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焉之谷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

有原创人物

狗血ooc

注意避雷










七、

   被发现后,卯木很坦荡地承认了自己的计划,柱间看起来很沮丧,却又觉得在意料之中,斑的孩子,如果这么容易就能接受自己这个杀父仇人,他反而会为斑感到不值。

  “打听清楚漩涡族人到木叶的时间,挑选木叶最乱的这天行动,前几天假装安心留在木叶,向我请教时空间忍术,借着研究忍术和看望斑的名义留在实验室……”扉间一桩桩数过去,最后放下手里的报告,冲柱间叹气,“计划缜密,如果不是囿于年纪和眼界,没料到我们这么快就发现了实验室被入侵并及时赶到,等他出了木叶村,再进行寻找就真的难上加难了……他真的是你的儿子吗?”

  被隐秘地鄙视了一下的柱间哈哈笑着,已经没有了差点被儿子坑了一把的沮丧,反之换上了一副骄傲的样子,满脸的得意,“斑教得真好!”

  扉间翻了个白眼,“也不像他的儿子,负负得正吧。”

  柱间不以为忤,他摊开从卯木手里拿过来的卷轴,结印将斑放了出来,他这几日时常用木遁查克拉温养斑的身体,斑看起来仍旧如生前一般,脸上还有些红润,柱间看着他,眼神温柔,又伸手将斑抱起来,对扉间说,“我将斑放回你的实验室里,你看着些卯木。”

  这里是实验室上方暂时休憩的一个简陋屋子,刚刚扉间对卯木放了一个幻术,现在孩子正躺在旁边安静地沉睡着。扉间点点头,目送大哥平稳地走下实验室,转过头注视着这个早慧的侄子,生怕一个不注意留下的就是分身。

  他睡得不是很好,小小的眉头紧皱着,手上也没有空着,紧抓着自己的衣服。

  相依为命的亲人已经死去,另一个父亲却是手刃他的仇人,扉间有些想不明白,会对弟弟疼爱如斯的斑为何能放下还没有自理能力的儿子,带着九尾袭击木叶,和大哥以命相搏。这孩子出现在终焉之谷附近,斑明白自己和大哥的实力在伯仲之间,一个抱着死志前来的人为何不安置好幼子?

  思路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路,又似乎已经摸到了真相,扉间侧了侧头,试图抓到一闪而过的灵感,捅破那层阻碍自己找到真相的薄膜。

  他的思路很快被柱间打断了,卯木的事情折腾了一整晚,窗外天色已经大亮,今天将与漩涡族人进行第二次商谈,他们昨晚来的时候太过匆忙,甚至没有时间给桃华留下一些信息,如果不尽快赶回木叶,恐怕村子里很快就会乱起来。扉间颇为遗憾地放弃了分析,跟着抱起卯木的柱间走出了门,轻轻合上这处木屋的木门,上了一个封印。

  飞雷神无法带着两个人进行空间转移,两个人只能使用忍足前进。卯木趴在柱间肩上,慢慢清醒过来,撑着他的背直起身来。

  柱间低头一笑,丝毫没有芥蒂地冲他一笑,“醒了吗,到了木叶给你买早餐。”

  卯木有些不自然,没有回应,而是摸了摸柱间怀里。

  柱间知道他在找什么,温声告诉他,“斑在扉间的实验室里,下次带你去看他。”

  “不要下葬……”卯木抓住柱间的领子,压抑着声音低低说道,“等我再大点,能复活的……”

  柱间抿了抿嘴,安慰他,“好,等你长大。记得要好好学木遁,对斑的身体好。”卯木不声不响地又趴了回去。

  他们最终落在了木叶村口,红发的女忍安静地在那里等着他们,看到落下的两个身影便温声开口,“你们回来了。”

  卯木抱着柱间脖颈的双手动了动,毛绒绒的头发蹭着柱间的脖子,侧过头看水户。饶是水户的淡定也愣了一下,她本以为千手兄弟出村是因为木叶的要紧事,没想到居然带着孩子出的村。

  她到木叶才一天,并不清楚其中的缘故,便找了个不功不过的话头开口,“孩子也该饿了,我的侍女做了几分早饭,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

  柱间哭笑不得,正想拒绝,扉间却抢先答应了下来。

  卯木盯着水户许久,忽然亲亲热热地往柱间脸上蹭了蹭,娇气地开口,“父亲,你说等会儿带我去看母亲的~”

  扉间被这句话呛得咳嗽连连,一张白皙的脸立刻就咳得通红。

  柱间被这声“父亲”叫得晕头转向,连后面那声“母亲”都没听见就爽朗地笑起来,“好!”然后又转向水户,“我们先去商谈联盟的事情吧。”

  水户看着卯木似乎在想些什么,听到柱间开口才温婉地笑笑,等柱间和扉间走上来也并肩而行。漩涡家的长老早已在门口等待几人来临,一边的侍女想要抱走柱间怀里的卯木,卯木故作凶狠地瞪了她一眼。

  他一边讨厌着杀死了斑的柱间,一边又不乐意注定要抚养他长大的这个人迎娶另一个人,不愿生命中出现母亲这个位置,一时矛盾不已,搂着唯一还算亲近的柱间的脖子不想动弹。

  柱间无奈地向他们道歉,温和而强硬地拒绝了漩涡长老想将卯木带离他身边的意图,抱着孩子大步流星地走进了昨日商谈的客厅里。

  漩涡长老的脸色不太好,他没有放弃促成两族联姻的打算,传说中的孩子如今活生生地坐在他面前,而原本联姻的对象正一脸宠溺地喂他吃点心,这几乎是比昨天还要坚定地拒绝了这个提议。倒是水户,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父子俩的互动。

  “柱间大人真是一位慈父啊。”红发的女忍笑着开口,“看过大人在战场上的英姿,很难想象大人能做到这么细致呢。”

  “找回卯木还不到一个月……我做的还远远不够。”柱间摇摇头。

  “是啊……孩子们的内心是很敏感的,如果不能一心一意对待,反而会伤害到他们的。”水户点点头,“族中事务繁多,长老们不能再木叶久留,不知何时能签订盟书,进行九尾的封印?”

  柱间一愣,急忙接下话头,“盟书早已准备好,随时都能签订,至于九尾……”

  “九尾?”卯木咽下口中的点心,打断了柱间的话,“是九喇嘛吗?”

  “卯木认识九尾吗?”水户上身倾向卯木的方向,柔声询问。

  “嗯。”卯木点头,“我在外面常常一个人,都是九喇嘛陪着我的。”

  柱间知道是怎么回事,斑是卯木的另一个父亲,他自然有能力驯服高傲的尾兽保护幼子,漩涡族人那边却不明所以。水户思索了一会儿,又问道,“那卯木能和九尾交流吗?”

  卯木想了想,顿时有些紧张,抬头看柱间,“父亲,你们要对九喇嘛做什么?刚刚是在说封印吗?”

  也许是最艰难的第一次水到渠成了,现在他再喊这个称谓已经没有了一丝艰涩,柱间开心不已,耐心地跟卯木解释,“尾兽力量太过强大,我们只是找个方法禁锢它们……”

  卯木轻哼一声,“九喇嘛才不会随便伤人,它最温柔了。”

  漩涡长老的脸色有点奇怪,他觉得自己再不开口,恐怕连人柱力也落不到自己一族了,黑着脸接话,“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就签订盟书吧。”

  候在旁边的桃华将手里一式两份的盟书递了上去,柱间和水户交换着签下了名字,人柱力一事默契地暂缓商谈。

  走出漩涡一族下榻的接待处的时候,柱间牵着孩子的手,挂着耀眼的笑容跟弟弟告别,带着一夜未睡的卯木回到了家中,年纪还小的孩子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一步一滑,却倔强地不肯在让柱间抱着,最后迷迷糊糊连衣服都没换便倒在了床榻上。柱间嗤笑了一声,从壁橱里翻出一套睡衣帮他换上,又掩好被角,才轻轻退出了房间。

  漩涡那边的事情刚刚解决了一半,卯木这里又出了问题。传说中的至高之眼,只有六道仙人拥有的轮回眼,出现在了卯木身上,照这孩子的说法,他现在的瞳力还不够,无法驱动轮回眼为自己所用……但是同时拥有千手和宇智波血统的孩子,竟然能得到轮回眼,这足以惊动整个忍界了。

  柱间有些疑惑,到底是普通的千手和宇智波结合就能诞下拥有轮回眼的孩子,还是……只有木遁和万花筒的携带者可以做到?他忽然又想到斑最后泄愤一般的那一口,拥有万花筒的斑,咬下了觉醒了木遁的自己的细胞,是否是为了什么呢?

  斑死前的种种行动他都无法理解,卯木的轮回眼似乎又为他打开了一扇窗,千头万绪找不到线索的柱间打开了鲜少踏入的藏书室,试图翻找到六道时期的旧籍,找到一些能解释斑行为的线索。

  “啊!”

  柱间刚刚才翻找了几本书,便听到卯木的一声惨叫,然后是重重的奔跑声,他心头一跳,扔下手里的书,一跃而出,往卯木房间的方向跑去。

  穿着白色睡衣的孩子头发凌乱,面容惊恐地向他扑过来,声音里还携着心有余悸的后怕,微微颤抖着,恐惧地睁大黝黑的大眼睛看着柱间,“有人要带我走……一个全身漆黑的东西……他要我的眼睛!”

  柱间猛地收紧搂着孩子的手。





水户的到来让孩子感受到了危机呢【喂

快要结尾了

评论
热度(261)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