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焉之谷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原创人物出没

狗血ooc

注意避雷








六、

 火影办公室的文件山又高了一点,已经卸下火影职务的柱间一脸愁苦地埋在其中处理文件,这些都是和漩涡一族结盟相关的事务,因为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被扉间一把丢了进来。

  漩涡和千手本就是远亲,两族世代有联姻,柱间的祖母就是漩涡一族的姬様,千手和宇智波结盟建立了木叶,漩涡一族也随即送上了拜帖,只是他族无法放弃涡之国的百姓,才犹豫许久,最后尾兽和人柱力的计划才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让两族各有退一步的空间。结盟势在必行,条件却有些变化,漩涡一族不必举族搬迁,只需送来一位能担任人柱力的族人便可以。

  之前送来的盟书中隐隐有送来现任族长独女水户姬与柱间联姻的意思。那时柱间尚未明了和斑的情谊,又因为斑忽然出走,对这一件事也是无可无不可,扉间便替他做下了决定,也言辞模糊地同意商定。万万没想到在漩涡族一行人动身的时候,卯木回到了村子里,柱间更下定决心拒绝这一次联姻。这让事情陷入了僵局。

  “你已经有了个半大的儿子,总不能让人嫁过来就做母亲。”扉间抱胸站在柱间面前,“只是这件事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结盟的唯一条件是人柱力,联姻本来是漩涡族那边先提出的,我们也没有正式答应,你如果不想结婚,也好放水户姬一个婚姻自由,让她在木叶自由恋爱也好,为难的就是不知道水户姬是什么意思,漩涡一族的长老会不会同意。”

  “就算麻烦一点,这件事也要彻底拒绝。”柱间放下笔,卷起手下的卷轴,抬头看弟弟,“卯木呢?”

  扉间眉间微微放松,“难得他对忍术研究有兴趣,这几天一直在缠着我问问题,现在应该在我的实验室里。”

  柱间也松了口气,看样子也算是恢复了精力,然后他又想起仍旧放在扉间实验室里的斑,又有些紧张,“他看到斑的时候还好吗?”昨天他第一次在实验室里看到死去的父亲,最开始的时候还能平静地询问柱间一些问题,等出了实验室,走过影岩的时候,忽然低下头不声不响,柱间将他抱起来,他也不说话,搂着柱间的脖子把脸埋进去,柱间只能感受到后颈湿漉漉的一片。现在想起整日赖在实验室里的小孩,就有些担心他的情绪。

  “平静很多了,去的时候还会先帮斑擦擦脸擦擦手。等解决了漩涡族人,我们就可以开始处理丧事了。”扉间终于彻底放弃了研究宇智波顶峰力量的打算,就算他想,估计那俩父子也会跟他拼命。

  柱间点点头,又翻开一封信件,扫视了一眼开口说,“刚刚收到的消息,水户姬一行已经到了边界,大概中午就能到木叶了。”

  “我已经让桃华去查看一下接待处了。”扉间接过那封信件,点头回道。

  柱间猜测得分毫不差,日头刚刚西偏,漩涡族人已经到了木叶村口,这一次将在木叶定居的水户姬坐在一方矮轿里,搭着侍女的手下来。她衣着精致,红色的长发披散高高固定在两侧,扎成两个丸子,其上挂着类似封印符印的装饰品,看到千手两兄弟便展颜一笑,温和地问候。

  是个好女人。柱间一边回应着,一边叹了口气,不自觉想起了斑苍白而失去生机的脸色,脸上就有几分难过。

  漩涡的长老在路上就听说了初代火影身边忽然出现的孩子的事情,进了安排好的住处就迫不及待地试探这个问题,白发苍苍的老人捋了捋胡须,开口道,“千手和漩涡两族血脉亲近,柱间大人和我们水户姬都是两族难得一见的强者,结合之后,必将诞下天资出众的后代,能庇佑两族和木叶忍村。”言辞中对传说中柱间的孩子不屑一顾。

  柱间皱眉,扉间赶紧在桌子下面压住他的双手,抢先开口,“前辈应该听说了木叶出的一些意外,是我们的错,大哥觉得这对水户姬有所亏欠,也不强求联姻一事,水户姬作为人柱力在木叶定居,两族结盟依旧成立。”

  漩涡长老闻言面容一整,语气有些软和下来,“族长对水户姬宠爱有加,对柱间大人的人品实力推崇异常,才会放心将水户姬交到柱间大人手上,再者,漩涡一族无法放下涡之国的百姓,不能举族搬迁,若是两位大人不能联姻,我族会寝食难安。”

  “我对那个孩子的愧疚难以言明,答应联姻一事,不仅对不起水户姬也对不起那个孩子。”柱间垂下眼睛,温声开口,“将他好好抚养长大是我的心愿,也不愿意耽误水户姬的终身。”

  漩涡长老语塞,便往水户那边看了一眼。

  水户会意,将垂下的发丝往耳后一捋,柔声说,“柱间大人不必在意,听闻那个孩子已经年岁不小,想必只是个意外,你我联姻结的是两族盟好,些微细节势必无法更动结果。”

  “水户姬深明大义。”柱间敷衍回复,第一次商谈最终不欢而散。

  将刚刚抵达的漩涡一族安置好,再回到千手宅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的时候了,柱间很没形象地瘫在地上,伸手揉了揉额头,长叹一口气。

  扉间也没比他轻松多少,靠在墙上盯着地面出神。良久才牵起了话头,“水户姬的意志很坚决……他们似乎并不放心人柱力对忍村的作用,认为联姻达成的结盟更为可靠。”

  柱间放下手抬头看弟弟,百思不得其解,“人柱力对忍村的作用是前所未有的强大的,远远比初代火影夫人来得重要……”

  他忽然严肃起来,皱着眉分析,“这是战国时期旧习的遗留,忍村制度的改革并不能改变忍者的习惯,众道、联姻、家族,这些东西还盘桓在忍村制度之下,要想个办法改变这个情况才好。”

  他的思绪跳得太快,扉间愣了会儿,才从千手漩涡联姻这件事上跳出来,转到战国旧习上面,有些无奈,“这些事情日后再说吧,现在还是解决联姻这件事比较急……”话未说完,他的脸色大变,猛地直起身子。

  “实验室有人闯进去了。”

  扉间带着柱间飞雷神瞬移到实验室的时候,放置斑尸身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本该在这里的卯木也不见了身影,柱间一时没控制住,庞大的查克拉瞬间倾泻而出,扉间连连后退几步,扶住身后放置药品的桌面才稳住了身影。

  黑着脸的柱间忽然往角落里一指,沉声道,“出来。”

  只见被掩藏在阴影里的身影轻轻动了一下,穿着千手族服的小身影慢慢走到了两人面前,他的手中还紧紧握着一个储物卷轴,低着头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卷轴。

  柱间浑身的气势顿时一滞,随后消散一空,几下的功夫他就明白卯木的打算,当下消沉起来,难过地问他,“为什么想要带着斑离开?我会好好安葬的……”

  “为什么要安葬!”卯木忽然大吼一声,抬起头死死盯着柱间,黑白相间的大眼睛慢慢变得血红,六枚勾玉安静地嵌在双眼中,然后疯狂地转动起来,慢慢连成一线,鲜红的颜色就淡了下去,在柱间和扉间惊愕的眼神中定格在淡紫色上,他的神情几近疯狂,双手颤抖着捏紧手里的卷轴,“等我开了万花筒,就能使用这双眼睛复活爸爸了,为什么要让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在下面慢慢腐烂消失!”




为什么你们觉得一个被斑爷带大的标准宇智波会那么好攻略x

评论
热度(275)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