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焉之谷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

原创人物出没

狗血ooc

注意避雷



九、

  

卯木在柱间的怀里浑身发抖,手心里渗出的冷汗濡湿了他胸前的短襟,眼睛里的三勾玉飞快地转动着,四肢僵硬,随时戒备着想要给任何试图伤害他的人致命一击。

  柱间一边感慨卯木的战斗意识,一边又对他心疼不已,显得手足无措,他和斑不同,幼年很少照顾弟弟,身为族长长子面对最多的就是长辈严酷的训练和远大的期望,两个弟弟反而对身为次子的扉间更为依赖,他不知道要怎么爱抚这个受惊的孩子。但很快,他就发现,卯木并不需要他的安抚,这个孩子并非因为害怕而发抖,红色的双眼里的恐惧已经全部转变成了愤怒。

  “那家伙骗了爸爸。”卯木揪紧柱间的衣服,闷着声说。

  “谁骗了斑?”柱间来不及思考,身体就快于大脑率先问道。

  “那个浑身漆黑的家伙。”卯木往他的房间一指,“他逃跑的速度很快,我跑出来的时候转头看过,已经没有他的影子了。”

  听孩子这么说,柱间审视了房门打开的卧室一眼,抱着卯木的双手轻微地动作了几下,便放下那边的情况不再管,而是带着孩子转身回到了藏书室里。里面封印完全,稍微注入一点查克拉就防御坚固,是整个屋子里最安全的地方。

  柱间往里走了一会儿,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将孩子放下,蹲下来和他视线齐平,放缓语气问他,“卯木知道什么,可以跟我说说吗?”

  这个孩子从来没有相信过他,也不愿对他说任何实话,在这个家里他住的并不安稳,婴儿肥的小脸都小了一圈,这些柱间都知道,但他无计可施,只能得过且过,如今他只能寄希望于事关于斑,这孩子肯向他求助了。

  卯木抿着嘴不说话,和斑小时候一模一样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柱间,狼一般的眼神,柱间曾无数次在斑的身上见过,他的思绪又飘忽了起来,渐渐回忆到了他第一次被挚友这样注视的时候,南贺川决裂之日。

  初开眼的斑狠厉地瞪视他,眼睛里的勾玉是最尖利的忍具,在两人之间划开无法修复的裂痕。那时候他并不知道宇智波开眼意味着什么,如今初初明了,却再也无法看到那个因为两人决裂而开眼的人了。

  他走神而表露的难过太明显,卯木盯着他看了片刻,伸手抓了抓他漏在前面的长发,唤回了他的思绪。

  柱间赶紧收敛了脸上的心思,静静地做出一副全神贯注倾听的样子。

  卯木看起来不太乐意,犹豫着玩了会儿柱间的长发,最后终于开口了,“那家伙跟我说,我是六道仙人的弟弟转世,六道仙人为了力量和权利挖走了我的轮回眼,并封印了我们的母亲,他费劲心思才让我成功转世,并保留了我的力量,所以我才会天生携带轮回眼,他试图劝说我接手爸爸的月之眼计划,告诉我这个计划能解开传说中卯之女神的封印,也就是他口中我前世的母亲……”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恨意,“我清楚爸爸对和平的渴望,他不止一次跟我说,等他成功了,会给我一个能安心长大的世界,但是这居然只是一个骗局!爸爸为了这个甚至牺牲了生命,丢下了我,它却只是个骗局!”

  卯木的手又抖了起来,柱间却没有心思去关注孩子的情绪,难以遏制的怒火前所未有燃烧了他所有的理智,他理解斑所有的行为,能包容所有的欺辱和挫折,接受一切失败和骂名,却不能接受挚友因为一个人居心叵测的欺骗抛弃了他们的理想,试图摧毁他们半生的心血和一生的追求。

  他的斑,因为一场骗局离开木叶,跟他兵刃相见,斗争不停至死方休,他是最虔诚的追梦者,却被人挑拨冲着黑暗的无底深渊一跃而下。

  柱间不敢想象,如果斑还活着,在牺牲和付出了这么多之后,得知真相,会是多么痛心疾首,不过想想就痛彻心扉。

  “你怎么了?”

  柱间将目光聚焦在卯木脸上,用他自己都没想到平静而温柔的语气回答,“没什么,我们去把那个家伙找出来好不好?”

  卯木看着这个一向温和没有脾气的父亲脸上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忽然打了个冷战。

  日头渐渐西沉到群山之下,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木叶中心的街道上三三两两亮起了明灯,斑笼了笼身上的斗篷,远远地站在影岩之上,冷眼看着村子里热闹繁华的景象,身影完全隐于夜色中,悄然消失。

  他的气息隐藏得很好,柱间没有发现不远处的屋顶上,被他手刃的挚友正静静地关注着他。他帮卯木拭去嘴角残留的渣滓和汤汁,用干净的毛巾仔仔细细地擦拭他的小脸和小手,最后牵着他的手一路走回了后院的房间。

  斑一路注视着他们,直到父子俩的身影消失在房间内,纸窗内亮起了灯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映在上面,摇摇晃晃了一会儿不知在做些什么,然后他看到大的身影忽然扑倒了小的,两个在地上滚动了一会儿。他的心情忽然有点复杂,不过这么些日子,卯木和柱间的感情就这么好了吗……所谓的血缘真的有如此奇妙?

  他还来不及酸涩一下,就看到柱间端坐了起来,低着头似乎在嘱咐卯木什么,最后站起身来,屋子里的灯灭了下去。“吱呀”一声,柱间走了出来,又缩回头看看了房间里安睡的卯木,好一会儿才穿过长廊回到拐角处的房间里。

  斑又等了一会儿,他记得柱间睡得很早,尤其是不需要工作的时候,果不其然,没等太久的时间,那边房间里的灯也暗了下去。他悄无声息地落在卯木房间前面,房间里下了封印,是柱间的手笔,如果换了别人,可能还需要耗费一些手脚,斑却对他敌对了大半生的柱间的忍术熟悉无比,三两下就解开,闪身进了房间。

  平心而论,木叶如今和平安宁,是斑心中适合卯木成长的安居之地,柱间对孩子很好,房间里的饰品精致大气,甚至连他当初千方百计寻到的利剑和难得的忍具也大大咧咧地挂在墙壁上,给孩子防身用。但这并不能阻止斑带走卯木。

  漩涡姬已经到了木叶,柱间就要成婚了,卯木的出现不管是对柱间还是对卯木自己,都是一个尴尬到极点的情况。

  斑这样说服自己,然后轻轻坐在孩子的床铺边,一手搂过孩子的背部轻轻用力将他扶起来,一手摸索到枕边抖开小羽织为卯木披上。手下的孩子轻微地动了动,斑赶紧捂住他的嘴,将他搂进怀里,凑到耳边低声道,“别怕,是我。”

  捂着孩子嘴的左手上忽的被滚落的泪水沾湿,斑心疼地拍拍孩子的背,手上用力想要将他抱起来。

  卯木忽然推开了他,一个骨碌滚了开去,站在了斑的对面,脸上泪水不停,也不去擦,黑亮的眸子盯着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忍者视力极佳,斑自然看到了这样的场面,不由有些惊讶,柱间刚刚才睡下,动静再大点不免会惊动他,他也顾不上去询问理由,伸手想先强行带走孩子。

  卯木又后退了几步,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缓了过来,抬手擦掉湿凉的泪水,绽开一个笑容冲着斑道,声音醇厚而低沉,“斑,欢迎回家。”

  斑蓦地睁大眼睛,转而咬牙发狠,从咬紧的唇间挤出四个字,“千手柱间!”






明天满课,我尽量今天多攒一点啦……但是明天没更新的话不要打我噢……

评论
热度(306)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