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焉之谷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注意避雷

ooc和狗血属于我,希望大家不要迁怒角色

要骂骂我吧……








三、

  

  火影大人终于醒过来了……

  火影大人带回来一个儿子……

  火影大人的儿子有双写轮眼……

  这样的传闻私下在木叶忍者之中悄悄流传,宇智波一族的人更是表情复杂地在族内一个个审视过去,恨不得马上找出那孩子的母亲,宇智波的女忍这几天已经教训了好几个默默审视他们的族人。

  扉间在火影室里忙了个天昏地暗,才出来就知道大哥的绯闻已经传遍了整个忍村,默默咽下涌上来的鲜血,径直冲到大哥家中。

  他找到柱间的时候,他正端着一碗豚骨拉面和一份红豆包往卧室的方向走去,看到扉间就开心一笑,“厨房里还剩下一些面条,扉间你要留下来吃饭吗?”

  柱间穿着居家的浴衣,上面还印着一个黑手印,头发稍微有些乱,想也知道是前几天认下的那个小子的杰作。扉间情绪有些复杂,他离开前顺手取了三人的头发交给医疗部检验了一下,昨天结果出来的时候抽空看了一下,的确是亲生的父子关系无误,两对都是,这让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有着斑血脉的侄子。

  最可怕的是,这孩子继承了木遁,在千手族内无疑是继承族长之位的最佳人选。而这个最佳人选目前对他的父亲仇视万分,因为另一个父亲的仇。

  这都是什么事!

  不管扉间内心是如何崩溃吐槽,当事人却没有一丝麻烦缠身的自觉,继续用他惯常的笑容面对扉间,“你来得正好,我把午饭给卯木送过去,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

  “卯木?”扉间下意识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当即便反应过来这是他新上任的侄子名字。

  “是啊,斑为我们的孩子取的名字,卯是清晨,卯木……斑他其实还在期待一个全新的木叶吧。”柱间抿着嘴收住不自觉下滑的嘴角,勉强笑了笑,“是个好名字。”

  扉间不语,他自然不觉得斑对木叶还有什么善意,但又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个喻义很好的名字。

  而他又发现了这孩子的存在带给大哥的另一个灾难,他的存在就在提醒柱间,他的另一个父亲,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思在外面旅行的,尽管手段和道路不同,宇智波斑的确是世间唯一一个会赞同千手柱间曾经为外人看来可笑的关于和平的理想,并为之付出了努力,他对维持着表面和平,却暗潮汹涌的忍界不满意,并追求着更加完善的和平方案。他将这样的思想化为行动一点点渗进了卯木的生命里,不管是名字还是其他,只要卯木还在柱间身边,就会提醒他,曾经有这样一个人,为了最初的理想付出了一切,如同飞蛾,为了虚无的光明而奋不顾身。

  宇智波斑死前的那句“本末倒置”,会如同一个咒语,一遍遍拷问柱间,这样的木叶,是否真的实现了当初的理想。

  扉间想要劝服柱间,将这个孩子的写轮眼封印了,送到平常的人家,作为一个普通人长大,但是这样的方案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服,他舍不得这孩子的木遁,他无法放弃一个注定能长成足以抵抗四大忍村并守护木叶的绝顶强者的孩子。

  “好的。”扉间内心千百个念头翻转而过,最后轻叹了一声,侧身让自家大哥走过。

  5岁大的孩子骤逢巨变,本来就没定下来的性子朝夕大变,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之前惊鸿一瞥的活泼性子就沉稳了很多,他白日里闷声不响地找到了宅子里的练武场,对着几个木桩子练体术和手里剑,柱间就坐在旁边的廊子上,偶尔出声指点几下。卯木冰着脸看看他,态度虽然不好,却虚心受教,再练习也按着柱间的指点改进缺点。

  端来的饭食也不会拒绝,闷着声和他面对面坐着进食。

  这不是平常父子的相处方式,但不管怎么说,没有睁眼就冒死行刺,已经是很温和的表现了,柱间也松了一口气。

  他放下手里的午饭,冲卯木招招手,温和地喊到,“快来吃饭。”

  卯木伸手接住被木桩打回来的手里剑,一言不发地走了过来。他的动作极为标准,一举一动都有着斑的影子,只是毕竟年纪太小,手上力气不足,十发里能中上一两次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柱间曾耐心等了几日,这个年纪的孩子最沉不住气,他唯一能请教的只有和他朝夕相处还算熟悉的自己了,总会来找自己问的。

  他没有想到,卯木这样沉得住气,反而是他自己忍不住开口问这个无法亲近的儿子,“你不想杀我吗?”

  那个孩子端坐在他面前,他的眉眼像极了斑,而脸的轮廓和嘴鼻又能看出柱间的影子,只是冷着脸的样子完全不像他们的性格,他皱着眉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我打不过你。”

  柱间愣了愣,没有想到得到了这么一个耿直的回答,不禁莞尔,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那么怀着杀死我的想法强大起来吧,我的孩子。”

  卯木摇了摇头,“我不想杀你。”

  柱间愕然,“为什么?”

  “爸爸跟我说,你是当世绝高的强者,唯一一个能让他尽兴的人,是他此生唯一的挚友。”卯木垂下头,放在膝上的手慢慢抓紧下摆,“我本来很想杀你的,爸爸他这么推崇你,你却……但是这几天我又想到了,爸爸他提到你的时候,兴奋雀跃的表情,还有骄傲的语气,他从没这样认同过我。”

  小孩子抬起头扁着嘴瞪柱间,“我不知道你们的故事,但我猜,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爸爸他在做什么事,我是知道的,他不肯让我知道是什么事情……他去找你肯定有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一定舍不得你死。”

  他呼了口气,眼神黯淡,似乎在忍着不让泪水再一次滑落,声音也有些颤抖,“我那么喜欢他,才不会去做让他不满意的事情。等我长大了,一定会堂堂正正打败你的,爸爸也会开心。”他抬起小胖手,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又补充了一句,“打败就好了。”  

  柱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对斑产生什么影响,那个人太自负太骄傲,认准了自己的道路就不会回头。但是卯木却说,斑认同他,时刻在赞赏他,连一个5岁的孩子都察觉到了那份诚挚而热烈的感情。

  他动了动僵硬的双手,又张了张口,却只能轻声说道,“好孩子……我会代替斑,好好照顾你的……”

  “不!爸爸说过会回来接我的,他从来不食言!”卯木直视他的双眼,坚定地说道,“我相信他,这次也不会!”

  柱间这次终于什么也说不出口,上身微微前探,搂住儿子,“会的,他会回来的。”




取名废一只,希望不要嫌弃小孩子的名字……

评论
热度(302)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