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焉之谷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

原创人物出没

狗血ooc

注意避雷

有添加修改






十二、

  临近花火祭,整个木叶都热闹了起来,柱间在火影楼听到挨着的街道上喧杂的人声都比平常热闹了一倍不止,偶尔还能看到不远千里赶来的商人和平民,这里是世间第一个点燃和平之火的地方,几乎称得上是整个忍界的风向标,人们总是向往敢于开拓新制的地方,木叶就是这样承载了所有人和平期望的寄托之所,即便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也乐于呆在这里,而非大名的领地。

  柱间手里拿着卷轴,临窗而望,注视着来往人群,没有一丝厌烦。扉间等了他一会儿,终于失去耐心起身跟着看了会儿,出声提醒,“大哥,你手上的文件再过10分钟,桃华就要来取了。”

  “啊啊,抱歉。”柱间终于回过神来,将它卷起来递给弟弟,“已经弄好了。”

  扉间伸手接过,目光又转到了楼下的街道上,上面已经摆起了小摊位,一些走街贩巷的杂货商人取出一些有趣的玩意,也有行人停下来左右翻看,他看了会儿就觉得有些无趣,开口问道,“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我的杰作。”柱间笑得开心,“你看这样多好啊。”

  “是很好。”扉间敷衍地回他,“花火祭的治安分配已经整理好了,过会儿会送来做最后确认,你要看看吗?”

  “不用了,你决断就好,现在你才是火影。”柱间转身走向大门,经过扉间身边的时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扉间愕然,“你要去哪里?明天就是祭典了,不留下来帮我吗?”

  “我已经退休了啊。”柱间耐心地提醒弟弟,“现在我去帮我的孩子挑选明天祭典要穿的浴衣……”他顿了顿,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还有斑的。”

  “斑?”扉间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字,声音陡然高了八度,“你要带着斑去参加花火祭?两次袭击村子的罪犯,这会引起村民的恐慌……”

  “扉间。”柱间温和而不容拒绝地打断了弟弟,“他的目标从来都是我,而不是村子,再说……他没有伤到村子。”

  斑携九尾归来的时候,对木叶的感情已经消磨得不剩多少,他并不在意过程是否会让木叶伤筋动骨,真正让他手下留情的是昔日的一位属下。宇智波一族为了洗脱勾结的嫌疑,比任何忍族都要活跃,斑还没动手就看到了那个宇智波族人,他隐约记得离村的时候,这位昔日的属下幼子刚刚出生不到一年,因为是下一辈第一个孩子,斑还亲手抱过。

   他不由想起了在小村庄里等着他回去的卯木,父母孩子生离死别是最残忍的事情,九尾的爪子拍下去的角度就微微一偏,以至于柱间赶到的时候,木叶的上忍们无一伤亡。这样感情用事的作风斑平常最不喜,柱间问的时候,斑梗着脖子不承认,差点恼羞成怒用枕头闷在

他脸上。

   斑果然是个温柔的人啊。

   柱间的笑又傻了几分。

   自幼跟大哥和斑打交道的扉间不用思考就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他叹了口气,拿着卷轴敲敲桌子的边角把大哥的魂唤了回来,“看样子你已经下定决心了,从小你决定做的事情我没一件能拦得住的……不管怎么样,你放着的那个吸收他查克拉的东西不能取下来!”说着扉间皱眉想了想,狐疑地问,“那东西他戴在哪里了,我怎么没看到过,你不会又骗我吧?”

  “哈哈!”柱间摸着头笑了会儿,避重就轻,“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会骗你呢,再说,不这么做的话,斑怎么可能乖乖呆在家里啊……”

  听到“家”这个词,扉间额角一跳,他努力让自己忽略这个词,“说得也是……”

  两个人没有交谈太久,一个被繁冗的杂务牵绊住,一个则欣欣然走下了火影楼。和约定的时候稍有出入,柱间到的时候,卯木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他身上仍旧是标准的白色族服,蹲在新筑的路边,摸索着杂草丛生的路边缘,低着头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柱间悄悄地走过去,凑在小孩身边,状似无意地问,“在做什么呢?”

  卯木回头看了看他,又转过去拨开一臂高的杂草,摸了会儿才站起来,把紧紧握着的小手摊在柱间面前,一只小虫子躺在他的手心里。

  “这是什么?”柱间对植物如数家珍,对动物却不怎么熟悉,看了好一会儿都没认出这是什么品种值得小孩蹲在这里大半天。

  “这是萤火虫。”卯木把手缩了回去,戳了戳手心里已经不动弹的虫子,抬头看他,“你不知道吗?”

  “不……我知道,但是不认识……”

  “他们只能活很短的时间,总是我昨天晚上才捉来,第二天就死了大半。”卯木没管柱间的回答,自顾自地说下去,他的眼神有些迷茫,似乎是想透过手上已经死去多时的小东西看到什么他想看到的地方,“他们在夜空飞舞的样子那么好看,为什么生命会这么短暂呢?”

  卯木视线所及之处恰好是正在张灯结彩的木叶中心,他一下子又想到了明天的盛典,拉住柱间的衣角,又问道,“烟花也是这样……所有好看的东西都是这么短暂的吗?”

  也许孩子并没有太多的思虑,仅仅是想一出是一出地对着这个小东西故作感慨,但柱间却不可控地想到了飞蛾扑火般追求理想的挚友,而这个仍睁着一双与他另一个父亲相似的双眼,眼中和斑幼年同样明亮而充满了渴求。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伸手将孩子揽到身边,轻声问起了另一件事情,“平时会想自己去看看爸爸吗?”

  卯木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惊慌,被掩在柱间宽大袖子下的手蓦地抓紧,他虽然聪明,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强行镇定下来也免不了露出一些破绽,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会想……但是我会照规矩来的,你们都放心吧!”

  柱间莞尔一笑,也没有继续追着这个话题不放,手往下一放牵住小孩便往不远处的成衣铺走去。

  斑对这个祭典无可无不可,他本也有些期待,只是这一来二去,其中的意味就有些微妙,柱间一再坚持,他才勉强出了千手家大门。父子俩穿着同款的装束,颜色和款式都一模一样,大概是成衣铺新想出来的花样,斑看了看自己身上黑底暗纹的浴衣,又看了看他们两个,嗤笑一声。

  “你们倒是像一对真正的父子了。”

  柱间好脾气地纠正他,“我们就是一家人,还有你啊。”

  斑一噎,难得没有牙尖嘴利地接话,掩饰性地往他身后看去。

  路边刚通的路灯被统一关了,整条街的商铺都挂上了旧式的灯笼,盈盈烛光幽深静谧,再皆路上人声鼎沸,一些戴着各式面具的,一些侧着戴着露出脸的,小孩举着三色丸子之类的吃食灵活地在大人们中间窜来窜去,祭典的气氛浓郁万分。

  柱间不知从哪里变出了几个面具,他先蹲下身帮卯木将脑后的袋子系好,然后拿着同款的狐狸面具笑着走向斑,斑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很快又站定了,柱间的双臂将他包围了进去,冰凉的面具贴在脸上,耳边的气息却炽热非常,他不适应地偏了偏头。

  “别动,会戴不好的。”柱间的声音在耳边轻声响起,斑顿时僵住,目光放在好奇地看着他们的卯木身上,他推了推柱间的胸口,不满道,“好了没。”

  柱间一声闷笑,赶在斑恼怒前飞快的跳开,动作迅速地将他给自己挑选好的青面獠牙夜叉面具戴好,猛地冲卯木呼呼威吓。 

  卯木因为被斑看了一眼,正做贼心虚地假装专注地看着街上各处小铺子,这下一个没注意便被柱间吓了个激灵,小手糊了他一脸跳到斑身后。

  斑弯下腰指着不远处凑成对玩闹的孩子,低声和卯木说了几句,将他放了出去,才不耐烦地直起身来冲柱间拂了拂袖子。

  柱间笑嘻嘻地过来拉住他的手,往街上走去,一边从一些杂货郎的摊位上挑些稀奇的小玩意儿。大约走了半条街,在柱间捞起了两条红白相间的金鱼之后,斑终于忍不住冲柱间抱怨,“还要买什么,动作快点,逛完了快回去。”

  他脚踝上木质的脚环兢兢业业地将他不自觉提起的查克拉吸收殆尽,这样渐渐地耗费了他不少的体力,这几日一直呆在房间里还不觉得怎么样,今天上了街才发现这个弊端,他又最讨厌这样的热闹的场面,看着木叶这些自以为得到了真正的和平却不过是短暂地困在眼前所谓和平盛世里的村民,更是心烦不已。

  柱间有些伤心,“看看和平热闹的祭典不好吗?这样繁华的盛世是你我的心愿啊斑,我只是想你亲眼看看,有多少人得到了你的恩惠,你应该站在我的身边,接受所有人的善意,而不是因为一些不同的见解被人排挤。”

  “我不是火影了,我有足够的时间充当你和所有人的润滑剂,他们应该知道你所有的好。”

  斑沉默了会儿,他看上去似乎想说什么,却被路边的手里剑游戏的老板打断了。

  柱间前几日带着卯木来这里玩过,老板对这个经历津津乐道,今天柱间刚出现就注意到了,看到他带着孩子和一个陌生的人影,那个黑色浴衣的长发身影又和卯木亲近熟悉,又不动声色注视两人亲密地游玩,就热情且理所当然地冲着这边打招呼,“初代目大人,快带着夫人来玩啊!”

  斑脸上还戴着面具,听到声音转头看了老板一眼,面具下的眸子讥诮嘲讽,他拉着柱间走到了摊位边上,抬手取下了面具。这张脸无人不识,老板只看了一眼就惊恐万分地后退几步,绊倒在了地上,如果不是柱间还在旁边,恐怕就要夺路而逃。

  他又将面具戴了回去,对引起的骚动熟视无睹,专注地盯着他的挚友,“你看,他们对我惧怕至此,你是哪里来的信心?人们总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却永远不会去思考被掩藏在更深处的东西,不仅是人心。”他的眼睛熠熠发光,仿佛回到了儿时最轻松愉快的那段时光,心思纯净简单得像个孩童,“柱间,真正的和平,永远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

  他们最终不欢而散,唯一尽兴的只有从一开始就远离这里的卯木。花火祭一过,斑又回到了他往日常住的房间里,柱间偶尔去那里呆上一会儿,更多的是去火影楼里,帮他的弟弟,现任的火影处理一些机密事务。

  宇智波现任当家火核在他门外徘徊良久,终于忧心忡忡地对柱间提议,“斑大人对您的仇恨非同以往,他的目光说明了一切,一直囚禁着斑大人并不是长久之计……”

  柱间有些惊讶地回问,“连你也看出来了吗?”他没有一点愁绪,亦或是不满,反倒像是松了口气,挂着如释重负的笑容安抚他,“不用太过担心,这样就最好不过了。”

  火核顿时语塞,一时觉得自己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只好礼貌地告退,他退出去阖上门的时候,又回头看了曾经的火影一眼,柱间眉宇间的喜悦和轻快毋庸置疑,这样的反应太过反常,而他无法摸透这位伟人的心思。

  这世间唯一能摸透这两位心思的只有他们彼此而已,立于忍界巅峰是何等孤独而苦闷的事情,能给予他们慰藉的,也只有他们彼此而已,如同久旱的远行者,在茫茫沙漠里遇到了绿洲,他们的存在就是彼此最幸运的礼物。

  也许就是这样,不管是爱还是恨,只要能留住那个一意孤行的独行者,温厚如柱间,也罕见地采取了强硬的手段。

  火核的内心心思百转,最终只是敛目叹息,悄无声息地关紧了门,将一切窥伺的视线隔绝在外。




还是昨天那章,后半章有大篇幅的修改,昨天太晚了,写完没看……发完就后悔了_(:з」∠)_

评论(1)
热度(201)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