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宇智波的胜利(又名画风突变的宇智波、论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只有脑洞没有大纲,月更年更不是梦想,文笔速度渣中之渣 ,文名与内容不相衬(首次非转载自产粮,厚颜打上柱斑,但不知道柱间何时出现 ,也不知道能否坚持写完。想写傻白甜,但好像又失败了,大概只有干巴巴的正剧与bug。)                                                         


 一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拥有写轮眼的自己办不到的,年轻的宇智波斑自开眼以来一直都是如此自信着,哪怕现在正被人追杀这件事也没能动摇他的想法。

        这不是他第一次被人截杀,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只不过这一次的对手格外疯狂。

        当那对年轻的平民夫妇与他擦肩而过,如果不是起爆符被触发时形成的查克拉波动引起了他的警觉,大概他已经和那对夫妇一样粉身碎骨了。在一片从天而降的血雨中,同样腥红的写轮眼捕捉到了夹杂在惊慌失措四散奔逃的人群中为数不少的活人炸弹,和那对夫妇一样,并不知道自己的性命操于人手的他们,堵在了斑与设立于城池另一端的宇智波秘密据点之间。

        强行突破求援的话,这些人都会死吧……

        他并不清楚这次的敌人是谁,但肯定不会与他这次的任务有关。胆敢挑衅大名的威信,在禁武的闹市区动手制造恐慌,这些人看上的自然不会是区区任务金。而且看他们设伏的时间和地点,也不是一句巧合可以解释的,那么据点……

        瞬间做出判断的宇智波斑立刻反向突围,趁敌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冲出了包围圈。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对手的伎俩,城里的伏击只是幌子,真正的攻击在城外。之后的几天,他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摸到,就被铺天盖地的远程忍术和无所不用其极的陷阱赶进了预设的捕猎场。

         被当作猎物的宇智波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手不停歇地清除陷阱旁自己留下的痕迹。对手准备充分手段阴毒,这里虽然是一片不缺水的密林,可如果说水源全都被毒素污染了,那么再渴也只能忍耐。敌人根本不与他做正面接触,这种作战方式虽然一向被自恃武力崇尚正面突破的宇智波斑所不耻, 但不得不说这的确是非常有效的手段,至少他那双已经开了三勾玉的写轮眼到现在也没派上用场。

        不过这也说明敌人非常了解他的战斗风格以及瞳术能力,看来这场战斗即不是突发性的临时起意,也不是敌对忍族间常见的复仇式攻击,而是完全针对他设下的一场完美伏杀。如果目标不是他,倒也还值得称赞一声。

        不过现在,森然冷意无声的攀附上宇智波斑的眼角,最终化为三枚弯如镰刀的勾玉。

        一直以来的刻意示弱,也该让他们失去警惕了。那么现在,就让他们回忆起有关写轮眼的恐怖传说吧!

        

        几天来依靠大量事先设好的陷阱与远距离大范围的忍术攻击,一度将那个虽然年轻名气却不小的宇智波斑逼的如同穷途末路野兽般仓皇逃窜,大大鼓舞了追击者们的斗志,让他们在过度的兴奋中忘记了疲劳与潜在的危险。

        而反击就在这一刻开始。


        “啊——啊——”

        又是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从密林深处传来,让剩余的追杀者们更加惊惧惶恐。

       不,他们已经不再是主动追杀的一方了, 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在这一刻完全掉转,曾用来围困猎物的陷阱,现在反而成了他们逃命的阻碍。谁也不知道宇智波斑是什么时候对那些陷阱做了什么手脚,他们只知道,自己仿佛陷入了无法醒来的噩梦,敌人则是梦中无法抵御的恶魔。

        

        “啧!”宇智波斑轻哼出声,查克拉的运转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

       没办法, 写轮眼虽然是最为犀利的武器,可以让敌人在不知不觉间陷入幻觉自相残杀,但相对的,它所耗费的查克拉并不是同样疲惫不堪的宇智波斑能长时间负担的。在一阵刺痛中写轮眼被强制关闭,而敌方还剩一人。对方显然也是身经百战的老手,在挣脱幻境的同时便下意识的向杀意产生的源头挥刀攻击。

        刀刃相撞,察觉不对的斑来不及卸力便被击飞了出去,对方则借助这一击彻底清醒了过来。

        “真不愧是天才一族中的天才,”看似赞叹的话语中夹杂着说不出的讥讽,原本畏惧瑟缩的目光也渐渐被贪婪狠毒所取代,刚刚那一击已经让他彻底了解到面前这个险些夺取自己性命的恶魔的真实情况远比看上去更糟,他咧嘴狞笑,“不过现在,已经开不出写轮眼的你还能有多天才?撒,让我见识一下吧?”

       带着满满恶意的如雪刀光再次席卷而来。


        查克拉早就见底的宇智波斑又一次被击飞,现在的他,别说开启写轮眼,连护住内脏稍微减轻一下伤势都做不到。鲜血随着翻滚的身体抛洒了一路,如果不是对手抱着猫戏老鼠恶意玩弄的心态,他可能已经死了。

        可即使形势如此不利,宇智波斑的双眼仍闪烁着不屈的光芒,披洒在肩背上的黑发也依旧倔强地翘起,不肯有丝毫驯服。原本持刀的右手此刻无力的垂在身侧,忍刀被左手反握横挡在身前,他弓腰曲膝,努力寻找着反击的机会。

        敌人只有一个,拼死一搏的话胜负尚未可知。

        同样明白这个道理的对手止步于攻击范围之外,准备凭借更充沛的体力活活耗死眼前这个比情报中可怕得多,差点成功反杀了所有人的年轻宇智波。

        对峙中的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斑脚下那片吸收了大量鲜血的土地有什么异常,直到一样怪异的物体从地底倒卷而出,如蛇一般缠绕上宇智波斑重伤的右臂。

       这毫无征兆的袭击让两人同时一惊,不过忍者的本能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反应了过来。攻击!毫无保留、势大力沉的一刀仿佛要把眼前之人劈成两半,而受伤在前被袭在后的宇智波斑却不避不让,直接用右臂挡了上去,这种垂死挣扎一般的举动几乎让对手嗤笑出声。

       宇智波斑当然明白自己挡不住这一刀,但是,他的眼眸暗了一下,被异物袭击的右手臂正在失去知觉,钝钝的麻木感逐渐上移,如果不加阻止,说不定很快就会蔓延到全身,到时他便只能任人宰割。更要命的是,袭击他的那个东西不见了,就像是融冰入水,诡异之极。

        “我才不会……”决心化为言语冲破干涸沙哑的喉咙,“要死在这里的人,是你啊——”

        他不想死,也不能死,他还有父亲、弟弟、族人,以及那个,愚蠢却难以忘怀的宿敌……

        “哈-希-拉-马——”

        从灵魂深处涌出的力量冲击着他的双眼,一抹深红从眼底浮现。四目相对,仅一秒的迟疑都足以致命,茫然与惊诧凝固在死者脸上,定格成为最后的表情。

        一切尘埃落定,宇智波斑才有余暇注意自己的右手,与想象中不同,它依旧完好无损……个鬼啊!

        从自己手上长出来的那几根触手一样的东西是什么?竟然就这样把对方劈过来的刀架在了半空。

        [警告,寄主伤势过重,请保持心绪平和。]没有一丝起伏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谁?”宇智波斑竦然一惊,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警告,检测到寄主精神波动剧烈攀升,已远超正常阀值,请保持心绪平和,否则不利于身体修复。]

        貌似并无恶意的话语,但宇智波斑怎么可能会相信一个连面都不敢露的家伙。何况,他可没忘记自己身体里的隐患。他继续压榨着体内最后一丝查克拉,勉力维持着写轮眼仔细观察。这举动显然激怒了那个声音,原本没有起伏分辨不出男女的音调竟转为低沉的男声。

        [鉴于寄主极不配合,本系统程序将由建议护理模式转为强制保姆模式。]

        并不能理解这代表了什么的宇智波斑随后用身体彻底了解了话中的含意。

        [身体不好就该好好睡觉,晚安。]

        晚安你个鬼啊!现在明明是早上好吗?

        险些把吐糟说出口的斑最终没能抗过从身体由内而外传来的困顿感,仅仅挣扎着跑出了五十米,就在一棵树下昏睡了过去。闭上眼前,他只能模糊的思考出一个结论。

        ——原来,那东西,在我的,身体里吗?

        可是,不能睡,这里,危险……


        已经睡死的他,当然没有看见,从他手中长出的触手,盘旋着合拢在一起,最终形成一个堪称艺术品的金属环死死扣在他的手腕,然后微光一闪,树下的宇智波斑就此不见了身影。




        

评论(55)
热度(229)
  1. 夜未央い雪落成殇ミ灬华灯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