波斑冲他轻轻勾了勾手指。

        仿佛被大威力的忍术直接命中面门,在一阵头昏耳鸣眼冒金星中,忍了许久的鼻血终于突破重重阻碍,直射而出。恍惚间,千手柱间好像看到了仙子,不,大概是妖精吧?冲他直扑而来。

        也许,我已经到了极乐世界?

        迷迷糊糊的千手柱间终于晕了过去。




评论(47)
热度(157)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