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焉之谷

笔下春秋:

阴阳遁生子
注意避雷



一、
  柱间的人生除了年幼时失去的两个弟弟,一直一帆风顺,途中的一些坎坷在他看来甚至没有被记住的价值。不管是固执的挚友还是反对的族人最终都被他说服,世仇的千手和宇智波都放下了仇恨,一起创立了木叶,他一直坚持的和平到底还是实现了。叛离的斑是他遇到的最大的难题,贯穿了他后半生的不甘和懊悔。年轻的初代目火影坐在自己的石雕头上,从他和斑小时候的视角俯视着木叶,反省着新兴忍村的不足之处,一遍一遍地寻找挚友放弃的原因,直到斑带着九尾袭村的消息传到此处。
  斑回来的喜悦立刻被袭村的消息所掩盖,一手创立起这个村子的人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想要推翻这个制度从头再来。
   斑彻底放弃木叶了。柱间看着不远处的战火,无比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他不得不放下一切的情绪然后再是轰动整个世界的战斗,顶天立地的千手佛像,巨大的须佐巨人,木人和木龙齐齐待发。前所未有的战斗改变了木叶边界的地形,超越人力的力量硬生生创造出了终焉之谷。
  柱间在这里手刃挚友,从他的背后。战斗结束的时候,雨已经渐渐下大,他就这样跪在雨里,看着倒下的斑渐渐冰冷,薄薄一层的溪水慢慢上涨,盖过了斑的口鼻。然后他如梦初醒,颤抖着双手,慌慌张张地将斑的上身搂进怀里。
  新生的山谷只有他们两个人,战斗的余韵尚存,飞鸟都不敢靠近,柱间搂着斑,身心俱疲,如果不是轻巧的落水声,可能他都无法从那无以言喻的悲伤中脱离出来。
  穿着宇智波族服的孩子愣愣地站着,然后上前几步,目光就放在他怀里的斑身上。
  雨有点大,柱间隔着雨幕看不清孩子的脸,他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靠近这里的战场的,只能疲倦地提醒,"快回去吧,雨太大了。”
  那孩子没有理他,又靠近了几步,稚嫩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怎么了?睡着了吗?”
  "……”柱间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觉得自己应该告诉这个孩子真相,但这个残酷的事实,连他自己也不愿意相信。
  那个孩子没有介意他的沉默,抹了抹脸上雨水,自顾自说了下去,"再怎么困也不能在雨里睡啊……会生病的……”
  孩子的尾音开始颤抖,到最后无法再开口,巨大的雨声甚至无法掩盖住他的抽泣声。然后他死死握着拳头,冲柱间大吼一声。
  "把爸爸还给我!”
  柱间猛地抬头,他们已经离得很近了,依稀能看清孩子的眉眼,最显眼的就是那双大眼睛,和斑一模一样的一双眼,里面四枚勾玉飞快地转动着,带着愤怒和仇恨。
  "对不起……”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干巴巴地道歉,引以为傲的口才丝毫不起作用。
  他杀了这孩子的父亲,夺走了他唯一的亲人,不管其中有多少大义,是为了多少人的生命,亦或者是为了和平,这都是不争的事实。这个孩子有着最合理的谴责立场,他是板上钉钉的凶手。
  更何况……这是斑的孩子,是斑血脉的延续。柱间抿着嘴,低着眼,试图掩藏住一切哀伤。
  那个孩子又抹了一把脸,不知道抹去的是雨水还是泪水,然后跑了过来,胆大地揪住斑的衣服,咬着牙用力,想要将自己的父亲从柱间手里抢回来。
  应该放手的。柱间这样想着,手却不听使唤地又用了几分力。
  "还给我!”孩子怒目而视,气呼呼地鼓着脸吼。
  柱间忍不住说,"你太小了,还淋了雨,一个人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跟我回木叶,我会给你最安逸的生活,让你平安长大的。”
  "不要!”孩子摇头,大概是气狠了,刚刚平静了一点的勾玉又飞快地转动起来,鲜红的写轮眼仿佛要滴下血来,黑色的头发被雨打在脸上,看上去悲痛而可怜。随后,他的小身子晃了晃,脚下一滑晕倒在了斑的身上。
  柱间摸了摸他的额头,烫手得很,果然发烧了。雨势开始变小,因为突然出现的孩子,柱间终于有了一丝力气,将怀里的父子两个揽入怀中,一齐抱了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木叶的方向走去。




昨天睡前看到都要女孩,构思了半篇,起来一看……
那啥,你们把一半有名有姓的宇智波都像了一遍了 😂 

评论
热度(240)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