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焉之谷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

注意避雷

过渡章






五、

  柱间蹑手蹑脚走出了房间,天色还早,灰蒙蒙的只东边露出几丝光亮,街上的店铺都关着门,几家早点店刚刚打开门,看到他便笑着打招呼。柱间同样回以微笑,街上的人太少了,他却微微放松下来,路过山中家的花店的时候,脚步微微一顿,下意识看向拐角的地方,自然什么人都没有的。

  柱间垂下眼睛,继续往目的地走去。他没有询问弟弟斑在哪里。扉间的性格他了解,就算自己再怎么叮嘱要好好处理斑的丧事,他也是不会放过极具研究价值的斑的尸体的,如今,斑……肯定是躺在扉间的实验室里。

  的确没有出乎柱间的意料,斑正躺在实验室最中央的高台上,也许是因为柱间回村之后一连串的事情让扉间抽不开手,斑衣物完整,还没有被动过手脚。

  他的发丝柔软下来,铺散在台面上,嘴角的血污还没有被清理干净,身上的衣服还是当初的那套,终焉之谷的战斗气息仿佛随着他的死去而被冻结在身上,靠得稍微近一点就能感受到毁天灭地的压抑。

  柱间没有靠得太近,事实上,他不过是走了几步便颤抖起来,于是远远地站定了,隔着一些仪器看着斑,然后蹲下去,取出卷轴,他带来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是斑很少穿的纯白的颜色。泉奈下葬的时候,柱间隐匿得远远地看过一眼,这几日他一直在找有经验的匠人做出这套相似的衣服。

  他看着手上的衣服许久,才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斑的面前。

  首先是帮他除去原来的衣服……柱间伸手捏住斑的腰带,轻轻一拉就解了开来。宇智波的族服不是很复杂的衣服,解开腰带之后就很容易褪去,柱间一边忙碌着,一边恍恍惚惚想起了几年前的事情。

  那是斑出走的前一周,来找他喝酒,他也这样褪去了斑的衣服,斑向来不胜酒力,喝了几杯就上了脸,白皙的脸上浮着红晕,揪着他的衣领吻了上来。再后来柱间自己也记不清了,他也喝了不少,后面看着晕晕乎乎的斑更是喝得越来越快。

  唯一记得的就是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铺陈在他的背上、胸膛上,狰狞可怖,而现在,在致命的地方,又多了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

  这是他自己亲手添上的。

  柱间没有后悔为了木叶和忍界亲手杀了斑,大概是因为这是他们俩的理想,他们为之付出一生的信仰。他维护了这个理想,维护的也是曾经斑充满期待的地方。他只是有些难过,这个人从来都是鲜活张扬的,少见的疲惫和倦怠是泉奈死后输给自己的那次,然后就是现在……安静得不像是宇智波斑。

  也许已经不是了。

  他已经消失在了终焉之谷。

  柱间握着斑的手腕,细细地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他修长的手指,眼睛有些干涩。

  为他穿上丧服的过程稍微有些艰难,柱间分出了一个木分身,想了想又收了回去,他忽然想起斑曾经最讨厌自己用木分身应付他。一旦他这么做了,百分百会激起斑十足的怒火,往往一个豪火灭却就解决所有的分身,拎着他的镰刀和团扇跑过来就砍。几次下来,柱间就再也没有在斑面前用过木分身了。

  就算斑看不见,也要好好尊重他的意愿啊。柱间在心里叹了口气,扶起斑的上身为他套上里衣。纯白的衣服满满将那一身的伤痕掩藏住了,露在外面的肌肤光滑而苍白,失去了活人该有的血色。柱间并不在意,俯下身亲吻了一下斑的额头,从怀里掏出一个护额。

  这是第一个做出来的木叶护额,柱间曾兴高采烈地扔下了所有的公文,跑到师傅那里蹲等了一个上午,一拿到手便飞快地转移到了斑的家中。他还记得斑正在吃饭,看到他吓了一大跳,差点泼了他一脸的热汤。

  然后斑看到了他手里的护额,脸上微不可见地红了红,偏过头不理他。

  柱间被逗得哈哈大笑,热情地缠到斑身上,强硬地给他带上护额,三指宽的护额稍稍撩起了斑的长发,露出了他的另一只眼睛,额上的美人尖被遮掩住,看起来没有那么凌厉,温和上了几分。

  宇智波没有带这个的习惯,斑别扭得很,看到笑而不语的柱间就有些羞怒,伸手想要摸到自己的忍具就地来上一场。柱间急忙压倒挚友,打着哈哈糊弄过去。

  斑离村的时候,没有带上这个护额,柱间则在自己的火影办公桌上找到了它。如今,他并没有忘记,物归原主。

  斑这样安静地不予反抗,仍他施为还是头一次,柱间曾无数次幻想过脾气爆裂的斑能稍微温和一点,木叶的大家能看到他的好处,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他不由停下了打算离开的脚步,又一次站在旁边出神。

  扉间回到实验室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家大哥静静地看着被他转移到这里的斑,被撞破秘密的场面有些尴尬,他站在门口进退不得,忽然,后面被什么东西重重撞了一下。扉间回头一看,他新上任的侄子捂着额头站在后面,还不忘往里偷瞄。

  这下都知道了……扉间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心虚地往旁边让了让,卯木一溜烟跑了进去,垫着脚尖扒上那个高台,极力往上面看。

  柱间伸手搭了他一把,将他放在台面上,卯木跪坐在上面低头看着斑。

  “他是一个英雄。”柱间眉目温柔,沉声说,“察觉到新生的和平下掩盖的糟粕,还有魄力推翻重来,我想着改革,却连如何改革都没有头绪。”

  “那你后悔吗?”

  “不后悔。”柱间摇摇头,“革命永远伴随着足以成河的鲜血和无数无故牺牲的生命,斑太着急了,他不相信任何人,包括我和你。”

  “他做错了吗?”

   柱间继续摇摇头,“他看到了我看不到的地方并付诸了行动,革命……没有对错,只有成功与否。”

  他摸了摸孩子的头,温和而严肃地嘱咐,“还请继承我和斑的意志,好好守护来之不易的和平。”

评论
热度(226)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