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虽然打了柱斑,可一直以来柱间只能在斑爷的口中和心里刷存在感,是我的锅,会努力把他放出来的。啊,计划赶不上变化,柱间没出来,我先把扉间拉出来遛遛。



        在确认系统暂时无害后,宇智波斑一刻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停留。这次遇袭可疑之处太多,单是那些阴毒的手段,除了身为族中最强者的父亲,换谁来大概都得跪。这回是他,那下回呢?如果换作泉奈……

        他必须尽快回去,提醒父亲做好防备,这次的事情绝不简单,外敌、族内,恐怕连大名也插了一手。看来宇智波一族虽然已迁入火之国近百年,依然无法融入这里。

        他不禁有些怀疑起来,如果这就是人心,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幼时的愿望,终究只能停留在梦中?

         不,他的眼神随后坚定起来,也许前人做不到,但不代表以后也没有人能做到。他,宇智波斑,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

        但是现在,还有一个麻烦要先解决。他几不可查的用眼角扫过系统,现在那几根短小却灵活的触手正扭在一起,拧成一只造型奇特色泽暗哑的金属环紧紧扣住他的手腕,乍看上去倒也符合宇智波的审美,不至于让人一眼就起疑心,可终究瞒不过亲近之人。

        所以,还是要先找个合适的人选才行。


        嗯?刚许下的愿望以一种堪称诡异的方式在他眼前实现,这让宇智波斑的心情有些微妙。他忍不住猜测起来,寄生在自己手上的这玩意儿的真正能力也许不是它所说的什么全息剪辑,而是许愿机,又或者是幸运加成?宇智波的神奇脑洞在这一刻让他的思维突破了天际。

        全凭脚底凝聚的少量查克拉站在树顶最高处,即使不开写轮眼也能看得很远。所以抱臂环胸迎风而立的宇智波斑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那几个纠缠在一起的小黑点里混着一个小白点。哼,是个熟人——非常不讨人喜欢的那种,而且看起来不太妙的样子。

        不过,这正是他需要的。

        一个受伤的、落单的千手,再好没有。


        千手扉间是个和大大咧咧开朗过头的兄长完全不同,超有责任心以至于小小年纪就白了头发的悲惨少年(并不是)。

        兄长今年18,按千手与漩涡长久以来通婚的习俗,本该是他本人亲自上门求娶才显得尊重女方,可谁让他意外觉醒了木遁这个传说中的血继呢!

        啊,没错,明明是森之千手,可代表“森”的木遁,已经很多年没人觉醒过了。兄长的情况几乎惊动了全族,那些七老八十的族老们为了还没影的木遁继承人吵成了一团。眼见与漩涡家姬君的婚期将近,他们却还想让兄长改在族内通婚以确保能传下珍贵的木遁血继。

        最后这场持续了半个月的争吵不了了之,谁让真正能做主的一族之长兼当事人的父亲千手佛间出长期任务不在族内呢?他与兄长的据理力争最后也只是堪堪保住了与漩涡家的婚约,但婚期的推迟势在必行。兄长被关在族地里出不来,能代他走这一趟并郑重的向漩涡姬君转达兄长歉意的也只有自己了。

        不过漩涡一族出乎意料的通情达理,非但没有收下致歉的赔礼,那位隐于帷幕之后的红发姬君反而表达了理解与期盼永结两家之好的情意,其温婉和顺落落大方的言谈举止与两年前初见时完全不同,不由让扉间感叹女大十八变以及兄长傻人有傻福。

        事情办完他立刻辞别离去,放兄长一人对付那些老家伙他可不放心。但也许是他的好运在漩涡家全用完了,才出涡之国,他就发现有人暗中跟着自己。那种隐约的粘稠的恶意几乎无处不在,让身为强感知型忍者的他几乎夜不能寐。察觉到对方暂时没有动手的意思,他也一路佯做不知。也多亏了他脸嫩,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得多,那些家伙竟真的被他蒙混过去。直到进入火之国,他立刻隐匿气息潜踪逃离。

        可还是被追上了,白毛扉间暗暗呸了一口。

        三对一,明明每个都不是他的敌手,可精通合击技的他们总是在自己想要不惜代价干掉其中一个时及时救援并击退自己。想杀,杀不掉,想跑,也跑不了,再这样耗下去,哪怕千手一族是出了名的查克拉量大,也会被耗死。

        对于前方那片显眼的密林,他一点儿也不想进去。明知道他是一个千手,擅长林间作战,还把他往树林里赶,不是脑子坏了就是另有埋伏。看那三个家伙早有预谋的模样,不必问也知道答案。可奈何对方把其他方向守得死死的,万不得已之下,千手扉间只得闯了进来。

        然后他就后悔了。


        宇智波斑!!!

        一踏入林中,他就感应到了那股熟悉的查克拉,阴冷、暴虐,如同那个人一样,张狂、不安定到极点!不过以往都是在战场上感知到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刻意埋伏,还真有点荣幸呢!啊呸,怎么可能!

        不过形势真的不容乐观,自己死在这里的可能性陡然加大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确定这一点后,千手扉间反而燃起了斗志,返身与那三个追击者战在了一起。至少,死也要拖上几个人才够本!

        精神在这种刺激下格外集中,千手扉间觉得自己的速度从未如此快过,手中的苦无轻轻划过男子的颈侧,对方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直到他回过身来,一蓬血沫才带着轻微的“滋、滋”声飞溅而出。

        最后一个。

        他强忍因剧烈运动而造成的眩晕感,大口喘着气,小心翼翼的戒备着宇智波斑不知会从何处而来的攻击。

        “废物!”然后他听到几乎能把他气炸的刻薄言语,“不过对付三个垃圾而已,也搞得自己这么狼狈,比你兄长真是差远了。”


        








评论(30)
热度(106)
  1.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