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千手扉间睁开双眼,清晨的阳光穿透层层枝叶落在他的脸上、身上,化做星星点点的光斑,飞舞着隐没在远处,这景象让他那仿佛永远都处于忙碌状态的大脑难得停顿了片刻。直到他将目光对准自己——细小的伤口大部分已经痊愈,唯余右臂上的一道还在隐隐抽痛,但却不影响手臂的活动,下手的人很有分寸,是为了逼供吗?

        他半跪于地,并指凝神,提取出的查克拉呈网状向外辐射,可最后除了不远处那三具追杀者的尸体,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再度将疑惑的视线投向手臂上的绷带和最后那个打得十分对称的蝴蝶结,这个,好像在哪儿见过?

        他的身躯陡然一僵,像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慢慢转过身,重新蹲在自己躺过的地方搜寻起来。然后,他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五道深深的指痕,不是正常的痕迹,而是极为怪异的两上三下。

        他的手指从上面一寸一寸抚过,仔细的感知着,最终确认这的确是自己留下的。

       随后, 他万分恼怒的起身,猛得将绷带全拽下来远远丢开,全然不顾伤口被再次崩裂流血,只把一个名字放在嘴边反复咀嚼 。


        “宇智波——斑!”


        [斑,你对那个千手……白毛,好奇怪的名字,我是说,你对他干了什么?只是看他一眼就行了吗?你的眼睛好奇怪呀?不过现在变成更奇怪了!]自从宇智波斑同意成为它的宿主之后,开心的飞起来的系统就亲昵的叫起了他的名字,完全无视对方是否喜欢。

        “你闭嘴。”

        [可是你不担心他会想起来吗?我之前有看到他鬼鬼祟祟做了暗记,不管他不要紧吗?]

        “都说了叫你闭嘴!”

        [斑好凶,说好的要为我提供能量,做我(听话)的宿主呢?]

        “你刚才说了什么?”一直运用忍足快速疾行的宇智波斑终于停了下来,斜着眼睥向因为得偿所愿而兴奋过度,一路上喋喋不休把小触手舞个不停的系统,“不如再对我说一遍,嗯?”

        久违的查克拉洗礼终于让系统冷静了下来,触手们又重新变回蔫哒哒的模样。

        这回轮到宇智波斑的心情稍稍变好了一些,于是他难得的为系统解释:“反正你迟早也会知道,告诉你也没有关系。记住,这是我们宇智波一族继承自六道仙人的仙人眼,也叫写轮眼。是忍界最厉害的瞳术血继,向来只有意志、天赋、勤奋、运气俱备者,才能开启。初开是单勾玉,最强是三勾玉。当然,这只是我以前所知道的。”

        他以左手轻轻抚过自己的眼眶,那是在冒险尝试了新的修炼方法后得到的:“而这双崭新的眼睛,我从未听父亲提起过,但是我相信,这一定会是超越以往、真正强大的仙人眼。”

        [斑……]

        “嗯?”

        [我的资料库里显示,自恋其实是一种心理疾病,应该尽早……]

        “闭嘴——”


        [对不起,请你接着说,我不会再插嘴了。]几根触手轻轻的抱住宇智波斑的手腕来回扭动,试图把恼羞成怒的某人哄回来。

        但是被系统打断,宇智波斑已经没了长篇大论的心情,只是草草敷衍了几句:“反正,你只要知道写轮眼的幻术还从来没有……不,除了少数人,还从未被破解过,至少那个白毛绝不可能!懂吗?”

        [懂,懂,]系统生怕再惹恼这个脾气火爆的未来宿主,频频点着小小的触手,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么斑,你什么时候开始考核?]

        斑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是的,他从来也没想过,自己竟也有被坑得满脸血的时候,特别坑他的还是印象中那个傻乎乎的系统。

        “你之前从来也没说过,成为宿主居然还要通过什么考核?”当时一听到这个要求,他第一个就怀疑是不是系统在挟私报复。

        而对于他这种无端的指责,系统表示很委屈:[明明是因为你总是拒绝,让我根本没有机会说话!]

        它像人类摇动手指般晃了晃触手,[这是写进核心程序的指令,完全不可违背,想要成为我的宿主拿到那份精神力运转经脉示意图,就必须通过考核才行。]当然,它也不会告诉未来的宿主,如果在它最初邀请的时候就同意的话,那么它有权挑选难度最低的题目。

        “嘁!“即使不爽,在得到这双眼睛后,宇智波斑就明白他对系统是势在必得,不过,对于两者关系的转换,莫明觉得有点不开心呢!

        于是他没有好气的说道:“那还不快点开始!“

        ……………………………………………………………………………………………………………………


        ”这些都是什么?“

        没有把悬浮在自己面前这个写满了无理要求的半透明屏幕一口火遁烧个干净,宇智波斑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又突破了极限。

        [这些是你可以选择的考核方式与相关条例,原本……]最后两个字系统说得非常小声,要不是宇智波斑的耳力不错又离得近,还真不一定能听见。

        他皱了皱眉,有些不太确定:“原本?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系统吱唔了几下,终于向他坦白,[我的资料库并不完全,当初……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了节约能源,抛弃了大部分冗余程序,嗯,也就是占用内存最大的全息视频相关资料。]

        …………

        “我记得我要参与的考核是所谓的全息视频剪辑,而不是什么护理知识野外求生技能吧?”

        [是的。]系统的触手搭拉下来。

        “你的本职工作是所谓的视频剪辑教导吧?”

        [是的。]回答的声音越发的低落。

        “如果换成我们忍者,你这种行为就等于中途放弃任务,是不可原谅的耻辱,”看着被打击的再次缩成一团的系统,斑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在上面戳了戳,“装什么死?既然干了,那你一定也有自己的理由吧?”

        [因为不想让她死,]系统几乎要哇的一声哭出来,[我的前任宿主在星际旅行的时候碰上了时空风暴,我们发射了求援信号,可等了很久也没有人来。宿主为了节省能源,主动进入休眠状态,可是我们都清楚,那不过是等死而已。到了最后,我把飞船上所有的东西都投进了粉碎机合成能源,连我的大部分身体一起。可是……可是……]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达这个星球的,可是,不要抛弃我,不要讨厌我!]细小的触手死死缠住斑的手腕,冰冷的触觉仿佛是系统流下的泪水一般。

        简直就像是个孩子,斑又在心里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可是如果不能通过考核,我怎么成为你的宿主?”

        一只触手弹了起来:[办法还是有哒!]


        一片密密麻麻的窗口突然出现,呈球形把斑包围起来,连头顶都遮挡的严严实实。

        [这是我前任宿主累积未完成的假期作业,也是唯一被保留下来的相关视频,你只要把它们从古老的平面动画转变为全息视频并得到点赞就算是通过了,非常简单吧?]

        被那恐怖的窗口数量惊呆的宇智波斑倒吸了一口冷气:“不,不可能……太多了。呃,我是说,我哪有那么多时间耗在这上面。”

        [那就只有这样了,]一个窗口被拖近放大,可以见到一个穿着黑色浴衣的男性在乐曲的伴奏下翩然起舞,不过那上面明显不是真人,大概就是系统所说的动画吧,[这是最后一种方法了,真人大挑战!]

        斑感兴趣的挑挑眉:“哦?说说看。”

        [说是给没有基础的新人的优惠,可实际上很难通过。容貌、风姿、仪态、动作、神情,可以被挑剔的地方太多了,到目前为止,以这一项为考核内容的学生通过率不足0.3%。而这段视频则是上世代保存下来的经典中的经典——《极乐净土》。]

        随着系统的介绍,画面中的男性已在转身中换了一副模样,头顶一对白色的狐耳,身后则是一堆毛茸茸的尾巴。

        “确实,对于不会变身术又没有写轮眼的人来说,是有些困难。但是,这才有挑战的意义,不是吗?”斑的斗志燃烧了起来,虽然这个舞看起来有点羞耻,但是对于任务第一的忍者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成为宿主,把系统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这种黑历史,谁会知道?话说,那动画里的男人有点眼熟的样子,是错觉吗?

        [你有信心就好,那接下来,我们去找评委吧!]



  






评论(41)
热度(116)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