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焉之谷(完)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

原创人物出没

狗血ooc

注意避雷






十三、

  自从斑回到了木叶,柱间就搜肠刮肚地想办法让他不那么无聊,最明显的成果就是房间里忽然多出的一面墙的书,他用和斑相处的几年里有限的一些喜好了解帮斑搜罗来各式的书籍和卷轴。其实与其说是凭着喜好,倒不如说是将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些畅销书籍都搬了过来,偶尔还有一些书页泛黄的古籍,大概是千手一族的旧藏。

  斑无所事事的时候,也乐意去翻阅这些东西,有些是话本,有些是忍术见解,柱间甚至连千手一族德高望重的先辈们的笔记都搬了过来,斑一方面受用于柱间的信任,一方面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只是他还未品出些什么,第一个访客就到了。

  卯木的小脑袋刚刚在门口探头探脑,斑的目光就转了过去,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儿子在门口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猛地蹿了进来,双手抵着墙伸出头去往走廊上又看了看,最后轻轻把门拉上。

  附有木遁查克拉的结界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任何人以任何方式触碰到,都会在柱间那里留下查克拉信息的备案,除了拥有同源查克拉的卯木,等同于另一个柱间的孩子毫无障碍地通过了最艰难的一关,顺利地来到了他日思夜想的父亲身边。

  “果然作为一个忍者的话,还是太小了吗。”斑叹气,“如果柱间在附近,你手放到门框上的时候,一切行动都尽在他眼中了。”

  卯木甫一进门就收到了斥责,立刻委屈地低下头,背着手用脚尖在榻榻米上转了转,嘟嘴不说话。

  斑同样不说话,他今天看上去兴致勃勃,对一切都有兴趣得紧,挑着眉看儿子装成一副委屈的模样,又偷偷用眼睛瞄他,不动声色等着卯木忍不住自投罗网。他曾这样逗过卯木几次,屡试不爽。

  果不其然,卯木仅仅只是偷看了两三次,便忍不住扑进了斑的怀里,依恋地蹭着,狠狠吸了一口气。

  斑作嫌弃状,“有什么好闻的,臭死了。”

  卯木却没有像以前那样反驳,然后信誓旦旦地宣告爸爸最好的言论,反而窝在斑的怀里,有些消沉,“爸爸在这么小的地方呆了这么久,臭出来也难怪了……”

  斑额角一跳,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扑面而来,陡然升起了危机感,他严肃地掰正卯木的肩膀,蹲下来和孩子面对面,认真地嘱咐,“给我离柱间远点。”他养了5年的孩子,居然被柱间半个月就扭了性子吗?

  他的动作太大,甩得脚上的链子哗哗作响,木头相碰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卯木的目光,卯木没听清斑的话,全副心神都被那精致的刑具所吸引。小孩子的眼睛里顿时冒出了怒火,咬着牙的样子仿佛一只小狼崽,仅仅用尖利的牙齿就能磨断这个禁锢了斑所有行动的罪魁祸首。

  “这没什么。”斑顺着目光看了一眼,就心平气和地安慰他,“你去看看九尾,他即将被关进一个永无天日的地方,大概之后也不能出来了,它可比我惨多了。”

  卯木抿着嘴,他直觉哪里不对,想反驳却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斑是他最敬爱和亲近的父亲,九尾就是陪伴他长大玩伴和朋友,仅次于斑的重要存在,想不明白就干脆丢到了脑后,直直扑向那个锁链,双手一抓,憋红了一张小脸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手脚。

  斑耐心地等他试了会儿,在他中途休息喘气的时候一把搂了过来,笑着揉搓了一下他的小脸,语气里带着一些骄傲,“柱间的忍术举世无双,这东西不是你能弄断的,安心待在木叶就好……”说话之余,眼神微微往书架左边的角落里扫了一下,手上一用力将孩子抱了起来往门口走去,“没事的时候就趁着还有时间去找九尾玩……”

  卯木向来听斑的话,没什么抵抗就顺从地站到了门外,沮丧地一步三回头看着斑露在门口的袖子,最终消失在了长廊尽头。

  斑没有立刻回到房间,继续刚刚未完成的扫书,而是在门口许久,门前庭院里的高大的桑树上已经飘落了数十片苍绿的叶子,也不见他的衣摆有些微的飘动。

  躲在角落里的黑绝难耐地动了动身子,借着书架的遮掩稍微站立起来,他刚刚抬起头,就看到一枚泛着白光的苦无迎面而来,擦面而过,铮铮做响插进了身后的墙壁内。既然被发现了,他反而大方起来,缓缓渗入地面,慢慢悠悠游了出来,来到斑的面前,才显出一个人的形状。

  斑双手环胸,打量了他一会儿,嫌弃地后退了几步,“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什么啊,因陀罗。”黑绝桀桀地笑起来,“你忘记你的仇恨了吗?”

  斑更嫌弃了,皱着眉,眉宇间闪过一丝后悔,好一会儿才强耐下性子,“因陀罗?我不记得有人给我取了这个称号,这是什么?”

  “我是卯之女神辉夜姬的幺子,而因陀罗,是母亲的长孙,我的兄长六道仙人的长子,忍宗最杰出的天才,被他最疼爱的弟弟亲手杀死……”黑绝停了下来,眯着眼看斑,“就如同柱间亲手杀了你。你是因陀罗的转世,柱间是弟弟阿修罗的转世,所谓的命运就是这么残酷。”

  “哦?”斑有了一丝兴趣,“那么,你想对我说什么,要我替那个叫做因陀罗的无能哥哥报仇雪恨吗?”

  “当然不是,你不应该继承因陀罗一贯的理想,实现这个世界真正的和平吗?”黑绝摊开双手,“无限月读,这是最适合勾心斗角的人类的和平方案了。”

  斑没有说话,黑绝似乎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了一丝动摇,再接再厉地劝说,“你是因陀罗转世里最有天赋的一代,已经得到了柱间的血肉,轮回眼近在咫尺,无限月读不是纸上空谈……”他的眼睛忽然转动了一下,嘴角微微勾起,“一旦成功了,你的孩子,将在真正的和平盛世里平安长大,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和平和木叶疲于奔命……”

  “够了。”斑低喝一声,打断了黑绝的劝说,“这从来都是我的理想,如果你有办法解决我的困境……”

  斑的声音戛然而止,桎梏着斑行动的木质锁链“困境”二字说出口的同时应声而断,他惊愕地注视着平滑的断口,那是卯木方才动作过的地方。黑绝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就死死注视着斑,“这是天意,没有再好的机会了,出去吧,因陀罗,没有人能阻止真正的和平到来,那会是一个空前绝后的盛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




十四、

  木叶坐落的地方有着繁盛的森林和涓涓河流,目之所及皆是单调无趣的绿色,似乎毫无边际,斑毫不在意,重获自由的豪情几乎散漫了一路。他宽大的浴衣袖子在快速移动中猎猎作响,黑绝就藏身其中,眼睛不时往斑的脸上看去,小人得志的笑容让尖利的牙齿尽数露出望之生怖。

  斑没有看到他的笑容,几个起伏间找到了一个小山谷,他出来得太快,连木屐都忘在了千手宅,落地的时候挑了块干净的石头,赤裸脚踝上的木质脚环发出“咚”的一声,斑挥了挥袖子,将黑绝甩了出去。

  “阿修罗都是这么讨厌。”黑绝慢慢从一滩黑色的液体转化成人形,目光盯着那个脚环,吃惊之余,自然也不会放过一切挑拨的机会,“在忍宗的时代,阿修罗都不会这么对待因陀罗。”

  斑不以为意,坦坦荡荡笑道,“我和柱间什么关系,你口中的阿修罗和因陀罗是什么关系,就敢做这样的对比。”

   黑绝一时语塞,只好干巴巴地回他,“这的确出乎我的意料”

   “这里是一个好地方。”斑没理他,抬头看了看四周,漫不经心做了评价,“比不上影岩那边,也算个不错的去处了。那么,我有一些问题向询问你。”

  “哦?”黑绝打起精神,“有关无限月读的吗?”

  “不……我的私事。”斑摇摇头,“我最初复活的时候,曾和柱间有过一战,不到平时十分之一的程度,我们便双双吐血,如果不是那个,也轮不到你来千手宅找我……既然你说我和柱间与六道仙人的两个儿子有关系,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查克拉作祟而已。”这不是什么紧要的问题,黑绝也乐得大方,仔细解释了一番,好以渊博的见识博得斑的信任,“伊邪纳岐更改的是时间的生死因果,你是真的死了,因陀罗的查克拉自然脱体而去,你复活的那个时候,附体查克拉不稳定,妄自动用须佐,重伤是必然结果……至于柱间,阿修罗的查克拉追随着哥哥世代转世,你不稳定,柱间也跟着受伤罢了……”

  “那他可真倒霉。”斑嗤笑一声,“岂不是我死了,他也跟着死?”

  “我倒觉得倒霉的是你啊。”黑绝意有所指地看着斑胸口。

  “我和柱间的事情,轮不到你来评论。”斑冷哼一声,“下一个问题,卯木和六道仙人有关系吗?”

  黑绝摇头,“非要说的话,继承了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查克拉,再一次重现了六道仙人阴阳之力。”

  斑的脸色微微一变,眼脸慢慢垂下,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吗,多疑的因陀罗啊……”

  “当然。”斑没有抬眼,敷衍地回了一声。

   黑绝喜形于色,扭曲的脸上,笑意咧到了耳根,他低沉地冲斑说着庆贺之词,“提前恭喜你,因陀罗的转世,你将会完成最伟大的梦想。”

  “不,我觉得应该恭贺你才对。”斑终于睁开眼,淡紫色的双眼凌冽地看向黑绝,“有兴趣再看看六道仙人的绝技吗?上古的渣滓。”

  柱间心头猛地一跳,半空中聚集起的巨大石块是最佳的北极星,明确地向他指明了斑的所在。卯木切断锁链之后,他坐立不安地等待了片刻,就毫不犹豫地跟随着熟悉的查克拉气息而去,他没有表面上那么成竹在胸,事实上,本应该处理文件的头脑都被偷空模拟了无数遍这一天斑所会采取的行动。

  斑生气不回来了怎么办?

  斑不愿意履行赌约怎么办?

  斑信了那家伙的话,还是决定月之眼怎么办?

  斑对木叶彻底失望,选择外出旅行寻找另外的道路怎么办?

  万幸,他的挚友,还站在那里,一身黑衣长发,抬头看着这非人力可做到的一幕,那个巨大的即将成型的巨星边缘还依稀能看到几缕黑色,大概就是卯木口中的东西了。柱间捂着心口,长长舒了口气,亟不可待地奔上去,落在斑身边。

  斑对他熟视无睹,冲着已经看不到身影的黑绝,笑得肆意张扬,“祝贺你即将见到你最爱的母亲了。”

  柱间几年没见过这么刻薄的斑,不禁莞尔,对他的小脾气爱得不得了,忍不住伸手搂住他,小心翼翼地询问,“那我呢,我们的赌约还作数吗?”

  斑淡紫色的眼睛扫了过来,不开心地反问,“我什么时候食言过?”

  “哈哈哈!”柱间自然听出了言外之意,开心地大笑起来,爽快地认错,“是我的错!”

  斑对他的笑有点不满意,眯着眼酸溜溜地说,“你十赌九输,赌命的时候,倒是从没输过。结盟是赢了,终焉之谷赢了,现在也赢了”

  柱间停下了笑容,严肃地纠正,“我赌的从来不是命。”然后又嬉皮笑脸地黏了上来,蹭蹭斑的额头,“是你的心软啊,斑。”

  斑对他的心思心知肚明,立刻猜到下一句大概就是总挂在他口边的“温柔”言论,有些头疼地制止,“反正不管如何,是我输了。你能放开了吗,我不会走的。”

  初代目火影很没出息顺从地放开手,还有些不舍地放慢了动作,遗憾地看了几眼斑白皙的脖颈,忽的想到些什么,肃容正目,眉宇间带着几分温柔,“斑,我有些事要跟你说。”

  “什么?”

  “花火祭的时候,卯木曾问我,为何萤火虫和烟火转瞬即逝,美好的事物总是那么短暂。”

  “你怎么回答的?”

  “我没有回答。”柱间伸手去牵斑,“现在我有答案了,萤火虫生命短暂也漫长,烟火昙花一现却也永恒不变。”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斑沉下目光。

  一只萤火虫生命短暂,但这个种族带来的美丽却是漫长的,烟火转瞬即逝,人类却能源源不断创造出同样美丽的烟火。

  人生而短暂,人类却悠久漫长。

  柱间会心一笑,手不由攥紧了几分,“那么,你的答案呢?”

  一直踽踽独行的野行者忽的伸手揪住他的衣领,猛地下拉,脖颈处忽然收紧的衣物将柱间往下带了几分,温润柔软的物什覆盖上来,齿贝猛然摩擦,灵活的舌头趁隙而入,青涩而大胆地闯入他的领地。柱间眼神一暗,伸手将斑往自己怀里一压,反败为胜,夺回了优先权,湿润的舌尖舔舐着敏感的上颚,扫过每一寸肌肤,与他唇齿交缠。

  两人都是初学者,不得要领,一吻方毕,已经气喘吁吁。

  斑笑着擦了擦唇角,挑衅地看向柱间,“我要说的是这个……那么,现在知道你应该说什么了吗?”

  柱间一笑,纵容地点点头,环着斑腰际的手丝毫不愿放松,就这样拥抱着,用他最大的温柔,真心实意地这样说。

  “我爱你,斑。”

END












看前一章,感觉大家都被我套路了啊,嘚瑟(你

昨天那章我伏笔(有这种东西吗)埋得超辛苦!你们觉得不对的地方都是因为,我真的少写了很多……

正文没地方写的东西:柱斑打的那架,柱帝就趁机都说清楚了,还就此打了个赌,赌无限月读是个阴谋,然后斑爷输了……

之后都是演戏为了骗黑绝出来_(:з」∠)_

评论(2)
热度(310)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