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焉之谷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

狗血ooc

原创人物出没

注意避雷





十一、



 绘有精致图纹的拉门被缓缓拉开,白衣黑发的背影微微一动,一手撑地转过头来,熟悉的笑容挂在他脸上,温和细致,身上难得不是千手一族的族服,换上了夏日祭典上常穿的浴衣,目光带笑看向门口,柔声问道,“是想去看看斑吗?”

  卯木身上的睡衣还没有换下,脚上的木屐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赤着一双脚,原本顺直的头发也四处乱翘着,白嫩的小脸红通通的,听到问话狠狠点了点头。

  柱间又转过身去,撑在地上的手抬起来,搁置在桌角微微用力,缓慢地起身,他脸色苍白没有血色,行动间气息滞碍,到门口短短几步的路程竟花了不短的时间,卯木察觉到了这个不对劲,一时不敢造次,乖乖牵住柱间伸到他面前的手,一言不发跟在身边。

  小孩子的情绪多少都是外露的,即使不言语,也让人无端感受到他溢于言表的喜悦兴奋,柱间牵着他慢慢地走在漫长蜿蜒的廊上,低头微笑着看他兴奋地放光的双眼。

  果然没多久,卯木就忍不住了,晃了晃和柱间牵着的手,嘟嘟囔囔地悄声问,“怎么这么远啊?”

  “斑喜欢清静,前面太吵了。”

  卯木眨眨眼思考了一会儿,想起平时他的父亲最喜欢往深山里走,深以为然,便又换了个话题,“爸爸怎么到这里来了?”

  “他来找我们。”

  “我们吗?”卯木睁大眼睛,不解,“不是我吗?”

  柱间一滞,猛地垂头消沉,“卯木这么讨厌我啊……斑怎么会不理我呢……”

  “喂喂!”卯木手足无措,虽然说着厌恶柱间,这些日子的相处,柱间还是给他留下了可靠沉稳的印象的,猝不及防之下他就有些怔愣,扭捏地吐露些安慰话,“好吧……应该是来找我们的……”

  柱间哈哈大笑,却冷不丁停了下来,捂着胸口,脸色惨白,卯木握着他的手紧了紧。巍然而立的伟人一夕之间倒下,如山般的背影顷刻崩塌,孩子的不安微弱地传达了过来。柱间反过来捏捏孩子的小手,权作安慰,然而又慢慢往斑安置的房间走去。

  这是斑平时最喜欢的房间,其中装饰分毫未动,柱间得空的时候,偶尔会在里面坐上一会儿,日日整理。卯木跟在柱间身后走进去的时候,屋后厚重的帘子将日光遮得一丝不漏,身后的拉门也很快便被悄悄拉上,房间里静谧昏暗,他只隐隐看到暗蓝色的床铺,和上面微微鼓起的被褥。

  卯木兴奋地想要跑过去,柱间眼疾手快抓住他的衣领,蹲下来抱住,伸出食指抵在卯木的嘴上,示意他不要吵醒还未转醒的斑。

  “让他过来。”低沉沙哑的声音突兀地在房间里响起,斑手肘撑着床铺坐了起来,一手捂着头。

  “还是吵到你了啊。”柱间顺从地放开卯木,笑着看孩子扑倒斑的腿上,打了个滚,“需要帮你把帘子拉开吗?”

  “不必了。”斑抚摸卯木头发的手顿了顿,懒散又厌烦地回他,“我讨厌光亮。”

  “适应了黑暗,的确不好一下子见到光。”柱间从善如流地点头,膝行几步,靠近斑,伸手贴住他的胸口,木遁查克拉沿着两人相连的地方缓缓传入,他笑了笑,“已经好很多了。”

  斑不语,垂眸看着趴在他腿上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的孩子。

  “卯木,可以去帮爸爸拿下早饭吗?”柱间低下头去看卯木,“就在厨房里,你知道在哪里的……”

  “好!”卯木又在斑腿上蹭了蹭,一鼓作气跳了起来,很快就消失在了门口。

  在孩子消失的同时,柱间手在地面上一点,翻身跃后,斑手撑在床铺上微转,袭击落空的同时稳稳当当落在了地面上,两人抬头互相对视,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兴奋和欲望。

  “你真是个伪善者。”斑轻哼一声,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微笑。

  “我很高兴,你还顾虑着孩子。”柱间不以为忤地同样报以回笑。

  “我也很高兴你没有将阴暗的一面暴露在他面前。”

   柱间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们不能好好交谈一回吗,斑。”

  “如果你没有在我身上放了这个玩意儿,我也许还能好好和你交流一下,木叶的火影大人。”斑直起身子,他的脚踝暴露在了空气中,木制的脚环静静地桎梏着他的行动,上面所有的棱角都被抹平,柱间甚至别出心裁地镂出一个勾玉形状的花纹,看上去精致细腻,同样木制的锁链连接着墙缝里刚刚赶制出来的木环。

  所有查克拉都会在片刻之间被吸收殆尽,反馈给包围着房间的结界之中,毫无弱点的囚禁。

  柱间没有说话,站稳身体抬脚往斑的方向走去。锁链并不长,斑只是后退了几步就无处可退,他干脆停下来,定定地看着温润如玉的火影靠近他。只见他停在了离自己两三步的地方,双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一如既往地真诚,“非常抱歉,没有顾及你的意愿,还是希望你能安心待在这里……”

  “虚伪。”斑眯起眼睛,“为什么要说抱歉,你并不觉得你做错了什么……”

  “我会处理好所有事的。”柱间双手微微用力,强硬地打断了斑,“你说的黑暗,你不赞同的制度,木叶所有的漏洞和缺陷,我会好好处理的。”

  斑抿着嘴抬头审视着他,嗤笑一声,“不用你那可笑的消沉来博取同情了吗……”

  这双眸子黑而深邃,却神奇地清澈光明,是这昏暗世界里唯一指引着他的光亮。

  柱间没有任何心思去听某些逞强的话,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蛊惑了,他闭上眼,一手轻轻抬起斑的下巴,虔诚地低头覆唇而上。






这些天的摸鱼……

不会写吻戏,就跳过了……躺平

柱斑的伤(或者说病更准确?)并不是他俩对打打出来的

评论
热度(262)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