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焉之谷【番外】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注意避雷






   和身世坎坷(?)童年经历波折(?)的卯木相比,柱间和斑的小女儿胧就是被几个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她出生的时候,家里三个男人都傻了眼,没想到两个男的居然能生出个女孩子来,就算是柱间和斑小时候弟弟再多,他们也没带过妹妹这种生物,小小软软的粉团子窝在襁褓里,冲他们咯咯笑的样子,让三个人心都要化了。

  这直接导致了小姑娘无法无天的性格,三岁上房五岁揭瓦……哦她还没到5岁,她也就是偷戴父亲的火影帽,拎着爸爸的大镰刀冲着她的小伙伴摆开架势学着她爸爸的样子大吼一声,“来战!”通常这个时候,因为火影帽太大,白色的垂帘会遮住她的视线,大镰刀会因为她的腕力不够,还没说完那两个字就扑通一声前端掉在地上,气势全无,只剩下呆萌可爱。

  然而她在她两个父亲面前乖巧黏人,以至于柱间和斑一直以为自家女儿懂事软萌、黏人可爱,收拾烂摊子的扉间一脸冷漠。

  这日,柱间和斑出村收拾黑绝留下的残余势力,卯木又因为提前毕业参加了小队外出做任务,小姑娘一个人无所事事,在折腾了家中所有动植物一圈之后,终于坐在院子的长廊上出神发呆。柱间和斑出去前为了她的安全在家里设下了结界,外人进不来小姑娘自然也出不去,在院子里打了个滚,小姑娘默默爬回了屋子里。

  她一直对两个父亲的房间很好奇,但是父亲们却不允许她在两人睡下之后再靠近房间,连一向溺爱她的哥哥也会一言不发直接将她抱走,这让无法无天的小公主很是憋屈,孩子的逆反心理一下子上来了,对这间房间的好奇心上升到了顶点。

  正好趁着这天没人,胧蹑手蹑脚地靠近柱间和斑的房间,悄悄拉开门,迅速闪身进去,她想了想,分出一个分身来,指挥着分身跑到自己房间睡下,才安心地扫视父亲们的房间。

  房间装扮很素净,没什么特别的装饰,靠近窗户的地方摆着一方矮桌,上面还堆着一些卷轴,放着几本书,对着门的地方挂着一把刀,还有一些空着的架子,平时是放斑那两个忍具的。

  早上两个人走得匆忙,被子还没有收起来,草草地理了一下,胧盯着看了会儿,猛地扑了上去滚了两圈,然后掀起被子的一角藏了进去。

  柱间和斑两个人回来已经是月上中天的时候了,卯木早早地回来了,看了眼睡得香甜的妹妹也没吵醒她,冲两位父亲道了声晚安就径自回房去了。柱间看着卯木拐过拐角消失的身影,按捺不住地将斑推到纸门上,低着头覆身上去。

  斑笑了一声,把手里的团扇往院子里一扔,伸手揽住他精壮的腰身,“这么急……就那么点春药,你的仙人体抵挡不住吗?”

  柱间低头抵住斑的额头,沉着声说,“这么好的机会,我为什么要放弃?”

  斑抬头咬了口柱间的唇角,伸舌舔了舔,“这里还有一点啊……”

  柱间没让他来得及撤退就追了上去吻住,一鼓作气地长驱直入,和爱人唇舌相交,一手越过斑,将房间的门拉开,两个人一下子倒了进去,月光透过矮檐撒到两个人身上,薄薄地覆上一层霜雪,看起来清冷华贵,柱间的手从斑衣服下摆探了进去,比起以往的情事,今天的他的确猴急了不少。

  斑轻笑,抬脚抵住他的胸口慢慢推开,脚趾在他胸口轻轻地划了个圈,又慢慢往下滑,他的皮肤本来就白,再加上洒下来的一层月光,这会儿看上去白得几乎透明,柱间的目光不由被吸引了过去。只见他最后停在了最要命的地方,上下左右动了动。

  柱间闷哼一声,取出探进去的手一把抓住斑的脚踝就将他的大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欺身压上,另一只手就想去解开斑的腰带。

  斑清闲地看着柱间动作,嘴上还在调笑,“到底是不是那东西的效力啊……这么快就勃起了……”

  虽然这么说着,两人的注意力却全都在对方身上,匀不出一丝一点,以至于他们没有发现床铺上鼓起了一个包子,现在因为过于吵闹还动了动,不一会儿就爬出来一个粉团子,兴致勃勃地盯着他们俩一会儿,才手脚并用地爬了过去,胧白嫩的小脸上兴奋极了,娇气地冲两位父亲撒娇。

  “父亲,爸爸,胧也要玩!”

  躺在地上的斑:………………

  兴奋得满身大汗压在斑身上的柱间:……………………

  是夜,木叶的初代目火影在外面吹了大半夜的冷风。





因为之前说要女孩的妹子也很多,番外满足下吧……

今天三次元真的很忙很忙,差点要断更了,正文没时间码了,就码了个很早就想好的番外梗

你们说我短小也无所谓了T T

女儿的名字是甲贺忍法帖的梗,还有月字旁么刚刚好还对应下月之眼

评论
热度(231)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